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平台:第97章:一至于斯

阳光在线平台 作者: 梧桐知雨

“和我的女儿相比,那些都不重要,我们母女俩做一对闲云野鹤不是更好?”唐心若说着宠溺的摸了摸女儿的头。

四年前,他无缘无故地离开别墅不回来住,她连一句话解释都听不到,只有傻乎乎地在这里等着她的大叔再次出现。那时的她单纯得傻气,不懂揣测人心,不懂人心多复杂……她饱尝等待的煎熬,从失望到绝望,那一天天被消磨的信念,直到最后被碾得灰飞烟灭。

容析元却不以为然,唇角勾着好看的弧度,大手紧了紧:“是真是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明年再来拜祭时,你可以向你父母汇报一下我们的婚后生活。”

尤歌不想对佟槿撒谎,如实将容析元最近的怪异举止都说了出来,她相信佟槿是明辨事理的人。

何宏森是神级人物,即使到了九十高龄,依旧是众多后辈膜拜的对象。

容析元表情凝重,也不知在思考什么。沈兆悄悄闪人了,让容析元一个人静静,兴许能想明白要怎么做。

这种事,并不是郑皓月杞人忧天,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大家都有很强烈的安全意识,就是因为绑架事件屡禁不止,所以,保镖这行业才如此紧俏啊。

容析元不为所动,老爷子的威势,吓不倒他。

“我……我要自己洗……”尤歌的声音变得好轻微,听在男人耳朵里却是另一番风味。

“哎哟……”尤歌吃痛地捂着小鼻子,抬眸望去,一张熟悉的俊脸阴沉沉地盯着她。

股东们顿时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一脸憋闷,却又无法确认,不敢发作,只是一个个心里发怵,对容析元这个人,他们也要重新评估了,比想象的更加可怕!

只不过,没人知道,他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某人,此刻正在候机室里,看着报纸,就好像看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他那么淡然,却又不失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他不热切不兴奋不浮躁,不管外界怎么闹腾,他始终不曾改变过,如山岳不动。

沉默,可怕的沉默。容析元都感到一阵压抑,此刻他居然宁愿尤歌大闹一场,也不想看到她这么不正常的淡定,她眼神里的空洞让人心寒。

...容析元只顾埋头喝粥了,心里还在想啊,先前以为尤歌不在意他有没有回家,却没想到她早就熬好了粥,看来,她还是在乎他的。

通话内容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到的,每个人都疑惑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在提醒我,你和容析元认识在先,而我跟他认识在后?”

“……”

在一片赞美声和祝福声中,两个小萌娃笑呵呵地捧着麻麻的裙尾,站在麻麻身边,如天使般纯净的面容任谁见了都招架不住。

许炎啊,还得加把劲!

“许炎,我们点其他的菜吧……”

吃过晚饭,容析元将翎姐叫到了书房。

“咳咳……元哥,一会儿给你看些帖子,你好有个心理准备。不过,你话都已经说了,不能言而无信啊,是自己说的话,再累也得做到,哈哈哈……奶爸,哎呀……我太期待元哥成为奶爸的一天了!”佟槿这家伙分明有点看好戏的架势。

...有时候人的耳朵就好像是长了眼睛似的,龙晓晓刚还在问许炎呢,下一秒,这家伙就穿着白大褂出现在她的病房。

婚礼现场是由香港最顶级的婚庆公司全程承办,各种精美的陈设高端大气又浪漫的布置,除了一眼看出“不差钱”,更能体现出容家的品位。

“……”

合成钻,与天然钻一样的是由碳原子组成,有着相同的物理性质,区分的特征是在于晶体缺陷。而伪造钻石有的是用玻璃制作的。

香香带着孩子们在草坪上打滚,看着这一团团雪白的小东西集体卖萌,尤歌的心情想郁闷都郁闷不起来,时不时就传出她的笑声,这群狗狗还都有着搞笑的天份。

容析元惊骇的表情望着翎姐的肚子,大手摸上去,果然……再看她哭成这样,没反驳就是默认了。可是,翎姐为什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沈兆在7楼电梯停下,紧跟着旁边的电梯也上来了,就是尤歌和佟槿。

“nnd,怎么会这样?这可是赌王的地盘,谁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对马胜吉下毒?”

