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56章:千乘万骑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经由张兰兰的提醒,我才发现我的戒指结界还撑着呢,怪不得我觉得我的精神不济,光顾着看张兰兰跟宫一谦斗嘴了。

先前张兰兰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硬是一直拍着胸脯跟我保证说“一定可以找到这个地方”。

宫弦如愿的坐在了我的旁边,漫不经心的吃着粥。然后对我说:“晚餐跟宫一谦吃顿饭。”

“小米,怎么了?”

当然了,我的认知也只是觉得这个手镯的价格不菲。由于我跟宫弦也算是有一点点的了解了,他从来不给我买礼物,因此我潜意识的觉得这个手镯不单单只是装饰那么简单。

我连忙低头去察看那手镯,可是奇怪的是,手镯却还是原来的模样,一点异样也没有。但是我就是可以感受到我的手腕那手镯的位置处阵阵的发热。

我仔细一听,果然是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总是不习惯跟宫弦相处那么近乎,因此我的回话近乎没好气的语气。

忽然我发现我们前方的路两旁开满了美丽的鲜花。开始我对这花特别的喜欢。因为它开着特别的艳丽。可是我再仔细的观察的时候,我却大吃一惊。因为我发现此处盛开的鲜花,竟然是只有在地狱里面才会出现的曼珠沙华。

我立马转过身,看着张兰兰。“张大小姐,明天一定把乌龙茶给你奉上。”

正好那天杨先生的妹妹用过了这一把雨伞。这个天助于女鬼的好机会,就被女鬼给抓住了……

我听了继母的话,先是有一丢丢的难过,却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只要能拖延时间,时间一久继母说不定就忘了这件事情。而我只需要在这段时间里,找到一个办法把手中的戒指给取下来,到那个时候,戒指没有了,宫弦应该也不会那么执着的让我嫁过去了。

“你以后最后离宫一谦远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陆雅气哼哼的差点就要过来推我了。

耳边到处都充满着她们奇奇怪怪的笑声,还有那种污言秽语。

之前张兰兰跟我说过,变成鬼的东西都会记得对它来说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然后在那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无论是有恩还是有仇,都能够找到那个人。也有的鬼是来不及留下印记,所以只能凭借着生前的记忆来到之前经常跟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大哥,如果你死了以后,你是会选择投胎重生还是为了保持生前的记忆而选择躲在黑白无常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呢?”忽然小女子停了下脚脚步,很认真的问大明这个不该从那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大哥哥,你是不是怕我啊。”小女孩看了看大明那发抖的手。

“张兰兰快想办法,这似乎是那个被你用符纸封住的,全身爬满了红色的蠕虫的那个怪物上来了。”

这也是够我郁闷的了,一会儿去找那个什么金先生都不知道要走个多少公里的路,虽然这也就是一个二层的楼房,然而我也还是觉得多走的一步路都是对我的脚的一种残害。

白天阳光明媚时,我都不敢随意行动。现在在这黑漆嘛虎的夜晚里。我更是不敢动。

我决定把这一条戒律也用在我自己的身上。虽然我心里万分的着急。但是我还是决定原地不动,就在这里等待着张兰兰的回来。

此时我想到了一谦,于是我的身体及心里都极度的抗拒宫弦跟我的肌肤相亲。我的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

我扶着旁边的石头,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干呕。头也一阵晕眩,摇摇晃晃的感觉双脚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站直了。

山村里的空气没有污染,倒是很新鲜。偶尔还能听到远处树林中传来的各种鸟鸣。

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像是一道迷宫,我踏进了迷宫里,却找不到走出来的路。

张兰兰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了了,就是我们无法见到秦小姐,自然也就无法知道她的准要症状。一切都只能建立在沈小姐的只言片语上面,实际的情况根本无法想象。

“那个女人只好她能联络我,我却是找不到她的。”这一回黑雾没有再犹豫,立即就解答了我的问题。

宫弦说完,姿态优雅的向后靠了靠,给自己摆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此时,我看到金光闪闪的光线倾泻在他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丝丝五颜六色的光晕,要不是他嘴角那抹冷冷的笑容,我还以为自己梦到了神仙下凡呢。

“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你们听完之后不要害怕,我到时候会让小慧附在我身上,你们也不要说什么过激的话,其实她很可怜,我只是想要帮她完成一个心愿而已,但是这些都需要你们帮忙!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希望你们彻底忘了所有你们看到的,听到的一切!”

