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92章:心绪不宁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vivian一听更是着急得不行,知道曲耀阳不待见她,还是巴巴地赶忙去拉他:“曲、曲哥,地震了啊!地震了怎么办啊?”

“我很好奇,除了身体之外你还能给我什么?”

有金头发闭眼睛的外国男人站在那里,听到这边开门的声音便同曲耀阳一起,转过头望着这边的情形。

曲耀阳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弟弟,“我只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住他的病情。”

说完了就拉裴淼心下台,走到一侧的郭董与她儿子那处,寒暄。

不只出现,他还带来了她的“庄周”,把“庄周”跟“梦蝶”搁在一块拍卖,他到底想要羞辱谁?

“曲总!天啦,曲总他比报纸杂志上还要帅……”

那时候自己远远躲在法国梧桐树下遥遥相望的光景,只觉得那女人不论是倚靠在他怀中与他轻声说着话的模样,还是轻柔浅笑的模样,一切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羡慕的风景。

曲耀阳怒目低头,就见她手上正拿着手机,不知道给谁打。

“你在我房间门口做什么?”

“……”裴淼心不说话。

曲耀阳旋身跟曲母进了三楼的一间客房。

用力去关门,刚推了一下门上立时便落了只大手,沉闷地发出“嘣”的一声。

“你干嘛?”她的心跳骤然跳漏了一拍。

她用力去抓他箍在自己颊畔的大手,她的心已经完全麻木,可是她的脸,疼。

“我跟臣羽不是一起去的伦敦。当年,我很感激在我决定离开a市的时候,你放下这里的一切跟我一起去了北京。我不知道应该同你怎么说,可是当时,我是真的没有准备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易琛。”

“曲太太,请问你丈夫在九泉之下尸骨未寒,你现在这么快就同新男伴一起出席本城梁老太太的宴会,会不会觉得对不起他啊?”

回头去望vivian的时候,vivian冲她使了个眼色,表示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曲耀阳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其他人都打得火热的时候,他竟然寻了一个理由就跑出去了,之后再没回来。

深而崎岖的巷子里头遍布了各种小型的客栈,酒吧一条街上的喧闹正好无孔不入地渲染这里的静。他完全不理会她的挣扎或是叫喊,就一路拉着她往崎岖的小巷子里钻。待到一处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巷口,他一个用力将她推撞到墙上。

“可是我想照顾您跟爸了,从前都是你们在照顾我,现在我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照顾好你们,这都不行吗?”

可是曲耀阳他不在意,他愿意。

他只要每天都能看见她就成,只要她不再怪他,只要他们母子几个能够平平安安的他就不在意。

这时候a市正是多雨的季节,春天里边,夹着些凉意的雨水顺着房檐一滴滴下落。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曲市长挑了下眉,戴上眼镜似的放大镜,继续去看手边的瓶子,“可惜了,这个瓶子要不是有这么大的瑕疵,其实到也算得上是个好东西。”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苏晓拉不住她,她脚上的步子飞快,想是顺着这路下了高速,就能在最近的车站搭车过去。

曲市长那里,她原也想过用点什么缓兵之计,现在裴家破产,曲市长应该也不会想要她这个没有任何娘家作为背景和靠山的儿媳妇,只要给他一个台阶,让他同意自己跟曲耀阳离婚,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嫂嫂。”她皱眉看着裴淼心手上的东西,“我妈是不是又欺负你?”

她想着都要苦笑出声。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已经站起身快要走到门口的曲耀阳微微一顿,随即加快脚步向着大门,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如果早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早一点回来了就好。”

芽芽到是已经睡着,正兀自蜷缩在裴淼心的旁边,可儿子思羽,正一边吮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边在他妈妈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到处乱瞄。

“可是我知道是我耽误了你。”他的笑容依然和煦,“其实我说过一些话,骗了你。虽然我也不大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也明白你跟我哥之间其实早就没有什么,可是我心里一样会觉得惶恐,所以才会说了那样的谎话骗你。”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他称了手上的猪肉,扔进篮子里才回头,“这里人多,别再走丢了,我陪你过去!”

“哎哎哎,还是算了吧!”曲子恒赶忙收好支票,站起身就想跑,“哥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你跟二哥两个人都去从商了,没人继承他衣钵,我要不考公务员他非杀了我不可。”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等到好不容易送走所有的宾客,包括曲家的其他人,曲臣羽为了接一通长途电话,急冲冲就去了书房。裴淼心等到厨房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转身准备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回身,只觉得偌大一间屋子里到处都静悄悄的,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

裴淼心情急之下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愕然,不过索性大家酒过三巡,早就不记得要追问些什么。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赶忙后退了两步,果不其然看见皱着眉站在走廊上狠狠望过来的曲母。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裴淼心苦口婆心教育了半天,可小家伙小脖子一仰,说:“是奶奶给我喝的,她说咱们家又不是喝不起,奶奶给我喝的。”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曲耀阳刚刚走进商场电梯,就听到身旁一声娇滴滴的轻唤,含羞带怯。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边的戒指,闪闪亮亮的三克拉钻戒,不大不小,正好是她给自己挑的款式,却是她一直戴着,他一直不屑的戒指。

他拧了眉,“是不是要那么早?我现在正开车回去,梳洗完再折腾一下时间就差不多了,我那地儿离爷爷奶奶住的地儿远,你让我七点怎么过去?”

