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134章:不啻天渊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随即一声声奇怪的叫声响起,那人的胸腔竟然忽然炸开。唐毅想闪避,却因为被触手束缚无法躲避。

夏以沫闭着眼睛摇头,她只是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抽噎出声。

“等等……”

“如果你一辈子看不见,”龙尧宸声线平静,脸色更是无波的说道,“我就陪你一辈子!”

夏以沫的心猛然就“咯噔”了下,她不明白龙尧宸话里的意思,心思只落在了那句“不许背叛”上。

**

“小宸已经在动作了,”龙潇澈径自说道,“国府那边的事情不解决就是后患,不管今天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总是脱不了干系的。”

重症病房内还躺在她的儿子,她在那刻听闻小麦和小宸的事情都因小泡沫而起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想要扇她一巴掌……可是,她没有,因为,这个女孩儿是儿子用命来爱的!

“法律?”龙尧宸笑了笑,只是,那样的笑透着淡漠的冷厉,“沫沫,你变了……现在的你,不是那个一味用懦弱包裹自己的你,如今的你,懂得利用对你有利的来保护自己了,嗯,不错,还真是不错!”龙尧宸眸光猛然一冷,“但是,你却选错了对手!乐乐,我是肯定要带回来的。”

“我们之间的条件你想通了吗?”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乔治眸光闪动了下,“没什么,就无聊八卦下!”

“我明白。”海月顿了下,“少洹,这次事情后……你真的会带我去龙岛吗?”

这边忙碌着等下夏以沫检查的事情,那边,龙尧宸径自乘坐电梯去了餐厅,电梯抵达,他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的迈出进了餐厅,一双犀利的眸子就和猎鹰一般的扫过餐厅,最终,停留在靠窗户边的位置上……

电话的等待音是让人浮躁的,一声一声的,漫长的不得了……夏以沫听着电话里传来机械的转接语音信箱的提示,顿时皱了眉头。

“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吗?”龙尧宸声音异常的沉冷,如刀削的俊颜上更是渐渐布上了阴霾。

是,她不是第一天认识龙尧宸,她一向看人看不清楚,可是,对于龙尧宸她却看的十分透彻,他就是一个有着性格分裂症的变态!

思忖间,厨房门口传来脚步声,夏以沫回头,见是刑越,本能的,她越过他向后看去……

“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龙尧宸冰冷的说着。

“嗯?”夏以沫转头疑惑的看着龙尧宸。

一切变得已经失去了军方和警方的控制,顾浩然暗暗咬牙,眸光瞥了眼龙尧宸,“宸少,我希望你明白你在做什么!”

是问,却也是肯定……龙天霖现在对她到底是不是他说的动了心她不管,她也无力去管,但是,他这会儿来的目的却是显然来搞“破坏”的,虽然,她和龙尧宸之间并没有好过。

龙天霖从后视镜看了眼躺在后座昏迷的乐乐,一边加速,一边讲道:“我也不清楚,刚刚和乐乐吃东西,本来还好好的,可是,突然他就说难受,然后话都没有说完就昏倒了,我这会儿正往医院赶……”

“天霖,”夏以沫有些气喘,“乐乐呢,乐乐怎么样?怎么回事?乐乐怎么会突然昏倒?”

“乐乐不能碰的东西没有!”龙天霖认真的回答,虽然大家都没有去说什么,可是,当初对乐乐他和哥都之前就有做调查,乐乐有些东西是过敏的,“他也只是吃了提拉米苏和喝了橙汁……”

“50秒!”

刑越应声,将请柬放到桌子上后,就恭敬的退下了。他知道,龙尧宸此刻绝对不希望有任何一个人打扰到他。

而这样的目的无非是两种……

“咚咚!”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自小是孤儿的她在齐亚岛就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不似别的国家,孤儿至少有最基本的保障,在这里……你永远不要奢求有人会同情心泛滥的给你建造一个避风港。除了那些信上帝的修女,不会有人管你的!

她今天算是又在鬼门圈溜达了下,遇到了殿下……后果大不了一死,总比沦为不知道命运是什么的玩具的好。

“阿湛,我等你!”她当时紧紧的握着他给的东西,“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它,等你回来拿回它!”