宫一谦都这么成为你这个护花的王子了,我又能说什么?当下我也就答应了陆雅这个要求。

“如果得不到飞天蛮的原谅,那就让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去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看着我太太死在我的眼前,我们一起去超生,这样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在同一个时空里相见,到时我一定能够认得出她来,我还是娶她为妻。”

张兰兰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放心吧,有我在呢。实在不行你也还有宫弦讶。”

现在我跟一谦的关系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宫一谦和陆雅正式在一起之前,我还是想再努力努力,就把宫弦什么的都抛至一边吧。

我见到宫一谦这么听陈媚的话,怒火攻心,立即就想要让宫一谦看看陈媚的真面目。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怕破罐子破摔。毕竟张兰兰就在我的旁边做我的靠山。

张兰兰假意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觉得怎么会有我这样的朋友,她缕了缕头发,拉着我说:“那你快去换衣服,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只要你说出门我们马上就可以走!”

于是我问医生说,“我的情况你们都了解吗?”

“一谦?!”

“你先上车吧,上了车以后,我再告诉你。”于是我爬上了马车后,也将陈媚给拉了上来。不知道陈媚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缘故,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嗯……”曾大庆沉吟道:“不过接下来的我就听的不太清楚了,因为我总不能一直就趴在小溪的房间门口去听听她在里面干什么吧?虽然说我是她父亲,但是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儿不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吗?”

这也是我好奇的,不过太多因爱生恨的例子了。所以到也就不太奇怪了。“我打算今晚去探查探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玩笔仙。如果是真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要把笔仙里面的鬼给送走了,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给我差评的人呢,感觉已经被世界隔绝了太久,我都已经记不清差评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事不宜迟,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敢继续拖。

说到这里,宫弦诡异的哼了两声,然后又看着我,对我说:“虽然说,你这样很可爱。也很乖,我想把你怎么样,你就要怎么样,两个反手的机会都没有呢。”

那几个分不清性别的声音时而拔高时而又降低,虽然我听不真切,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到,这几个声音是在对着我议论纷纷。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我咬了咬手指,突然想到自己似乎把这本书给带在了行李箱里面。我激动的拉着张兰兰的手,把她拉到了房间里面,然后用手指了指行李箱。

拿着书,我指了指外面。示意张兰兰跟我出去。

我胡乱的翻着,毫无章法。就这么找下去,我要找到猴年马月啊?可是我别无它法。正当我已经烦得要放弃了的时候,“以魂换魂”这个降鬼招式突然间赤裸裸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张兰兰这样,我也松了一口气。只见张兰兰秀长的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不错,你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我刚刚问过爷爷了,他说可以一试。但是爷爷也说了,换血时就是降它的时候,因为这是非它本意,所以它肯定会反抗的。”

小珏面如死灰,完全就没有要选衣服喜悦感。张兰兰拦着我,不让我过去。忽然我想到了我可以看到常人看看到的邪物,会不会那儿绑的那个不是人而是鬼,所以张兰兰跟大明才会看不到。

想到宫弦与我的约定,胸前的项链是我跟他可经进行联络的媒介,我赶忙手握项链,不停的喊着宫弦的名字。

“可是,此时我又听到了诡异的歌声:“小白菜啊,地里黄呀,生了个弟弟,比我强呀……”

直接就走到了宫一谦的房间里面,从宫一谦一直放钥匙放门卡的抽屉里拿了一串的钥匙,“一谦,你肯定还有备用的,这钥匙我就先拿走了。”说完,也不顾宫一谦会不会拒绝,我就直接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我背靠着墙壁,被吓得不得了。在我转过头的瞬间,竟然看到一个倒立着的人头,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露出了像鲨鱼一样尖利的牙齿。

女鬼撇过头哼了一声:“我没有跟着你,我叫程凤。我也不打算干什么,我就想把我的女儿给带走。”

这些不堪的过往这时就像是昨日重现,一幕又一幕的过往仿佛想是要提醒我,让我再经历一次。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我先是慢走到小跑,跑到快速的跑起来。心里头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支持着我。我一定要把这对背叛我的人踩在脚底。

我正在为他抱不平时,变故却是忽然就发生了。

宫弦轻轻的将他们放在了地上,他们此时眼神还是紧闭着的。我连忙摇晃着兰兰,“兰兰,兰兰。”

不但当然如此,院子里面还有假山、流水、荷花池。

宫一谦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我的反映会这么的激烈,这种手机相互共享位置的方式现今在许多年青人中都广为流行,以示代表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紧密。

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没有办法。我无法阻挡得了他们自由行,最主要还是无法阻挡他们的战友之情。