她的坚决,倔犟,容析元看在眼里那是苦在心里,他是不得不这么强硬地靠近她,刚一回来就被人给了个下马威,身为男人,这面子上不好过啊。

她这一踢腿,可不是三脚猫功夫,快准狠,堪称要命!

“我为什么要说?迟早她会知道的。”

这一晚,几个人在房间里商量到了半夜才散去,各自休息了,一切只等天亮之后再见分晓,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招棋走得妙不妙了。

这别墅里,在半小时之前出现了网络故障,已经报修,现在维修人员上门,本该是唐虞梅亲自去监督的,可是尤歌在这里,而她又跟尤歌较上劲,成功地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了,随口就答道:“这种小事别来烦我,让他们快点修好。”

容析元站

曾经的小伙伴还有不少人已经工作了成家了,可不一定就生活得很好。联系他们,让他们也得到帮助,这是容析元三人的心愿,如今可以合力完成,有种凝聚力在彼此之间形成,因为都有共同的目标。

“没错,尤歌根本就不适合当董事长,她什么都不懂,全都是我们在为公司出力,她只会搞砸公司的生意,她没资格坐在现在的位子上!”

容析元嗯了一声没说话,不过佟槿却懂了什么意思。

“好,既然是躲不过的事,那就去解决了再说。不过,如果容家的人敢欺负你,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我会带你走。”许炎那双明亮的桃花眼里闪动着狠意。

说实话,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被吓得转身就跑,那算是胆大的。

蓦地,佟槿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元哥,还真有一件事,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我记得你带着翎姐从m国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她,又怎么特意为她熬姜水?如果不在乎她,他又何必昨晚翻墙进来?

“翎姐,喝这个!”佟槿温润的目光望着翎姐,将枇杷膏倒在勺子里。

如果不是这幅画,尤歌也认不出来这是哪里,但拍照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画的三分之一收入了镜头,虽然不是全部,可尤歌依然能凭这三分之一的画面认出。只因为……这幅油画是尤兆龙生前认识的一位画家所作,右下角的位置就是那位画家的签名。

尤歌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她还想到一件事……在去香港之前,她有一天去找郑皓月,香香在瑞麟山庄的花园里找到一颗纽扣,像极了是容析元衣服上掉下来了。

“哼哼,走着瞧!”尤歌不甘心啊,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脑子里在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这男人也吃点亏?不然每次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她就很想上去捏他的脸……

“我和许炎是好朋友……”

这次前来,尤歌并没有特意准备礼服,现在的她不是曾经的富家千金了,她是靠自己双手赚钱吃饭的**女性。而她目前的收入并不高,如果为了参加展销会而买一条昂贵的裙子,那对她来说就是不必要的奢侈。

“容析元,你住手!”尤歌奋力挣扎,手脚并用,乱打乱蹬。

时间一天天过去,秋意渐浓,天气慢慢转凉,尤歌的肚子渐渐隆起,衣服越穿越多越宽松,身子也越来越圆润了。

“你听我说……”容析元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何碧翎这时候就好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含情脉脉地望着容析元,羞涩而又欣喜地期待着他点头。

自始至终,那个戴口罩的女子都没说过一个字。

如果现在她都怕了,那么将来还怎么拿回公司?怎么对得起父母的在天之灵?人活一口气,尤歌就是要让曾经欺骗和出卖她的人知道,她也有清醒的一天,她也会有资格站在他们对手的位置与之较量!

