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18章:不求甚解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嗯——嗯嗯嗯、嗯——呼呼呼!正——好可以趁着抵达车站之前,消磨一下时间!”

上午九点,容析元的座驾将尤歌送到了她的公司,他还是习惯地亲亲她的脸颊,看着她走进大楼,他才离去。

尤歌的脸色稍微缓和一点,无奈地摆摆手:“谢谢你的安慰,我自己心里有数。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嫂子……你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加油啊!”佟槿最后还来个满满的鼓励,然后快速离开。这家伙觉得自己必须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元哥,元哥或许还不知道呢。

尤歌醉得不轻,哪里还会伪装和赌气,只有问什么说什么了。她始终不如容析元那么狡猾啊,就这样被问了个彻底。

噢天啊!

正当这儿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终于有人打电话来了。

“哟,这么热闹啊?刚才是谁说要给我的女人找来十个八个男人的?”熟悉的男声,带着一股冷冷的威仪,人已出现在苏慕冉身边,顺势将呆滞的她,拥入怀中。

...新娘来了,可是,新郎在哪里?大多数婚礼都是新郎先出现迎接新娘,但今天却是相反的,新娘先出现了。

当霍律师以家长的身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时,这场面真是有些感人的,因为来宾们都知道尤歌是宝瑞集团的董事长,父母双亡,所以只有请霍律师作为家长出席。

“容析元怎么说?”尤建军紧张地问。

在容析元这么催肥式的照料下,尤歌很快就长了三斤,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自从那天开始不戴小雨伞之后,容析元就更加得劲了,雄风大展,照这么下去,相信怀孕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两人的身体都没问题,是健康的。

许炎下班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没有等回家,先在医院附近的美食城去把肚子填饱。

两人的谈话,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之后容析元收到何宏森的来电,决定明天就派人来接走翎姐。

苏郴,跟许爸爸是同龄的,他女儿就是那位对许炎“虎视眈眈”的青春美少女——苏慕冉。

“扶着我进去后边休息室。”他半个身子靠在她身上。

许炎是会无条件呵护尤歌的,但此刻面对沈兆的责骂,许炎却感觉无言以对,因为那是尤歌和容析元的恩怨,加上现在容析元还在抢救,生死未卜,他如果再说过激的言论,明显不合时宜。

“压力大?哼,他男人压力大就要找ji,那我压力大是不是可以去找鸭啊?他如果因为压力大,他就该多跟我聊聊,说说心事,他干嘛要出来鬼混,不只他才有洁癖,老娘我也有洁癖!他跟其他女人鬼混过了就别再指望老娘原谅他!”尤歌叉着腰,激怒的表情确实有点像……母老虎。

马胜吉的死,是坏消息,但是,当容析元刚回来时,却听到了一件好消息——当年害翎姐的人,找到了!

容析元冷凝的表情出现一丝松动,嘴角噙着残酷的微笑:“我们不用动手了,这件事应该交给赌王去处理。他应该还不知道翎姐的消息,如果知道唐虞梅暗中想要害死翎姐,他自然会压制住唐虞梅,还会将翎姐接回澳门,有了赌王的庇护,翎姐会安全的,唐虞梅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啊……”苏慕冉再也顾不上,惊叫出声:“不要……”

紧接着,就在一秒之间,苏慕冉的手肘大力压了下去,将许炎的上半身按在了桌上。

“嗯,纯种比熊犬。”

翎姐对当时那一批孤儿来说,即是伙伴也是姐姐,甚至是母亲。她总是无私用爱心去对待每一个人,她的善良和宽容,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应有的承载。

又过去了一个星期,突然有一天,容析元告诉何碧翎,他要去澳门出差,顺便见见她的家人。

...容析元说的是真的,他只想离开这里,不想跟唐虞梅再有任何瓜葛。

“你看看,我多辛苦啊……哎……”这货故意装出很可怜的语气。

终于,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泰华的人慢吞吞进来了。可以看到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跟捡到钱似的开心。

尤歌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准备抽回手,可容析元的动作比她还快。

天知道这样的忍耐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尤歌内心的挣扎到了极点,可她很清楚,假如容析元真的成心瞒着什么,她即使问了也白问,他不想说的话,谁都无法逼他。

“宝贝儿,刚才骑马马还玩得开心吗?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奖励?来来来,亲一个……”容析元脸皮厚地指着自己的脸。

两个男人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说得很通透。尤歌进来的时候,抱着奕宝贝,见到霍骏琰,惊喜地说:“霍大哥你回来了,正好,我们准备要去医院看晓晓,一块儿吧?”