“是。”佣人应承着去了,我便到了池边看那些锦鲤。我的感动还没累积多少,就听到头顶上传来宫弦淡淡的一句:“真笨。”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看到司机如此的配合,我多给了他一百元钱做小费,有着宫家做为我的靠山,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面前就是一堆尸体,在我神情高度紧张的时候。当时我蹦了起来,脚踩到了地上复杂的枯木。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往后退,那些尸体都跟着我们走,赶尸人说:“我赶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

“当然是真的,还有人真的就看到了他已经去世的亲人了。”的士司机担心我们不相信他的话,又加了一句:“当然也并非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否则这个世界还不乱套了,据说能够看到去世的亲人,还需要机缘巧合,有缘人才能做到。”

刚才我才一换方向,那个恶灵也随之换了方向,若是我再换,那就会让对方得知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

想到此,我尽量压制住心里的狂跳,假装时不时的看看风景,眺望远方,装出正四处观望找人的模样,又时不时的拿出手机,假装想要与张兰兰联系的样子,不停的拨打她的电话。虽然张兰兰的手机就没有打通过,可是能让我有些事情做也是好的,否则多真担心我会失控,露出害怕的样子被对方发现。

吴兵讽刺的说,“你敢在外面乱搞还怕人说?”

看他那个样子,简直像只要咬人的哈巴狗。我说,“钱会给你的,恕不奉陪!”说完我就溜之大吉。

第二天,我被一个电话吵醒。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一点良心都没。我含着怒气的拿起电话,发现是王先生打来的。

随着小月的眼泪淌在手镯上以后,那个手镯的颜色就由之前的惨白变成了正常的白色。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空气沉闷到不行。也没有什么光亮,但是这个镯子还是隐隐的能透露出一种亮色。

我也点点头:“那就好,你想开点,我们静观其变。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再说吧。”

张兰兰心直口快的问,“你不是说她家有鬼吗?怎么那么正常?”

这时欣欣的目标又对准了王先生,他如五雷轰顶般,慌忙摇头说,“你别过来,我是爸爸啊!”

还真会趁火打劫!

没办法,我情急之下只好在他的侧脸上留下匆匆一吻。宫弦收到吻后,满意的挑挑眉,潇洒的摇身一变消失在房里。

我仍不死心的问:“鬼不是可以穿过房门的吗?为什么刚刚还要我们去开门。不开门他们就进不来了么?”

短信很快的就编辑好了,但是看到发送这两个字却也还是让我犹豫了挺久,最后,我几乎是咬着牙齿,直接就摁了发送。

在我的短信发过去后,对方很快的就回复了一句:“客服小姐,你真敬业,这么晚了还没下班。”

“我就是靠着插花艺术为生的。所以我每天都会设计好几十种插花的造型。将它们摆放到花瓶里,然后再拍照。拍完照就拍卖掉。也是自从我买回来了这个花瓶。我发觉我的灵感和思路源源不断而来。但是变故也就在昨天。”

我惊恐的往后退,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往那边走。门是被锁上了,窗户上面还有尖利又生锈的防盗网。我根本就是什么地方都出不去。

我紧紧的抓住一边的枕头,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从面前的骷髅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周围的温度又变得冷的不行。就连我的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就算如此,我也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快走。”

有的动物是被人吊起来,割破了血管,让它血流尽而死,但是令人气愤的事,并不是一刀致命,而是割了一小角的小刀口。那血只能缓缓的流出体内,直到流尽而亡。

宫一谦?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尤其是我刚才还告诉给了他们说我收到了张兰兰的信息的事情,还有张兰兰对我透露的我们当中有异常的人物时,若真是这样的人就在大明或者是小功身上,那么对方一定会从我无故的提出要先回转磨盘镇这件事情上猜测到是张兰兰给我的通的消息,那样一来会不会对张兰兰带来不安全的因素。

“哼……”

雨女犹豫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了几分意味不明的光彩。然后只见她点点头,对我说:“是的,你只要将我的魂魄还给我,我一定不会刁难你。”

我大惊,觉得十分的神奇。已经不敢再继续深究下去了,杨美玲突然在门外大声喊道:“梦梦?兰兰?你们在里面吗。怎么去拿了个点心就看不到人了。”

我热切的蹦起来,很快我就明白了这个词语不是白起的。就在我落地的瞬间,我的高跟鞋的鞋跟很不给面子的就往旁边一歪,我仿佛听见了我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再一次确定了他们两个人没有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我一把拉开窗帘,为了配合我演戏,我还大声的喊道:“曾大庆你来看,你家这里的风景可好了。小溪毕竟还是个小孩儿,你就别想那么多啦。等她回来了。我再找她好好聊聊。”

