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之离殇 第84章:寸丝不挂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8553

    连载(字)

48553位书友共同开启《倾城之离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寸丝不挂

倾城之离殇 云雨山风 48553 2019-09-02

斩天剑的结局,不会潦草,小飞为此也付出了很大精力和心血,最近书评区一直很活跃,大家都后续情节做出了许多自己的猜测,让小飞万分欣慰,因为这说明大家都很在意,都在认真阅读,是小飞的骄傲。

于是乎,高傲的龙族神龙选择了退避,沉入了大海之中,转眼便没有了踪迹。

对于任何修士而言,实力能够如此大幅度提升,也会忍不住欢喜的。

原阳仙君与杜凝玄仙两人都是冷汗涔涔,待霍鸣仙帝离开许久之后,才敢抬头。

以前都是听闻传言说易峰如何强大,连坤对此一直不怎么相信,此番只一次拼斗,他就明白为何易峰能够击败两位拥有仙剑的剑宗七劫散仙。

也不太可能是这里,毕竟这片禁制区域的覆盖范围实在太广大了。

不过,成品的法宝与丹药却不多,只有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战甲,几瓶补元旦,就连那柄飞剑,也只是品级稍好些的中品灵器。

就在云空天尊思量之际,在他身边忽然出现一个淡淡的虚影。

而刚刚飞了十里不到,易峰就见前方有几位修士正在半空等候,应该是幻灵星修士安排埋伏于此的,防的就是易峰忽然逃走。

“你看四周的禁制,就算是极品神器都难以动摇分毫,也只有神王以极品神器来攻击,或许有可能破开这里。可这里的禁制一旦被攻击,还会自动反击,这就要求攻击这里的修士,不仅要有神王级的攻击力,还要有神王级的防御力,更是需要在很短时间内破开,不然后果只怕是不堪设想。”沙鼠妖无奈地解释道。龙皇的老婆,也就是禾儿公主的母亲,乃是一条母性上位神兽金龙,在血统上不及五爪金龙,但在龙族之中,金龙也是仅次于五爪金龙的存在。

这只刚刚飞出的大鸟,显然是受伤的大鸟的伴侣,此时飞出,应该是去收拾金色大蜈蚣的尸体。

所幸的是进入神园的修士众多,众人又都是不凡之辈,很快就找到一组十几人的修士队伍。这支修士队伍应该有两块神牌,乃是仙人,都是帝级后期高手。

却是在黑烟涌来之处,只能看见两颗人头般大小的红**睛正泛着幽幽的凶光。

左右思量一番,易峰决定趁着天火玉净瓶已经发威,不如就此上前拼上一番,到别处寻觅荆棘草,很难找到不说,别的地方也一样可能会遇到强大的妖兽。

就连两位正在丢修士撞石碑的不死主宰也是一样,它们停了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了易峰这边,良久后,那位手握黑色十字长剑的十六翼天使才飞了下来,竟是一把抓住斩天剑的剑锋,连带着易峰与那股子死气一起砸向了第九块石碑。

易峰飞出黑洞之后,连忙向易可儿等人追了过去,见易可儿几人都没有事儿,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是一阵后怕。由于是第一次发动十系神灵之力裂变,易峰也没有想到威力竟然如此强大。

那仙甲通体骨白色,但却隐隐流转着火红的流光,易峰为之取名火龙甲。

————————————————————————————————

这说明,斩天剑在破掉诅咒之后威势大增,由它发出的剑芒,比一般绝世神兵发出的剑芒要厉害了很多,它对自己发出的剑芒的加持作用越发显得骇人。

那中年修士看上去十分清瘦,说是枯瘦如柴都不为过,只是那一对深陷在眼窝子里的眼眸里,却有着两个绿色的瞳孔,再加上他表情冷淡,脸色苍白,嘴唇却鲜红无比,让他整个人显得有点阴森。

想明白了这些后,谭林表情顿时黯淡下来,他却是不知道,武门与康州方面达成了何种协议,此时也不知道武门已经有不少高手在附近。当然,除了武门的高手之外,还有不少其他势力的高手。大家此来,一是为了谭林手中的逆天功法,二便是为了擒杀易峰与小莲。很明显,现在大家更愿意先解决了谭林,而不是将谭林与易峰捆绑起来解决。

