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34章:相濡以沫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相濡以沫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当年禹皇追杀我的事情了……”秦羽刚刚说,侯费就兴奋地『插』口了:“杂『毛』鸟,还是我来说吧,当初啊,大哥他刚刚飞升到仙魔妖界,来到了枫月星……”

敖无虚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秦羽,秦羽最后点头,直接将敖无虚传入了姜澜界中,而将敖无虚刚刚传入姜澜界,秦羽就得到了一条心念传音。

“大哥,没有把握创造下一个境界,你万万不得想下一个境界突破。”侯费一把抓着秦羽的手,那双灵动的眼睛盯着秦羽,“大哥,回答我。”

整个墙壁上挂着一特大的星际地图画卷,这份星际地图是单单龙族的区域,毕竟即使字迹很小,画满整个墙面也只是勉强将龙族区域画下。

虽然那时候他没有完全抵挡住,主要是因为青护卫攻击已经叠加起来,一棍比一棍重,侯费才没有挡住。侯费自己还懵懵懂懂,待得回翠云星自己再次修炼,才发现自己已经能够一口气用出了这一招。

侯费脸『色』严肃:“根据玄冰狮兽史战所说,杂『毛』鸟应该曾在飞禽一族大范围逃窜过。我怀疑……他是被什么人追杀。”

“木延,我们自从踏上修炼一途,目标就是感悟天道,超越极限,而我心底深处的目标就是飞升神界……如今我达到了九级仙帝,要那些手下地盘干什么?木延,这次我修炼的时候,忽然感到……有时候权利也是我们修炼的羁绊。”

对,神器唯有神界之人才能炼制,仙魔妖界中怎么有神器?难道有神界之人跑到仙魔妖界,专门将神器送给仙魔妖界之人?

不过皇城守卫九级妖王的确不少,至于妖帝,谁会去站在城楼上?估计大多数妖帝都在自己的地方享受着呢。

仙魔妖界,宇宙太空中蕴藏着无尽的危险。

秦羽心中骇然。

“秦羽,敖无虚!”禹皇全身发颤,禹皇深吸一口气,“回去。”

秦羽笑了起来:“这里是姜澜界内部。”

屋蓝长嘘一口气,又深看了秦羽几眼,感叹道:“秦羽,我也答应你:在生死关头可以保你的『性』命,平常,你也拥有一次命令我的机会。”

“只会近战的白痴。”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秦羽点头表示知道。

有两大作用,一为锁元,一为炼火。

怒吼声还在礁黄星上空不断回『荡』着,数百名功力深厚的金仙们还在天空中飞行着,每一个金仙脸上表情都是狰狞,目光更是要杀人一般。

姜澜界内。

禹皇即使怒,也要激秦羽出来。

“曦儿,就在那。”

灵魂境界既然已经达到,秦羽当然开始吸收大量元灵之气开始修炼,漫天盖地地元灵之气涌入黑洞内部,不断地被转化精纯。

“谁说我求死?”秦羽反问。

“大家不必着急,如今整个礁黄星都被封锁了,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逃出去,我们要抓他,有的是时间,而且……我不相信他『露』出马脚,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我就……”禹皇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可以。”秦羽对着这个孩童微笑着说道。

“好诡异的攻击。”

秦羽惊讶了起来。

震撼!

“这才是高手啊,我和他们的差距还很大。”秦羽长嘘一口气。

仙魔妖界顶级高手们,曾经有几次进入『迷』神殿,可是这个青帝竟然一次没去。至少禹皇等人没有听说过青帝进去过。

见青帝还在沉默,禹皇继续道:“我只是让你通知我即可,不要你动手,甚至于不在你的地盘动手。”

银花姥姥的语气中,有着对禹皇陷阱的不屑。

银花姥姥随即笑看了一眼秦羽:“这次我来池青你这月牙湾,最让我高兴的就是见到了秦羽小兄弟,的确是有潜力,有希望啊,只是现在实力还太弱。”

