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67章:忧心如焚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忧心如焚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我并非恶魔果实能力者。”金发‘五老星’不屑的说。

曾月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的高傲,她坐正了身子,撂下一句“回头我会将更加详细的计划传真给颜副总统”后,启动了车离开了报废厂。

纪小暖不知道夏洛是不是故意的,这会儿是吃饭时间,明明好几个校门可以走,也都有很好吃的东西,可他偏偏带着她穿过学校最大的食堂门口,从西校门出去……

“真的……”纪小暖眼睛瞪了瞪,“爸爸真厉害。”

看到这个帮派的名字,纪小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抽风了……她有时候都也会在想,忆风华是不是人妖?哪有女生那么暴力,还那么强悍……而且,这个帮派的名字……

当看到地铁口蜷缩在那里,低着头,手里攥着随风飘动的包带的夏以沫的时候,苏沐风原本大步的脚步渐渐变的迟缓,刚刚在车上匆匆一瞥,他觉得自己看错了,可是,此刻,这个女孩儿的身影就那样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好似被人丢弃的猫咪,安静而可怜的等待着主人的认领。

狠戾的眸光带着恨意射向远方,龙尧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双手猛然紧握,心脏的位置不停的抽搐着,这个……是他每天都要承受的痛苦!

“小宸已经在动作了,”龙潇澈径自说道,“国府那边的事情不解决就是后患,不管今天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总是脱不了干系的。”

夏以沫愣怔了一会儿,还有些思绪不齐,茫然的看向周围……熟悉的医院布局和那龙帝国的logo提醒着她身处的环境,微微皱眉,脑袋就像是有个铅球在滚动一样,痛的她倒吸了口气……她稍一动胳膊,就感觉手臂有撕裂般的疼痛,她忍不住吃痛地咬牙切齿。

*

龙尧宸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心里更是添堵的极大的火气,可是,刚刚夏以沫指着自己嗓子,宣告着她不能回答他的时候的那抹嗤嘲却又像一根钢钉一样钉入了他的心脏,他一面生气着,一面心疼着,忍了好一会儿,方才沉沉的说道:“药已经配好了,今天sam就会到,你很快就能说话了。”

龙天霖将粥盒端到手上,本来是想要多气气龙尧宸,他动手喂的,可是,龙尧宸那两道犀利的精光射在他的身上,火辣辣的,他最后只是将粥递给了夏以沫,暗暗咧了下嘴,方才问道:“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多,你也不回答我……你的手机呢?”

轻轻的阖上门,龙尧宸看着紧闭的门却没有离开,良久,方才自喃的轻声说道:“要如何才能让你妈咪回到我身边,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

海月转身,说道:“我妈让我过来给少夫人送早餐,我看她没有醒就先放那儿了,”她回头看看沉睡的夏以沫,“见她被子掉了,我就顺便给她盖好……”说完,抿了唇,那样子透着一点儿害怕,还有一点儿委屈。

提到他的成果,他便变的傲慢而自豪起来,龙尧宸并不介意,对于有才能的人,他认为是有骄傲的本钱,如果这个人过分的自谦,他会认为没有进步的空间。

“嗯?”龙尧宸看向龙天霖。

莫忻然凝着眸,车速加快的往付兰芝住的地方飞驰而去……她此刻什么都不敢想,害怕心里的那莫名窜出来的想法变成了真的……

广播里,传来地勤人员甜美的声音,付兰芝一身朴素的站在人群中,样子显得极为怪异。她看看手里的头等舱机票,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表情,仿佛有着无奈、彷徨、不愿意、纠结、痛苦……还有不舍。

“你要忙就不用管我们了。”莫忻然笑脸盈盈的说道,挑着眉和冷冽轻轻扇动了下睫羽,样子透着娇俏,却又因着微扬的下巴也显露了一丝挑衅的傲娇。

南街小巷。

夏以沫虽然此刻看上去轻松的不得了,可是,心里却暗暗敲着鼓,不知道龙尧宸收到她的简讯相不相信她,也不知道如果不相信,接下来会有什么等着她。

*

“那怎么行?”龙天霖嘴角噙了抹冷漠的气息,“人家都打在我脸上了,我还沉默……岂不是丢了龙岛的脸面?”

苏沐风恣意的拉着,根本对周围的感叹声和惊叫声充耳不闻,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风,轻轻的吹,阳光肆意的笼罩在身上,透着清凉的暖意……

刑越回头看了看,方才说道:“宸少陪颜小姐吃饭去了,我来接你去赌场。”

“你左手怎么了?”龙尧宸轻缓的问道。

龙尧宸放下了酒杯,冷冷说道:“若晞,我不喜欢撒谎。”

声音说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就和蚊子哼哼一样,颜若晞紧紧抿了唇,嘴角有着自嘲。

可是,当听到刑越说她出去后,他甚至没有多余的思考,就放下待收的盘出了交易所。

“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龙尧宸冰冷的说着。

龙尧宸眸光微垂,落入眼底的是夏以沫冻红的手,原本微扬的眉角一凛,噙了些许怒气的说道:“要堆雪人不知道戴个手套吗?”

