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41章:请君入瓮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请君入瓮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爸?陈晴风的爸爸,那岂不就是自己的爷爷?

“老陈,你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陈晴风笑呵呵的走到了陈青云的身边站定,打趣的说了一句,把目光放到了对面所站的人身上。

官差打起精神,背着铁铲、雪橇等物,一路铲雪,尽力开出一条路来,速度虽慢但效果喜人,尤其是当前锋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洞壁还是热的后,官差们就更加精神了。

“轰……”炸药包丢入老虎群中,一声巨响,数头老虎被炸飞,断腿甚至弹飞了起来。

“小唐哥。”身后是承欢等人担忧的叫声,可是唐万斤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任鲜血直落,他砸门的动作片刻不停。

忠仆遇到这种事,不是应该劝说主子勤勉上进吗?为什么他们家老管家却是帮着打掩护?

“殿下走得是西北到京城最近的一条道,笔直的路线,中途没有绕路,一路跋山涉水,日夜兼程。”锦衣卫首领怕老皇帝不相信,又补了一句:“当初顾姑娘奔赴西北救言将军与封大人,就是走这条道。顾姑娘带着唐万斤一起,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赶到西北,抢在赵王抵达西北前,救出言将军与封大人。”

千城不提,并不表示老太爷想不到顾三叔,他有出息的儿子,也就这么一个。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这个男人不好惹!

“私奔?”秦寂言冷笑,“唰”的举起剑,指向猪头六,“爷没闲情陪你说话,人在哪?”

可是,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觉得不好就是不好,任由秦寂言怎么说都没用。“反正,现在不要碰。”

暗自吸了口气,无视心中的不安,景炎一脸微笑的道:“顾千城,现在与我无关,只要你想出去,想救你儿子,就与我有关。你应该很清楚,没有我,你不可能走出火城。”

“回头,给女儿说说,让她看看不听父母之命,攀高枝的下场。”二老爷想到自家那个不省心,一心想要嫁给秦王的闺女,脑门儿就抽痛。

“朕错了吗?”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秦寂言还是很给凤于谦面子,人前从不叫他小将军。

“没有可是。”顾千城冷声打断:“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收获,找不到东西很正常,真要每次行动都有收获,那才叫奇怪。”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扑通……”船上,还真有胆小的腿软了,给跪了。

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秦寂言心里欢喜,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便给她解释了两句。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爷爷,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

“要不要赌一把。”太上皇笑的一脸和气,那样子好似胜券在握。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五天后,风尘仆仆的秦寂言,在夜晚赶到景炎的大营。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跛脚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顾千城会提前醒来,他毫无防备的端起鱼汤送到顾千城嘴边,结果……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朝臣脸色一白,咚咚咚的磕头认错,“臣绝无此意,请皇上明查。”圣上才刚登基,又没有子嗣,他们哪里敢提立储一事。

秦宵言早就在为离京做准备,现在朝堂安定,无外族入侵的威胁,秦寂言不觉得自己还要等下去。

不管处在什么位置,他们这些大臣的权利,都来自于帝王。平时怎样都好关键时刻还是要站好对,表明态度。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躲在暗处的顾千梦看到这一幕,半天都移不开眼。

顾千城脸色发白的冲进废墟,慌忙地大喊,到处的寻找,可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个人应她……

不过,这并不影响凤于谦对顾千城的欣赏:坚韧、聪慧又知进退的女子,没有人会讨厌。

“这姑娘不是以为,这马能看懂她的眼神吧?”焦向笛原本也打算走了,可这伙双腿却不肯动了。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两人说话间,那汉子已经套马的绳子解开,那马嘶鸣一声,从地上爬上了起来,精气十足在原地踏了两步。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北齐太后不长眼,触了秦殿下的逆鳞,只能自认倒霉了。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子羊见状,这才解释道:“暗风楼还太小了,根本无法和皇上抗衡,我们需要一个靠山。长生门足够强大,而且长生门在海外,每年要我们办的事有限,我们要是不说,谁会知道我们是长生门的人。”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如果真要说原因,也许和五皇子、贵妃娘娘有关。”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顾千城明显不想谈言倾的事,景炎自然不会惹她嫌,见顾千城问起,便道:“海运的事,秦王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真以为,他离了秦王就不能转吗?

