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16章:镜花水月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到家之后她给汤蜜挂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有哽咽的声音,似乎是她刚才哭过,所以隔了很久才将电话接起来。

“还是老一样的话题,其实也没有什么。”

“可是刚才……二少奶奶怎么会受得住这样的打击,万一二少爷要是跟他母亲一样得了遗传的病,那二少奶奶跟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莫名其妙站在原地,这个时间点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想跟他两个人再继续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可自己又确实没地方可以去。

餐厅经理立刻会意,接着说道:“余小姐见曲总迟迟未到,所以显得有些焦急了,十分钟前还询问过服务生,曲总您的车到了哪里。”

她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问出来了吗,前几次我总觉得有人在咱们门口偷看,那个人是她吗?”

她缩在被褥里睁大了眼睛望着一室的黑暗——这里是爷爷所在的军属大院,自从上次与曲母达成协议之后,她一直陪伴爷爷住在这里,直到完成毕业论。现下看着满屋子的黑暗,再感觉着空气里越来越低的气温,她就想,是不是屋子里的暖气又坏了,所以这已入春的天气里,房间里才会这样的冷。

她是背对着窗台蜷缩在床上的,等到窗外的冷风将亚麻色的窗帘掀起,噼啪的雨声落在地板之上,那突然而至的稳重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等到曲市长与万惠正式登记成为合法夫妻的那年,他曲耀阳已经是个十岁的大孩子,懂事,也会分轻重是非。

“什么叫野种啊?”

“曲总待我好我是知道的。”vivian说着便挽上曲耀阳的胳膊,一双媚眼迷离,不停地打量着他的眼睛,“所以今晚我也要对曲总好,到他喜欢为止,才不要管别人心里是怎么想。”

裴淼心的肚子有一丝丝的胀闷,那奇异的感觉是什么她不会分辨不出。

“裴淼心你干嘛!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跟她说对不起!”苏晓气得都快要疯掉,“她妈刚才还打你了!你脸都肿了,她们还想要冤枉你是不是啊?!凭什么你还要跟她说对不起……”

他先前点了烟,大抵真是有些焦虑,莫名的焦虑。才点上,就被经过的护士轻喝了一声,说是医院门口也不许这样明目张胆的抽烟。

他看她进了厨房,又见客厅的茶几上散落着一些画纸和杂志。

“刚才我看到你桌上的杂志……”

“哦!”

……

于是裴淼心提着手中的东西,直步进了酒店以后,直接就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换鞋。

曲母这时候的冷笑反而愈深,“你想我现在就把位置腾出来给你外面的那个女人,我告诉你,没门!曲成益你好好在心里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是走什么路的人。你为了我已经悄悄离过一次婚了,若不是我脱了那么多关系找了那么多人,在你仕途慢慢有所起色的时候把这一段给抹了,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座在市长的宝座上面?”

他说:“你一定是去参加梁老太太的寿宴。”

……

又听说,a市曲市长家里曾经为了个小女孩到法院去立案打了场官司,结果却因为一些隐衷,最后以庭外和解告终。

“嗯?”曲臣羽歪头,看着她的眼睛。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裴淼心回身看了看爷爷,安抚好身边的芽芽,又开了病房里的电视给她看,这才转身抬过一只塑料小盆子,就着里面的热水,掬了帕子后帮爷爷擦脸跟手。“不用,这个就行!”他一把抓住她正往回伸的小手,就着她刚才咬过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

裴淼心看着就笑了起来,没再低头去望渐行渐远的车子,而是低头将手机里的短信删除。

“去!”他一毛巾挥过去,正好被苏少一抓,“要你在这多管闲事,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我心里高兴。”

******

她打他他就伸手去抓,强行拉了她进电梯这才冷了脸轻哼,“你不会真以为我拉你上去就是为了‘下流’你吧?你整个人淋得落汤鸡似的,是你自己看见你这模样还能有食欲么?”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他熟练地将她身上碍事的外套脱下,拉高她身上的薄质t恤。当洁白的肉/体完全呈现在他眼前时,曲耀阳眯眸欣赏着她的一切,他即将拥有的一切,整个人沉浸在无法言语的欢快与欣喜当中。

曲耀阳突然抱着她从床上起来,大手紧紧箍住她夹在他腰侧的两条白腿,一边艰难地上下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让她紧紧抱住他的脖颈,在他身前一起一浮之间,每一下都撞进她最深的里面。

她舀好了他的米饭放到他跟前,自己也立刻端起一碗,把脸埋进碗中认真吃饭。

他见多了她温顺可爱的娇俏模样,她缠他黏他追得他满世界的跑与奔,他光是躲她就已经够让他觉得疲惫,再听到她一股脑地道出自己这些来的伤心难过,只害怕再不离开,她就要反悔刚才答应他要离婚的事情。

曲臣羽敛了下眉,到是什么都没有多问,又指了指旁边卖螺丝的摊子问她想不想吃。裴淼心白天陪小家伙在游乐场里可是被折腾得够呛,这会再让她拿牙签一颗一颗地去挑螺丝肉,简直比把她大卸八块还惨。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肉串去捧酒杯,眼角余光里瞥见他拿着的那只红酒,张了张唇,说:“呀,这不便宜,就配烧烤,真是可惜。”

“可是,突然有工人跑过来跟我说,今年的葡萄丰收,可以酿美酒了。我着急奔到地里一看,随意摘了一颗往嘴里尝,不是太酸,也不是太甜,那味道清清爽爽的,却真的是时候酿美酒了。”哪晓得苏晓越听便越是生气,竟然真的动起手来。

“曲耀阳你不要不知好歹!淼心才是你的老婆!你当着这么多人在这里搂着二奶,你到底要不要脸啊!”

