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76章:十字路口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果然,抽屉一拆下来,就能看到那个同样是空白的一寸相片,相片上只有白色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张兰兰用手拍了拍我的腿,然后说:“这不一样,不管它们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觉得它们可怜,因为这种被困在时间中的人,都是自杀而死的人。而且他们的自杀,却还带了别人一起去死。这就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了,也是我最不可能接受的。”

“林梦,你记得前几天卖出去那把有几百年历史的梳子吗?那个时候你还是挺开心的,这会就一个差评来了,这个人说梳子有问题,然后还说了很多,你自己看吧!”

我连忙带着小珏回到了她的家里。

说完我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扬长而去。

“不能吧,不会那么巧的。这株曼珠沙华,就是他的女人变的吧。”

小珏反手抓紧了我的手。对我摇摇头说:“我还是把事情早点告诉你,你看看怎么处理,你是不知道,这事与湖北馆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你是……黄拓跋……”张兰兰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扶住了我,也问出了一句,让我不可思议的问题。

上了张兰兰的车,一路上她都没有像之前那样飙车的无法无天。刚刚紧张的心情一扫光,我对张兰兰说:“你想吃点什么?”

“大明,大明,你醒醒。”我顾不上去看张兰兰与小女孩斗法,连忙走过去察看大明的情况。

不会吧,看着张兰兰拿木棍去捅那个小女孩,我疑惑着看向她们,这可不是街头打架,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就用,这些武器对于鬼怪来说是不起作用的。

似乎他们的睡眠质量特别好。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影响不到他们。

张兰兰此时已经顾不上我。只见她席地而坐。先念念有词的,燃起了三根香。可她的面前,也摆上了三个香炉。一副要做法事的样子。

“正是如此。正好话都说开了,又说到了这个话题,那么两位小姐有没有兴趣,若是有兴趣的话,请移步下车,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锋利的雕刻的纹路割破了我的手,鲜血直直的就滴了下去,落入了抓住了我的腿的那个鬼怪的口中,当时它的整个眼神都从呆滞变成了欣喜若狂,恨不得我直接就变成它的盘中之物。

我收回了戒指的结界,感觉应该是没有危险了。毕竟这个戒指多开几分钟,我就要多受到几分钟的伤害,这次就当是为了救我跟张兰兰,所以也就姑且便宜了宫弦。

说罢,他又堆起笑容看着局长他们。这个厨师,一定是知道我们这么多人,他办不过来,到时候我们要是看到有什么不妥,跑了他都抓不上。

我心中暗自吃惊。但我不想过多的跟阿明说,我是如何到这里的。只觉得宫弦和张兰兰都让我跑十公里,可是我最多跑了三五公里就已经累的毫无力气,难不成是那匹马将我带过来的?

张兰兰摇了摇头道:“很不好判断,不过依我之见,宫弦是不会接受对方所求的,如果现在都对付不了对方,待对方修炼成功之日,他更不会把宫弦放在眼里,说不定还会为了今日之事而做出杀人灭口之事来。”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

“敲门吧。”张兰兰说着,然后她就伸手“咚咚”的敲起门来。

可能是我的紧张情绪感染到了大妈,她连忙说:“有,有,有。”然后她就匆匆的往她家跑去。

却在此时,宫弦抬起了他的左手心看着。看着张兰兰又看着宫弦的举动,他的这个动作刚才也出现过。

他的手托着张兰兰的身体,我想靠近却不敢,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

“不需要用软剑开道吗?”我心有作悸的询问,刚才那些杂草把我身上割得好向道血口子,现在我都知道痛了。

将女人推到门口,我把她的帽子递给她。然后食指虚空的指了一下对面的空房间,就把门给关上了。

张兰兰都这么说了,我就当作张兰兰真的需要这方面的历练吧,否则我自己都觉得很对不起她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抬头对宫弦说:“宫弦,你又来了。”

说完那句话,我就没有怎么管陆雅。直直的就往前走。这个时间是饭点,很多司机都赶着换班,特别是这个地方又堵车,所以没有几两空的士。

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陆雅“哎哟”的声音。我连忙回过头,发现陆雅赌气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手中那些价格不菲的裙子被她连同袋子一起扔在地上。

黄莺听到了那位宫装女子的话,就闭口不再叫了。

我摇摇头,看来这个小店老板跟我想的那个曾大庆并不是同一个人。我没在意,因为什么样的事情我没见过呢?再说了,就是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的有什么棘手的问题,我都必须要独自去面对。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也没有办法再冷静的去屏住呼吸。在我慌张的时候,冷不丁地吸入了一口水。本来就已经缺氧的大脑,在这个时候,更是显得昏昏沉沉的。

张兰兰笑着说:“有吧,收拾收拾我陪你去医院。”

