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20章:如履平地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如履平地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嗡——!”

“爸,您们先开,我有急事,先走了。”说完,不等父亲回话,乔天翎就三步两步出了会议室。

“妈……小时候我最爱偷穿您的高跟鞋,还有偷偷地用您的口红擦在嘴上……时常我都是个大花脸,您每次都假装凶巴巴地要打我,可每次都被我撒娇地亲两下就没事了……妈,我好想吃您做的酸奶,还有曲奇饼干……其实我自己也有学着做,可总是觉得不如妈妈的手艺好,味道还是差了一点。”

“别催了,这种事急也没用,你如果真的很闲,就多管教管教你儿子,俗话说先安内再攘外,外边的事够我忙的,可如果容家还有人想趁乱浑水摸鱼,不犯到我头上也就算了,触到我底线的,到时候别怪我不留情面。”

容析元却是一脸欣赏之色瞅着尤歌,越看越觉得这小女人很有意思,敢那么对抗老爷子,尤歌绝对算得上是女中豪杰。起码他所见到的99%的女人在老爷子面前都会被威慑到,要么就是吓得说不出话,要么就是语无伦次地讨好。唯有尤歌头脑清醒,敢说出那样的话。

这货原来是怕雷抱住尤歌了,他也知道雷不是故意吃豆腐的,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大孩子,拥抱,是雷表示友好的方式。不过即使这样,容析元也不会允许其他人抱,兄弟也不行。

那几天容析元夜不归宿,除了在制作戒指,也是留在了瑞麟山庄吧……由此可见,翎姐在容析元心目中的地位多么重要!

这一声晚安,是尤歌将自己的心都捧了出来,却不是为了给谁,而是要让这颗心就这么枯萎在空气里,然后,她的胸膛就可以空空的,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赫枫那两条略显细长的眉毛动了动,轻佻地用手指刮了一下美女店长的下巴,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看到你今天穿的裙子这么xing感,当然是喜事,对男人来说是福利。”

越说越离谱了,越说越有火药味了,这是存心挑事的节奏啊!

苏慕冉脑子发懵,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他的女人?指的她吗?

“我……我刚才怎么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翎姐浑身无力,说话都很勉强。

尤歌一再地劝说自己不要太小心眼,翎姐现在只是个身体尚未康复的人,需要人照顾。

脑科办公室里,只有许炎一个人在,关上门,跟平时一样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他睡觉的功夫也很厉害,工作期间,午觉能在五分钟内入睡。

“容析元,你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会这么幼稚?指使服务生对我们撒谎,我们也是顾客,是消费者,你就不怕这样会影响酒店餐厅的形象?”尤歌清澈的明眸含着愠怒瞪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在座的八位股东都是识货的人,这份“薄礼”实在不薄啊!

花童可是两个小宝贝呢,怎么能不来凑热闹。

“嘿嘿……许炎,刚才出去那个美女是不是你女朋友啊?”男医生好奇地问。

苏慕冉咬咬牙……这男人啊,就是因为还没喜欢上她,所以才这样吗,如果是他喜欢的人,他会这么急?

许炎不经意抬眸,看到镜子前的苏慕冉,眼底浮起一抹惊艳。她是因为长期健身,才这么好身材么?虽然这件晚装并不显得很露,可她粉白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就像是珍珠一般光彩照人,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却又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类型。

如果尤歌懂得察言观色,她就能看到容析元的神情不对劲,双眼变得赤红,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他在想什么?

容析元啊容析元,你清醒点!他对着镜子这么警告自己,还真起了作用,某处昂扬膨胀,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啪……”许炎合上了菜单,精明如他,隐隐觉得不对劲了。

许炎也不是吃素的,眸光一狠,拽住了尤歌另一只手腕,烈焰般的双眸死死盯着容析元:“是不是我如果带着她去了你不知道的地方吃饭,你真会允许?今天是我疏忽,不该来这里用餐,忽略了这间酒店是博凯集团旗下的,想必刚才也是你故意指使服务生前来告知我们点的菜都没有。地方是我选的,跟尤歌没关系,你别为难她,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

死亡的阴影下,这个老人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影响,不再跟容析元斗气了……其实他内心是很爱这个孙儿的,只是爷孙俩的脾气太像了,硬碰硬,难免两败俱伤,关系僵硬。但容老爷子很坚定的想法是……董事长的位子,只留给容析元。

距离婚礼的时间越来越近,尤歌抓紧处理好公司的事,这就要赶去香港,龙晓晓也一起去了,她可是必不可少的伴娘。

“咳咳……”律师清清嗓子,严肃而又庄重地说:“尤歌女士,从今天开始,你将会是宝瑞集团的董事长,另外

马胜吉的死,是坏消息,但是,当容析元刚回来时,却听到了一件好消息——当年害翎姐的人,找到了!

