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40章:如释重负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如释重负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今日是元宵节,又称之为上元节!西家所有美人们!节日快乐!我爱你们!

大长公主似乎这才想起谢芳华的医术来,立即道,“对对,看我都忙糊涂了,还让人去太医院揪了两名太医。”话落,她道,“多谢你们了,咱们快上路吧”

    “端进来!”谢云澜吩咐。

    “这个才子佳人也要分很多种吗?”谢芳华不解地问。

“那么久远啊……”谢芳华想着她离开京城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在做什么?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也不想新婚两日就打架,回门时让父母担心,尤其还是挑不出他毛病的这种床笫之欢。若说她虐待她,但是她温柔温存跟灌了蜜似的,不能算虐待,可是若说不是虐待,她偏偏几乎昏死得醒不过来。她只能忍了恼怒,任由他侍候着。

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天色将黒,谢墨含也没回来。

英亲王回过神,眼神复杂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黯然道,“是。”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谢墨含心里紧了紧,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谢芳华抿了抿唇,道,“刚刚,他的心头血都通过这玉指环度给了我。紫云道长所说的启动这两枚玉指环,折损心头血,却折损的不是我的,而是他的。我大约是因为本身流有魅族血脉的关心,所以,心头血骤然被玉指环吸走流失后,凝聚了他的心头血,却又折回了我体内,将我所受的魅术创伤竟然养全了,而他却心血濒临枯竭,若不是我发现后,及时强行制止,他就没命了,因为强行终止,才进入了短暂闭息。我们必须半个时辰之内出去,我必须给他立即渡回去。”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谢芳华快走一步地挡在他面前,打扰了她的清静,就这么走了?想得美!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咦?秦铮兄,不会吧?你……你竟然在烧火?”燕亭来到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

秦铮哼了一声,“他最好一辈子别回来!”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秦铮扫了秦倾一眼,“先用膳,一会儿饭后你再去看!”

秦铮点点头。

“娘仁慈。”谢芳华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秦浩真不是人,该死。

程铭等四人对看一眼,见谢芳华脸色面无表情,人命关天,这几个公子哥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不敢在这里碍眼。虽然心中都疑惑这人到底是不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既然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她怎么会医术?但也聪明地知道不是时候问,立即走了出去。

“换了易容和衣服,咱们继续睡吧!”秦铮拖了外衣,拉着谢芳华上床。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二人刚走出背街一角,便迎面碰到了程铭、宋方、秦倾等五人。

谢芳华点头,“嗯,还在睡着,我没吵醒她们。”

大长公主向外看了一眼,说道,“是官兵,何事儿这么急?”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相爷,他是为了看车吗他是不安好心,来看咱们碧儿的笑话。”右相夫人又红了眼圈。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言下之意,若是你喜欢,你就要。

金燕又看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伸手指着远处的一支朱钗道,“那个我觉得漂亮,芳华妹妹,你看呢?”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云澜不语。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胡言乱语什么,皇上在外面,此事自然轮不到你来惩治,由皇上做主!”右相怒道。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她摇晃了半天,转头看向秦钰和英亲王妃。

右相说,何为忠奸?他不算忠臣,忠的不是帝王皇室,忠的是心之所想,也是事实。

这么多的事实,堆积在一块,都借她之口说了出来。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谢芳华颔首。

秦钰恼怒地看着她,“毁其终身,就叫做有志吗我南秦还没沦落到要靠牺牲女人的婚事儿来保天下!”

“芳华的易容术有精妙之处,若是她亲手易容,不会被发现reads;邪少,非诚勿扰。”言宸看着谢芳华,等她决定,“你若是同意,现在就要赶紧找一个人来易容成你。”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秦铮这时候应该也能得到消息了。”谢云澜抿了抿唇说。

r />????“这么说,你是要进宫待嫁了”忠勇侯府捋着胡须,看着谢芳华,“你就不怕出差错”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谢芳华接过,收入怀里,“谢谢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