“你不是难过吗?我记得你上次堆雪人的时候很开心……我陪你一起堆个雪人好了!”龙尧宸一副高高在上,好似帝王赏赐般的说道,原本淡漠的俊颜上透着一丝尴尬的窘迫。

越想,龙尧宸的脸越沉,刚刚想要扔了手里的雪球,就听到龙天霖痞笑的声音传来:“哥,你不会恼羞成怒的要尥蹶子吧?”

莫忻然看着那些人嘲笑的嘴脸,心里奢望着有个人能够帮帮她……就像上次一样,上次的那个哥哥!可是,她明白,那样的好运不可能一直在她身边……晶亮的眼睛在污渍的脸上格外的明亮,莫忻然看着嘲笑的人,猛地扑上去,一口将带头的男孩儿的耳朵咬出了血。

悲恸滑过苏浩的眸子,他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他强自忍下心里那沉重的思绪,想要珍惜这一刻……沐风就算一辈子不原谅自己,那也是自己活该不是吗?

小麦的手还搭在琴键上,她微微抽噎了起来,始终没有睁开眼睛,泪水就那样不停的从眼缝中溢出……

她几乎拥有了所有人羡慕的东西,外貌、金钱、地位……甚至喜爱她的人,可是,她好似有着无法逃避的不开心,这样的不开心,是一直陪伴着她的……

夏以沫有些意外对方说的时间和地点,先是怔愣了下,随即急忙应声道:“好!谢谢你……”

付兰芝出了店后就打了车去庄园,这会儿所有的通讯设备已经都没有办法使用。那个报道就像洗脑一样的不停的轮转着,侵占着所有人的视线,只不过一早上……整个齐亚岛就像是一样,将那个故事看完……各个等待着持续的更新。

a市。

淡漠的话音有着一丝疏离,电话里的人像是沉默了下,显然对于他的冷漠很是不开心……

而当他发现,夏以沫根本不在酒店的时候,那双犀利的鹰眸顿时笼罩了不快,他拿出手机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而她那悦耳的铃声却是在屋子的某个角落焦躁的响着……

龙尧宸开着车在齐亚的路上行驶着,凭借着超强的记忆里,他记得附近有个不错的公园,依照夏以沫的性子,如果是出来走走,又走的远了,必然,这里是她的首选。

“宸少,事情恐怕有些棘手!”秦枫冷漠的脸出现在视频器上,“当年的事情有可能会牵扯到龙岛与四九城的政治冲突。”

“这次特殊兵的暗杀,恐怕目的就是阻止您接着查下去,亦或者……”秦枫顿了顿,看着龙尧宸布满阴霾的脸,不由得紧张的吞咽了下,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

“李秘书是被火撩了屁股了吗?”

“州长,提醒您九点在议府楼十二层开关于‘a市能源二次开发’的会议!”电话里,传来秘书助理甜美的声音。

**

坐在车上,蓝影刚刚启动了车,龙天霖的电话就想了……

“嗯,刚刚送戒毒所了。”龙天霖并不打算隐瞒,“本来打算让小泡沫先看一眼的,但是,那会儿被哥问的问题阻碍了脑神经,忘了……”

好似安慰自己,又好像在鼓励自己,夏以沫嘴角噙了抹苦涩的同时,缓缓阖上了眼睛……夏以沫,勇敢的往前走,就算你痛苦,也要装作幸福,因为,只有你不再回头,也许才不会让那些会受伤的人,不再受伤。

“浩瀚心海中,坚持一种梦……”

**

乐乐不仅仅是她的孩子,也是苏沐风的!

乐乐很是同情的看了眼还在和流浪乐手说着什么的乔治,想了想,仿佛有些不忍心,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

龙尧宸冷漠的看着宋美娜,纵使她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依旧勾不起他丝毫的情绪波动。

“你在哪儿?”电话那端传来冥洛悠悠的声音。

“累了!”