这个消息,让人很不安,假如何炬因无法离婚而恼羞成怒,会不会使出什么手段对付唐虞梅?而容析元还在唐虞梅手里,会不会受到伤害?

容析元的破坏力实在太强,这家里,谁见了他都要头疼。唐虞梅好几次都差点受不了,但咬咬牙又熬下来。自己抢回来的儿子,说什么也要忍。

夜空下,香港犹如一片变化莫测的立体3d图画,霓虹映出的美轮美奂,张扬着这座世界级大都市的潮流与时尚,目不暇给的万家灯火,如一条条缤纷的绸缎,如耀眼的火树银花,不断刷新着人的感官认识,不断带给你新的赞叹。

这一晚,尤歌睡得很香,因为太累了,入睡也快,没精力再想其他事,先休息好了再打算明天的展销会。

容析元深眸一沉,收紧了双臂,几乎与她唇贴唇了,狠厉地说:“你竟然答应?为了拿回公司,你也学会了不择手段吗?选择走这条捷径,你可知道将会是什么后果?”

容析元如黑面杀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子里紧绷着的那一根弦倏然崩裂!

就好像苏慕冉和许炎,两个欢喜冤家,时常磕磕碰碰的,看似是有激烈的摩擦,但好在这都有利于彼此更认识对方,从中发现对方更多的优点,渐渐的就会感觉到,嗯,他(她)很好。

尤歌没见过他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这比他说“对不起”还更能带给她震撼,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她思考得够清楚,她刚刚可能真会动摇。

但就在几天前,尤歌和许炎回来了,尤歌还被一间大公司聘用,委以重任,让她负责泰华酒店的收购。

砰——!一记闷拳打在衣柜门上,容析元狠厉的眼神太骇人了。

尤歌现在可不是能被人轻易几句话就激怒的,她知道郑皓月是什么意思,更知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爱逞口舌之快。

男人在这种时候最需要爱人的理解和支持,需要精神上的慰藉,但也是最容易被人趁虚而入的时候……现在他身边的人是翎姐,她还在给他准备晚餐呢。

此时此刻,

尤歌懵了,呆愣两秒之后明白了他要干什么,她粉润的脸颊立刻浮现出怒气。

“你胡说!臭*,你太不要脸了!”尤歌涨红的脸更像要滴出血来,羞愤不已。

容析元所在的卧室,此刻他依旧被拷在chuang上,两只手戴着手铐。

“大叔!”尤歌惊喜地奔上去,一把抱住了进来的那个身影,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啊!

迫在眉睫的事,容析元准备第二天就和老爷子一起返回香港。

他再次无奈地摇头,自己不是好好先生,今天算是一再破例了。

尤歌就这么呆呆站着,惊恐的大眼直勾勾望着牌子上的名字,渐渐地一步一步靠近……再靠近,直到跟前了,她才不得不从惊悚中稍作清醒,原来不是眼花,原来,这牌子上,跟“容析元”三个字并排的名字,真的,真的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她的亲人,她的小姨——郑皓月!

一辆商务车极速驶来,停在了一座废弃工厂的背后。

许炎故作轻松,一直在喝水,这都是十分钟内第三杯水了,他真的这么口渴么?

有人说:宝瑞树大招风,引来了恶徒的觊觎。

“嗯,也只能这样了,监控器是挺麻烦,唐虞梅想得真周到,呵呵……”

“呃……难道是唐虞梅家来客人了?”