向往的不是她的容貌和身体,而是对“真善美”的追求和期待。

苏慕冉一听,顿时脸绿了。本来是女金刚,现在却像做了亏心事似的低着头,脸红耳赤地说:“什么亲密啊,哪有的事……”

但许炎立刻就反应过来她是故意岔开话题,他不但没走,反而还靠近了她……

“哈哈哈,贤侄快来,给咱说说……”

郑皓月已经出门了,早早地就去了公司,她惦记着为容析元做首饰的事,亲自去制作部监工。

佟槿清澈的眼眸露出很诚恳的神色:“你应该少吃那些东西,不然你可能会越长越胖。”

“这就对了,是枪声!是枪声引发了尤歌的回忆。假设一下,十多年前尤歌一家遭遇的车祸是一场谋杀,尤歌当时也伤得很重,她很可能会当场昏迷,而如果在昏迷的瞬间她听到枪声,迫使她的大脑自动开启保护模式,她醒来之后就可能忘记关于枪声的存在……事实是尤歌后来对于那段记忆是暂时忘记,在她19岁那一年才在外界刺激下想起的。可她只想起了父母死于车祸,没想起当时的枪声。今天出的事,就仿佛十多年前的车祸现场重演,身临其境感受到枪声,尤歌才会想起多年前她经历的车祸现场也有枪声。这不是她的脑伤犯了,反而恰恰是说明她的大脑完全恢复!”许炎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即是心疼尤歌,同时也很震惊,看来尤歌父母的死,只怕是另有蹊跷。

他每次都说是公事,可尤歌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公事是会使得人做出如此怪异的行为。

他当然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是唐虞梅!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疯,容析元找不到任何形容词了。

...医务室不大,容析元就躺在靠窗的位置,双眼紧闭,眉头深锁,睡着了都还是一副无法放松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总是放不下似的。

其实容析元刚刚是从馋馋和另一只狗狗身上得到了启发,他看到佟槿抱错了,真正的馋馋是后来被抱起来那只,因为两只狗狗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

尤歌只觉得背脊发凉,寒气森森,大热天的她却手脚冰冷,好像头顶笼罩了一张看不见的网。

尤歌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都是给气的。气这个发邮件的人用心歹毒,她才过几天好日子呢,就被这样残忍的破坏掉,她以为的幸福原来竟是如此脆弱!

尤歌本来还想装睡,但她实在无法继续这种非人的折磨了,在听到他说的时候,她内心的惨痛被无限放大,好像就要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了。

外边天色已亮,只不过在这屋子里,容析元关上了窗帘,所以就好像是还没从黑夜出来似的。

“行……”霍骏琰心想,是该去医院看看了,还有事要跟龙晓晓说。

尤歌在他肩膀上一掐:“别装蒜,你知道我指的什么。”

是她亲手做的饭菜,也是他喜欢的口味,并且还有一杯鲜榨的果汁。

苏慕冉一看,更是郁闷,直接关机睡觉了。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在宝瑞,尤歌又一次完成了她人生中一个重要经历与转折,她珍惜这份工作,现在都在考虑当休产假时,工作要交给谁去打理呢?

收拾屋子和洗衣服这些也都是尤歌自己在做了,不管做得好不好,对于一个智力只有10岁的人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何碧翎站在何宏森身边,正低头凑在老人耳边说着什么,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娇羞。

容析元狠狠推开了何韦彤,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何家人,他嘴角的笑,比冰霜还冷:“从我进门之前就开了手机,刚才我们的对话,全都传到霍警官那边去了,现在他就在外边等着,你们不想事情闹大,就低调点交出何韦彤。”

容析元说不出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失望吗?

郑皓月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嚷,不敢真的说出口。确实,外界对容析元有了一些难听的传闻……有的说他可能是弯的,有的说他xing无能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四年都不跟未婚妻结婚也从来没见他在外边找个任何一个女人。

“好吧,那就酒会上见咯。”

如果她幼稚不懂事,如果她会抱怨这些,那么,可能早就被请走了。

翎姐温婉的笑容就是开胃菜:“析元快来,都是你喜欢吃的。”

“我没有这么快睡觉,才9点多呢。”

保安都很有礼貌,一丝不苟的,也没有不耐烦的情绪,表情像是纸牌,没什么大的起伏。但是……当保安的耳塞里传来一点声音之后,立刻就有点不一样了。

尤歌愤愤不平,秀美蹙着隐含担忧,生怕宝瑞今天就这么黯然收场了,她会难过的。

可这一看又没人了,难道是他的错觉?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她在颤抖,可她却在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恐惧感。明明是很害怕,却还要勇敢地直视着这帮坏人。

这只机灵而又忠诚的狗狗,就连绑架都不跟尤歌分开,在车门关上前那一秒,它钻了进去!