自己过去可从来没有看过银花姥姥。

当然,龙皇这个比较特殊,但是一般的五爪金龙的子女,大多是金龙。可是……敖无名现在是跟白狐结婚,娶了一个非龙族。

月牙湾在碧波星无尽的海洋中自然犹如一叶扁舟般小,仿佛一阵涛浪就能够覆盖整个岛屿,但是实际上月牙湾还是很大的,有近千里方圆。

“啊,抱歉,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名字,我是青帝的第四个徒弟,松石。”白衣青年略显不好意思对秦羽笑道,“这么久连名字都没有告诉秦羽道友,真是惭愧。”

秦羽只能点了点头,静静等待青帝钓鱼结束。

“秦羽?”那老太太惊讶看向秦羽,“你就是秦羽?”

秦羽修炼时间已经快的惊人了,可是银花姥姥却只是说了一句‘还说不错’。

“那冰涟向我汇报的时候,说那人曾经中了你一掌,但是他还若无其事反而杀了玉清子,是不是?”禹皇反而问起了这事情。

冰闲达到仙帝境界,冰涟仙帝举行盛大的庆典,冰风宗许多高手都从外地赶了回来,连羽梵仙帝和玉清子仙帝也来道贺。

秦羽淡笑着道:“不必。”

秦羽静静站在薄雾内,每过一段时间秦羽就用仙识侦查一番,这护宗大阵包围着冰风宗,秦羽也无法直接瞬移进去,只能从正门冲进去。

在秦羽刚刚极速冲入冰风宗的时候,羽梵仙帝便发现了,整个人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自己的居所。

“小闲,你不允许出去。”

他出手抵挡是有准备的,可是即使有准备,包裹极品仙剑的仙元力也完全被破空指给震散了,连极品仙剑都差点碎掉。

在灵魂开始溃散的时候,秦羽的传音在玉清子脑海中响起。

姜澜界内秦羽根本感应不到时间的流逝,一次次的领悟让秦羽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中,那种状态下,秦羽充满了激情……

空间还是如往昔般平静,但是在暗处却潜藏着一缕缕黑洞之力,秦羽的黑洞之力融入空间每一处,在这‘域’范围内,秦羽可以束缚对手举动,甚至于突然攻击对手。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秦羽这一套指法,共分为四式。

第四式……破空指。

所以在秦羽体内,有一道由生命元力构成的通道,这一条通道直接从丹田连接到秦羽的手指。那股黑洞之力便会穿过这一道生命元力通道,按照食指指出的方向『射』出。

“如今已经八个星域了,不需要一个月我就能够抵达妖界了。”秦羽看着窗外景『色』,心中很是轻松。

敖无名所送的这份地图上,每个星球有有着详细的介绍,比如这个星球是由什么势力掌控的,这个势力坐镇的高手又是谁?总之详细非常。

半日后。

“羽梵仙帝不是青血剑仙,他还不可能杀死我。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禹皇得知消息追杀过来,如果禹皇来那事情就有麻烦了。”

即使多少年后知道了,那时候秦羽的实力估计已经无需惧怕他人了。

“有点麻烦啊,这个玉清子竟然和另外一个羽梵仙帝住在一起。”

听到禹皇所说,雪天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淡然点头道:“可是怎么找得到?”