尤歌的脑子也在发热,冲着他投来一瞥欲说还休娇嗔的眼神,轻轻地说:“大叔,还愣着做什么,快来……”

尤歌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他没表态,但从他思索的眼神里,她能感到他的心也有一丝动摇了。这件事还是只能他自己慢慢去消化,想通了就对了。

这念头刚起,只听许炎冷冷地警告:“黑虎,今天的事,只能你知我知,回去该怎么说,不用我教你了吧?现在你就把车开回去,以后没事也别来医院找我,那是我工作的地方。”

许炎走了,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走的时候看似很洒脱,不吵不闹甚至连一句叹息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能这么快就平静吗?尤歌跟容析元结婚了,带给许炎的震撼,岂是一点点而已?

在相处中,他发现了她身上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她甜美的外表之下有着坚强的内心,脾气火辣,过招时更是能与他旗鼓相当。这就使得她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开始对她改观。

“……”

龙晓晓心里微微一甜……他总算还是关心她的,哪怕只一点点就够了。

不仅有虎牙,苏慕冉还有甜美的小酒窝,青春靓丽朝气蓬勃,说真的很适合许炎那种受到数次打击的人,只可惜他连正眼都不瞧人家。

龙晓晓和周丽萍都惊呆了,今天这是什么运气?先前是有神秘人为她付医药费,现在尤歌又说要将她转去特护病房?

“许炎,我们一起散散步吧,现在还不是很晚。”尤歌这是主动在邀请,也是为了要找机会向他解释。

容析元已经别开了视线,假装看向下边的花园,嘴里还哼着歌儿,显得很轻松自在的样子。

所以,容析元现在终于不用再掩饰自己对尤歌的思念和感情,他不想等了,他现在就要见到尤歌!

心底的呼唤,爱的悸动,让尤歌忘记了害怕和恐惧,冲着容析元,露出一个带泪的笑容:“好吧,我们就一起傻一次……”

“怎么,觉得盒饭太差劲了?”

郑皓月当然也猜出来了,她心里的感受就跟被刀子捅一样的。她想起自己与容析元住在一起四年,他都没碰过她,一度她还以为是他天生就淡漠,或者是对那种事的定力太好。

郑皓月大惊,他真的听到了?糟糕……这下,她可如何解释?

“什么?郑皓月?少奶奶您不知道吗,少爷和郑皓月没有住在一起的,少爷这几年都是住在原来那间佣人房,就是您现在住的那一间,郑皓月是住在三楼客房,少爷跟她之间没戏。”

尤歌脑子里灵光一现:“沈兆,他的第一个女人是谁啊?”

r />????“啊……怎么回事?”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边的状况先是熄灯,后是有人在争相购买,仿佛迫不及待似的,这必然引起不少人的兴趣前来一看。

周末天气好,适合郊外游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洗肺减压,当然也可以在室内玩玩,比如看个电影,逛逛街,骑双人自行车在公园里晃悠……这些都是很轻松休闲的方式,但偏偏有人约在了拳击馆见面。

苏慕冉似是早有准备,上半身一偏,在躲过攻击的同时向许炎挥出一拳,在他挡住的一霎,她的右腿猛地踢出……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这是长期训练养成的意识。

不管服不服气,这群人都对尤歌有了新的认识,不得不承认,这个曾经被大家私下里传为“傻子”的人,如今蜕变了,让人刮目相看。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个寻常的细节,包括容析元。而尤歌却好像很开心,最后走的时候还不忘客气地跟在场的人挥手告辞。

龙晓晓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想的,一下子就脑门发热,脱口而出:“是啊,我是撒谎了,我是没男朋友,那又怎么样?是不是没男朋友就成罪过了?我……我没人要,没人看上我,这样行了吧?哼!”

霍骏琰没好气地半眯着眸子,熠熠生辉的双眼泛着冷光:“还这么逞强?刚才在车上遇到*,你也不吸取一点教训?现在这么晚了你还想一个人回家,万一出点什么闪失,你是想刚出院又进去?”

霍骏琰果然是火眼金睛,猜对了一大半。龙晓晓以前喜欢过卓毅,但现在却不是的,可因为这毕竟是大学时期让她动心过的人,偶然相遇,心情当然是有些波澜起伏的。

卓毅也在看霍骏琰,再转头望着龙晓晓,笑着问:“这是你男朋友?”

“还是自然美女好看……”卓毅喃喃自语,对于不久之后的聚会,开始有了一点期待。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