只是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非同小可,她之所以一直不提,也是害怕此事会因生活作风等等,牵涉到曲市长,从而毁了整个曲家。

这段曲家跟聂家的人早都忙到疯了,两家人完全拉成统一战线,订酒席、订婚纱,什么能做的不能做的他们全部都做了,就等着这两天把印好的喜帖一发,直接举办婚礼了。

“你什么意思?”这下换万晓柔不甚明白,刚才那一刻还好好的女人,怎么一下就变得这么悲戚。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ailsa我知道你对我的关心,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我知道怎么去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我承认,之前那段并不算愉快的婚姻让我对男人和爱情真的失去了好大的信心,可是这次,我是真的只想找个爱我的男人结婚。”

……

“我现在不在公司……”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裴淼心一脸的忧心,“低血糖,从前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毛病?”

不久后,一楼客厅里,兄弟俩就在酒柜前的沙发上坐着。曲臣羽去开了几瓶上好的红酒,给曲耀阳递杯子的时候才道:“晚上喝了些白酒,这时候混着喝没事儿吧?”

夏芷柔滔滔不绝地说话,包包里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夏芷柔立时一吓,赶忙挂断了电话才道:“哦!没有,就是何太太他们几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我又再次怀孕都为我高兴,她们想在何先生的游船上面为我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何太太还专程让人从北海道运过来一批新鲜的海鲜,她、她就是问我想不想吃。”

曲耀阳侧头唤了一声:“阿成!”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喂……”

曲婉婉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前打他,可这男人的力道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把抓住她一只胳膊向一侧甩,等她踉跄着就要摔倒时,他也只是侧头,冷冷一哼,就等着她摔倒。

她说:“芽芽昨天还问起你了,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呢!”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再小的孩子到底还是发现了她的不对,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歪着头盯着她看了半天。

“就是低血糖再加上心情郁结以致的一些不良身体反应,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生气,这个时候的孕妇最需要的就是家人在旁的关心与支持,还有,让她多休息。”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裴母眉心纠结,只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与曲臣羽之间的这段婚姻,但她一向宠爱女儿有加,若是她能真正得到幸福,她其实是愿意她嫁给曲臣羽的。

“妈我没事,你先出去!”忍得太久,她总有些话想要跟他一次说明。

“我约了朋友……怎么,我姐又跟姐夫发脾气了?哼!她真是没事找事做,现在本城最有价值的地产大亨已经是她丈夫了,她还想折腾什么?不知道满足!”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这样一想,曲耀阳快步上前,一把揪住陆离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是你对不对?我妈给我还有淼心吃的东西都是你给她的对不对?”

他记得当时他去看臣羽的时候,那小女人也在病房里头。

曲臣羽就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和躺得太久的关系,我总觉得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麻痹。”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曲耀阳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心里仍是会分,“我的意思是,你在调去帮我母亲开车以前,给我太太开了多久的车?”

可是那个藏在曲市长跟曲母心里的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以至于隐晦得除了他们好像就只有裴淼心知道这个秘密。因为这个秘密就连一向表面和善心底阴狠的曲市长都不得不妥了协,拿裴淼心一点办法也没有,默认了她同曲臣羽结婚、再次嫁进曲家门的事情。

曲婉婉的一席话突然让在场的几个女人都不怎么说话了。

裴淼心见后面已无座位可坐,只好将手里的东西往后备箱里一放,这才坐进了副驾驶座去。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他说:“打开来看看。”

“大哥!”路边的人群当中突然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是曲婉婉,她正好在这附近逛街,却不曾想无意撞见了这边的情形。

曲耀阳忙前忙后的,整个人早着急得不行,裴淼心赶忙拉着他的手道:“耀阳,我不碍事的。”

写字楼上的曲耀阳和裴淼心也一齐往下走,她回头看他的时候说:“小张送婉婉回去了,你开车来了吗?”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她的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裴淼心的声音极大,悲恸到极致的呼喊,那种痛彻心扉的难过差一点就害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裴淼心没有说话,思羽的身世她也不打算要告诉任何人。

可她说出来的话又好像句句在理,不管他跟裴淼心之间,曾经是谁先负了谁,谁又伤了谁,他就算心里再多着急愤怒也要忍着,他是再不能把这小女人给弄丢了。

他怕。

听到他这么说,抱着小家伙的裴淼心才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当仍是十分警惕地望着曲耀阳的方向。

……

他曾经以为,那个娇弱似温室里一朵小花的姑娘,到最后总归会累得回到妈妈的怀抱。可是四年过去了,这之中的任何一年,她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曼哈顿。他派去监视与调查她父母的私家侦探也回复说,这几年她都是通过e-mail在与父母单方面联系,甚至连一通像样的电话都没有打过。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