小麦轻叹一声,方才缓缓说道:“以沫,心病需要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你今天宣布消息,霖少是不是知情……”

“夏小姐,请问你的话能够代表龙家皇室吗?你说这个月将会和霖少在龙岛举行订婚仪式,是真的吗?”

凌微笑脸色凝重。

没有人可以回答苏沐风,就像此刻,夏以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一样。

“为什么要帮我?”

刑越奢求的还看着龙尧宸,但是,见他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最后只能暗暗一叹的看了眼苏浩,二人双双出去了。

秦枫拉着乐乐的手站在山坡头上俯视而下,他看着夏以沫手里拿着微冲快速的前进的同时在射击着,子弹打完一梭子,她快速的换上了备用弹夹,然后继续,将所有目标物在规定的时间内打落后,将微冲背到了身后,在于金花3好相交叠的时候,她迅速的拨出了手枪,然后二人配合无间的射击着移动漂浮靶……

站在门前,她看着紧闭的门茜茜一笑,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你要已什么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龙尧宸眉心猛然就蹙成了“川”,越是怕什么,果然,就会来什么!

龙尧宸眸光转向夏以沫,夏以沫咬着牙却将脸撇到了一旁,泥人还有三分泥性呢,她当然也有,不就是要教训她吗?反正都这样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有本事……有本事你龙尧宸直接结束了她的好,省的她活着还对世界充满了可怜的希望!

龙尧宸的思绪还没有转完,就见夏以沫又递过了手机他看着上面的字……

“哐!”

莫忻然怔怔的看着冷冽许久,最后,她放下筷子,勾唇一笑,“我吃饱了,我先去定稿……”说完,淡漠从容的起身“出”了茶水间。她告诉自己,她不是落荒而逃……

他看着痴楞楞的夏以沫,心疼的拉起她的手,带着她走进了公园,这里,是《夏天的风》的完美收尾的地方,这里,是他和她的开始……

宋美娜顿时眸光一凛,“你监视我!”

*

缓缓抬起拿着琴弓的手,将琴弓轻轻的搭在琴弦上……苏沐风有些紧张,随着每次夜深的时候他拿起琴弓,却没有办法拉琴的时候,他渐渐的对小提琴产生了恐惧,这样的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

龙尧宸觉得自己头沉重的不得了,他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却仿佛眼皮有千斤重一样……死劲蹙了下眉,龙尧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宋美娜裹着被子就急忙下了床,她喘息着,看着龙尧宸就说道,“你到底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滴——滴滴——”

大吼声在走廊里回荡,护士很想上前提醒要注意安静,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沉默了下,淡漠的说道:“她一定在医院,找!”

龙天霖紧了痞气的眉峰,不算明亮的楼梯间里,夏以沫的脸苍白的吓人,他目光微微一凛,声音也沉了几分:“说话!”

二人同时问出问题,冷冽蹙眉,莫忻然挑眉说道:“你先回答!”

佣人急忙上前想要处理,可是却被庄纯一把挡开,此刻的她心乱如麻。

夏以沫急忙去拿了手机然后接起……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的侧面,然后看向龙天霖,一双眼睛就想要喷出火一样,她用眼神询问着:他怎么也在这里?

不自觉的,夏以沫缓缓移动目光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电脑阖上了,胳膊撑着扶手看着窗外……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他的背影上却散发出那种毫不在乎的淡漠。

顾浩然在办公室内看着已经没有了人影的门外,嘴角噙笑的轻叹了下。

风在吹,扬起紫色上面有着白色小碎花的窗帘,原本一直看着很舒逸的窗帘此刻却变的刺目,这些全都是沫沫喜爱的……苏沐风嗤嘲的勾了勾唇角,拖着沉重的步子上前,缓缓俯身,手轻轻覆上那被飘进来的些许雨滴染到的琴箱,他的手从头滑到尾,手指轻勾间,“咔哒”一声,那锁扣便弹开,随着这一声,他猛然就紧紧的蹙了眉,手也不知道因为拉了太久的琴还是什么,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快点儿……”乔治催促着开锁的人。

