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80章:古井无波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古井无波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裴淼心没去理她,又摁了摁面前的门铃。

“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这舒玲玲在自己空降分公司之前,一直是分公司的当家红人,不只本身的设计出类拔萃,更在各种设计比赛中得过奖。再加上做设计出身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傲气,她看不顺眼自己这件事已成事实,而自己这时候不管再解释什么都是多余。

“没有。”她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娇娇柔柔窝进他怀里,“你跟她……都说了么?”

陆离这时候插嘴道:“其实也没多久,就是前天,我跟晴晴觉得那天天气挺好的,挺适合结婚的,所以拖了点关系,提前排到期,就先去把婚给注了个册。”

舒玲玲咬了牙,“咱们公司到底跟‘y珠宝’不一样,‘y珠宝’着重的是前台销售,背后的设计团队和加工工厂不像咱们这么丰富和完善,咱们公司做的是后台设计与原石加工,性质都不一样,我想,应该不会吧!”

先来的头批人马,是“宏科”的财务审计团队和律师团,于康恭敬上前,说:“现在就开始工作交接吗?”

司机停了车,曲母从车窗里探出脑袋,“耀阳,正好,晚上一起吃饭吧!”

出来问了其他人,才知道曲耀阳一大早就拎了小江出去。

曲耀阳自是眼明手快的男人,赶在她摔倒以前重重揽住她腰肢往怀里一带——“永不要说那样的话刺激我……求你……”

“淼心?!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淼心?!”

等他的话音在她耳边落下,紧接着他的唇角一勾,俯身下拉,大手扣紧她的腰肢,用力向前顶冲而去。

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看着她眼里的反抗和手上的挣扎,他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又开始作怪,他要她!他必须要她,他肿胀勃发的欲/望在看到她被另外一个男人碰触时,已经胀到红肿胀到疼!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裴淼心告了歉便悄悄从人群中遁出,没去看乱世浮华里曲耀阳忽明忽暗的脸,直接就从嘈杂的人群里遁了出去。

住院部大楼的方向似乎也有什么人追了出来,易琛抬头就见苏晓,还有站在她身后,同样有些错愕与怔然的男人。

苏晓惊叫一声快速冲上前来,试图去扶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的易琛。可似乎被什么东西蒙了大脑的曲耀阳扑上去又是一拳。苏晓吓得向后退开了一些,试图去拉裴淼心过来却才发现她的手臂仍被曲耀阳箍在那里。

“……谁?”

心里愤愤不平,裴淼心深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索性就站在自己的车旁等着这车的主人,讨要个说法。

“不是你的?”裴淼心气得想翻白眼的心都有了,“不是你的,你在这里跟我扯半天嘴皮子,无聊是不是啊?”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流理台前的曲耀阳,此刻手里正拿着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安静喝着杯子里的矿泉水。

“你管的事还挺宽。”他不觉勾唇笑了起来。

洛佳疑惑丛生,可还是调转方向盘向曲家大宅所在的地方开了过去。

曲母一怔,命令所有佣人住手,伸长了有些颤抖的手指着她的脸,“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到底在说什么!”

曲耀阳再次低下头去,攫取了她甜美的双唇,舌尖在她完美的唇线上游移,勾勒出了她的唇形,而后越过她的贝齿,缠住她的舌头,相携起舞。

大厅里吵吵嚷嚷一片,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看着眼前的情况,曲家这下可要出丑闻了。

裴淼心看着那些伤疤一言不发,曲臣羽大概也是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什么,于是一把抓过衣柜里的睡衣,说:“你饿了就先下楼吃东西,我等洗完澡再下楼,全身都是臭汗……”

“唉,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么,以我们银行同‘宏科’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想要绕开监管,给大家行个方便,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两个人开开心心吃了顿午餐,裴淼心起身去洗手间,站在水池前洗手时,突然遇见正推开门往里走的王燕青。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孩子……”奶奶粗糙得几乎快见了骨头的手轻轻覆盖住裴淼心拿着汤勺的那只。