我看到张兰兰皱着眉头好像是在仔细的去感应周围,好一会儿,她才用手点了点我的额头,“梦梦,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我什么也听不到啊,怎么说你也是亲身经历过好几回这种事情了,怎么还如此的没有定力。”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这真真是太神奇了!虽然我所在的城市是禁止摩托车出行的。但是我也知道,这种电动摩托车最麻烦的地方就是充电的问题。据说充足的电能跑个四五小时都不错了。

也许我的潜意识是想告诉张兰兰。如果她联络不上我。她会过来找我的吧。

“我前两天经过我女儿房间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声音,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她刚从学校里面回来。最近她总是这样,晚上有时候都会去学校,问也不说什么原因。有时候会告诉我快考试了,要跟同学一起复习功课。”

“这个事情真是太邪门了,难道我们是遇到鬼了吗?”大明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他的神色有些难看。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没料到,面前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了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了解的,你说的是我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吗?”

当时我是惊呆的,这次到底是碰到了什么样的人。我本能的拉着张兰兰就想走,但是张兰兰却越发的坚定。她回握住我的手,然后对面前的男人说:“你懂我在说什么的,我是说你有没有碰到过,比如说同住在家里的人,却在半夜掉了脑袋。”

男人一拍手,然后笑道:“有意思,你们跟我进屋里来吧。”说完,他就打开了房间的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我见张兰兰一意孤行的样子,只好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确实,是有过这么几次。但是数量不多,我也就见过两次。之前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睡的太熟了还是什么原因,反正是没有看到过。这一切应该都是从我那天杀了那些鸟儿以后开始发生的。”

希望里面能有什么比较有用的东西吧。书中的笔迹已经干涉,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是被人一笔一划的给写出来的,如果按照书上的署名来看,这本书就算是说是宫弦的日记本都不为过。

“可是,此时我又听到了诡异的歌声:“小白菜啊,地里黄呀,生了个弟弟,比我强呀……”

我不露声色的假装甩了甩头,趁机查看了一下周围,见许多乘客见我并没有什么异样后,又都自顾的做着自己的事。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只听见其中一个阿姨说:“这么平时被宫建章使唤的跑来跑去,有的没的小事情都要各种麻烦人。”

最先前说话的那个阿姨噗哧一声笑了,然后对着另外的一个阿姨就是一拍:“就知道指望你那点年终奖。不过你还真别说,现在宫建章找来了陆雅和宫一谦,要是他们两个人把感情给培养好了,到时候宫、陆两家联手,你还怕救不回来。”

“林梦,我听说你才回来,所以带了点东西,想让你补补身体。”宫一谦的声音依旧非常温润。

只是他既然是知道宫弦的,却还是敢于来挑战宫弦的底线,那是不是说明他也是有着某些有恃无恐的筹码吗,想到此,我又为宫弦担心起来了。

没容得我多想张兰兰又开口问:“是因为这样你才从我手里夺过酒杯的吗?”

我的话以及张兰兰的态度,顿时让大妈眉开眼笑。

我想近期我是冲撞了专管感情的神灵了吧,否则怎么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人都与我犯撞。

虽然我很沮丧,虽然我因为不知去哪里寻找张兰兰的下落而担心,但是我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担心的表情,我怕这种负面的情绪传给了大明他们,其时他们也是无故受到了我的连累。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大妹子呀,你们别看大妈年龄大,可是这方圆里的壮小伙子这牛车都没有大妈赶得好呢。”

后来王先生单独把我拉到外面,叹了口气说,“刚刚那个就是我们家欣欣,今年17岁,马上就要高考了。以前她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自从买了那个娃娃,她就跟着魔了一样。”

被欣欣生了一顿气后,她的妈妈一直在给我道歉。边道歉边哭诉说,“她就跟中邪了一样,我们都说那只是个雕像,不是人。她却不信,一直说那里面就住着个人。一次她好好的上着课,突然跑回家来,说她的宝贝肚子饿了。为此老师找家长,她爸气的把雕像丢了,结果她好一顿哭,三天三夜都不吃一口饭。她爸没办法,只好去把雕像捡回来送给她。”

担心是张兰兰已经过来了,于是我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只见到一个巨大的瞳孔从门的外面看了进来。

地上的身体在张兰兰画的各种各样的图形的照耀下,又站了起来。规矩矩地变成了之前的模样,张兰兰用眼神示意了赶尸人。

老板有些为难地说:“这个不太好吧,半夜回家不是很安全,而且你们两个女孩子,有要长途跋涉那么久。”

由于我跟张兰兰本身就没有带什么东西,并且我们进客栈的时候也只有我们的衣服。而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衣服给换上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要直接走就可以了。