她恨,恨自己被绑住了!她恨,恨自己不能保护香香!她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

有人说:宝瑞树大招风,引来了恶徒的觊觎。

“我枕头边上有。”

郑皓月脸都绿了,姣好的面容气得好像扭曲,尤歌当面挽着容析元的手,这大大地刺激了郑皓月,她嫉妒得发疯!

他不信老爷子是突然心血来潮才会来这里过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因为容家每年的除夕宴都很热闹,身为一家之主,老爷子怎么能不留在香港主持大局?

“可是……大少爷,大哥说了,要我们几个兄弟负责您的安全,如果不要我们去医院,这恐怕……不好交代啊……”黑虎很委屈,左右为难,可怜巴巴地瞅着许炎。

&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很**而能干,大人亲自教他们怎样进行bbq,怎么才能烤出好吃的食物。

这是个大发现,两人最终被逼得交代实情……是龙晓晓买的一对手链,其中那只男款的送给了霍骏琰!

好友心疼的责备,听在龙晓晓耳朵里是很温暖的,她就躺着静静地听尤歌唠叨,这眼里还含着泪花……她现在才觉得,听人唠叨也是一种幸福,尤其是对侥幸活过来的她。

霍骏琰警惕地望了望周围,没发现什么异状,这才压低了声音说:“我查到你父母是没有仇家的,他们在商界的口碑很好,受过他们恩惠的人也不少,但这都是在你父亲从国外淘金回来之后的事,而在他淘金期间,资料是空白的……根据线索显示,你父亲在国外淘金时所加入的那支队伍,除了他之外,其余人全部不幸遇难……其中一个不幸者,他的儿子,你也认识。”

相似的镜头,不同的人物,容析元心里憋着一肚子话要问沈兆,当他两脚着地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尤歌呢?”

第二个她喜欢的男人,就是霍骏琰,但是,霍骏琰喜欢的是尤歌……

办公室里就只有尤歌和容析元两人,放在面前的是两份盒饭。

“你能认清楚这一点,很好。”容析元简短一句话,却是对尤歌莫大的肯定。能被他夸奖的人,屈指可数,尤歌就是其中一个,足够她引以为傲的。

己对尤歌越来越有兴趣了,她是一座宝藏,开发的过程,他只想享有独家权益。(这章6千字,还在码字哦有加更,求点月票支持!)

沈兆难得的脸红了,毕竟尤歌是容析元的妻子了,他跟她说这类话题,总是不太适合的,他只是不忍看见少爷那么憋屈,才忍不住多嘴。

“……”

“你……”许炎窝火,一时没语言反驳,只能狠狠地等着她:“这一拳我不跟你计较。”

kk是这群设计师里最年轻的一位,才不过三十出头,脾气也很温顺,私下里同事们都管他叫“妇女之友”,他说话细声细气温温柔柔的,见到美女更是客气,对尤歌这么水灵灵的人儿,kk就像是对待公主似的伺候得周到,每次都是他殷勤地为尤歌端茶递水,还细心地询问尤歌热不热冷不冷。

容析元嗤笑,如同听到笑话:“容桓,别搞笑了,谁不知道你们这是刚做完spa过来的?确实是挺忙。”说到这里,容析元脸色一沉,淡淡的神情中不乏威严:“顺便说一下,检查好的货品装进了密码箱,而密码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才知道,就连其他高管都只有到了展出的时候才能看到我打开箱子。所以,你们不必操心,被掉包的事,不会再发生。”

真是的,这种事干嘛要撒谎,女人的心思好奇怪,搞不懂!

容析元浓黑的眉毛微微一挑,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大口大口地喝着杯子里的水,然后用力一抹唇,眼中释放出狠意:“不,仅仅是不再联系,这算什么?那个女人,如果真的证实她跟霍骏琰在一起了,我会亲自出手惩治她!”

说着,容析元缓缓站起身,下巴轻轻一点,冲着前方不远处。

两个男人这回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丢下尤歌,迅速去了大约百米以外的地方。

“别激动,俗话说世事无常,还没发生的事,谁能保证?”容析元说得云淡风轻,可他知道许炎此刻被刺激得够呛。

容析元的一只手拿着酒杯,可好像捏得太紧,恨不得捏爆似的。

养不过也是畜生教的,不适用于人类,所以,别跟我谈教养,你还不够资格。”

转身,容析元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深邃眼眸淡漠如昔,敛起的狠色融在眼底,弯腰提起了箱子,温柔地摸摸香香的头……

还真勤快呢,实际上她自己才知道,她需要冷静一下,去厨房是最好的选择了。

奥凸有致的娇躯,散发着无声的*,许炎尽量稳住心神,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其实他也因为喝醉的缘故有些头晕,不过还不至于无法自控。

又香又软的触感,许炎只觉得浑身一僵,某处出于本能的反应,变得异常紧绷,小腹处升起一股燥热……

容析元眉宇间浮现出凝重,他就算还没与霍骏琰见面,已经能想象出霍骏琰现在有多烦躁了。

11点钟了还不回家,是有多重要的事?亦或是对他来说,回不回来都无所谓?

