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1章:有口皆碑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本尊,牺牲在所难免,最主要的是除掉那位掌控者,只有除掉他,一切才会有可能恢复过来。”

她这话虽然没有明确的回绝蓝魅辰,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大臣对坐在大殿之上的凤阑绝恭敬的行礼,这一次,不同于上次凤阑锐的时候,所有的大臣,都是一脸的臣服与恭敬。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那轿帘却微微的动了,随着那轿帘掀开,慢慢的露出一个身影。

众人都有些不解的望向她,她这个时候,竟然还笑的出来?

他提出的这个办法,的确是最公平的,一本刚刚印出来的书,除了写这书的主人,没有其它的人看过。

所以,她看的很快,只是片刻的时间,便翻过了一页。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唇角多了几分冷意,她们就这般的当众帮着那个女人,想要让那个女人赢,而想让她输。

“这,好吧,岚儿,你就先来吧。”皇后虽然心中仍就有着几分不满意,但是总要顾及到大局,只能微微点头应着。

过了一段时间后,侍卫很快就那人带进了皇宫,那人是绝王府中的管家。

她这话,炸一听,似乎是为上官云端开脱的,但是细听之下,不难明白,她也是想要借机嘲笑上官云端的。

“娱乐?桐城受灾,百姓此刻都在水深火热中,试问,皇上与各位大臣在这种时候,如何还有心娱乐?”她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传开,声音仍就不大,但是却有着足够的震撼力。

凤阑绝将那些题目平分给了那几个管家。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而上官云端与秦思柔进了房间后。

刚刚秦思柔说夜无痕爱她,为了她喝了一夜的酒,但是这个男人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爱着她。

“有那么神秘吗?”凤阑绝眉角微挑,有些不满的抗议,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揽着她,走出了房间,看到她那一脸的轻笑,还有她此刻对他的那份自然的亲密,他心中便也不再担心什么了。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皇上语结,望向一脸痴傻的上官云端,愤怒中隐过几分懊恼。

而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再次让他动心的女孩,他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拥有更多的幸福。

“可是,你?”秦思柔微愣,有些担心的望向夜无痕。

不过,既然是皇兄喜欢的,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皇兄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皇兄也说了,这一次是来正式提亲的,那么也就是说,是经过了父皇跟母后的同意的,所以,这件事,也根本就没有她插嘴的份。

“不会是清儿来索命的吧。”四夫人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抖的,一张娇好的容貌,此刻却是一脸的惨白,双眸更是惊慌的望向黑漆漆的房外,似乎担心真的会有鬼魂来索命,只怕是坏事做太多了,心虚呢。

如此说来,那侍卫的嫌疑最大。

皇后对上李贵妃那一脸的错愕,心中更加的惊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上官凌雨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便是几个丫头,下人来搬东西的声音。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但是,她不是上官云端,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戴不上,肯定会怀疑,那时候,事情只怕就暴露了,不行,她不能失败,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这古代有一种说法,若是错了这时辰,就不吉利了。

“这称呼,可真够长的。”秦思柔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悻悻地说道。

柔儿说的对,他不去做,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只是,听到他的惊呼声,秦思柔的心中多了几分担心,生怕有人去拦着夜无痕。

只是,微微转眸,望向秦思柔时,对上她那张呆愣的小脸,扫向她那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发紧,口中的笑声,便嘎然止住。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上官凌雨微惊,正在思索着发生了什么事,恰恰在此时,一辆极为华丽,也极为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轿子的一侧。

“哼。”太上皇微微冷哼,“若只是一些好财的亡命之徒,若想发财,京城中有钱的人家多的是,需要进宫冒这个险吗?而且,他们若只是江湖中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国库所在?”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而那几个黑衣人更是纷纷的惊住,二皇子的意思不会是想让他们供出他吧,但是想到二皇子的自私与狠绝,绝对没那么好心。

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果真如她所料,这二皇子果真够狡猾。

“你,你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敢我顶嘴。”老夫人气急,就连上官傲天都不曾这般的顶撞她,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跟她说话。

上官云端也随着上官凌雨的目光,微微的扫了那根树枝一眼,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损失。

叶寒再次的愕然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脑子到底正不正常呀。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是他太傻,竟然会以为,她嫁凤阑绝是为了报复,竟然还天真的以为,她的心中仍就爱着他,还会等着他,甚至还傻到去抢亲。

不过,他也知道后悔是没用的,错过了一次,便永远的错过了,他说过,她若是真心要嫁给凤阑绝的,他便成全她,如今他已经亲眼看到,应该可以放手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没想到,还。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原先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侍卫自然是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其它的侍卫看到凤阑锐竟然离开了轮椅,而且还会武功,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回过神后,才急急的跟了上去。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而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是呀,雨儿已经死了,雨儿可是你的女儿,你不为雨儿报仇吗?”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那么很明显,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老夫人的脸上多了几分悲痛,更有着深深的后悔,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自己选的媳妇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上官云端微愣,却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显然是想这次机会除去丞相,想要为她的爹爹出口气。

