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第97章:身当矢石

圣安娜下载 作者: 初岁

“很危险吗?”

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室内慢悠悠的走着,众人也不催促,只一双眼看着凤轻尘……的衣摆。

吧吱、吧吱……身边的东西都开始燃烧了,温度越来越高,凤轻尘和符临穿得防爆服本身就很闷热,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大汗淋漓的。

别说带着凤轻尘了,就是他一个人也冲不出去,不然,他早就跑了,怎么也不会来找凤轻尘,本以为凤轻尘作为官方人员,能命令大军,结果……

凤离嫡女尊贵,可终归没有凤离王风光。

“是。”蓝九卿也明白凤轻尘的打算了,只是他一点也不高兴,因为……

找到靠山就嚣张了?

“你们该死!”曲惜花怒极,也不管身体是不是能承受,身子一扭就将豆豆师父给撞开,自己也从地上弹了起来。

之前九皇叔也提了,只不过被皇上压了下来,这个时候翟东明再次提起,皇上也没有理由压下来,毕竟除了凤轻尘外,还死了两个大官,这是恶性事件。

“现在的女人真是要不得,知道凤轻尘不,以前不过是个可怜虫,缩在角落里连话都不敢说,现在不得了了……连太皇太后都敢欺辱,逼得太皇太后放下身段去见她不说,还把太皇太后赶了出来。真正是祸水呀……”

“融睿,小小的事,我们自有打算,你不必担心。只是在皇陵思过三个月,并不会要她的命。”吃点小苦头也好,九皇叔并不是舍得孩子吃苦的人,当年奶宝吃的苦可一点也不少。

奶宝说了一大堆,把几个小伙伴都点了一下,也说了对他们的安排,唯有符小临和蓝末,奶宝没有提半句。

九皇叔的轻功很俊,在草丛上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了。

这一刻,他们对当降兵,也没有那么排斥了。看样子,他们肯定能活下来,而且能活得不错。

“你又要离开皇城,你想做什么?”打死凤轻尘也不相信,九皇叔是为了找哲哲。

云潇和王七,正准备和学院的大夫一同过去,刚走两步就有伤兵送过来……

那人没有迟疑,飞快地朝洞口跑去,可刚到洞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同伴的警告声:“别进来,接住!”

翟老爷子的私兵,她算是全部掌握在手上了,日后就是花钱,那也是养自己的人,她不至于会白忙一场。

凤轻尘发现,她带着脖子上的那颗小玉粒,突然发热了。

看他丢脸,很高兴是吧!

“九……”敏夫人张口,九皇叔本以为,她会把“九卿”两个字叫出来,可偏偏敏夫人顿住了:“没有天子剑,那就把凤轻尘交给我。苏文清和她,我全部给你,你意下如何?”

王锦凌似乎天生就适合站在人群中央,只要他愿意,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可以与他成为朋友。

“对仗工整,果然是好对。”宝蓝长衫男子,也就是镜月的兄长看凤轻尘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敬重,悄声问向身边的人:“这位姑娘是谁?看她的样子似乎与大公子很熟?”

云家是药材行业的老大,可这与她何干,她不懂中医,也极少用中药,这段时间虽然跟着孙思行学中医,可到现在还不会用中医药方呢,也不知她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出色的中西医。

“凤轻尘这个样子,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翟东明饶有兴味,他也很好奇,这凤轻尘到底有多少本事。

每一次见面,都能发现这个女人身上不同的闪光点。

而在场的人都不知,凤轻尘今天当众解剖,奠定了她在九洲大陆杏林界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杏林界“创新”的典范!981收服,孙思行的魅力

王锦凌回城后,就一直派人盯着城门口,有任何风吹草动王家的人都知晓,更不用提九皇叔和凤轻尘活着回来的消息。

没有任何意外,面前这个男人的下身起了变化。

知道东陵子洛不敢将这么丢人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凤轻尘毫无顾忌,放肆地威胁。

九皇叔顺毛成习惯,凤轻尘还没有炸毛,就先顺了起来:“在这陪本王过年,天亮就把你送回去,不会耽误你祭祖。”

凤轻尘没理理会南陵锦行,看到看向他身后的女子:“苏柔姑娘?”

