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51章:阳关大道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阳关大道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缓和了半天才缓和过来,好像发生了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冲进了房。她要亲口问问薛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寂言同样站了起来,只是他仍旧没有交手的打算,而是指着前方,“景炎,知道那是哪里吗?”

事实上,这步棋他们早就走了。在药王拿出能检查人有没有中蛊的药方后,他们就开始寻找懂蛊的苗人。

江家大门上贴了封条,能挡普通百姓却挡不住秦寂言。暗卫现身,完全无视封条的存在,将门打开。

顾千城说完,便看向秦寂言,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秦寂言就是明白顾千城要说什么。

多巧呀!

景炎就是打了个时间差,等到秦寂言发现江南的异常,已是二十天后!

顾夫人欠她一条命。

“皇上,你抱抱我好不好?”顾千城又说了一遍。

好吧,他们承认,他们主要是想让秦殿下知道!

秦殿下一时没有控制住,脸上冷硬的线条一软,可很快就恢复原状,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带你试一试。”

少输一个字,这就是进步?

顾千城没有监听老太爷和顾夫人的谈话,可从顾夫人的反应,顾千城能猜到老太爷要做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

“姑娘……啊,死,死人,死人了。”给顾千城送披风来的小丫鬟,手一抖,差点把披风落地上了。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这个家乌烟瘴气,他一秒都不想呆!

封首辅过来是谢恩,也是请罪的,本以为会被秦寂言责罚,可不想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秦寂言关切的道:“首辅辛苦了,这几日你着实是累着了,户部的事你虽有临管不严之责,但罪不在你。既然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朝堂之事交给旁人处理即可。”

太可怕了!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皇爷爷看不明白我再正常不过,在皇爷爷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宠物,你高兴的时候夸夸我,你心里觉得对不起我父王的时候,你就赏我一点东西,平时……我是饿了,还是被人欺负了,你从来都不会管我。”这些话,秦寂言以前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说出来除了惹太上皇不高兴外,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干笑一声。言倾不愿与他多谈,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当当当……北齐人不断的砍铁链,一连数十下铁链也没有动。北齐人心中焦急,暗骂前面那几个人做事太不仔细,把断差全炸死了,整个大牢一片废墟,害他们连钥匙都找不到。

封似锦看了一眼,心中暗道秦寂言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顾二叔得知此事,明里暗里嘲讽了顾三叔无数次,说顾三叔是个蠢蛋,背了这一百多万两的欠款,顾三叔这一辈子都得给顾千城卖命。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想到这里,猪头六又狠狠地瞪了顾千城,那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时辰不早了,先回去再说。”顾千城知晓秦寂言最近很忙,此时已临近子时,顾千城便催促秦寂言回宫。

“嗯。”秦寂言应了一声,起身对总捕快道:“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许外出,有异常立刻禀报。”

秦寂言沉默的往前走,直到来到关押周王和荣王世子的地方,这才停下脚步。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去……”顾千城张嘴,可又是一阵狂吐。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钦天监收到这个消息,差点晕了过去,可晕了也没有用,皇上要他挑时间,他除非现在就死了,不然怎么也要把时辰挑出来。

“我真是蠢毙了!”顾千城懊恼地一拍脑门,瞬间发现,她看风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可此时的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她现在满心的后悔,满心的自责。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秦寂言的动作温柔而小心,就好像顾千城是易碎的瓷娃娃一样,生怕力道重了,她就会碎……

以前的她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她的心软、她的善良,最终害人害己。

“没事。”哭过后,心里舒服了许多,顾千城抽噎一声,推开秦寂言的手,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他真得没有想到,顾千城居然遇到这么多危险……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这男人,简直了……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将领不仅爽快调兵,还贴心问道:“大人,一千兵马够吗?”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顾千城见小雪貂情绪低落,挠挠了小雪貂的肚皮,逗的小雪貂打滚讨饶,笑得眼睛直飙后,跳下供桌,朝寺外走去。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真当他第一天认识顾千城。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说话间,武毅将顾千城丢下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双手奉上。

太监念完折子,弓身退下,秦寂言看着满殿大臣,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默片刻,给足这些人压力,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有话要说?”