没结婚没生孩子,加上她在保养上花费了不少金钱,舍得下血本,所以她至今仍保持着年轻,身材更是常年控制在100斤以内。

“是卢老先生邀请的,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接到了邀请函的。”容析元不温不火地说。

===========

会展中心是维多利亚港湾上最耀眼的明珠,旁边就是著名的紫荆广场,远远就能看到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紫荆花雕塑

“什么?你想说什么就直接一点。”

“……”

这诊室里静悄悄的,许炎已经说完了,尤歌还一言不发,沉默望着他。

没心情欣赏这栋价值上亿的豪宅,尤歌只想知道自己今晚有没有机会,但经过一番观察之后,才发现,唐虞梅家里的安保措施,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已经快1点,大家都有些撑不住了,眼皮越来越沉重。

这是怎样的巨大惊喜啊,尤歌脑子里早就炸开了花,激奋得难以复加。她想叫,想跳,想哭,想笑,想大声喊他的名字!

“睡着了都不老实,大清早的还一柱擎天,难道是做了什么*梦?”尤歌自言自语地低喃,但耳根在发烫……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那某处,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面露羞赧。

“你……你还随时都放着这种东西在家?”

郑皓月脸都绿了,姣好的面容气得好像扭曲,尤歌当面挽着容析元的手,这大大地刺激了郑皓月,她嫉妒得发疯!

容析元不搭理,黑着脸将尤歌塞进车里……

孙洪青也不是省油的灯,从郑皓月这里没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孙洪青看着眼前这枚戒指,只觉得这心里瘆得慌。根本不是要送给他妻子的戒指,那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他只是借此来试探宝瑞的虚实,想找出那个制作戒指的人。

站在路边,霍骏琰怒斥:“你想找死吗?想过马路又不看车!”

瑞麟山庄很大,一下子容纳上百人都是不是问题。孩子们占了大部分,大人也有一些,还邀请了尤歌和容析元各自的好友前来,都说好了,欢迎携带家属!

“还拍手呢,小子,我看你就是想来当电灯泡的!”说着,容析元故意黑脸对尤歌说:“老婆,你抓紧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省的他成天闲得慌。”

佟槿腼腆地挠挠头:“那个……是她追我,可是我和她是在网上认识的,线下我就不想有交集了。”

龙晓晓见着气氛有点尴尬,赶紧地说:“许大医生,你是不是要去巡房啦?”

霍骏琰并没有直接回家,他去分局了,迫不及待要将关于龙晓晓案子的资料调出来看,同时也抓紧时间追捕桶伤龙晓晓的人。

尤歌鼓着腮瞪眼的样子其实很可爱,生气都不会显得凶,反而让人忍不住发笑。

谁都来不及阻止这位记者,想要挽回已经迟了,尤歌已经听到了记者所说的话。

尤歌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霍骏琰的手,像着魔似的呆立不动了,脑子嗡嗡作响,呆若木鸡。

“我185的身高,140的体重,怎么算重?”

“什么?”容析元嘴角抽筋,彻底被打败了,一肚子的憋闷。

但容析元不管那么多,他不能让尤歌一个人涉险。

但尤歌却跟龙晓晓相视一笑,然后用一种温柔无害的表情望着容析元:“晓晓说得没错啊,我是该慎重一点,毕竟这是终身大事。”

bsp;?? 龙晓晓想都没想过要让霍骏琰知道她喜欢他,她只想默默放在心里……他那么优秀,各方面都比她强太多,她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再说了,他的注意力只在尤歌身上。

然而记者们不会因此罢休,想要挖掘到最有利的消息,必须够拼。

郑皓月黑着脸走过去,使劲挤到容析元跟前,横眉冷眼地对着一众记者:“你们都让开!”

容析元却没有立刻去澄清什么,虽然他很想说,但他的脑子没糊涂,现在是风口浪尖,假如尤歌是他妻子的整个消息传出去,只怕今后她的处境会更不妙,起码要将某些隐患除掉之后才行。

刚刚开会不到十分钟,郑皓月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没时间等待,尤歌不允许自己慢慢想办法,只能压榨大脑了,果真被她想到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法子!

