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 > 第16章:身先士卒

第16章:身先士卒

阳光在线客户端 | 作者:在下本无良| 更新时间:2019-09-02

张兰兰绕了几圈,发现这里确实有一个路标。

一切都准备妥当,上了飞机的时候,我看见张兰兰用手哗啦啦的翻着那本书。但是翻页的速度特别快,让人感觉她完全都没有把书看进去。

张兰兰说得没有错,再急也不急于这二个小时,她在二个小时内容怎么都赶过来了。匆匆忙忙的应战还不如打有准备的仗。

很快的我就不觉得那是我的幻觉了,因为刚才我还觉得饥饿交加身体上的不适,在宫弦的吻中已经不觉得饿也完全没有了渴意。

我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张兰兰,此时我方才知道原来当我想找人倾诉时,竟然除了张兰兰以外,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让我去找他倾诉的人了。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蓝先生就来到了我们的身旁。只是他看也不看我们就从我们的身边走过了。

“你叫我小珏就行。”

若是站在我们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想攻击我们的那个怪物,那么,我们的情况就看堪忧了。

张兰兰连忙再一次拦住了杨先生,对他说道:“杨先生,你不要这样,这样是没用的。”

那个女子站在风雨之中,消瘦的身体似乎摇摇欲坠的。这么大的风以及那么大的雨,可是那个女子却是不躲不避的,就那样站在那,任凭着风雨淋向她。

就像传说中的一样,在这一个充满了神秘力量的魔盘山的山谷里,在这个黑暗阴冷的地方,却能够孕育出这么一条大蛇,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就天然产生的。

不仅如此,浑身上下都冲蚀着少女的气息。毕竟我是个女人,所以就算陆雅再好看我都不会被她所吸引。

“梦梦啊,你出来吧。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谈谈的。”

“唉,别提了,林梦,还不是刚才去送货,遇到了一个叼难的顾客,所以弄得我心情正不好呢。”小黄撅着嘴,很是无奈的朝我笑笑。

“你……你等着瞧,如果你再宫一谦在一起,看我……”

可是我不能睁开眼睛……

我拍了拍张兰兰的肩膀,在这种情况下,再多的话都是矫情。说是帮张兰兰,但是万一我那边要碰到的问题更加棘手呢?

看来这个磨盘山还是比较邪门的。

这一回,我不敢开口,再继续询问张兰兰什么?

张兰兰走在我的前面。脚步轻盈,语气愉悦的说:“其实并没有什么讲究,只是我应该是职业病的问题吧,总觉得要是在电梯里面碰到什么脏东西。我可就难办了,但是楼梯不一样,我起码还能跑到个出口。鬼魂虽然有能力混淆你的视听,但是真有能力把你给困住的毕竟还是少数。”

特警一脸嫌恶的看着后面的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给他们套上了手铐。

拉着局长我就往里面冲,也不顾一会会看到什么场景。后面的人看到我们两个人往前跑了,也都跟了进来。

在这不知名的山里。四周黑漆麻漆的。只有满天的星星告诉我,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快别跟我客气了,还是赶紧看看宫弦那边如何了。”

我懒得去理会吴兵这种乱咬人的疯狗,只想让今天的仪式快点结束了。我好睡上一觉。

上了床,我就背对着宫弦。我们依然沉默+冷战中。

“太好了,兰兰,黑影不见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我兴奋地大喊起来。这一个晚上闹得我们觉都没法睡。我极度需要回去补眠。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出去了,听到了张兰兰的话,我疑惑的看着她:“怎么啦兰兰?”我心里冒着问号,看着她。

我用手指指着他,并对他一步一步逼过去。

大后天实在是太久了,我等不了。本来时间就只剩个四五天的,还再浪费个两天,我岂不是不想活了。我还没这么想不开,要是真的如沈琳说的那个时间,我看我都不需要浪费这个时间在这里了。还不如跟张兰兰去选个棺材然后来个环球旅行来的痛快。

可是没有,宫弦只是牵着我的手,就迈开了腿就走,我也只好傻傻的跟了上去。

说他们迂腐也行,说他们愚忠也行。总之,还真的有这样的人认死理,我不会运气那么差,就遇到这样的人吧。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打头阵的话,估计我就是炮灰的料了。