再见到张兰兰时了,竟然是农历十五下午的4点钟了。从下午的3点钟开始,我就一直在她的门口外徘徊。紧盯着她的房门。她算起来都进去有一整天了,我还真有点担心她了。

我没有让他知道张兰兰有捉妖的本事,怕吓坏了他,只是跟他说兰兰是我的好朋友,想跟我一块出来玩一玩。

可是无论我多细心,甚至是把那些翻落于地上的木块都掀开来察看,也没有再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当那股冷意离我越来越近时,我感觉到手镯的热量也越来越灼热。这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提示我出现的恶灵法力强度很大,二是提示我这个恶灵离我越近则手镯的热量也越热。

宫弦深邃的眼神看着我,勾起唇角说,“娘子,我们好久没欢爱了。”

小月还是愣愣的趴在手臂上,大大的眼睛眨呀眨的。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冲到小月的面前,一把将她的手往上一拉。总算是没有什么眼泪弄到上面去了。

令我奇怪的是,随着我的动作,灯光也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而电工也一直挑着眉看着我,证明我这个不是幻觉。

我连忙摇头说,“不是的,就是好奇。”

我本身就已经怕得不行,夫人又一直在门外大哭。我虽然无法理解,但是更多的还是信任张兰兰。张兰兰一直就不是一个特别冷血的人,她让我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听从张兰兰的吩咐,不要乱说话,也不要过去开门。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我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扒开墙纸,然后仔细的研究这个墙壁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就算是退一万步来想,里面就算是真的有一具尸体,那么都不关我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骷髅还在不停的朝着我走过来,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项链,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突然,他的脖子一斜,嘎嘣一声咧着嘴朝着我笑,没有舌头导致嘴巴没法发出声音。只能硬生生的靠声带震动模糊不清的对我说:“我……见过你。”

果然,宫弦真是敬业啊,我一到家,就看到他已经等在那了。

看来这个方法可行,我心中一喜,于是就不让自己长时间的停留在一处地方,虽然我的脚走动起来很多不便,我也坚持着来回走动,就是走得慢,也不让自己停下来。

别打开,别打开。我一直在脑海中想着解决的办法,一边在心里想着让手镯别打开结界,说来也怪,我自己在心里多念一遍别打开结界,我的手镯的热量就淡一分。难道这样可以让手镯感应到我的想法,所以手镯的热量才会慢慢的消失了吗。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于是我朝陆雅摇了摇头。

我一直用浴袍裹着自己的身体,紧张的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的方向挪动,但是我的身后却传来了雨女幽冷的笑声:“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你是一个结过冥婚的人,我要是把你给吃掉了,那么就能够变成你的样子。到那个时候,身上沾染了你的气息,要想将你的男鬼丈夫给吃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怎么又跟我结冥婚这件事情给扯上关系了。我也是醉了,我不知道一个人类跟鬼结成冥婚这件事情在鬼魂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难不成还在头顶上写了“我很好吃快来把我吃掉”这么几个大字吗?

被张兰兰因为食物而抛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虽然在心中不停的感叹,可是也还是快步跟上了她们的步伐,就算是张兰兰告诉我这个女鬼真的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我手机都快抓不稳了,可是还是假装冷静的对张兰兰说:“有一个孩子,一个孩子从我的行李箱里面爬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行李箱里面会有孩子?你快告诉我!”我眼望着曾大庆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目光开始变得涣散的没有焦距,总是东张西望的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我被吓得哇哇大叫,赶紧扔掉了我怀中的花。其实现在它们已经不能说是花了,只能说是枯枝了。

他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的心疼,脸上也现出了不安。

我只觉得脑海中一乱,脸上也觉得传来了阵阵的热力,想来我的脸该不会是又红了吧。这个宫弦,向来都是如此,想来就来,一点儿准备的机会也不给我。

我用尽了力气都无法让它挪动分毫。

另一方面,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感觉到了不安,这种不安的感觉是在我得知了,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鬼,唯有我一个人遇到的差评是跟鬼怪有关以后产生的。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妖怪都是善类,否则我也不会处理一单差评就等于是处理一个妖怪了。

大明此时也走了过来,替小女孩求情。

我看了一眼曽小溪,只见曽小溪咬了咬嘴唇,面露震惊,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但是曽小溪也不傻,我猜到她给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因为宫弦给曽小溪和曾大庆的药水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曽小溪当然就不会在这无意义的拖延时间了。

曽小溪的面容有些惨白,可能是因为介入了这个召唤笔仙的术士中太久了。我对着宫弦说:“不能这样下去了,要是再这样下去,久了我怕曽小溪受不了。”