夏以沫抬起头看着龙尧宸,正好瞥见他微蹙的剑眉,对于他这样的温柔,一时间,她忘记了反应……

“嗯?”夏以沫转头疑惑的看着龙尧宸。

他的话出,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

“老大……”劫匪甲看着全身瘫软,需要人架着的山狐,眼睛里全然是愤怒,“你们把老大怎么了?”

“……”夏以沫咬住了唇,任由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着,她是真的好疼,她也真的不想死,她还没有回到他身边,她不能死。

一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投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浪花四起,掀翻了所有人的心潮……

龙潇澈偏头看着凌微笑,“他就算喊了也没用……”

龙尧宸垂眸看着夏以沫,接收到她眼底的询问,淡漠的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我就会放你离开!”

这个男人她不该动心的,明明知道和他没有结果,明明清楚,自己也高攀不上……可是,心为什么却遗落了?

“那也只能说哥身边的人该换了……”龙天霖一脸无谓,在夏以沫的注视下蹲下身子,一脸笑意的讨好说道,“小泡沫,你看哥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堆雪人的……想堆雪人,怎么不找我?”

夏以沫抬眸,掩饰自己心情的耸耸肩,又比划了个睡觉的姿势。

“怎么了?”凌微笑看到龙潇澈的不妥,蹭了过去,看着屏幕上的代码,一脸茫然的问道,“xk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微笑看着小麦,有些微微的担忧,虽然知道女儿的音乐素养真的很高,但是,临时的合奏有着太多不稳定的因素,万一……

他眸光透过茶色眼镜轻轻的落到前方,一片的沉暗他并看不到人们的表情,那刻,他的眼底有着无法言语的悲伤,那样的悲伤如果不是眼镜的覆盖,恐怕已然将他剖析的只剩下筋骨!

苏沐风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自将小提琴装到琴箱里,然后将琴箱塞到乔治的怀里,此刻的他已然没有了舞台上的悲伤,有的,只是邪魅的狂傲不羁,他眉眼轻挑的说道:“你自己先回去吧!”

夏以沫惊叫了起来,苏沐风本来就是坏坏的想要吓吓她,可是,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来不及多想的就去拉夏以沫因为身体重心不稳,开始狂舞的手臂……

龙天霖看着悠然品酒的龙尧宸,嘴角一侧扬了下,方才问道:“什么事?”

龙天霖依旧是那副邪佞的样子,骨节分明的手捻着杯子轻轻晃动着,声音有些悠远的说道:“若晞那样的女孩……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讨厌她吧?!”

如果……冷冽眸光猛然一眯,一个如此强大的黑客,想要安然入境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哭叫的声音让冷冽蹙眉,他刚刚想要制止,就传来门把拧动的声音,莫忻然一脸茫然和惊讶的站在了哪里,“你们,你们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看看付兰芝又看看冷冽,“我,我只是醒来想要找杯水……我,我不是故意要听到的……不是……”她摇着头,眼睛里有着抗拒的色彩。

“联系他,”冷冽的声音沉冷的让人害怕,“什么条件任由他开!”

悦耳的铃声猛然打破寂静,冷冽顿时睁开眼睛,眸光射出两道凌厉的精光的同时起身,拿过电话接起……

鼻子猛然一酸,眼眶顿时变的红润,夏以沫仰起头,将已然弥漫在眸子上的水雾想要逼回去,她垂着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指甲已经嵌入了肉里都不自知,她微微颤抖着,继而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企图让自己能够坚强一些……

龙尧宸看出秦枫的心思,淡漠的说道:“你不用懊恼,最近我在查一个咽喉科医生,无意中发现过去的一段本来应该被销毁的新闻,加上你最近查的事情推测出来的,不过,看你的表情,我推测的应该差不多……”

一直以来,我想逃离你,尤其当看到颜若晞的照片在你办公桌上的时候,我害怕成为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我求你放我离开,可是,你的不放开让我在你沉冷霸气的宠溺下,而此刻,你告诉我:放你离开!

雪在半夜就已经悄悄的停下,仿佛要让整个沉浸在黑暗的夜变的更加安静……可是,这样安静的夜却让人有股压抑的感觉,好似一种风雨欲来前的宁静。

“哦?!”顾浩然有些悻悻然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李逸没有接话,他知道,顾浩然在深思着什么……

“州长,提醒您九点在议府楼十二层开关于‘a市能源二次开发’的会议!”电话里,传来秘书助理甜美的声音。

龙尧宸淡漠的端起咖啡,刚刚端起,一句“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的气恼声音就窜入了脑子,他微不可见的蹙了眉看着手里的咖啡,有些气恼的就往唇边递……

“沫沫……”苏沐风突然开口,声音迟疑而悠远,“宸少会对她好吗?”