“您好,戒指是39万港币。”

其实说穿了就是心理作祟,只要她自己戴着开心就好。“千金难买心头好”就是那个道理。

其他展区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纷纷大跌眼镜……这也行?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被你伤到?”

她没眼花吧,他这是什么眼神?

“过奖了,我也就只知道一点点而已。”

公司有规定,招聘的这两个名额都是女职员,这一堆女人站在这里,可谓是争奇斗艳,各有千秋,当然也就有会滋生出竞争与嫉妒。

醒过来了,这意味即将承受着什么?容析元站了起来,两手揣进裤袋里,深浓的眼底掠过一道骇人的寒芒,径直走向门外,顺便吩咐了一句:“把香香也带上,它该看看。”

许炎试图将苏慕冉的手从他脖子上扒下来,但她却抱得很紧,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不肯松手,最后还十分不悦地嘟嘴,两只手一拉……许炎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她拉下去,整个脸都埋在了她胸前那一片丰盈的嫩白……

“谁让你说不知道的,我得惩罚你一下,让你长点记性!”

尤歌被这甜蜜的一吻热醒了,本能地回应着他的热情,学着他的样子轻咬着他的唇,两人立刻变成两只接吻鱼了,如胶似漆,彼此都贪婪地汲取着对方清新的味道,不知何时,他已经准备好了,轻轻的,温柔地,与她合二为一。

“老公,可这是刑事案啊,命案,何家就算很厉害,但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吗?”

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主动牵她了?似乎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只是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你是容析元啊,你怎么可以无赖到这种程度?”

“去去去……哪来的神经病!”佣人不耐烦地挥挥手,关上了小窗户。

就在容析元要再次深入时,忽地,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呼唤……

郑皓月这心啊,不停在叹息……尤歌若不是因为脑部受过伤而导致智力发育出现问题,那这丫头到现在应该是冰雪聪明的了,怎么还会连几百字的稿子都记不住?

医生不知道容析元并非翎姐的老公,就一个劲儿地数落着,容析元紧锁的眉宇间满是凝重,翎姐怀孕这件事,他必须搞清楚,否则岂不是冤枉死了?

尤歌皱着小脸东张西望,略显紧张地说:“还有多久到会展中心啊?”

郑皓月不能失去总裁的地位,只能妥协,不敢再对翎姐不好,但她心里的嫉恨却没有减少,于是她在酒窖里装针孔摄像机,再把拍到的照片发到尤歌的邮箱,她想刺激尤歌,想破坏尤歌与容析元之间的和睦。

...尤歌惊愕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呆滞几秒之后,眨巴眨巴眼皮,然后倏地笑了……

“嘻嘻……咯咯咯咯……帅哥,干嘛这么凶……温柔点,温柔点嘛……”尤歌笑嘻嘻的,脸蛋红红,带着几分酒气,娇憨的模样太可爱了,噘着唇,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我听说……听说男公关都是很会逗人开心的,嘻嘻……你别拘束,我们走过去唱歌……嗝……唱歌……唱《小酒窝》嘛……”

尤歌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无意中挖了一个坑给自己跳,这实在是太……太……倒霉啊!她哪里会知道服务生叫来的男公关到底是做什么的,她真以为仅仅陪唱而已。

帅警见尤歌沉默了,表情严肃地大喊一声:“起来,走!”

“大叔你好厉害,这么快就查到是谁想要害翎姐了,现在她可以回到属于她的地方,你也不用再担心她,对她的恩情也算是回报了。”尤歌美丽的大眼眨动,没留神自己还在他怀里蹭啊蹭的。

鉴于他的态度还算老实,尤歌心里那堵墙已经开始崩塌,不再那么生气了,可总是感觉有点什么梗在背脊,所以她现在还没能与容析元彻底的冰释前嫌,但这只是时间问题,既然容析元踏出了第一步,彼此的关系就会慢慢恢复了。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