“嗯……睡了……”夏以沫应了声,就见龙尧宸手里也端着一杯牛奶抬步往另一边走去,她抿了下唇,就在龙尧宸欲推开书房门的时候,她才慌了的问道,“那个……”

担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夏以沫本能的看去,眼眶中含着浓郁水雾的她看着前方伫立的身影,她嘴角的笑加深了,她看着那个一向笑的恣意张狂的龙天霖此刻脸上有着凝重的朝着她走来,太阳从他的身后打过,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光,就像一层金粉铺就而来的阳光天使,透着浓浓的暖意传来……

刑越站在龙尧宸身边不远,看着他那张俊脸越来越黑,心里微凛,暗暗咧嘴腹诽着,早知道他不建议就好了,弄得宸少好像更加的……

龙尧宸也就任由着她拉,等离开了观看的人群,夏以沫才停了下来,然后一把甩开龙尧宸,气恼的说道:“刚刚那么多人在看……”

“天霖也在a市呢!”

凌微笑瞪大了眼睛,她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心里的气啊,蹭蹭蹭的就冒了起来,她一步上前,拉了夏以沫,然后,就对龙天霖说道:“我说天霖……你不觉得此刻不是你们……你们秀‘恩爱’的时候,而是解决你婶婶,也就是我,还有……你‘老婆’的事情比较重要吗?”

凌微笑感觉到了不对劲,也看了过去,见到龙尧宸的时候,嘴角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但是,在随着龙尧宸的脚步往她们这边走过来的距离拉近,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因为,她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小恶魔生气的情绪!

随着大家疑惑、猜测和复杂的心情下,龙尧宸人已经走到了夏以沫的跟前,他墨瞳有些嫌弃的看了眼拥着夏以沫的大掌,然后,落到了夏以沫苍白的脸上……

电话铃声突兀的传来,冷冽看着莫忻然的视线收回的同时拿出手机,接起……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听着里面的声音,最后神情沉默着。

“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何医生一脸的为难,留下孩子本来就已经是他私自的决定了,可是,夏以沫有身孕的事情不告诉宸少,会不会不妥?

可是,她没有来找他……

挂掉电话,龙尧宸无力的躺靠在座椅上,他的心已经绞到了一起,痛的他就连呼吸仿佛都能牵动神经……

夏宇听了,顿时眸底深处闪过一抹沉戾,他看看洗手间的门口,然后说道:“我们从窗户那边过去,不用从前面绕,会比较近,”乐乐看向窗户,“这样我们早点儿过去摄制组,我也好早点儿送你回来午休。”

当夏宇逃出戒毒所,龙潇澈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大张旗鼓的将人手布在学校的同时,通知了保护乐乐的暗影。其实,他可以在夏宇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就直接将他带走,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毕竟这个人是夏以沫的弟弟,也是小宸的小舅子,乐乐的小舅舅,他总希望他最后能悬崖勒马,可惜,一个染上了毒瘾的人,根本已经没有了底线。

乐乐闪烁着盈盈的眸光看着被押走的夏宇,随即鼓着包子脸仰头看着凌微笑,凌微笑蹲下身,抚了抚乐乐的脑袋,安慰的说道:“乐乐,这个是对小舅舅最好的,”顿了下,“小舅舅不是故意要对乐乐不好的,也是因为有人逼迫小舅舅,他才会这样做的,其实,小舅舅是很爱乐乐的,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忙碌的人来说,过的飞快,而对于等待的人来说却有些难熬。日头渐渐西移,当被高楼大厦掩去光芒,隐没在海平线下时,齐亚岛华灯初上,开了几乎一天的会议方才结束。

小别墅群里肯定有对方的人,只是,对方还来不及下手,一路上,他就思忖着对方的目的,终究是他小觑了这些人。

夏以沫点点头亦和莫忻然打了招呼,随后,两个人就去了一旁的花厅喝茶聊着女人间的小事情,而冷冽则带着龙尧宸出了屋子,绕过别墅到了后花园,直到一个小建筑前停下。

“你下去休息吧!”龙尧宸打断了兰姨的话,走了两步突然停住,微微转头,“明天海月画展?”

