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78章:空谷幽兰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空谷幽兰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弘治皇帝眯着眼:“朕看,王不仕这个股东局的构思,就很不错,朕宁可让股东局,来掺和着铁路的建造,也不愿让都察院来,他们懂个什么?按照规矩,朕是这里的大股东吧?”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想好了,这股票,儿臣先买,西山将筹集所有可动用的银子,购买一批,其他人,随意。”

朱厚照很冷静,慢慢的摇摇头:“不扶。”

方继藩急了,道:“可是陛下,要治罪,可以,可是陛下要治王守仁什么罪?”

这已是无法宽恕了。

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

突兀的眼里,先是狂妄,而后,却禁不住有了几分惊恐。

那些和突兀勾结之人,脸色残然,面如死灰,早已退回了众首领之中,战战兢兢的跪下。

方才那一幕,实在给予了太多人震撼。

而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萧敬咬了咬牙,举起了茶盏,便朝自己的额头……啪的一下。

看看太子殿下做的事吧,这是人做的事吗?

弘治皇帝听罢,不禁笑了。

弘治皇帝微笑:“朕乃天子,蛮夷岂敢侵之?”

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回到了自己在大同的住处,便看到王守仁拼命的啃着鸡腿。

“叫进来。”

他最担心的,反而是太子。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方继藩乖乖道:“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这不是闹着玩的,不出事就一切太平,出事,就完蛋了。”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他吩咐过了,银子,随时可取。王老爷,您别担心,方才本想报五百万两的,怕将其他的商贾,吓着了,所以……”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果然装逼有三宝,墨镜就在其中哪,陛下戴了这墨镜,气质骤然一新,方继藩立即道:“陛下真是……真是……”

这家伙生生的培养出了一个庞然巨兽,这个巨兽看似无害,可它若是想要杀人诛心,却是无形的。

他开始怀疑人生。

厂卫就是刺探地方舆情的。

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可面上依旧是一副肃然,从嘴角里冷哼出声:“那么,若是太子大不敬呢。”

弘治皇帝心里对此,倒是有数。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方继藩:“……”

土人们或是拿着弓箭,拿着骨头制的武器,或是石器,密密麻麻的,瞭望着什么,一见到这些陌生人,突然狂奔而来,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而随后,他们似乎反应过来,对方向自己发起了挑衅,看着这些骑在巨大马匹上的人,这些没见过马匹的土人,居然心惊,以为这是什么可怕的猛兽。

而据说,大明内廷之中,也有西洋诸国将金刚石,当做贡品。只是,根据古书之中的记载,王文玉还没见过,质地如此通透的金刚石,这金刚石,竟是一黑一白,甚是耀眼夺目,每一个切面,都折射出不同的光晕,王文玉震惊之处在于,据闻金刚石能有一个红枣大,就已是圣品,十分稀有,可现在……他所见到的,竟是两颗鸡蛋大的金刚石。

他敢玩,还玩得起。

方继藩突然道:“来啊,将这狗东西拖出去喂狗!”

有婆娘抱了襁褓里的孩子来。

这玩意,就算抢购一空了,又能值几个钱?

听着怎么有点儿……

里头详细的注明了,如何对私募股份进行保障,以及享有的各种权益。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苏门答腊。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好,很好,你做的很好,来人,赐予他三十个金币,从现在开始,你将是我的私人顾问,如果……如果我们能够征服大明,你将得到双倍的报酬。”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方继藩惊讶的道:“陛下怎么说这样的话,儿臣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乃当代柳下惠也,是谁乱嚼舌根子,儿臣尽心教授女医们学问……而且退一万步说,这些女医,有数十上百人,儿臣一个人,怎么吃得消啊?”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方继藩心头一热。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对了,还有这个青年人,也是举人,将来若是他能高中,凭着陛下对他和刘家的好印象,将来,平步青云,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他面露狐疑之色。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是啊,是啊……”大家纷纷点头。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他一路上,忍不住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看看他们,扭扭捏捏,扣扣索索的,犹如妇人一般。还有这钦天监……他们若是……”

方继藩想了想,很认真的道:“因为他们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