当前位置:首页 > 我在宫里当太监 > 第59章:班荆道故

第59章:班荆道故

我在宫里当太监 | 作者:泉岭100| 更新时间:2019-09-02

秦钰抿唇,“但即便是怕打拖延战,如今这半个月的拖延也至关重要。北齐王出京,亲赴战场,雪城出兵,前后夹击,我们不拖延的话,恐怕抵不住两方的攻城,就算抵得住,也是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管家离开后,书房再度安静下来。

秦铮也不再说话。

谢芳华回转身,也去了床上休息。

宋方等人看着程铭,心下惊讶。他们这些高门府邸的公子们,何曾亲自动手磨墨?不过如今和往日不同,面前的这个女子和别人不同。就算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来磨墨,他们也会的。毕竟,谢芳华本人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大过了她本身忠勇侯府的小姐身份。

千百年来,恐怕绝无仅有!

谢芳华闻言眼泪又汹涌而出,尽数都蹭到他胸前,蹭到他衣服上。

谢芳华点点头,想了想道,“这样,我写一封信,传回去,关于他的身世,我亲自问问他。如今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该再隐瞒我了,除了我,他与言宸关系最近,事情总要弄个明白。”

这些年,哥哥背后都做了什么,她是不太清楚的,是否有土火药

她也不想新婚两日就打架,回门时让父母担心,尤其还是挑不出他毛病的这种床笫之欢。若说她虐待她,但是她温柔温存跟灌了蜜似的,不能算虐待,可是若说不是虐待,她偏偏几乎昏死得醒不过来。她只能忍了恼怒,任由他侍候着。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是知道了。而且就在今日宫宴,他想向皇上请旨赐婚。”卢雪莹脸色发寒,“他娶谢芳华有什么不可能?谢芳华除了是个病秧子外,她还是钟鸣鼎食之家谢氏忠勇侯府的小姐。论身份,南秦京城里面的所有女人,谁能比她尊贵?公主也要靠后站。”

今日的灵雀台上,除了一身龙袍的皇帝,还早到了英亲王和忠勇侯、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几人。冬日里,皇帝和几人围炉而坐品茶,显得帝王分外可亲,平易近人。

谢芳华手一顿,不解地看着皇帝。

“他可带来了那个婢女?”皇帝问。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忠勇侯没说话。

风梨连忙往回走。

皇帝“咦”了一声,“这话从何说起”

玩的就是心跳onno~ ~ 亲爱的们,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你们积攒到月票了么积攒到的赶快投了吧,月票决定我有多爱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 你们懂哒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二人说话用的是同门秘术传音,再加之甚是相近,所以,别人听不到只言片语。

谢芳华下了车,走向马车,来到那辆马车车前,伸手拿掉了那人头上的斗笠,只见那人歪着头,闭着眼睛,胸前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死去。

“孙卓!”谢芳华挑开车帘,拦住他的话,淡淡出声。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她注定两世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不用,药味这么大,你日日吃药本来就很辛苦了,还守着煎药,还是我来吧,我熬得住。”听言摇摇头。

刘侧妃顿时不满,“忠勇侯府的门第是高,甚至揪起根源,连南秦皇室的发源踪迹也不及谢氏,但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到底是个病秧子,娶回来岂不晦气?肩不能提,手不能挑,门第身份好又顶什么用?哪里如左相府的小姐,人家武双全。”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她是准备议亲待嫁的姑娘,自然不宜再出来见你。”刘侧妃道。

“睡醒了?”秦铮问。

谢芳华仿佛没听见,头也不回一个。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不多时,最后一盘菜炒好,谢芳华盛在盘子里,走到清水盆洗手。

谢芳华将盐酌量放好,拿着铲子翻炒。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秦倾,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像是往日的你,如此烦躁?”程铭不解地看向秦倾,“这等事情司空见惯,京城虽然鲜少出现,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谢芳华道,“她们是被砸死的没错,没有什么不对劲。”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就算房屋年久失修,可是我看着那廊柱支撑都很结实,怎么说倒塌就倒塌了?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做的?要杀人灭口?”金燕问。

“据说,在一个时辰前,丽云庵发生了山体滑坡,因为丽云庵坐落半山腰,整个丽云庵都被埋在了泥土下。”侍画道。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玉灼回头对车里的秦铮说,“表哥,是李公子,说也要跟去军营。”

那将士立即住了嘴,连忙也请李沐清进军营。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见秦铮转头看来,她无奈地将秦倾逼迫谢伊,谢伊不喜欢秦倾,喜欢秦钰,她没办法,给她出了主意的事儿对秦铮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