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10章:一丝不苟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谭月轻咳了两声,回过神,不好意思的开始安检,随即公式化口吻的说道:“麻烦请转身。”

“哈哈……香香是个色女,大叔你要谨防被它偷袭……”

办公室里的人,目光全都落在容析元脸上,这个拥有一张完美容颜的男人,此刻的淡然就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人,这表情有着短暂的抽离,但下一秒,他眼底掠过一丝复杂之后,大手抚上了尤歌的手背,轻拍着,淡淡地勾唇:“先做完一件事,然后再吃饭。”

尤歌说得很有道理,但店长会听吗?

容析元确实愣住了,眼底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又是几分似笑非笑的玩味:“那你先回答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那个人一直没说话,死气沉沉的,但当沈兆碰着这人的胳膊时,对方明显地表现出不悦,眼里露出惊慌,缩在容析元身后。

容析元忍不住轻笑,好像这粥越发的甜了。

偌大的客厅就像宫殿一般华丽,欧式风格的装潢配上精美的石材还有工艺品般的灯具,使得整个空间显得美轮美奂,如一幅油画令人赞叹。

“你笑什么?笑得这么……凄凉?”尤歌冒出这句,虽然凄凉这词很难与他联系在一起,可她刚刚就是这感觉,看到他自嘲的笑容,她的心会隐隐作疼。

很久没有这样纯纯地抱着入眠,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又拉近了。

尤歌聚精会神,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她不知道自己认真时的神情有多吸引人。窗户外那个身影伫立良久,夜色中看不到他的表情多复杂。

会议室的门被人无声的推开,一个高大挺拔如天神般的身影悄然降临,他怡然自得的神情和轻松的步伐,好像是来玩的而不是来被声讨的。

场面有些热闹,人们都在议论着,主持人又来了一句振奋人心的话……

容析元和尤歌相视一笑,同时弯腰抱起了孩子,现在证婚人才能继续了。

但若看在别人眼中,或许想到的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中午饭的时候,容析元和尤歌坐在一起,另外还有佟槿和沈兆。

“……”护士尴尬,赶紧地出去了。

香水百合和玫瑰,覆盖面积占据了场地的20%,空气里弥漫的花香醉人,在晴天的天空下营造出一个仿佛世外桃源的仙境。

但姜还是老的辣,翎姐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很快恢复了理智,知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了。

何矩这般前呼后拥的阵仗,人人对他敬畏有加,他是赌王的得力助手,也是何家未来最有希望成为掌舵的人。如此重要的地位,难怪出入都带着大群保镖了。只是,如今的何矩春风得意,只怕已经不记得年轻时他曾有过惨痛的遭遇……被仇家追杀时,与年幼的女儿失散,现在他还记得吗?

“啊?告诉赌王?”沈兆愕然,想不到少爷会这么做,不得不说,这招够狠!

容析元本来就够惨的了,听尤

“哈哈被你发现了。”

“嗨,帅哥,一个人啊?”女孩甜甜笑着坐下来。

又走了?

...正:一起人为的车祸让现场陷入极端混乱与恐怖,押运车在倒下后随着惯性撞向路边的防护带,但还没停下来,又再次撞向椰树……

一个戴着蓝色帽子的工人站在阳台上,和另外一个穿制服的工人对着不远处的电线杆子指指点点,声音还挺大……

吵也没用,郑皓月无论如何是不能让尤歌的病情泄露出去的,她只能赌一把,赌容析元不会对尤歌怎么样。

总之,许炎就是出去散心的,这回他要让自己彻底想通了才回来。

“……”

谁都没想到容析元竟出现在宝瑞集团的股东会议?这是什么情况,太震惊了!

尤歌甜甜地笑着,晶亮的大眼弯成月牙:“大叔,佟槿说得没错吧?”