一时间之间景阳先生的名字,传遍皇城每一个角落,酒楼、茶楼全是谈论景阳先生的学子,那些学子提起景阳先生,无不是崇拜与佩服,可是景阳先生最想见的人,却没有出现。

“六长老虽然上跳下蹿,却没有动手的胆量。大长老过于迂腐,三长老和四长老圆滑,他们想动手也没有那个本事。”九皇叔这几天虽然没有外出,可并不表示他什么也没有做。

同一时刻王家护卫也迅速上前,手中的长箭直接掷向洛王护卫。

把这事安排后,王锦凌便不再去管洛王的事,他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凤轻尘身上。

符小临这个时候也不说话,眼珠子提溜的转着,一看就知道是不会认命的主。

凤轻尘永远不明白,在宗人府大牢里,他收到凤轻尘有一个未婚夫的消息时,有多么的惊恐。

哐当……断刀落在地上,凤轻尘握刀的手一阵发麻,被鬼将的力道撞得连连后退,而在后退的同时,凤轻尘掏枪对准鬼将,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

“没有鬼将,这些鬼兵就是一盘散沙。”到时候,他们就算消灭了不了鬼兵,也能杀出一条血路。

在鬼将身上放兵符,绝不是为了让人认出鬼将的身份,兵符是用来调兵遣将的。在军中,认令不认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轻尘,先进去再说,这里太危险了。”暄少奇不赞凤轻尘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万一鬼兵放箭了,这么近的的距离,凤轻尘根本逃不掉,只有被射成马蜂窝的份。

“这么黑,根本看不清路,我们这样跑下去,会不会迷路?”

“是吗?”老者明显不信,九皇叔也不怕,只道:“不信,前辈大可以去查。只是不知道,前辈问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

凤轻尘一边看,一边将元希检查结果记录下来,毕竟从智能医疗包里调取会比较麻烦。

“算了,回头去和云潇谈谈,看云潇如何说,他要是和崔浩一般扭捏就不管他了。”相识一场,凤轻尘做不到漠视云潇的病情。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神机营并没有趁手的人可用,神机营的精锐不是死在任务中,就是被九皇叔提前弄走了。

啪的一声,红绫打在蓝九卿的肩骨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同一时刻蓝九卿的剑,也送入玄情的体内:“疯子又如何?我赢了。”

离得太远,凤轻尘只隐约看到一个身形,也不知是人还是衣服,又或者是人也是死的。

凤轻尘沉着应对,眼一眯,手指已扣下扳机,准备再次开枪。

“回九皇叔的话,轻尘在百草园遇到狼群袭击,听闻九皇叔与淳于郡王在此狩猎,便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凤轻尘连忙应对,自对忽视东陵九语气中的冷淡。

“九皇叔不回去吗?”凤轻尘抬头寻问,却换来东陵九的冷眼:“本王的事,也是你能干涉的?”

“不换,害怕就滚。”一提到这个东陵九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可难保有一天,他掌握大权,想要那个位置了,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歌舞结束后,众人均赞道,可此时一道不和谐声音响起:“莺莺燕燕,妖妖娆娆,东陵的女子果然个个以色侍人,真正是污了小王的眼。”

没死吗?

“不,本王这是告知你,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好了不说这些,本王说了要送你一份大礼,现在算来时间差不多了。走,本王带你去看好戏。”九皇叔自然而然的拉起凤轻尘的手。

“南陵的皇子、西陵的太子我都救过,也不差你一个了,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也不会泄露你的事情。”凤轻尘伸手碰了碰那冰冷的面具,又飞快的缩了回来。

“啊,我怎么把你送的雪莲百花膏给忘了,那药膏药香其浓,不仅有助于伤口愈合,还能遮掩血腥味。”凤轻尘连忙将剩下的药膏给找了出来。

这是心虚的表现,正因为她和九皇叔没有关系,才需要靠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撑场面。

凤离族需要狼族的支持,狼族彪悍擅战,那群雪狼还能召唤同类,组成狼群大军,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是得不到实在让人心痛。

凤轻尘不知蜥蜴人所想,她只是尽一个大夫的职责,将蜥蜴人受伤的地方清理干将,给他上药包扎。

“得罪了皇上,真让人同情,愿景阳先生能熬过此劫。”凤轻尘双手合十,一脸坏笑。

幸亏师兄的年纪比九皇叔还要大,不然九皇叔肯定要吃醋了。

九皇叔每个月,都会派太医来给蓝景阳的儿子看病,守陵的士兵核对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对萌宝多看了几眼。

他知道翟东明不会拿世子的身份来压他。

九王府内,东陵九听完探子来报,沉默半刻后站了起来,看着窗外:“北陵的二皇子还要多久才到?”