好在张兰兰最终还是比较靠谱的,她身体斜斜的往后一靠,整个人陷入到柔软的沙发中。张兰兰松开了扎起来的头发,五指变成梳子一样的将头发柔顺了一下。

我被张兰兰说的有些莫名其妙,这跟我问她的问题也搭不上边。我小心翼翼的笑着对张兰兰说:“兰兰,你怎么了?我不就是问问你……”说好了,不去打扰张兰兰,可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压在我心里,让我不得不出声去询问她。

走之前,我再次环视了一圈这个房间。凌乱不堪,地上竟然还摆着一个洋娃娃。我突然看着洋娃娃,冷不丁脑海中出现了这个洋娃娃在跟宫一谦对话的模样。

我知道张兰兰说得没错,可是我的心中还是为宫弦甚至是宫一谦担心着。但我看到张兰兰那又疲惫的模样,心中更加不忍心了。张兰兰都是因为我而陷入到如此地步的。

我连忙打住张兰兰:“你可别再说了,再说我又快吐了。”

身边的男人,就算听到张兰兰一句道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的神色,甚至还像之前那样不怕死地,将这个彼岸花递到我的面前。

我看像张兰兰,正准备问她该怎么办?便又听见先前那个男人的自言自语。只听见他说:“我已经快要忘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就要到哪里去,这个东西就像毒品,让我无法自拔,却又像上瘾一般的沉迷于其中。”

“你看你看你自己仔细的好好看一看。”王强有些恼怒了。他用手轻摸了摸那个装饰品。然后再把他的手摊开。

怎么会这样,而更让我担心害怕的还不是这一点,而那双掐着我脖子的手,似乎是可以算准我可以憋气多长时间,每当我觉得我马上就要被憋死时,那双掐着我脖子的手就会稍微的松开一些,让我可以呼吸到一些新鲜空气。

随着这些雾状的气体从我的体内越溢出得越多,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越发的疲惫不堪。而也正是在此时,我无意中抬头,顺着从我身体内飘出来的雾状的东西飘过去的方向看过去时,这里我看到在我的左前方,正有一个长着大獠牙的怪物正在吸食着我体内飘出去的这些雾状的东西。

当我以眼可以视物时,我看到那个怨气鬼正双手抱着头,不停在空中翻滚。想来他是绝对没有想到我会识破他的真身,更没有想到我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还能够笑得出来,一个不察让他吸进了我的喜气。

“可以是可以,可是林梦你想过了没有?我们离开了以后,你的差评怎么办?”

心里暗喜,难道是一谦来提亲了?他知道我和吴兵告吹的事情了?他要提亲怎么不早说,害的我心里又气又羞的……想不到我和他进展的这么快,曾经嫁给他是我的梦想。后来想都不敢想了。幸福来的这么快,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时飞向我的那些成群的小飞虫越来越多了,我忍住心头的害怕,尽量不去看它们的,而是全身注意力都在想尽快把张兰兰给拉出来。

“张兰兰,你怎么样,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此时的张兰兰身上那种死灰气已经没有了。肤色也恢复到了正常的颜色。看上去她的精神尚好,也没有像刚才那样才说出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这让我放心了许多。

张兰兰正一脸哀怨的看着我,我们的耳边就传来了鬼哭狼嚎的求饶声。我立即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也即是宫弦那边的方向。

张兰兰一脸欣慰的看着我说:“梦梦,你现在看见鬼终于不再鬼吼鬼叫了。终于不用托我的后腿了,艾玛太开心了。”

在她的视线环绕一圈最后留在宫弦身上的时候。我看见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把绑在她大腿上的匕首狠狠的拔了出来。

刚才大明是站在我的前方,当我闭起双眼里,立即双耳就感觉特别的灵敏。我没有走几步,就感觉到正有人迎面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大明提醒我的方向走错了,我相信这条巷子不可能是一条死胡同,无论往哪个方向走出去,不是出口就是入口,况且我的方向感还是很好的,我确定自己的方向没有判断错误。

就连一直随影随形的感觉一有人紧贴着我的耳边的感觉也没有了。

“哟,你们快过来看啊,看这两个小妞长得多漂亮,尤其是这个个子矮一点的,脸就跟娃娃脸似的多可爱啊,快过来让哥哥给你摸一摸。”醉鬼一边说一遍指了指张兰兰。

啊,原来并不是想用就用的啊,我苦着脸,看来我想回到从前的愿望是无法实现的了。

我不由得暗暗在心中感叹,女人心海底针。吃完了这顿饭,宫一谦又体贴的将我们都送了回去。

我简单的把我跟蓝先生通电话的内容告诉给了张兰兰,其实也不需要我详细的诉说,毕竟我跟蓝先生的全程通话的过程中,张兰兰就坐在一旁,基本上她也听得七七八八了。

不管怎么说,好请假总是好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