即便此时在妖族外围,几乎没有可能遇到妖族天尊,易峰依然是不敢大意。

拦下易峰后,三位老魔直接发动了攻击,每人手中握着的都是极品魔宝,而且威力十分强大,甫一出现就带出一股股强劲无匹的威势,冲击向易峰时,几乎让他难以稳住身形。

斩天也顺势停止,让易峰将斩天剑收了起来。

顿时,当空风卷云动,浩荡的天地之威开始发作,四下里狂风肆虐,惊雷震吼,六位帝级后期高手与那三位超级神兽则是同时被风云隐藏起来,饶是易峰有着接近帝级后期的魂力,也无法窥破其中分毫,只有斩天可以看到一些情况。

易峰离开不到百息时间,之前追逐六劫散魔的三位散仙就回转,但是,从他们的模样可以看出,与那六劫散魔的争斗似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一身战甲都有几处裂开。

根据那女神所言,那位神秘高手估计就是天尊了,而天尊就算是在仙界,也不是神界的势力可以得罪的。神王后期毕竟还是神王,面对天尊时,与普通的修士一般无二。

还是因为速度太快,那神君只是见眼前紫光一闪,自己的极品神器就已经触及紫色剑芒,却如切豆腐一般当即突破。

易峰也不管他,当即便是剑芒与镇天诀一起打出,却是开始了反攻。

而那神君在易峰的攻击落下后,却是瞬时外放出自己的领域来。

“你们在天界搞的动静也太大了点吧,连驻守天界的天级高手都惊动了。”易峰腔调怪异地道。

“还是斩天你来说吧。”裂天与戮天都看向了斩天。待韩烟儿从易峰床上跳下来,凌乱的衣衫还未收拾整齐时,来人就已到了屋中。

易峰的魂力修为,若是用来给不死生物提升实力,绝对可以造就成千上万的主神级不死强者。可是,得到魂珠的不死生物想要强行吸收魂珠里的魂力,就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了,它们只能吸收魂珠流溢出的魂力,而不能强行抽离魂珠中的魂力。

剑祖实在是太恐怖了,饶是易可儿与九魅狐妖都很特殊,但易可儿已经是被打成了本体状态,纵然是高级的雷母石,此时被道道剑芒攻击,随时都可能溃散了去,九魅狐妖的媚功与幻影分身发挥到极致,却也难以影响到剑祖,反倒是被剑祖化身连连斩去了两条尾巴。

易峰微微有些尴尬,不过少许思量后,他还是从容不迫地回道:“许多日子不来,我很好奇大家都商量出什么破敌之计了,也好早做准备。”

不过,这四劫散魔在一个小时前擒获梦嫣仙子,此时就送来了,可见他是多么兴奋。

血焰魔帝其实也很想留下两位帝级中期仙人,但他也不想惹怒了仙人们的顶级高手,虽然他实力很强,但若是遇到帝君级人物,他可没有什么胜算。

梦嫣仙子接过玉符,讶然地道:“那孩子居然是你!转眼才五十年时间,如今你不但入了修真门派,竟还有了金丹期的修为,而且凝结了剑心,看来那日我救下你也是一段善缘。”

六位主宰正在谈话,忽然一股子无形的波动从天而降,竟是将整片山坡完全封锁,他们居然一动都不能动。

“要算账,很好!”任谷爽快地回了一句,接着就祭出一柄上品灵剑攻击易峰,而后又是几张高级灵符纷纷而出。

而在一边的暗彬却是腔调怪异地说道:“神界大陆的爷们都萎了,都是女人出来接战!”当然,他这句话是将小黑排除在外了。

当易峰离开之后,那仙帝放声大笑一阵,随即脸色陡变,显得十分颓废。

而他身体在灵酒和灵丹的作用下缓缓恢复着,却是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让他痊愈。易峰也发现了,自从自己的肉身品质到了下品仙器级别,那灵酒的作用已经很微弱了。

而且,易峰从洞口到这里也发现了,越是向里面,气温似乎越来越高。由于易峰的身体品质比较高,故而一开始的温度变化他并没有感觉太真切。此时停留在这里,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股股无色的波动正由山洞深处,向外面涌出,宛如水浪。