吱呀呀的声音响起,邰城的士兵一个个以为自己听错了,狠狠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与灰,往后看去,只见自家城主在诸葛先生、许清和肖扬三位大人的陪同下走出来,看那笑意飞扬的样子,似乎看不到眼前的惨况。

“难道我听错了?那人不是你打小定下的未婚夫,对方手拿着玉佩上门不是来求娶的?”王锦凌这话充满了火药味,凤轻尘听得那叫一个心虚呀,随即又想,她心虚个什么劲儿呀,可一转身就对上云潇那玩味的眼神,看样子……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唉……凤轻尘叹了口气,一副烦恼的样子了,不愿意再提此事,这件事估摸着,还要她和暄少奇自己协商,只要暄少奇不咬着婚约不放就行了,横竖她不想嫁。

南陵的乱局,苏家的蠢蠢欲动,最先收到消息的不是王锦凌,而是在东陵为质的锦行。

这两人是大内高手,皇上特意让东陵子洛送来的人,国公府的事情,九皇叔的反应太快了,皇上总觉得宗人府大牢有问题,可宗人府被皇室宗亲管着了,他现在没有空整理,只得自己派人来。

“本王的好皇兄,现在才想到这一点,会不会太晚了!”

龙,他们居然看到两条龙,从藏宝的宫殿中飞了出来,其中一条还在和九皇叔交战。

一件一件,一桩桩,看似全是小事,可每一件事背后都有联系,比如邰城对山东的增兵的举动。要不是有人许诺过邰城什么,或者暗中给了邰城助力,邰城怎么挑衅东陵。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凤轻尘拿出足够的水,与可以燃烧的酒精后,便靠着雪狼睡着了。

不过,这点伤换一条命,那绝对是值得的。

九皇叔看不上华园,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意义不同,我把陈家最珍贵的华园送给九皇叔,这说明只要九皇叔愿意,我们陈家愿为九皇叔做任何事。”

“别再笑了。”

“这个时候去,会不会太晚了?反倒打草惊蛇。”这都大半夜,她实在想不出上门的理由,更想不出去内院查看的理由。

凌天不置不可否的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可心里也隐隐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九皇叔这样,在江湖上一呼百应。

“既然苏小姐和凤小姐都没有意见,现在就可以诊治病人了,当然,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医术比试有十五天,太子一行当然不可能陪凤轻尘和苏绾天天耗在这里,除了今天外,他们四人便会轮流陪凤轻尘和苏绾进宫,算监视也算评判。

豆豆,你一定要坚持住!

得……大爷你身娇肉贵,我不碰你还不行嘛。

洛王的人绝不会这么灰溜溜的走,这实在太丢面子,双方打一场是必须的,只是这打也有讲究。

“我们去前面看看。”前方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了,没有杀手冲过来,就说明王锦凌的暗卫取得了胜利。

离得越近,血腥味越浓,凤轻尘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凝重,她知道因为她,九州大陆要死很人,至于无不无辜,凤轻尘不愿意去想,与其自己死,她宁可别人死,哪怕是无辜的人。

自责、内疚这种情绪,早在她下令杀围堵她的乞丐时消失了,她凤轻尘为了活下去,不惜一手救人一手杀人。

她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很蠢的决定,她居然想着凭自己的力气,挖一个大坑,埋三个大男人,凭她手中这把破刀,那得挖几天呀。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孙夫人的眼中闪着泪花。

九皇叔抹除了蓝九卿的存在,可并没有把九州令牌交出来,没有九州令牌蓝景阳算什么?

有人提出反对,蓝景阳却强势压下去,强制规定九州令牌作废,几个老者欲劝,蓝景阳确不肯听。

九皇叔虽然放弃蓝九卿的身份,或并不代表他把所有的都放弃了,他还没有傻到那个地步。

在王家,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但绝对实用,经此一事,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这也就是对凤轻尘,要是别人问,九皇叔根本不会解1;148471591054062释这么多。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