男人的骄傲,使得容析元将内心的愤怒深深地藏起来,没人看出他的情绪,更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

“不是……我是说,我们以后不要再做那种事,婚前就说好我不履行夫妻义务,是你两次都违反了协定,别以为买了这东西回来就可以为所欲为!”

今年的夏季,宝瑞集团将参加在香港举办的一个国际奢侈品展销会。这是内地第一次有奢侈品牌能进入到被邀请的行列中,也是宝瑞等待多年的打入国际市场的绝好机会!

那个地方,是尤歌最眷恋的家,只不过也被郑皓月霸占了,她回去只会徒增伤感。

他没生气?尤歌虚惊一下,奖励似的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然后用撒娇的语气说:“那你有没有听你父亲提起过在淘金队里的事,有没有提起过我父亲啊?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父亲和你父亲曾经在同一个队伍里淘金。”

容析元两只拳头都攥得很紧,内心更是激流汹涌,他想不到会从翎姐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太意外了,比做梦还不真实。

“耍赖的是你吧,一个茶杯也算战利品?”

果然,他想了想说:“我可以答应你这件事,不过我有条件。”

包包里的香香也汪汪两声,伸出小脑袋紧张地望了望,可能因为还是害怕,所以又赶紧缩回头去。如果香香会说话,此刻一定会说:“主人你可千万要小心,别把我摔坏了。”

男人莞尔一笑,他又忘记了么,她的内在,实际只是个孩子。

“孩子,不要把自己逼太紧,那样会物极必反。这段时间你就多跟骏琰碰碰头,平时如果想起什么,就立刻跟骏琰打电话。”

容析元弯下腰,大手握着翎姐的手,深眸里尽是鼓励:“你必须活得好好的,活给那些想要害你的人看,活给我和孤儿院的伙伴们看……你不是说过吗,最大的愿望就是想救助更多无家可归的孩子,那么,如果你不在了,谁来做这件事?孤儿院的老院长奶奶很快就要回乡下养老了,如果你愿意,以后你就可以当孤儿院的院长,实现你多年前的心愿。这么多加起来,你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

在开会前,容析元将郑皓月叫到了办公室,询问一些公司的近况,看得出来他对郑皓月的工作挺满意的。

这或许是郑皓月在他面前唯一能感到自豪的事了。而容析元在用人方面也很大胆,深知郑皓月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女人,她能为宝瑞做贡献,但同时也不会超出他的掌控。

容析元发威的时候,旁人都要退避三舍,以免被他的气场所压迫到。沈兆和佟槿都很机灵,早就退到一边了,两人低声议论,怀着好奇心,想看看容析元如何化解这一出。

她笑不出来,她坐在客厅里,感知着外边的一切,紧紧蹙起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此刻的内心也不轻松。容析元说暂时先将她安顿在这里,可她真的就这么住下来吗?尤歌会怎么想,会怎么对待她?从尤歌对待容析元的态度来看,翎姐觉得自己若是住在这里,对容析元或许并不是件好事。

没有做过这事儿,尤歌只是怀着一种赌气的心理想找个男公关来陪唱歌。

“……”何碧翎彻底无语了,望着佟槿的侧脸,只觉得这个秀气儒的男人今天好像有些霸道了?

但她还真不能不顾着,万一真被记者知道,那她没法跟何家交代……她流产之后,她父亲来看过她,何宏森也打过电话,就差没亲自找来了……如果被家里知道事情的真相,她还怎么立足?

这位黑痣警官姓田,赫枫认识,但也仅仅见过一次而已,就在距离这里大约一公里的警局。

“哈哈,难道警官们以为这儿有什么秘密通道吗?又不是拍电影……呵呵呵……”

“没事干嘛放这么大的画在这里?都快要将整面墙挡住了。”田警官一边说着一边狐疑地走过去,像先前一样地在墙壁上敲敲。

他其实还不知道为何容析元要那般高度保密,但他相信容析元有自己的理由,他不问,但他会全力支持的。

他帮过尤歌,还在尤歌和香香饿肚子时给她们饭吃,以尤歌这么简单的思维,自然就将他看成是自己人了。

尤歌不是个八卦的人,她不想再听下去,因为知道某些事情不是她该知道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闪人!

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啊,只要是事实,她迟早会知道的。

好吧,她确实这星期来了三次,三次都是为了看他而来。

尤歌气呼呼地瞪着他,粉腮鼓鼓的,冲他挥挥小拳头:“我是浑身不舒服,我今天不揍你一顿,我肯定不会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