“恕罪?朕倒是想要恕你们的罪,可你们看看……朕的大臣,大秦的官员,你们就是这个样子?你们真让朕失望!”秦寂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被众大臣气得不轻。

“千城不懂事,下人可不能不懂事。”顾夫人傲慢一笑,让丫鬟挡住顾千城,不让她靠近。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哪容得旁人否定。他记得,他们封家除了似锦,每一个被他骂的人孩子,虽然嘴上不会辩解,可脸上多少会表现一点。

顾千城脸上也没有表现半分,就好像被骂的不是她一样。

“你这态度不对,不管做什么事,都应该……”这孩子欠教训了,今天就代顾家老头,好好教教教这个孩子……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顾千城就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才不与老太爷辩解,事实上她也无法辩解,因为老太爷说得都有道理。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可老皇帝病重的事,却是隐瞒不了的。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秦殿下回去,等着继位。

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赵王这次能受伤,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和赵王相比,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末将领命。”言倾欠身退下,没有再多看桌上的木盒一眼,似乎并不关心秦殿下怎么做。

顾千城依在秦殿下的怀里,能清楚地感受到秦殿下身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变化。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顾千城又陪承欢说了一伙话,见承欢面露疲累便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顾千城气得全身颤抖,死死咬住唇才压下到嘴的咒骂。

“哪个方向?”秦寂言脸色一沉,一脸凝重的问道。

圣后把活火山的地址给了秦寂言,转身就派了一队兵马,从另一条道赶去活火山,拦截秦寂言与顾千城。

“不怕,我夫君是皇帝。连江山都背得起,这点压力算什么。”顾千城仍旧是一副蠢白萌的样子,秦寂言看的心痒难耐,忍不住伸手在顾千城脸上捏了一把,“你这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好,父亲听你的。”听到儿子需要自己,顾二爷哪里还会说不。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秦寂言这才算是彻底安心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你现在的情况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家。过两年再说,等到时候……”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

“不要让他们知道就是了,凤于谦的大军五天后就能到,届时你和策儿随大军进城,揭露景炎的恶行,把一切罪过推到景炎身上。你是策儿的母亲,又有凤家军和顾承欢的大军相助,没人敢为难你。过几天,我再出现,到时候就说我被景炎囚禁于宫中密室,是你找到了我。”反正景炎已经在人前冒了头,他不介意往景炎身上多泼点脏水。

秦寂言过来时,就看到所有人都围着顾千城的画面,秦殿下当即脸就黑了!

秦寂言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从那俱风干的干尸来看,凶手并没有将尸体切开,尸体虽然扭曲成球状,可仍旧是完整的。”顾千城手指沾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坛子的状形,摩挲着下巴,思索各种能把尸体放进去的可能。

看到那群老鼠,她心里就毛毛的,全身都不舒服。

墓园里只有几个文官没有能力跑出来,秦寂言来回个四五趟,就把人全部都带出了鼠群。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老管家这段日子,已经习惯顾千城开口秦寂言,闭口秦寂言,眉也不抬的道:“姑娘,皇上既然出发了,我们就得改一条道。”

顾千城也没有矫情的说不,接过喝了一口,缓过劲才道:“怎么?这个时候改道,是怕皇上要和我们一道走?你怕什么,择子一日不解,我和皇上就不能拿你怎么样。相反,没有择子的威胁,就算皇上不来,我要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姑娘的本事老奴自是清楚。老奴避开皇上,不过是希望我们能顺利抵达江南。不然皇上见到姑娘这副模样,怕是不会同意姑娘去江南。”一路颠簸,日夜赶路,顾千城又吃什么吐什么,不过短短几天,就瘦得皮包骨,一点精气神也没有。

怀个孩子跟怀命似的,孩子这才几个月,她差不多就折腾掉了半条命。

“四天前,确实有一辆马车从这里经过。后来那辆马车突然不见了,卑职一路探查,发现那辆马车被人卖入车行,而车上的人失了踪影。”锦衣卫并不知秦寂言要他们查的人是谁,也不知秦寂言的身份,他们只认秦寂言手中的令牌。

