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49章:赤子之心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赤子之心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而且也没有一个人,就连一个站岗放哨的人都没有。

李玉本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弟子,此刻早就已经六神无主了,身子不断的抖着,用力的摆着手,向后退着。

此刻的她羞涩而紧张,就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

话一说完,便快速的转向,向着府外走去。

“这种毒,我也没有见过,所以,现在还没有办法,想要解这种毒,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到解药,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那个背后下毒之人,找到解药,或者是找到那毒药的成份,我也可以研制出解药。”叶寒微愣了一下,慢慢的解释着,此刻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沉重,他行医这几年来,还从来没有什么事可以难的住他,但是这一次,他却是真的有些为难了。

“不用了,这一大清早的,我刚起来,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呀?”上官云端有些好笑的望着她,这丫头,也太过热情了,热情的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想让我帮我穿衣服,就直说好了。”只是,上官云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竟然痞痞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众人听到蓝岚的话,都彻底的愣住,不过在坐的都是知道这蓝城的公主对凤阑绝的感情的,所以,倒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觉的,这蓝城的公主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条件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皇上,时间到了。”一直紧紧地相着那记时的漏刻的太监,恭敬的禀报着,他的话,也让众人纷纷的回神,脸上却都更多了几分紧张的期待,不知道,最后谁会胜出。

“是呀,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记住那么多,而且还记的那般的完整?”皇上的眉头微微的蹙起,沉声说道,那意思很明显是怀疑上官云端做弊。

这古代的床沿比较宽,她刚刚就是把着床沿,夹在床沿与墙之间,说是夹一点都不夸张,为了不被他发现异样,她刚刚差点把自己挤成肉饼。

“各位夫人请放心,各位大人不会有事的,你们就安心的回去吧。”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略带安慰地说道。

“走,进宫……”上官云端的双眸微眯,沉声说道,既然丞相夫人已经去报了信了,那么相信凤阑锐很快就会进宫了。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狠绝,只是,却是更快的掩饰了下去,然后望向凤忆希,柔声笑道,“希儿妹妹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我的确不应该拿自己最擅长的跟王妃比,这样吧,这件事,就由王妃来定,王妃说要比什么,我都奉陪。”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对于蓝岚的挑衅,他一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相信,云端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是呀,是呀,云儿她哪懂的这些,你跟她生什么气呀。”皇上也微微的配合着笑道,只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是分明在暗示着上官云端的痴傻。

她说,那是从二开始,每个数字以他们相对应的次数的相加之和。

凤阑绝用了一种最基本的解释让大家明白。

夜无痕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她微低着头,似乎有些紧张,有些羞涩的样子,而凤阑绝更是一脸剌眼的笑,大略的他也能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我的皇嫂了。”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那么她又是南宫世家的什么人?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隐,你这是带我们去哪儿呀?”走在最后面的丞相大人也终于忍不住问道,他们刚刚走了这么久,按理说,都已经将整个阁厢院转了一圈了,但是为何,还没有到隐说的地方?

蓝魅辰的眸子再次的一眯,唇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希儿,本王知道,你的心中其实是爱着本王的,本王也知道,你只所以这般的拒绝,都是因为记恨着两年前本王毁婚的事情,但是你既然爱着本王,而且因为本王的毁婚那般的痛苦,那么今天本王来正式的提亲,你又何必非要这么做?”

“你?”皇后气到抓狂,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只能愤愤的吼道,“你分明是诬陷本宫。”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宫中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在她的心中,原来早就有了凤阑绝的存在,她不希望他娶别的女人。

“娘亲,云儿自有分寸。”上官傲天的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今天是云儿出嫁的好日子,老夫人竟然还对她这般的严厉。

刚刚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绝王刚刚还抱了她,都没有发现什么,可见她的伪装十分的成功。

坐在花轿里的上官凌雨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呀,特别是悄悄的透过帘子,看到外面那些人的羡慕,或者是妒忌时,心更更多了几分得意,她现在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夜无痕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似乎多了几分不舍,几分心疼,是呀,他真的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吗?