她踟蹰着想要同他谈一谈关于自己与曲耀阳之间的事情,可是他抱着熟睡的芽芽回家后没有多久,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里。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爷爷出声唤了一下,“婉婉,别这样说你三哥。子恒,你妹妹说的也不全错,不管是你爸还是你妈,他们的教育方式都有很大的问题,你不能成天就这么玩着,多学学你大哥跟二哥,不然真成了败家子,你说你对不对得起曲家的咧嘴列宗?”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我不喜欢哥哥,也不喜欢夏阿姨,我可不可以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两个人在楼梯上拉拉扯扯,又怕引起周围其他人的注意,所以等到好不容易上了楼时,两人皆是一身的汗了。

曲母说完了话就转身离开,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婉婉,你没事吧?”尤嘉轩的声音是同样的焦急。

宴席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作为主客的曲家自然是八面玲珑,所有人都要照顾周到了。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厉冥皓背对着她站在那里,直到背后吟吟的哭声让他回转过头。

他伸手去拉她,却被他用力一甩,紧接着自己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也不要他的搀扶,自己倔强地向马厩外去。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随口也最好不要。曲耀阳你应该知道,我同臣羽的婚礼在即,现在外头是什么样的环境,家里的其他人又多么忌讳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是个流言都能杀死人的社会,我不想因为我跟你之前的一切而毁了现在的一切,所以这样的问题求你不要再问,而且不管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个孩子不可能跟你有任何关系。”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

脑袋实在疼得厉害,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安排他睡客厅也不睡房间,看到铺得柔软的被子和枕头,还是让他忍不住过去鞋也不脱,掀开被子便躺了进去。

坐在餐桌前的曲耀阳一眼就看清她所有动作,皱了眉,“鸡蛋,不是要放吗?怎么又不放了?”

她狠狠摔门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所有的坚持和耐心都在这场漫长的婚姻追逐赛中消灭殆尽。

******

“之韵!”

几个太太被她的模样也吓了一跳,赶忙将她拉到跟前。

“你还说!”曲耀阳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陆离打摔在客厅的地毯上。

他循声回头,楼梯转角最后一抹身影,似是已经换好衣服下楼的裴淼心小姑娘。

她说:“我的户口还留在a市,从前跟曲耀阳离婚的时候因为走得太匆忙,所以离婚证什么的我都没有去拿,等过几天我到户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去问问,如果可以,我想尽快登记结婚。”

曲耀阳将车位甩进停车位后解开系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这才打开车门,盘算着一会去到她的门前,应该说些什么。

两个人在厨房里说话的时候,陈妈急急忙忙奔了进来,“三、三少爷找到了……”

裴淼心皱眉,等真的在看守所里见到同样一身狼狈憔悴的夏之韵时,她才吃了好大一惊。

裴淼心点头,“嗯,你就是。”

阿成旋身去了更衣间,很快将他要的那块腕表取来。

曲母自是不会反对,只是这回全家上上下下对于夏芷柔又怀孕了的事情颇为惊讶,尤其是曲婉婉,几度不敢置信地望着他问:“哥,你怎么会……”

可是没有。

洛佳的话当真是让乔榛朗一时半会回答不上来。

于是后来,也是那个早晨,他第一次问了一个姑娘的名字,并且真心记住了。

乔榛朗虎了脸,“你想过河拆桥?这可没那么容易吧!刚才是谁说我做人没有贡献,现在烧着本少爷的油,那么远把你们从山上拉上来,怎么的,也够换一顿火锅了吧!”

“不必。”乔榛朗冷声一哼,侧身就往屋子里去,“我爷爷从小就给我教育,少同鬼子来往。”

甚至是,他触在她肩上的大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车灯亮起,本就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小范围被那车灯照亮。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芽芽,刚才还在房子里的时候,你麻麻不是跟你巴巴已经商量好了,她也跟你说好了吗,今天你要跟巴巴还有姑姑在一起过,我们会带你去看跟玩好多好有趣的东西,还会吃好多又漂亮又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还有,我是你巴巴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姑姑,你应该叫我‘姑姑’,不是‘姨姨’,知道吗?”