曾大庆不怕晒太阳,所以直面着阳光他也不心虚。但是程凤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上这儿的,更不清楚她是如何在白天骚扰人间的。

我靠在沙发上,抬起头。却见到曾大庆在用一种我看不懂情绪的眼神一直盯着我,他那样子,就仿佛在等着我给他什么答案。

正当我舒服到快要把灵魂洗干净交给魔鬼的时候,突然间我的身体受到了一阵剧烈的晃动。

我的举动可能我自己都无法理解,小月可能也是被我给弄得莫名其妙了吧。所以只见她一边朝着我走过来,一边焦急的问我:“梦梦,梦梦,你究竟怎么了?你要找什么东西啊。”

我瞄了一眼宫弦的手,看着他似乎是还算是老实的份上,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于他刻意跟我的亲呢举动。

他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的心疼,脸上也现出了不安。

声音就是从花瓶里面传出来,无论如何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了的,到底是里面的花朵?还是那个诡异的花瓶。

为了打发时光,我把宫弦藏书阁里的一本百种恶灵谱带来了上班的办公室里,无事时我就翻翻书,给人一副很是阳光向上,喜欢看书的印象。

这一天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之中度过了。等我回到了家里,宫弦并不在家。对于他常常失踪的情形,我了是早就习惯如常了。现在是有他在家有在家的过法,没有他在家有没有不在家的过法,无论是哪一种,我都随时随地的奉陪。

“求你了,我愿意替茵茵受罚,只求你别让她魂飞魄散,就让她好好的去投胎吧,我再也不会强留着她在人世间了。”

小女孩的话彻底的把大明的一丝怜悯的心给收了回去。他对宫弦道:“任凭你处置吧。”说完他不再看小女孩一眼,而小女孩的母亲也不再向我们求饶,而一脸痛苦的看着小女孩,对她说道:“茵茵,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好好的教你为善的法则。可是妈妈也是想要把你留下来,这样妈妈还能够日日看到你,哪怕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需要你去吸食这些男人的精气才能维持你的身体不坏。若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妈妈宁愿早早的让你去投胎,这样日后我们母女还有想见孤机会。”

我们看着都觉得心里有泪上流,连大明的眼角也都湿润起来。他一脸崇拜的看着宫弦,早已不再害怕宫弦的身份。

宫弦也点点头说:“确实,如果这两个女鬼要是不心甘情愿的回到笔的里面,可能曽小溪就会走火入魔,然后被这两个混蛋姐姐给抽出魂魄,一起进入鬼的世界。”

当时我就捂住了眼睛,砸吧砸吧嘴,心想:这宫弦真是越来越没下线了,对这种未成年少女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之前真是没看错人,宫弦一直都是我认识的那个流氓鬼。

我干巴巴的笑了笑,“啊哈哈,没啥,没啥。马上就好了,一会我再好好的给你们解释。”

想跑是肯定跑不过宫弦的了,宫一谦能不能见到我还是另外一回事。

“是的。也不知道是何人那么歹毒,竟然给他用上了噬魂虫。”

“林梦,在这样危难的时刻。你就不要去顾及你的面子了。”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冷哼了一声。宫弦没说话给张兰兰吃了一个药丸,直说让她好好休息很快就可以恢复的。

本来跟宫弦待在地下室,就已经十分令我瘆得慌,现在又听见张兰兰说这种话,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一阵发凉。

见次,我才敢跟张兰兰说话。我先是回头看了看窗外。发现那双眼睛还在。于是我用着一种我自己都能明显察觉到结结巴巴的声音对张兰兰说:

这股中药的味道还真有提神的作用。我瞬间就觉得自己头脑清醒,再也没有那么胀乎乎的感觉。

之前说给张兰兰听的话,大部分也都是我胡编乱造的。就是问我,我也不能明确的肯定宫弦会过来。

在那之后,我跟张兰兰就被关在旁边的一个铁笼子里面。

张兰兰跟我一起背靠背的坐在衣服上,互相靠近也没有让我觉得有一点的温暖。

那个目光,就好像要把我给生吞了。想到他们不人道的厨房,我的心脏没来由的一紧。

怎么又来到这里了?这样的噩梦到底要重复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头!

我一脸麻木地跟在张兰兰的旁边,靠近她手中的蜡烛,祈求着那一点温暖。

张兰兰解释到这一步,我已经大概听明白了。我问道:“所以你们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儿子把他们的灵魂给吃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