顾千城斟酌了一下,开口道:“娘娘的情况很不好,如果高烧一直不能退的话,可能会把脑子烧坏。别外,娘娘的伤口不知沾到了什么,溃烂的十分严重,一定会留疤。”

顾千城,这也……太突然了。

“一点小伤罢了。不把他放倒,我们就不会有自由。”老管家捏住了她的命脉,平时又太谨慎,要不是利用这次混乱,她也无法把人放倒。

“姑娘你小心些,紧跟着我。”此刻船身早已停止摇晃,可走道里极黑,子车怕顾千城看不见路,会摔倒,这才谨慎的提醒了一句。

她知道火城有好人,她知道她教导的那些孩子很纯真,很美好,可这些都留不住她,别说火城不好,就是再好也不是她的家,她必须离开这里,回到她家人身边。

侍卫苦着脸,低头说道:“属下从药店偷的。”侍卫怕被责怪,飞快地解释了一句:“属下有留下银子,同时拿了许多不同的药丸。”

“准备容器。”顾千城开胸后,便开始检验腹腔里的器官,而这个时候,她需要可以装东西的容器,比如:“干净的盆碗都可以。”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说你呢,别挤了,都不要挤,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封大人……”

“封大人,你去吧。我们相信你。”封似锦与封家,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就是圣人、君子,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封似锦说的话,他们半句也不会怀疑。

“去,把炸药包绑在两辆囚车上。”封似锦为人君子,可行事却不是一板一言。比如现在,明显可以智取,为何要硬拼?来寻顾千城的人身上穿着普通的粗布棉衣,可就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他身上属于军人的气息。

“顾姑娘,这边请。”秦王府的老管家亲自出来迎接,看到顾千城的时候,脸笑得像太阳,“顾姑娘要算是来了,圣上一大早就来王府等姑娘。之前老奴派人去了顾家,顾家人说你出去,不知去了哪。幸得六扇门的人说了一声,不然皇上可要怪老奴办事不利了。”

“哈哈……我想要咬你。”成功咬到某圣上,顾千城十分开怀,得意忘形之下,忘了她被困在书桌内侧,身后是一面墙,除非她从秦寂言身边走过,不然她根本出不去。

当然,前提是忽略她手中,拧成条的手帕。

顾老太爷不会和女人计较,他只会训斥儿子:“老大,后院虽是女人当家,可该知晓的事你也不能糊涂。我们顾家的女儿千金万贵,什么时候穷到连大夫都请不起了。”

顾千城虽然希望老太爷现在就问《夷国志》的事,可上赶着不是买卖,老太爷都能沉得住气,她怎么能沉不住气。

“既然知道了龙凤果的惠落,出去吧。”倪月神色疲惫的说道。

顾千城说这话的时候半点不心虚,她并没有撒谎不是吗?她只是把秦寂言的话重新组合了一遍,意思并没有差到哪里去,至于顾老太爷会如何想,那就不是顾千城能控制的……

有秦寂言这张大皮在,老太爷就算对她不满,也不会在明面上说什么。只要老太爷不表明立场,顾国公与顾夫人就不敢找她麻烦。

和凤家军相反,江南驻军可谓是养尊处优,江南这一带近十来年十分和平,他们已经近十年没有参与过大战,虽说近两年景炎有加强训练,可他们和凤家军一比,还是差了许多。

秦寂言原本以为顾千城要说什么,结果听了半天就这么一句话,当即就愣住了,随即轻轻捏了捏顾千城的脸,一本正经的道,“嗯,没事。我大度的不和你记较。”

“身体太弱,回去后好好补补。”秦寂言中肯评价。

同一时刻,向导口中挡住外人,不让人进来的鬼山,正一点点往下陷。山顶上石头如同活了一般,霹雳啪啦的往下滚。

看着跪在下方,颤颤抖抖的汇报事情经过的户部尚书,秦寂言面上没有半丝怒气,眼神淡漠的就像是在看死人。

最后一个字写完,秦寂言将笔搁下,随意扫了户部尚书一眼,漫不经心的道:“拖下去,朕不想见到他。”

秦寂言回到后殿时,顾千城并不在殿内,秦寂言问了一声,得知顾千城与唐万斤在一起,不由得皱眉,“去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