“对了,耀阳,我刚才听护士站的护士说,是你让郭一凯帮我出了昨天晚上的住院费,谢谢你……”

“其实,你在大门口放下我就行……”她没想过他还要把车开下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掌扣来,掌风极劲,重重的一下砸在她头侧门上,目色都跟着冷了几分。

“我跟他熟悉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就在问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还让他坐在你的床边,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坐在你的床边吃饭?!”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要你管!我现在生病了,我要回家!”

“说什么?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带钥匙,你……快带你拿钥匙来!”

苏晓一喝,重击了一掌桌面后站起,旁边的狱警过来敲了敲她的桌面,“好好说话,再不配合现在就送你进去!”

他不说话,小芽芽也不说,父女两个就比沉默,看谁挨得过谁。

这不看还好,看了她才皱眉。

裴淼心不转头还好,这一转头,突然看到窗外密密麻麻升起的五彩斑斓的气球,更有甚者,两只巨大的气球中间还挂着横幅,横幅上写“dear心,爱你一生不变”。

(全剧终!!!)车子很快到了曲市长的家门前。

其实这些话,婚礼前夕在家里的那场饭局,他就已经当着曲耀阳的面说过一回了,可是现下当着曲母,他再旧事重提——曲母也不是不清楚上次裴淼心昏倒的原因,这回再被人当面打在脸上,自然只得强撑,绷着张脸并不说话。

“谢谢哥。”曲臣羽红光满面,用手肘捅了捅裴淼心,意思是让她也开个口,毕竟今天众目睽睽,有些东西必须摆到台面上来说。

裴淼心怔怔望着餐桌上的东西出神,一个起身,端着手中的两盘菜刚要转身,却恰恰碰上他伸过来拽自己的大手,手手相撞,又是没有默契的纠缠。

又在餐桌前说了一些体己话,裴淼心转身的时候看见女儿,几步迈上跟前,说:“芽芽,你饿不饿?”

“因为……”曲婉婉抬头看了看裴淼心,“因为臣羽巴巴同芽芽的麻麻今天结婚,他们结了婚后臣羽巴巴就做了芽芽的巴巴,而耀阳巴巴是臣羽巴巴的大哥,所以你要叫大伯。”

曲臣羽的眼神让他觉得心慌,那眼神太火辣太直白,让他生生就开始心慌意乱。可是转念一想,又亏得她现在刚好怀有身孕,且她的身子一直都不大好,臣羽也万是不会在这紧要关头再碰她的。

曲耀阳被弟弟的问题弄得一怔,还是向后退了一步,放开对他的掣肘。

她也还记得他曾同自己说过,他特别特别喜欢洁白的雪,如果有一天他的生命因此而结束,他希望自己能够葬身一片洁白的地。

曲母激动得几乎就快跳起来了,“你想干什么你?这时候你问我们家耀阳做什么?我告诉你,就算是他来了也帮不了你!他凭什么要帮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没人要的弃妇,一个死了老公的丑寡妇,你以为你还值几个钱啊!我儿子他会稀罕你?”

有会所的经理闻讯赶来,远远瞧见这边的争执便赶忙冲上前去,试图将两个人分开。

夏芷柔的脸色白了白,也不知道夏之韵的那句话刺伤了她,她站起身就走,“妈,我走了,我不想再在这里待,我人不舒服,我先回家了!”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现在大着肚子没办法给他,他想要发泄一下还是怎样,她全都不会怪他。所以即便他同裴淼心之间真的发生了些什么,她觉得自己也可以理解可以忍受,因为最终,他都会因为曾经的承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回到他们身边来的。

“可算赶得及了,这汤可是桂姐我煲了很久的老母鸡汤,又加了几根极品的虫草和党参桂圆枸杞,正是提气的好东西,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喝一碗再走,知道吗?”

裴淼心有些尴尬地看了眼曲耀阳后才对桂姐道:“芽芽是在英国出生,回到a市以后因为国籍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幼儿园肯收,就连原先联系好的那间幼儿园也因为时间跟名额的问题没让她上了,所以我才请朋友帮忙联系了一家新的,这会正要带她过去,见见园长,谈一下她入园的事情。”

“走吧!刚才我没在外面看见你的车,你应该没有开车过来,还是我送你们吧!”