而在漫天鬼头与血灵镜的攻击下,那妖婴离体的冰霜巨龙终于扛不住了,鳞甲防御力再强,也经受不住如此绵绵不断的攻击。它卖力地扭动身形,将周围的鬼头与魔焰扫开,便要唤回妖婴。

易峰微微一笑,也不理会它们,径直走向那块头巨大的雷母。

“这是个什么情况?”易峰万分不解加郁闷地对斩天问道。

那液态混沌之力一边急速飞向易峰,一边又不断鼓胀着。

“估计是那小子也有情况,比如说那法宝爆发之后会有负作用,比如那小子忽然功法逆转,比如……”斩天一口气说了十几种可能,似乎都有点根据。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轰隆一声炸响后,漩涡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宛如魔兽森森巨口的空间黑洞。

众所周知,召唤法师召唤一些普通的异时空生物,基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纵然是召唤与召唤法师同级的异时空强者,也只是需要念诵咒语,准备几秒时间而已。

而正在气头上的刘一川则是直接破口大骂:“你算老几?”说着,浑身泛起黑白光芒,居然是将包裹着全身的霞光震散,刘一川也恢复了自由身。

确实,这些果子中没有多么强的能量波动,也只是味道十分不错,香脆甘甜,细细咀嚼后,口中还留着余香,经久不散。

很快传送就结束了,易峰几人也出现在一个封闭的大厅之中。

那是一件薄如蝉翼一般的短刀,在血焰魔帝的脚下并未涨大多少,而在血焰魔帝的功力灌输下,那短刀法宝居然是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方才血焰魔帝本体还要快的速度,向着那星球飞速地接近着。

任凭易峰在小岛上气得破口大骂,斩天就是闷不作声。不是斩天故意吓唬易峰,而是他真的不能将神识透出易峰的身体,因为易峰从一进来,周身的空间波动就十分诡异,任凭你是灵识还是仙识,甚至是神识都一样,在如此空间波动下,你只能感受到一片虚无。此时,肉眼的作用已经远超灵识。

可是,现在长空之中,密密麻麻地都是仙人,一眼望不到边际,就斩天所言,至少有几十万仙人汇集于此。虽然不一定都是来围杀自己三人的,但一旦战斗起,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趁火打劫。

而易峰却是一直难以寻到使用传送阵的机会,万般无奈之下,易峰只得趁着剑域还未消失之际,向星空之中逃遁。

可就当易峰要带着二人杀出重围逃入星空中时,一道黑白光剑从天而降,在斩天提醒易峰的声音刚刚响起时,就已经将易峰的剑之领域破掉。

听到沙鼠妖如此说,易峰顿觉好笑。神界高手也确实有如此之人,因为对自己的修炼不满意散去一身功力,到下界重新修炼,但易峰却不是这类人物。

在没有见到易可儿之前,易峰甚至怀疑那光圈的威力足以让本体状态下的易可儿崩溃,还好的是那种恐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毕竟冷依依的极品战甲也可以帮助她防御。

梦嫣仙子听易峰这般如遗言一般的说辞,心中的愧疚感就更为强烈了。只是这样还是不能让她去与易峰行那种事情,她心中那坚定的贞操意识从来不曾动摇过。

易峰此时却是来到了城主府的后院墙,一对为数不到二十的不死卫兵很快就发现了他,连连冲他怒吼,示意他赶紧离去,不得继续靠近。

有着那总管心腹的记忆,易峰只用了一盏茶时间,便到了地方。

没有用十秒,易峰夺来的身体就被黑色毒雾化为一滩脓水,散发着恶臭。

而且,易峰一开始上去毫无保留,连九系神灵之力都没有用,直接就是发动了混沌之力,以求能够快速建功,以求那黑风老魔不会对自己四人不利。

刘一川听此,骨子里的贱气与傲气同时发作,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飞来,伸手就要去扇南宫雪琪。南宫雪琪虽然修为不高,但她身边可是有高手保护的,连坤却是陡然出手,以同样迅疾的速度抓住了刘一川的手腕。

虽然易峰在明面上不康庄仙门的掌门,但原阳仙君也已经知道,易峰就是背后的掌舵者,而且他也在私下里直接称易峰为掌门。

其他的地方,也都不适合动手,资源丰富的星球上多有强大的仙门存在,想要去侵略人家估计会死得很难看;资源不好的星球上,虽然也多是仙门林立,但个个都穷得叮当响,没有什么油水可捞。