如果其中有青禹仙府所变幻的物体,那绝对不会被震碎,不是靠侦查,而是靠排他法,一个弹指的功法,方圆数百里几乎尽皆化为虚无,只有一颗很小的矿石。

“原来真的是一颗硫岩石。”禹皇叹气笑道。

姜澜界地表无尽的土地,因为元灵之气的充裕,使得姜澜界土地上长出了许多植物花草,充满了无尽的生机。

即使是禹皇、雪天涯二人联手也根本察觉不到姜澜界到底在哪里,他们的仙识、魔识已经不止一次搜索过姜澜界这颗沙石颗粒,却依旧只当成了普通的沙石颗粒。

两个星域之间有一段非常远的距离是没有任何星体的,这段距离大到超过一个星系的长度,这片宇宙空间中虽然没有大的星球,却有一些恐怖危险的能量。

秦羽的软肋。

要实力有实力,要武器有武器。只是自己的攻击力并没有完全爆发出来。

毕竟对方是否是针对他还难说呢。

“谁抢到是谁的。”雪天涯传音道。

能量过处,街道纷纷龟裂开来,无数的建筑倒塌化为碎石,远处的无数修炼者尽皆肉体爆炸开来,元婴也是爆炸开来……

这颗星球一座城池被无边的细雨给覆盖了,街道也『潮』湿了,而这时候大多修炼者便都呆在了自己住处。

走第一步,白衣俊美男子头发变长,长及『臀』部。

血魔帝‘雪天涯’有个习惯,真正准备要杀一个人的时候,而且是势在必得、非常郑重的时候,他会将一身白衣变成血红『色』的衣服。血魔帝正常一身白衣,一旦一身红衣,便是杀戮时!

客厅中。

禹皇微笑道:“如今那秦羽才到达蓝湾星域边界,我已经命人让边界处的‘蓝雪星球’星际传送阵暂时停止传送,对外宣传要维修一日。等到了那里,秦羽估计便要停下休息一段日子了。”

“陛下,你去杀那秦羽,变幻容貌干什么?还怕那秦羽不成?”知白看到眼前这一幕疑『惑』了。

根据华颜传来的信息,禹皇和知白对秦羽背后的师门都非常疑『惑』。

红衣少年,黑『色』长发长及『臀』部,整个人冷的很。

那一直处于静止状态的‘黑洞’陡然旋转了起来,一股惊人的吞噬之力从丹田内弥漫了开去……

“太快了,太快了。”秦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正在以恐怖到让人心颤的速度提升着。

过了片刻。

“十五年了。”

敖无名、怜竹、蒙闳三人来为秦羽送行,待得几人说了许多分别话后,秦羽才告别了这三位好友踏入了星际传送阵。

“我知道。”血衣淡然点头,“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奴’去隐帝星,这根本是错误的。他太强硬了,根本不知道隐忍。”

雪天涯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秦羽忘记了一点。

秦羽心中暗自赞叹起来。

“雪天涯,我兄弟三人可是看着你呢,霖儿受此欺负,可不是简简单单两句话道歉就可以的。”黑仙帝也冰冷着脸说道。

显然……如果一言不和,隐帝三人可不介意出手对付雪天涯。甚至于根本不在乎三人联手直接将血魔帝‘雪天涯’给当场绞杀。

雪天涯表面上能够如此平静,可是他的儿子‘血衣’整个人身体都在细微的颤抖,双手、额头上青筋都暴突出来了。

君落羽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雪天涯,我孙女理直气壮说话难道不可以吗?”一道蕴含怒意的声音响起。

“我能够杀死他吗?”

忽然……

仗着神器战衣以及雄浑的实力,他也不会受什么伤。但是‘幻影天罗’蕴含防御以及攻击,攻击之中还有各种幻术,一招攻击而来,无尽幻境接连不断出现。

“你的实力还不错,至少分身之术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一个。分身术能够修炼到分身和本尊一样厉害,整个仙魔妖界估计都找不出几个人,佩服,佩服。”魔帝血衣勉强找出个自己佩服的地方稍微恭维一番。

“秦羽杀我爱徒,君落羽勾引我妻子,这二人一定要杀!看情况,只能偷袭了。”

“他和那个郭奴『性』格差不多,绝对不会放弃的,说不定魔帝血衣就会不顾他的身份直接进行偷袭,我不惧他偷袭,落羽却没有神器战衣防御。”

圆蓝仙帝恭敬道:“陛下,五十年前,龙族皇子敖无名、君落羽以及陛下交代的那人,来到了妖帝蒙闳的庄院中。”