顾千城轻轻点头,“走吧。”有些事,躲不开。

“嗯。言将军对我有恩。”她只能拿这个做借口。

血渗进去了,那就说明风遥是凤云霁的儿子,是凤家的子孙!

顾老太爷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顾家必然要毁了,可是别人能与五皇子脱离干系,他们顾家能吗?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人呢?”宫中跟出来的探子忙追上前,却不见秦寂言和顾千城身影,当下面面相觑,一脸不安。

秦殿下的回答是:“本王的手要忙着杀人,抽不出空来,只得委屈千城了。”

十五个!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他要把赵王把回西北!

唯一的出路,就是秦王进来的地方,她要往哪里躲?秦寂言和顾千城用完晚膳,盯梢的人就将顾承志和顾老太爷的对话,一字不错的复述给两人听。

顾千城起身,招呼承意进来,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顾承意朝她扑过来……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呼延千霆原本就凭着一股气和单增打,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他要杀了单增,自己也讨不得好,果断的顺着坡下。

“之前以为会,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秦寂言大大方方的承认,换来顾千城毫不客气的嘲笑:“殿下,你真得想太多了。你答应给武毅一个机会就足够了,而机会这种东西,本就是稍纵即逝,武毅没有抓住也不能怪我。”

“猜对没有奖,我也这么认为。”秦寂言捏了捏顾千城的脸颊,“武家人还是很聪明的。”

“武毅拜见殿下,拜见顾姑娘。”没错,跪下的人就是武毅。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在秦寂言的放纵下,大殿瞬间变成了菜市场,太上皇派系的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中坚力量,开始不遗余力的拉其他人下水,试图将所有人都拖下水,好让皇上法不则众。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

这府中,也只有老太爷会顾忌面子,稍微公正一些。

封似锦眼眸微动,知晓秦寂言要做什么,双手作揖,轻声道:“下官将其安顿在南边的营帐,派了亲信看守,绝不会让他们与外人接触,更不会让他们出来。”换言之,人一到军中,就被封似锦给控制了。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这下换封老爷子不解:“你,你知道自己的缺点,为什么不改进?”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我怕人太多,会有危险。”他们可没有忘记,上次皇上出城,就是在城门口被刺客伏杀。

一直等到午时,也不见秦寂言出现,几位大人犹豫片刻,决定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花了三天梳理军中事务,将可疑人员全部处理好后,秦寂言还没来得及宣布回京一事,京中又来了钦差。

“带下去拷问,问不出东西,明天推出去杀了。”秦殿下虽然为了城中的百姓后退十里,可他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她知道,这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是非对错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别管姐姐会去处理。”为了不让承欢担心,顾千城又补了一句:“承欢,姐姐不是鲁莽的人,就算要找程将军算账,也不会傻愣愣的打上门。”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放弃了,他只有死路一条。

老太爷和顾二爷一走,顾千城就把承欢手上和身上的擦伤清洗、上药。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景炎这人冷情至极,他的情全给了墨家。只要与墨家相关的事,景炎都会失去往日的冷静与理智。

作为大秦的帝王,这世间没有人有资格给他“赐座”,可偏偏圣后就说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明摆着是要压秦寂言一头。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顾承志见机上前,乖巧的道:“祖父你别伤心,以后有我孝顺你。千梦姐姐也会孝顺你的。”

印银票的纸和墨都是特制的,十分精贵,据说只有少说几家钱庄的人,掌握了这门手艺,旁人就是想仿也仿不出来。

“当然可以。这里的东西顾姑娘你都可以随意取用。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不能带出去。”虽说大秦银庄的银票,已经换了一个版本,可这些银票要是流露出去,那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这群人……

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正在工作的自觉?

“死者死在床上,有一床蓝布粗被,一方石枕,一把匕首,随携带兰花银袋一个,内有银票一百两,碎银十六两,铜板若干。”仵作一边检查,一边将死者的东西,一一装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