“什么?”易可儿顿时愣住了。

巫妖和血兽都是会在血咒灵泉附近出没,可同时的几率并不大,易峰对此只能徒叹奈何,唯有一战而已。战胜了血兽,易峰也隐隐有了几分豪气,只是想起那血兽临死前的奋力反击,依然心有余悸。

当自己速度不占优势的时候,就得尽量限制对手的速度,这个道理易峰还是明白的。

在巫妖身边,乃是一片血色池水,斩天说那就是血咒灵泉。而在巫妖头顶,却是十分高远,但却也没有露出乾坤,只是在四面石壁间有无数洞窟,斩天说里面有许多棺木,由于棺木都被加持了高级神禁,斩天的神识透不进去,也难以弄清楚里面有何物。

一般而言,凝结器灵确实需要不少能量,血焰魔帝自己肯定不愿意付出太多,故而想到了这个已经没有意识的仙婴。

场面触目惊心。

偶尔会有强大的不死生物将弱小的不死生物那令人恶心的身体吞下去。

易峰又问:“若是他不顾人质而逃走,又当如何?”

“哈哈……老夫找不到,不过,老夫万万没有想到,人人尊崇的魔尊,居然也会出此下作的手段。也罢,老夫避他多年,也是该有个了解的时候了。放了我南宫家的人,老夫随你们去见魔尊便是。”来人大笑一声后,慷慨激昂地说道。

那九魅狐妖攻击力应该不算很强,决计不能破开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故而易峰才大胆地准备星云剑诀。而易可儿等人则是早早飞退了去,虽然没有上去帮助易峰,但也不想被易峰的剑诀攻击。

易峰几位被束缚在黑云之中,也不见有任何修士,更不见有绳索之类的事物存在,但自己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如何也不能动弹分毫。

时间用的不多,易峰刚刚稳住身形,金衣天尊的骨矛便再次击中了易峰的混沌之力防御罩,防御罩登时碎裂。

而在一边缔结第九灵根的同时,易峰那有了暴乱倾向的八系神灵之力,也受到九灵玄天神章功法的影响,开始配合功法运转。可易峰知道,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如果等到九系神灵之力完成,自己还如以前那样的魂力修为,那么九系灵根大成之际,就是自己爆体身亡之时。

以寰宇天晶为中心的百丈方圆内,空间无比稳定,纵然是祖神发动的攻击进入其中,一样不能让空间有丝毫涟漪,奇怪的是,那片空间里也似被封锁了一般,神通法术进入其中当即被化为无形。

经过许多年的修炼,易峰在星芒剑诀上已经到了后期。本来,在一个阶段的剑诀,初、中、后期没有什么瓶颈可言,只要努力锻炼,在斩天的指导下,易峰突破起来并不算难。可惜的是,从星芒剑诀到星云剑诀,却不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

“呵呵,放心吧,那家伙虽然逃走了,但却肯定是发动了什么禁忌法术,本来他就已经一身是伤,此番逃走,只怕是也要赶紧疗伤休养,没有个几百年定然难以恢复,不可能会冒死去揭发你的。当然,仙界还有着传讯仙珠的存在,他要把这个消息传扬出去,也是能够轻松办到的。我们只能期望,那仙君不认识什么帝君级人物。”辰震仙帝笑着说道。他的表情则是真的很轻松,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一直硬扛三劫散魔的攻击那么久,饶是易峰肉身被淬炼过,纵是他有着四系真元力,也难以消受。

“真晦气,居然是个连储物戒指都没有的穷小子!”那大胡子天仙没有好气的嘟囔一句,同时似乎为了解气,居然还在易峰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鉴于此,易峰没有过多犹豫,直接就将噬魂魔杖与血灵镜祭出来。