“圆蓝。”禹皇面『色』略微严肃。

青禹仙府内。

秦羽正坐在一椅子上,手中取出了绿『色』小塔‘姜澜界’。

但是他为了见立儿必须保住『性』命,而现在有了姜澜界,秦羽也有了底气。

“落羽兄,怪不得我不够兄弟了,只是那妍儿实在太难缠了。”秦羽看着酒楼下面街道上,君落羽无奈跟在姜妍身后逛街心中暗道。

姜澜界中苦修,绝对可以让秦羽的修炼速度进入一个新的层次,在姜澜界第一层中苦修个一千年,外界才过去一百年而已。

“我这一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她了。”七窍流血的柳寒舒犹如梦呓一般,濒临死亡时候暗淡的眼神中却含着不舍,随后七窍流血的柳寒舒直挺挺地缓缓倒下,“轰”的砸在地面上。

那仰头观看着天空的青须中年人微笑道:“二弟,三弟,即使度神劫又岂会引起整个仙魔妖界空间能量震『荡』,更何况,距离我度神劫,还有一段日子呢。”

“不。”

“夫人她喊我是怎么回事?”敖无名疑『惑』着从密室之中走了过来,刚才他还在闭关,只是怜竹不断妖识传音给他。

他身为无名龙府主人,很容易可以感受到无名龙府外围的空间变化,这个时候隐帝星的空间正有着丝丝的震『荡』,而且是连续不断的震『荡』。

众人都仰头看天。

“秦羽,你怎么了?”君落羽忽然看到秦羽脸『色』很是苍白。

秦羽丹田中的黑洞通道在刚才连续震颤了许久,那金『色』光环也是一阵震颤,最后秦羽还是坚持住了。

“君落羽,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你。”魔帝血衣脸上愈加苍白,盯着君落羽的目光蕴含着冰冷,“你们二人今日必死无疑。”

“血衣,是你,是你杀了阿娇,是你杀的。自从阿娇死的那一天起,我就对天发誓,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杀你,要杀死你,让血魔帝那家伙后悔。”

“秦羽,杀我爱徒,我判你死刑。”

“我的神器战衣多,你不服么?”其中一个秦羽说道。

“想杀我,还差的远呢?”

他怎么都不明白,一道道气劲进入秦羽体内,为何都是无用功?

一个连帝级都不到的人,他却怎么都杀不死,心中如何不疑『惑』震惊。

郭奴的尸体从空中落下砸在街道上,整条街道寂尽无声,只有那狂风在呼啸。

魔帝血衣脸上表情无丝毫变化。

魔帝血衣眼中有种浓重的杀气。

魔帝‘血衣’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腰间拔出了战刀。

“噗哧!”

“怎么了,思思?”林霖疑『惑』看了过去,“他不是我们几十年前在枫月星见过的那人吗?”林霖一眼就认出了秦羽。

“啊,你看他现在的表情。”思思忙道。

“好,郭奴。”林霖深吸一口气道,“结成道侣是需要两方面自愿的,我现在不愿意,你也不能强迫我,知道吗?”

秦羽在看着。

红发少年右手缓缓从刀鞘中拔出了战刀,那是一柄锋利的战刀,但是在拔出来的时候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从战刀上弥漫了开来,根本无法想象要杀多少人才会让战刀有如此恐怖的血腥气。

手握战刀,郭奴划出一道光线便到了秦羽身边。

“『操』控整个宇宙的能量,这是何等的神通?”禹皇心中发颤。

禹皇心里明白,他和那个能够控制整个仙魔妖界能量的‘存在’相比,也就是蚂蚁和巨人般的差距,地与天的差距。

不单单禹皇,玄帝,青帝、血魔帝、黑魔帝、修罗魔帝、走兽一族的牛魔皇、龙族的龙皇……仙魔妖界各位大人物都得知了这个消息,每个人都思考起了‘这个小友到底是谁’。

所有人,包括隐帝、黑白双帝脸上都是震惊,如此绚烂的烟花谁有看过?

那白发老年人也不多说,他的师尊知道禹皇到达这点根本不必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