夫妻间就是这样,一方发火时,另一方软一点,另一方发货时,自己又软一点。如此形成互补,就不会因为互相逞强斗狠而导致伤害感情。

在这之后,果然容析元没有食言,时常都会下厨做饭,并且每次还都不忘炖上一锅补汤。

但现在至少是在打针之后不久就开始退烧了,尤歌的担心可以少几分。

许炎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但鲜少有人知道他手上有茧子,不只是常年拿手术刀的原因,更重要是的他从小就会使枪。

想明白了这点,尤歌心里也豁然开朗,不再纠结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她唯有勇敢面对,逃避不是办法,该来的躲不掉。

罗永昌微微一愕,随即又哈哈地笑,可这双眼睛还不停往尤歌身上瞄。

程度的压榨,才能在四年后变成现在这个自己,拥有过人的智慧,聪明的头脑,冷静的工作态度……等等这些,都是她忍受无数的痛苦与汗水才换来的。所以,她比很多人都更珍惜眼前的一切,包括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怎么,心里不平衡?那这次换你来……”他邪肆地将她往怀中一带……

女人被他坚定的语气和眼神所感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但这就是容析元,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霍骏琰就这么站了好一会儿都没前去打扰,就是静静地看着,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竟是他和尤歌假装谈恋爱时的情景。那时为了被唐虞梅制造假象,他经常跟尤歌出双入对,尤其是在河边的那个虚假的亲吻,至今都还能让他难以忘怀。

尤歌摇摇头,皱着眉,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却还是坚定地望着他:“老公,我问你,翎姐对你来说真的只是朋友和亲人吗?假如有一天,她要你去澳门看她,你去不去?”

===========

她白嫩的身子曝露在空气里,每一寸肌肤都是他所熟悉的,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让他血液沸腾!他当然知道这副身子有多甜,味道有多鲜嫩,可一想起她被人“染指”了,他就只想要狠狠摧毁她,让她身上重新留下属于他的烙印!

多么痛的领悟啊,如果不是到今天,她可能还沉浸在三个月中与他相处得好像是一对的幻觉中。

容析元搞不懂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不待见尤歌吗?为何又要来这里过年?

看到两口子的表情,老爷子忽地大笑:“哈哈哈,你们还真以为我老得不行啦?来来来,给我倒上一杯,我很久没喝这么好的红酒了,今天就破例,过年嘛,难得,难得!”

“你们……呵呵……你们还是人吗?真正的翎姐被害死,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跟何家来个鱼死网破!”容析元眼中的狠意含着浓浓的悲痛,他有个不好的预感,真正的翎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

幸好这时候客厅里都没其他人,否则还不知要掀起怎样的大波。

可是,就在这时……

尤歌现在可不是能被人轻易几句话就激怒的,她知道郑皓月是什么意思,更知道这个女人无非就是爱逞口舌之快。

男人在这种时候最需要爱人的理解和支持,需要精神上的慰藉,但也是最容易被人趁虚而入的时候……现在他身边的人是翎姐,她还在给他准备晚餐呢。

“我不认识你,我怎么知道这门后边是什么地方?你的好意我谢谢了,我自己另外想办法。”尤歌还是很清醒的,没有被眼前的男色所迷惑。

尤歌下意识地摆手:“不不不……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尤歌浑身一颤,压抑着体内莫名的燥热,挣扎着脱离他的禁锢,可他既然费心将她诱来,又怎会轻易放手?

但是,太迟了。对方有备而来,她跑也没用。

她恨,恨自己被绑住了!她恨,恨自己不能保护香香!她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

冯奎狠厉地横着两个手下,不耐地说:“你们最好老实点,现在最要紧是将人带到地方,中途不能出任何差错,不是你们享乐的时候。别说老子太正经,老子是不想晚上收不到钱!要找女人,你们拿到钱了去找什么样的不行?现在,谁给老子添乱谁就滚蛋!”

自始至终,尤歌都看着香香在车子后边追,她已经喊得声嘶力竭,心痛到无法呼吸了。她知道香香受伤了,可它还在奔跑,它是用多大的毅力在支撑着?她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有香香才是陪伴她到最后!

“我是可以休息,你运动就行了。”

容樯跟着容老爷子多年,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容老爷子会同意容析元娶尤歌,一定是当中有着很特别的原因,也一定是容老爷子极不情愿的,否则就不会这么排斥尤歌了。

可是这些都是猜测,容析元只知道老爷子近期有修改遗嘱的迹象,但他不认为这是老爷子前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事呢?容析元直觉那绝不是件小事,只是现在还不了解。

年后早春来袭,尤歌见到了久违的霍警官。

“你……你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谈情说爱!”尤歌愤懑地反驳,真相掐他脖子!

“尤歌,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不会爱上他?结婚只是权宜之计,等你拿回公司了,你就会离开他,对吗?”