“恩,你说的对。”她的脸上的忧郁快速的隐去,再次恢复了她的自信,“这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只有我,才配做绝的王妃。”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他李玉有那么傻吗?在这个时候,他怎么都不可能会承认认识那些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是。”外面几个丫头都纷纷恭敬的应着。有两个丫头向前扶着南宫雪。出了院子……

真够狠的。

“哼。”二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一哼。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这话虽然是从凤忆希的口中说出的,但是他却明白,肯定是她的意思,不管她是何用意,他都原意纵容她。

“本王妃也不能进?”上官云端惊滞,只感觉心突然的揪起,心底的害怕,也忍不住快速的漫开。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

原本在里面房间里的皇后,只后劲凤忆希的喊声,快速的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两个时,不由的惊呼道,“你们怎么也进宫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什么?连三皇兄也来了,他不是从来不管朝中的事情吗?而且,这么多年,他因为腿上的伤,可是从来没有早朝过,今天竟然也会来?”凤忆希听到皇后的话,不由的低声惊呼。

皇后愣住,眉头微微的蹙起,思索了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也没有看到其它的人,就是平时的那些下人。”

“放心吧,我有办法的。”上官云端再次的微微有些,低声的安慰着她。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而且,太上皇说出这话的语气,听着似乎是否定,但是却有带着更多肯定的向望,或者是渴望,她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这么多年,他走过的地方不少,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这儿更上美上几分,他一定要带她一起去看看。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

那尚书大人犹豫了再犹豫,思索了再思索,终究还是没有敢说出一个半字,只能在他的‘淫威’下妥协,“好吧,但是只能允许十人进入。”

看到公堂上的情况,微滞,一双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漫过嗜血的狠绝,只是在看到凤阑绝时,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

然后望向上官云端,说道,“继续吧。”

“不会呀,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却是尽量轻松地说道,突然想起了那个丫头交出来的毒药,连连问道,“对了,那丫头拿出来的毒药呢?”

上官云端微愣,心中也多了几分感动,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就够了。

毕竟审这个丫头是假的,想要找到那背后的真凶才是真的,这一次,凤阑绝就是想要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尚书大人的身上,他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找出破绽。

只是,这宫女怎么神出鬼没的,刚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她的靠近,她就这么突然的出声,吓死她了。

凤阑绝已经走进了大殿,众女子这般近距离的望着他,更是一脸的痴迷,一个个心跳加速,都期待着绝王能够注意到自己。

这二夫人当真是可恶,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拨离间,上官云端明明是放狗咬她,她却硬生生的把老夫人给扯进来了。

夜无痕的眸子微闪,快速的隐过几分伤痛,只是却又更快的掩饰下去,藏在了心底,他说过要放手,那么就不应该再给她带来任何的困扰,那怕是心情上的。

“好了,本王知道,这是本王成亲,本王都不急,你急什么。”凤阑绝再次的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带着几分警告。

“南宫家主不必客气,本王突然到来,倒是打扰了,本王也是刚进京城,都还没来的及进宫。”凤阑绝淡淡的轻笑,听似轻缓随意的话语中,却隐着些许的暗示。

外面的丫头连连的答应着,去请南宫世家的两位小姐。

他不确定,此刻她眼中的痴迷是真的痴迷,还是装出来的。

虽然他一直最爱着云儿,但是心中也一直疼着雨儿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且雨儿从小就十分的聪明,也十分努力,样样做的都很好。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上官傲天的身子更加的僵滞,甚至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腿似乎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更加的迈不动了,只有一只手,微微的向前伸着,似乎本能的想要阻止什么,但是,唇动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的求情,是可以保住雨儿,但是对云儿太不公平了。

夜无痕的脸上仍就没有半点的怒意,这个女人还不配让他动怒,他的唇角微扯,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给本王动手。”

突然想起了以前自己的被冤枉的经历,那时候,没有人帮他,就连皇上都冤枉他。

但是,众人却也都明白,就算是是夜无痕做的,却也是因为上官云端,所以,她们心中恨的仍就上官云端。

她以前是见过的,上次一个队长背叛投敌,被抓回来后,就是被废了武功,原本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就就成了一个废人。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老夫人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纷纷的惊住,特别是上官云端,身子不由的一僵,老夫人这话是怎么意思,难道说,她不是上官傲天的亲生女儿吗?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此刻王府书房中。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她又没有做亏心事,就算真有鬼也不会来找她。

不过想归想,但是却没有人有敢说出来,毕竟皇上对蓝城的公主的维护是众所皆知的,谁也不敢在这大殿上得罪了皇上。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