当身体的防御被破开后,那如针似剑的魔气直接侵入易峰的筋脉,一路杀向丹田。

无数年来,可是很少有修士涉足这里还能对它们进行反击的,它们已经在这片海域骄傲习惯了,即便是仙帝来了,也拿它们没有办法。

这战斗还怎么打下去,自己就算是再强,功力就算是品质再高再深厚,也全无用武之地,迟早都会被消磨干净了。

可易峰却是很享受这种感觉,虽然身体又开始了那种酸麻还略带苦痛的感觉,但他也知道坚持过后,就会得到不少好处。

这个神界大陆的空间本来就比易峰原来的那个神界大陆稳固,空间的限制也极大,再有这幽冥死城的特殊环境,易峰此时能够洞察周围万米之内的情况,已经是很强了。

易峰虽然也知道出阵之法,奈何那些老家伙正沿此道进来,而逃出去的两宗弟子必然将大阵安全出口堵死,就算那些老家伙不阻拦自己,贸然出去也势必会遭受当头打击。

出窍期妖兽身体何其庞大,其中蕴含的血肉自然比起人类来要多了几百上千倍。

让易峰很纳闷的是,以前也有许多仙界修士进入过神园,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些传送阵呢?对了,不是没有发现,或许是发现了却没有启动传送阵的玉牌,而那些玉牌必定是这次才亮相出来,恰好被这一批的修士发现。

沙鼠妖全力而动,几乎是瞬间就能制住血焰魔帝,可他的手就在快要触及血焰魔帝肩膀时,被后来发动的易峰提前挡住。也就是说,易峰的速度比沙鼠妖要快,至少在方才的一瞬间比沙鼠妖快。

易峰没有再理会沙鼠妖,沙鼠妖自己则是干笑着退到了麒麟兄弟身边。

此时袁清修为突飞猛进了,可妖族之中的上位帝级神兽也有不少与此时袁清实力相当的,若按照易峰的意思,这部分妖修实际上在一开始就能够在确保不死的情况下完成救治龙皇妃,可易峰并未将这些说明。

当然,就是此时,斩天也不认为革坦仙帝就能凭借那件法宝打败易峰,故而易峰实际上并不怎么紧张。

“易峰,今日我为何而来,想必你也非常清楚,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

然而,那诅咒之强大,也是很难想象的,连斩天剑的星空剑诀都能瞬时化解,那诅咒的强大之处就可见一斑,绝非轻松就可以破掉的,即便是混沌剑灵也是一样。

不断变幻的情况,也将那阴阳鱼席卷了进来,阴阳鱼肯定是向着混沌金剑的,再次涌出混沌之力,将那变幻莫测的剑体包裹起来。

因为此时纳兰帝君的攻击已经开始了,易峰等人只能循着斩天的指示来躲闪,虽然纳兰帝君的攻击主要集中在血焰魔帝几人身上,但是那余威也不是易峰几人可以承受的。龙皇妃的问题基本上不用易峰去检查,大家都非常清楚,那就是灵魂与妖婴都形将溃散,若不是当时几位妖皇与龙族长老出手很快,龙皇妃在诞下禾儿公主后就会直接殒命。

可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下,去以魂力与生命元力对其补充,无意识情况下的龙皇妃,只怕是魂力与妖婴当时就被冲散,无疑是雪上加霜。

言语之时,易峰自然不忘准备,灵识一直在戒备着,噬魂魔杖与斩天剑也在丹田中蠢蠢欲动。

而刚刚进入其中,一直在易峰肩膀上伏着的悠闲的小黑,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下来。易峰放眼望去,屋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喝声刚刚落下,蟹婴兽的巨钳也再次当头砸落,狂暴的劲风杂着淡淡的水汽,在四面八方肆虐着,巨钳还未落下,郭师兄周身的树木与巨石都飙扬起来。

火浪虽然是涌出来的,但推力很平常,无法让易峰后退半步。可行走了百米不到的距离后,易峰却是见到了一头将通道完全挡住的浑身冒着火焰的狮子。

古老战刀依然追着九魅狐妖的幻影攻击,而九魅狐妖则是趁着炎傲浑身防御大降之极,不断以本体轰击,还真就将炎傲的护体火龙与域场震散。

此番被三条尾巴击中,炎傲肉身剧痛无比,虽然没有崩溃,但气血已然暴乱起来,浑身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五脏六腑已经乱成一团。

黑风老魔那已经浑浊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赞赏之色,微笑着说道:“你既然能够将九系能量融合,身怀九种灵根,还有一把那么强大的法宝,日后必定是成就非凡,或许能帮我个忙。”

鬼灵死后,他的能量体虽然不复存在,但他体内的无边戾气却是在整个纵横肆虐,已经有不少仙人高手发现了这里的异变,纷纷停驻在长空之中,凝目远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