可是,尽管尤歌心中坦然,但有的人不那么想,“关系户”这个词儿,在公司里都传开了,甚至有人造谣说尤歌是许大公子的*,这得惹来多少人嫉恨的目光啊。

苏慕冉气愤地接起电话,一开口就没好气:“许炎,许大爷,求你饶了我行不行?既然你都已经明确地表示态度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明天中午吃什么,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呵呵……昨天是我们打赌的期限到了,你忘记了吗?我昨天在给你送便当的时候,袋子里有一张卡片,写得很清楚,如果你愿意跟我交往,就晚上8点在电影院等,可是最终……不过也没什么,不就是失恋么,我出去玩一趟回来就没事了。我现在在机场,9点半的飞机去瑞士,明天你的午饭,还有后天大后天……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自己解决吧,哼!”

&nbs

龙晓晓狂乱的心在砰砰跳着,不敢相信自己正被他抱住,他的怀抱好温暖好舒服……她不想离开了,她好像就这样抱着直到天昏地暗。

很少被人这么夸过,龙晓晓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心形的脸蛋红通通的,露出异样的娇羞,偷瞄着霍骏琰。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既然临时决定明天就去香港,尤歌想在走之前先去医院看看龙晓晓,她要下星期才出院呢,顺便也给龙晓晓送点鱼汤

尤歌脸蛋绯红,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她又何尝不想他呢,在分别的日子里,她熬得那么辛苦,现在他回来了,失而复得,她不应该再那么矜持和害羞,应该尽情释放自己,在他面前,就当个盛开的小女人吧。

许炎不得不停下脚步,略显无奈地看着她:“我说……这样不好,你现在跟霍骏琰是一对,我可不想瞎掺合。”

“你……你可真是……哈哈……告诉你吧,那天你看到的在河边接吻,那是假的!我当时在嘴唇上贴着透明的两片膜,别人看着像是在接吻,但其实我是为了做给唐虞梅的眼线看的。我和霍骏琰就是为了演戏,让唐虞梅以为我有男人了,这样她就可以放松警惕。她劫走了容析元……”尤歌调皮地笑着,望着许炎,看到他的表情变了,她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别以为霍骏琰是别有用心,只是因为他刚好在一间咖啡厅附近,顺便就走了进去。

纯正的墨西哥咖啡豆鲜磨出的香味在空间里弥漫着,光是闻闻都感觉陶醉。正是这香味吸引了不少顾客,最角落的那张小桌子就是霍骏琰所在的位置。

“从今天起,只要是跟我睡在一起,就不准把香香带上chuang。”容析元咬牙切齿地说。

宝瑞集团也算是内地颇有名气的大公司了,但是,在香港容家的眼中,那就跟乡下小门小户似的。

每个人都会有“害怕失去”的东西,孤单的尤歌,她也有。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霍骏琰这才开始跟龙晓晓说到关于案子的进展。

不怪龙晓晓在感情方面自卑,只怪有个赌鬼老爸,还欠了高利贷,这样的家庭,哪个男方会愿意摊上?

“不懂就算了,我就是路过,来看看……刚在外边碰到霍骏琰了。”

他总是爱这么直接地问她,逗她,而她每次也都毫无例外地会感到含羞,脸都情不自禁地红透,可嘴上还得硬气一点:“我说不喜欢的话,你以后会不会让我消停?”

郑皓月的粤语很标准,别人还真听不出她原来是大陆人,但记者们的嗅觉太灵敏,郑皓月的出现,正好使得记者们可以进行各种猜想。

这么冒险的行为,宝瑞是在拼命么?

尤歌愕然,蹙着秀眉,探究地望着他,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似的:“呀,你吃醋了?”

霍骏琰没好气地半眯着眸子,熠熠生辉的双眼泛着冷光:“还这么逞强?刚才在车上遇到*,你也不吸取一点教训?现在这么晚了你还想一个人回家,万一出点什么闪失,你是想刚出院又进去?”

接下来,卓毅要了龙晓晓的电话,还加了微信,说改天会请几个校友小聚,希望龙晓晓到时候能去。

龙晓晓欣喜不已,转阴为晴,急忙把手机掏出来记下了霍骏琰的号码,感激地说:“谢谢你,太感谢了!”