秦思柔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一边的叶寒,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回皇上,没人指使我们,是我们自己猜迷心窍。”其中一个黑衣人,微微的抬眸,低声说道。

“你们分明是在说谎。”太上皇看到他们的表情,突然厉声喊道,“还不快快如实招来。”

而在此时,二皇子的眸子再次望向他们,眸子中多了几分阴狠的威胁。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她那样的笑,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此刻一脸的雀斑,而且还有些狼狈,但是却是真的很美。而且她此刻的笑是那种真心的灿烂,亦带着几分异样的情丝。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主动的贴上来的,当初夜无痕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才勉强的让她们进了王府的,但是她们进了王府后,夜无痕却并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上官云端微微的依在凤阑绝的怀中,突然感觉到这一刻真的很幸福,她记得,她半昏迷的时候,凤阑绝推开了那个柜子,抱起了她,只是,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她的……

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上官凌雨竟然仍就没有半点的悔意。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也就是说,如今整个院子中,除了他们,再没有一个其它的人了,更不要说是凤阑绝跟那些大臣们了。

他是知道,皇上的腿其实早就好了,或者应该说,当年,根本就伤的没那么厉害。

太上皇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一个血气方刚的硬男子,用这般绝裂的方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出卖那人的决心。

听说,恰恰在那时候,秦思柔出现了,陪着他在那雪山又待了几年,夜无痕的病竟然完全的好了,不过秦思柔却因此落下了病根。

“你不要乱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只是,二夫人望向那个男人时,却是一脸的愤恨,声音中更是明显的指责。

“哼。”上官云端冷笑,“我刚刚只是问了李公子几个最普通的问题,只不过是李公子自己心中有鬼……王爷与尚书大人做证,我何时陷害李公子了?”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而此刻,他这话明显的没有刚刚气势,也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本王要真正的服众才行。”凤阑绝却是一脸凤淡云轻的再次回绝了他的话,而且还故意的用他的话来压他。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凤阑绝第一次的表白,竟然会是这么惨败的下场。是他的魅力减退了吗?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上官云端进了房间后,快速的走到床前,在南宫雪惊醒下意识的想要惊呼时,一把匕首冷冷的逼在了南宫雪的脖子上,成功的制住了她的声音。

南宫雪彻底的悲剧了,深更半夜的房间里闯进一个人,然后莫名其妙的上了她的床,还用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可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人已经离开了,因为她知道,他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

刚刚按上官云端的吩咐去行事的凤忆希,也是完全的被震住,回过神后,对上官云端更多了几分佩服,皇嫂真是太棒了。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的让她都不得不佩服她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不容小视呀。

毕竟,蓝城与凤月国关系菲浅,事情若是弄的太僵了,对大家都不好。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等到那两个宫女从她们的隐藏的地方经过时,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同时冲了出去,一人捂住了一个宫女的嘴,将她拉回到刚刚藏身的地方。

另一个宫女年纪小一些,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并不害怕了,便也松了一口气。

更何况,能够以太上皇的名义,想得到皇位的,肯定是皇室中的人,多半是哪位王爷,所以,他们再怎么着,也不敢把皇后怎么样。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两个。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等一下。”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正对向他们,慢慢的说道。

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好。”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突然望向天空,高声赞道,“今天天气还真的不错。”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她可是现代最出色的律师。

“好,来人,去丞相府传李公子来刑部。”这次尚书大人倒是极为的爽快,连连吩咐着身边的官兵,只是,在望向那官兵时,却是暗暗的使了一个眼色。

“规矩?!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吗?”凤阑绝唇角微动,缓缓的开口,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前方,脸上略略带笑,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几分让人轻颤的冰冷。

大约过了近半个时辰,丞相大人才带着他那宝贝儿子来到公堂。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不过,好在,夜无痕到目前之止,应该还不知道,她就是上官云端,夜无痕终于将目光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动,望向尚书大人,冷声吩咐道,“那就继续吧?”

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从那丫头中毒的部位来看,那针应该是从这密室中唯一的那个小窗口处射过来的,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个小窗口,眸子中隐过几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