夏宇瞪着猩红的眼睛看着一脸痞笑的龙天霖,恶狠狠的说道:“你凭什么送我来这里?”

“等你戒毒成功了,我自然会让你见夏以沫。”龙天霖把玩着桌子上的笔,眉宇间全然是桀骜的痞气,“夏宇,我能把你从局子里弄出来,随时就可以送你进去……在号子里,我想你会比现在更惨。”

夏以沫边吃,边情不自禁的视线落在龙尧宸身上,乐乐因为是小孩子,很多问题刁钻而没有道理,可是,这个男人却总能云淡风轻的将乐乐的疑惑解开的同时,让乐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阿……”夏以沫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和顾浩然的再遇是这样的情形,她刚刚开口的话一顿,微微扯了尴尬的嘴角改口,“还好,谢谢顾州长关心!”

大家纷纷在传,一年磨一剑的spark,给人们带来了新的一轮的乐曲的幻想。

苏沐风见乐乐同意,不羁的脸上有着一抹兴奋的抱着乐乐就离开了多瑙河畔……

“嘟嘟嘟……”

琴弦断了,声音戛然而止。

“没有……”兰姨有些生气的说道,“那丫头,除了每周会发个邮件回来,就没有音信了……说什么学业忙!你说,刚刚开了画展,说什么遇到一个什么什么教授的要收她为徒,非要跟着去……女孩子家的,那么本事没人要!”

“把她送去sophia!”

`原来,希望和失望就在一瞬间……

“为什么爹地要突然去龙岛?”乐乐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夏以沫依旧打量着,只是仿佛思绪放空的说道:“我好像来过这里……可是,想不起来了。”

“王子!”众人行礼。

“王子,这不可能!”金花一号冷着脸说道。

“5号!”夏以沫有些气喘的站在ling的面前,不同于其他几个人,五号总是带着面具,她们说她的脸在一次行动中毁了。

“为什么不换个思路?”苏浩双臂环胸,若有所思。

苏浩嘴角一勾,“我大不了回家帮老头子去……你,”他看着刑越,遗憾的摇摇头,“只能接受他的报复了。哈哈……”

“乐乐,你怎么来了?”夏以沫问道。

这里,最为感动的是ling,其余的人只是知道夏以沫的过去,但是,没有人和她一样,是经历了这个女人从懦弱到如今坚强的蜕变,如果同样的事情落到她的身上,她觉得自己都不会有她坚强。

“是,”刑越恭敬的回答,“秦枫给您电话,说没有人听。”

看着这些记录,龙尧宸眸光变的深邃,他视线紧紧的盯着夏以沫的号码,眸底闪过一抹自嘲的沉痛。

“嗯!”龙尧宸应声,下巴轻挑了下,示意乐乐过去吃饭。

“然然,”冷冽停止了动作轻唤,莫忻然疑惑的抬头看着他,正好对上他深邃的视线……只听他缓缓问道,“如果……我也向你求婚,”他看着莫忻然微微张了嘴,因为惊愕而扩散的瞳孔说出下半句,“你会答应我的求婚吗?”

冷冽的眸子黯淡了几分,却也明显的噙了一分怒意的回了简讯:如你所料,没有!

“哇——”夏以沫的惊叹声传来,“好漂亮!”宝蓝色的礼服,百褶的设计带着蕾丝,肩膀和腰带处都镶嵌了透明色的碎水晶,明明单独拉出来都是有些繁琐的东西,却在莫忻然大胆的设计下,变的互相辉映,华丽中透出高贵。

夏以沫看看他身后,一个人没有。

“那好,那个链子就当保管费了。”莫忻然不以为然。

窝在花房里,看着漫天的星星,嗅着蔷薇的香气……已经又过去一周的时间,可是,他还是没有回来!

安顿好了夏以沫后,苏沐风闪身穿入人群,他在黯淡的灯光下找寻着穿紫色礼服裙的小麦,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一眼夏以沫所在的地方。

*

电话在一阵发狂的笑声中断了,宋美娜暗暗骂了句,但是,也没有在意什么,她喜欢和这个女人合作,够狠,主要是,她真的很有本事。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轻咦的声音透着戾气。

“关你什么事?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哭了?”莫忻然仰起头就大吼,“你没有看到在下雨吗?你没有看到是雨水吗?”说完,她就负气的拉回头,然后,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放手……啊……放手……”夏以沫一直不停的挣扎着,就在两个人将她带到厂房外面的时候,她又猛力的挣脱着。也不知道是她用力真的很大,还是架着她的两个人没有注意,竟是真的让她给挣脱了。

“还真能跑……”高个的男人嗤冷的说了句。

夏以沫眼前浮现出刚刚匕首刺穿苏沐风的手的情形,猛然一惊,急忙抓住小可爱,喘着大气儿,想要说话,可是,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怎么都不能发声。

“砰!”

“哐啷……”

苏浩看着眼前的情况,又看看呆滞在原地的夏以沫,凝重的问道:“沐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