容析元曾幻想过与母亲重聚的画面,可他就是想不到现实这么残酷。如果让他选择,他宁愿这辈子都别跟母亲再相见,宁愿保持那一份幻想也不愿意面对眼前这个唐虞梅。

...容析元的出现,不仅让尤歌意外,最惊讶的是许炎,想不到会在晨跑的时候遇到容析元。

尤歌对于葛斌这样质疑的目光,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也不生气,只是礼貌地说:“不知道贵公司要怎样考验呢?”

“……”尤歌终究还是没敢叫出来,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做得出来那种事。

他放大的俊脸越来越近,快亲到她的唇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看你?你今天穿的很漂亮,墨绿色很适合你。”容析元的手指轻挑着她的波浪卷发,揉捻在指尖。

许炎叹口气……罢了罢了,看在吃她做的爆炒大虾的份儿上,他今天就收留她一晚吧。

又香又软的触感,许炎只觉得浑身一僵,某处出于本能的反应,变得异常紧绷,小腹处升起一股燥热……

这消息简直可以说是震得尤歌里焦外嫩,她听容析元说过,唐虞梅曾派人害过翎姐,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跟她父母的案子有关。

眼前,他的手机就像是在散发着无声的*,犹如一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在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招手……

嗯?他明明记得早上醒了一下看见尤歌睡在旁边,现在人去哪里了?

这是整个宝瑞,包括博凯公司,上上下下都很重视的一次亮相,早在去年就开始筹备了,花费了大量的资源和精力,为了就是能让宝瑞在这样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中大放异彩,一鸣惊人!

对容析元来说,他不想提关于父亲的事,尤其是跟尤兆龙有关的。他更不想让尤歌知道两家的仇恨,可现在有了那个叫霍骏琰的人在查案子,那么当年的一切都可能被翻出来,他的心情怎么会好?

还有一副耳环,但尤歌没有穿耳洞,留着她以后可以戴。

但无论怎样,尤歌还是出现,在一片欢呼和掌声中,她是“宝瑞集团”唯一继承人的身份站在了一堆大人物中间,准备剪彩。

佟槿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除了苦笑,再也没其他表情了,原本清秀的帅哥都成了苦瓜脸。

尤歌竟然不怕他了,好像能看穿他现在不是真的生气,她心里甜滋滋的,原来被人“吃醋”的滋味这么美呢,尤其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

...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晴朗的天空现在已经是变成淡淡的灰,乌云压顶,使得这紧张的气氛越发显得沉重,就像尤歌此刻的心情,凝视着眼前的他,这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答案是肯定的。尤歌能吃能睡,尤其是在她很疲倦的时候。如果现在他不动,保证尤歌会很快进入梦乡。

尤歌是真困了,闻言,使劲睁着眼皮,秀气的眉毛蹙着:“大叔你身上带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

“……”

调皮的小奶猫在霍骏琰脚边依偎着,细声细气地喵了几声,就像是婴儿在索求抱抱一样。

虽然

深夜,翎姐还未入睡,躺在chuang上翻来覆去,一会儿起来去阳台走走,一会儿又坐在电脑面前发呆,显得心不在焉,甚至有点魂不守舍了。直到12点,她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

难熬的*过去,第二天,尤歌早早上班去了,而容析元就没去公司,他要将翎姐送去机场,等着何家的专机来接。

容析元没有躲闪,任由她发泄捶打,最后她无力地垂下手臂,怒火好似消散了一半。他紧紧抱着她,捧着她的小脸,在她唇上轻啄,低声呢喃着:“傻瓜,你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翎姐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等她家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她会回到属于她的地方。你是女主人,既然能包容佟槿的存在,顺便也包容一下翎姐,对我来说,他们都是亲人,而你才是我老婆。我以为回来再跟你商量也可以,但没想到你砌了一堵墙,把我隔绝在外,我还怎么跟你好好谈话?”

尤歌呆呆地缩在他怀里,耳边回响着他低沉浑厚的声音,字字句句都钻入她心里,对她受伤的心灵起到了一定的抚慰作用,同时也深深地震撼着她的心,她这才知道翎姐原来那么悲惨,容析元收留翎姐主要是为了翎姐的安全,因为除了这里,翎姐目前没有地方可去,除非解决了隐患,除非她能回到她亲生父母身边。

姨太眼中露出不屑,显然不相信两个年轻人真的那么了不起。

&nbs

难怪赌王怒啊,马胜吉在这里被杀,简直就是对他的挑衅,他怎能忍?

掐这么重,说这么酸,傻子都听得出来什么意思啊。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