“那边情况怎么样?”龙尧宸淡漠开口。

秒针快速的转过一圈又一圈,龙尧宸就这样坐着那里仿佛沉思,一旁的烟灰缸里零零落落的交叠着七八个烟蒂,书房内更是萦绕着烟雾。

夏以沫一路打着电话,听着莫忻然的声音,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小然,有机会来a市,我带你去吃最好吃的小吃。”

“就陪一下下!”男人回头朝着夏以沫笑着说道,那样子,透着不羁的痞气,不同于龙天霖身上的邪佞的痞性,他的样子少了危险,多了一份让人舒心的阳光。

“那是你没有说是因为想要找灵感谱曲子啊?!”

夏以沫在苏沐风的音乐下变的很平静,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刻……

夏以沫被苏沐风的眸光看的有些不自在,眼神闪烁的说道:“我可没有礼物回送给你!”

“我觉得不太会了……”夏以沫耸耸肩,眨巴了下眼睛,挑眉说道:“今天谢谢你,谢谢你的谎言!”

薄唇扬了扬,龙尧宸始终没有给夏以沫喝水,直到夏以沫最后再次沉沉的昏睡过去……

“嗯!”龙尧宸轻应了声,然后在他对面坐下,“美国那边什么情况?”

夏洛看着回过来的话,嘴角勾了抹邪魅的润笑容……

苍天笑:……

当前的人一个个都忘记了说话……所有人仿佛都陷入了一个怪圈中。落然离殇是谁?有着不死记录的神,全服的神……这会儿被一个只有40级的小天算一个天算的必杀技能麒麟斩给剁了!

“欸!”一提到游戏,龙忆雪猛然眼睛放了光,大胆夏洛的话就问道,“那个暖暖入梦是不是纪小暖?”见夏洛不说话,她挑眉,“突然要转校,我就知道有jq!”她仿佛自说自话,随着说话脸上的表情也丰富的不得了,“不过,你竟然就等了这么久……你还真是好耐心。回头给大哥八卦去……”说着,她一脸得意洋洋的圈着夏洛的胳膊就拐向了吃路边摊的那个小市场。

“嗯?钱呢……”纪小暖放下杯子开始掏,可是,小包包里什么都在,就独独钱包不在,“我明明记得带了啊……”她焦急而窘迫的微微涨红了脸。

夏洛只是但笑不语,是真也好假也罢……纪小暖,我们有见面了,期待吗?

我打电话,又不是让你这里!

缓缓转身,龙尧宸踏着平稳的步子离开……倾盆大雨打落在黑色的大伞上,频率交叠的声音下,是他不疾不徐的步子,就算雨水打湿了他的皮鞋、裤脚,却仿佛撼动不了他淡漠的脸。

“嗯!”乔治暗暗一叹,看着去了更衣间的两个人,拿出电话,给服装店拨了电话让送了衣服过来。

“嗯……”夏以沫难受的嘤咛了声,她迷迷瞪瞪的蜷缩了身体,紧紧的拧了眉心。

龙尧宸拧着眉,看了眼点滴后,又换了一个比较冰的冰袋。他看着因为发烧而嘴唇起了一层干涸的小皮的夏以沫,起身去拿了水,用棉签蘸了水给她润唇,水刚刚沾染到夏以沫的唇,就见她的舌尖探了出来在唇边贪婪的舔了舔。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颜若晞和龙尧宸四目相对,而夏以沫和龙天霖则是看着龙尧宸,龙天霖有些不解,而夏以沫却屏住了呼吸,好像也在等待着什么。

sam吞咽了下,喏喏的说道:“因为换眼后,少夫人没有好好保护眼睛,加上最近眼睛负荷……负荷严重,所以……”sam被龙尧宸那阴冷的眸光瞪得的都快要吓死了,“……少夫人的眼睛有可能会,会转变为弱视……”就在龙尧宸眸子里喷薄的怒火将要爆发的时候,他赶忙说道,“我,我正在研究药物,一定不会让少夫人的眼睛越来越严重的。”

阴郁的天气就和所有人的心情一样灰蒙蒙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