睡意朦胧间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挣扎了几下,还是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去接,电话那头是桂姐微有些吃惊的声音,却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多年的老佣人,轻声唤了句“大少爷”,又说老夫人的吩咐什么的,大少奶奶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让她早点过来帮忙做早餐去。

几个太太被她的模样也吓了一跳,赶忙将她拉到跟前。

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这时候开始大作,那熟悉的铃音,即便不用侧头去看,他也能清醒认识到,那是他的手机。

回头,是好友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到了这屋子里来,正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冲他打招呼,“嗨,耀阳,我来了。”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这一句话太具震撼效果了,好像什么东西瞬间在曲耀阳的心底炸开。

曲耀阳抚着手上的腕表,一个司机,他从来没让他在自己的房间久留,就算是帮忙拿东西上来,也从来都是放下就走。可他,却比自己还要熟悉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知道洗手间的架子上哪块搭着的是他的毛巾,甚至知道他的腕表放在哪里。

他刚吓得差点瘫软在地,却又听到曲耀阳冷静无比的声音。

没有。

那时候天色已经快要大亮,他在朦胧的困意里,看着她白皙的肌肤一点一点,在昏暗转明亮的光线里逐渐清晰起来,连带着她的模样。

洛佳陪着裴淼心站在病房外没有进去,等到他过来的时候,正好就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

“曲耀阳!”背手站在床前的曲市长突然一喝,已是一副大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你看看这都叫什么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总之话给我你摆在这儿了,最迟下个月月底,不,就这一两天,你赶紧先跟皖瑜去把婚给注册了,总之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咱们家必须负责!必须得负责!”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相冲突,‘心工作室’完全可以和‘玉奇’合并。现在两家的老板都是你,你想合并一个部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

这个不过二十岁的小姑娘,她到底懂些什么?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芽芽,刚才还在房子里的时候,你麻麻不是跟你巴巴已经商量好了,她也跟你说好了吗,今天你要跟巴巴还有姑姑在一起过,我们会带你去看跟玩好多好有趣的东西,还会吃好多又漂亮又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还有,我是你巴巴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姑姑,你应该叫我‘姑姑’,不是‘姨姨’,知道吗?”

“你不是知道吗?这是刚才一凯请我吃的。”她不明白是不是他的听力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总纠缠一个问题,“海带排骨汤,豇豆炒茄子,糖醋莲白还有农家小炒肉,尤其是这排骨,味道真的不错。”

“什么烂一凯啊!郭一凯就郭一凯,你这么叫我听着恶心!裴淼心麻烦你适可而止一点好么!”

他这突然一吼,拿着筷子的裴淼心都跟着有些怔楞得无措。

裴淼心简直受宠若惊,便面前的景象搞得一头雾水,却还是伸手接过了卡通熊递来的鲜花。

曲臣羽凑在裴淼心身边,问:“冷不冷?”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去,“什么主不主人家的样子?你看他们裴家,又不是死了爹了,怎么好好的只来了个妈,还让个伯伯搀扶着新娘子上去?哦,推脱什么有要务在身,怎么就连自己女儿的婚礼都抽不开身过来?照我说,裴淼心他爸自个儿都觉得这婚事变扭,他是觉得没脸见人了才不回来,光她妈一个人回来算怎么回事,诚心给谁家丢人不是?”

“爷爷……”曲婉婉轻唤一声凑到他跟前去,却听爷爷怒目道:“要吵回家吵去,别搁这儿丢人现眼的。”

爷爷是刚刚病愈从医院出来的身子,面色仍然不是太好,可是说话的时候却是中气十足,闭眸点了头后才道:“你公司里事多,来晚一点也没有什么,你弟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不会怪你的。”

可是两个月后,他再去看面前的这张纸,已经签上了他想要的名字,却为什么,看得他眼睛都有丝疼?

曲耀阳拿着碗筷低头去望,皱眉说:“这是什么东西?”

“唉唉唉,照我说这也没什么好评的了,咱哥儿几个的自尊这回算是给伤透了,这些姐姐妹妹的要不以身相许,或者随便来啵几个,咱哥儿几个这回可就亏大发了。”

有姑娘悄悄撞了乔榛朗的胳膊,说:“你答应我那车是真的么,我刚才连颜色跟款式都选好了,就差你……”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