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56章:众目睽睽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众目睽睽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古人们,并非是爱新鲜的事务。

这不比倒也罢了,一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方继藩一愣。

弘治皇帝腾地一下,坐起来了。

“你住嘴。”弘治皇帝恶狠狠的瞪了方继藩一眼,如此可怕的事,这个锅,定要找人来背,这主意十之八九,就是你方继藩想出来的,朕看在秀荣的面上,自是饶你不死,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了。

而后,这一对墨镜上,倒映着数十个首领。

何况,寻常人也不可能放肆的靠近‘皇上’,就算觉得有一点和平时不一样,也绝不会有什么怀疑。

随驾的大臣们,下意识的,也纷纷从袖里掏出墨镜。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突兀遇到过。

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不禁打量着身边的朱厚照,随后,叹了口气:“你能这样想,那便再好没有了,朕平时,并没有苛责你的意思,可你是储君,做储君的,就该有做储君的样子,朕怎么看待你,这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天下人怎么看待你,这天下的军民,将自己的福祉,俱都寄望于内廷,你不要教他们失望,不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呢。”

过了几日,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

问题在于,现在牵涉的部族如此之多,到底是谁,想要图谋不轨呢。

方继藩低头看着宦官送来的奏疏,这些奏疏,乃是联名所奏,方继藩眯着眼,却是看清了这奏疏之中一个字眼‘天可汗’!

弘治皇帝道:“现在诸部俱都聚于大同,希望和大明会盟,此事,方卿家来安排。”

……

邓健敲着铜锣一路嚷嚷,其实邓健是有很多创意的。

哪怕来一段山歌,那也美得很哪。

虽然大明不知其底细,可是……既能股票上市,就足以见其深厚的背景。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方继藩顿了顿:“就说铁路,新修的铁路,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这就要开工,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陛下觉得,这炼钢量,增加了多少。”

方继藩本想说人渣,可细细一想,他就算是一个狗东西,那也是本少爷的狗东西,因而嘴下留德。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可是……虽然镜面是黑的,眼前的事物,大抵竟也能看个清晰。

果然装逼有三宝,墨镜就在其中哪,陛下戴了这墨镜,气质骤然一新,方继藩立即道:“陛下真是……真是……”

一口茶水直接喷出。

于是任他们摆布,穿戴一新,洗漱的时候,用的竟是参茶,他也已经懒得去问价格了,指望着去账房里看账目的时候,可别吓死自己就成。

好沉……王不仕脸憋得通红道:“这东西,对老夫……咳咳……”

厂卫就是刺探地方舆情的。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却见弘治皇帝果然怒不可遏的样子。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朱厚照道:“这是因为儿臣学乖了,长大了,自然知道父皇处处为自己操心,儿臣不敢再让父皇忧心,所以,从此之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外头,几个护卫听罢,正待要进来。

以后……人们只会认为,你看,果然财不可外露啊,果然要小心啊,那些谨慎的人,依旧还是将自己的财富,偷偷的藏匿自己,哪怕是通货膨胀,也不敢显露,或在地窖里,或在自己的床底下。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弘治皇帝皱眉:“那么卿家以为,会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呢?”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飞球已升至极高。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后世的肥胖,是所有人都面临的巨大问题。可在这个世上,却是不然,寻常人家,哪怕不是瘦骨嶙嶙,那也绝对胖不起来。能长肉的,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

这令贵人很是欣慰,他被病痛折磨的不清,想不到在遥远的东方,居然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如此优秀的理发师,瞧他有板有眼的样子,讲究。

理发师继续开始给他放血。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还能说什么呢?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方继藩吹着茶沫,满腹心事的样子。

此时,女医无过错,刘家人居然只以子虚乌有的不守妇道,直接退婚,退婚是很严重的行为,因为这会使女方蒙羞,成为奇耻大辱,坏的,乃是女方的名节,甚至会使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陛下为此震怒,那么……就情有可原了。

这时……安静的大殿响起尖锐的声音。

“我……”刘焱已是急了,这刘女医,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啊,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无论如何,也要争取,他刚想要争辩。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这不说还好,一说,更令弘治皇帝暴怒。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单单解剖,这在后世,解剖对于医学生而言,都是较为难得的事,可在这里,大量不相信视死如生的异族人,便愿意将尸首卖给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