曲耀阳扣好安全带后,面无表情地重新坐正身子,发动引擎开出去以前又问了她一句:“到哪里去?”

可是现下,在经历过夏芷柔刚刚发生的那一切之后,他对他曾经深爱过且又怀着他孩子的女人不闻不问,这感觉多少让她有些心凉,想是被他爱过的女人,到最后,也不过这般下场。

裴淼心皱了眉,“苏晓我不想惹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回去了。”

在他带着一颗满是歉疚与负罪的心回到她跟他的那套房子,在他热切地期盼着她承诺要做给他吃的麻辣火锅之时,她居然早就人去楼空,唯独给他留下一间漾满她气息的空房子。

她跟她的家人,开始变着法儿地从他身上捞钱,而芷柔也不再像从前所说的那般爱他,爱到可以就这样与他一辈子却完全不介意名份。她开始争,开始抢,即便明的不行,暗里,她或怂恿夏之韵,或做或说一些根本就与事实相反的事情。

裴淼心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头道:“小张太太,你好。”

这一下,裴淼心也知道她是极聪明的人。

越想越悲伤,她不明白两个人本来好好的一切,怎么就会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因为爱,哪怕是一点点的包容和理解,他都给不了吗?

她支吾着道:“那你就开着台灯睡,我喜欢关灯,我睡觉不能留一点灯。”

“不想。好了,曲耀阳你不要闹了,这都几点了,你再不走……”

“那你就不要这么紧地抱着我,我都快不能呼吸了!还有,我不叫你的名字叫你什么啊?耀阳,叫你耀阳总行了吧?你快放手。”

“臣羽!”裴淼心又是一声轻叫,“你哥……有人在,你不要这样……”

裴淼心咬唇同洛佳道:“你在哪,我现在就过来?”

这一听,裴淼心才要轻笑起来,“所以你刚才挂我电话,还那么凶,是因为……”

将袋子里的食物都拿出来放好,她又掰了一次性筷子递到他的跟前,“以后还是自己带餐具来装食物好了,同事推荐的这间中餐厅,说他们的菜新鲜又好吃,可是我怕这样的一次性餐盒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不明天我还是自己带饭盒来装吧!”

“耀阳?”裴淼心不明所以,又唤了一声,“是东西不好吃吗,还是……”

他刚刚回去那个家那么久,是不是已经同另一个女人……

他咬了她的唇,辗转用舌尖抚舔过她唇瓣上的每一丝痕迹。

“耀阳……”一旁的夏芷柔感觉到这边的动静,侧身开了另一侧的床头灯,正好看见他仰靠在床头,为唇前点了一支香烟。她那一侧头,店里店外,两个极端。

李卓黑了脸不高兴,“小西姐你是嫌弃我没淼心长得好看吧?我就算没读过什么书也没什么化,可我也不至于没那啥‘润滑剂’!”

裴淼心想要拒绝,严雨西却是弯了唇凑到她的耳边,“别人爱不爱你其实并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爱你自己就成!”

“麻烦你拿这个给我看看!”柔媚娇软到骨子里的声音,将裴淼心涣散的神智重新召回。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夏母,看了看她,又侧头去望自己女儿的方向。

一阵淡淡的血腥味从心间开始向上蔓延,直到他的喉头以及每一个感官。

他甚至都已想好,只要她承认她还爱他,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喜欢,他都愿意相信,即使她骗他,他也会觉得,能骗,也好。

那个抽屉里,放着他平常惯用的保险套。

可是她回望他的模样却是面无表情。

软玉温香在怀,她身上的馨香自是浓郁,一双傲然双峰更是似有若无蹭着他胸口。

氤氲的热气中,曲耀阳洗完了澡后,单手撑于台面,冷眼望这镜中的自己。

赖欣白了眼看她,精明的大眼睛一转,还是一针见血,“我姨妈跟姨父的破产清算已经完成,他们是不是还不知道你跟耀阳的关系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他们还以为曲耀阳会照顾你是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