张兰兰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我心中大惊:看来此时,我跟张兰兰遇到的怪事并不是鬼打墙那么简单了。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另一个女鬼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她就是眨了一个眼睛的时间,就见到曽小溪手中握着的那支笔轻轻的从某处空白的地方移到了那个写着“是”的地方。

然后在“是”这个字上不停的画圈,就怕曽小溪不相信一样。两个姐姐都已经这么说了,曽小溪是真的不能逃脱了。

悬浮在空中的白纸上面稀稀拉拉的出现了几个大字“让她写”。

我越想越觉得心慌慌,特别是身边的宫弦一直沉默着不开口。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更加觉得喘不过气来。

下次要是碰到宫一谦,还是要跟他说一声,让他别再乱说我坏话才是。

我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连忙喊住宫一谦:“一谦。你们去吃东西吧,我直接打个车就回去了。”

先是满屏的雪花乱舞,很快就出现了图像。

随着我的动作,那个一下一下拨弄着我的头发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脑袋。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放松的这种奇怪的感情就冲蚀着我的内心,我浅浅的呼吸着,胸膛的一起一伏都是那样的牵动着我的神经。

他不是什么拥有特意能力的人类,所以他就不能像我看到宫弦那样的看到我。

虽然说我积攒不到一百个好评,没有办法离职。但是我宁愿一直没有差评无法离职,也不愿意靠不停的修改差评来换成好评。谁知道有没有可能就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怎么都不肯消除差评,就像我之前那样。

“客服小姐,你的服务我真是太满意了,我收到货以后一定给您一个五分好评的。”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也没有办法再冷静的去屏住呼吸。在我慌张的时候,冷不丁地吸入了一口水。本来就已经缺氧的大脑,在这个时候,更是显得昏昏沉沉的。

“一谦?你喝酒了。”我拧着眉头问了一句。

没有灯的房间,只有余下的几个蜡烛。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而随意摆动。

张兰兰小声的对我说:“这两个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做了好几例这样的手术的,一方面也是比较有经验,第二方面是成功率也比较高。”

“梦梦!”

“你出任务的地方就在这?”宫一谦惊讶的问。

但是我还是感觉到挺纳闷的:“这样并不能直接说明就是那个笔的问题呀?还有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半夜往学校里面跑,你这个当家长的不说两句。”确实是很奇怪,因为正常学校都会有安排晚自习,一般最晚也就十点十点半下课。如果按照曾大庆这么说的话,那么小溪绝对是在这个时间以后出门的。

“这个世界上哪有鬼?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也许这里是设置了一些像迷宫一样的通道。我们无意中闯入这里,一时还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罢了。”我无意吓唬大明,他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人,就让他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他那个没有鬼魂的世界里吧。

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给我差评的人呢,感觉已经被世界隔绝了太久,我都已经记不清差评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事不宜迟,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敢继续拖。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说鬼胎之类的,我都不想再多的去计较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要是计较起来,真的是没完没了。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当时,这个男鬼就跟之前的那个女鬼一样被一团烈火给燃烧着。虽然是熊熊烈火,可是我用手触碰却不热。甚至都烧不到我的手。

一进到房间里,张兰兰就将屋里所有的窗户关上,并拉上厚厚的窗帘,她一边将那一大包药材全部都倒在了地板上,一边跟我说:“林梦,制药的事情错了一道工序也不行,因此你也帮不上忙的,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吧,这些交给我就行了。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说了,张兰兰皱着眉头说道:“你犯的罪。竟然要你夫人来帮你承担。”

“这里似乎是让人设下了迷魂阵。不过看来对方并无恶意,只是阻止有人再往里面走而已。”

我也希望小女孩能够带着我们走回巷子的出口,于是就不动声色的尾随小女孩往外走。

我早就想去泰国看看那惊艳的人妖了,所以我就索性将行程定在了泰国。

我暗自用手拍了拍我的胸口,心里安慰自己说:“没事,没事的。”兴许是近期我总是跟鬼打交道,所以才太敏感了吧。

“您好,请问你有什么需求。”

“嗯,嗯,嗯。那就好。”只见我的邻坐得到了空姐的答复以后,迅速的抓起他的物品。头也不回的朝前面头等舱走去。只是脚踝拍个片,何至于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拍不好,我的心里已经暗自着急。纵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只是心里自已吓自己的觉得自己的腿部是不是出现了很严重的变故,所以医生才会需要观察那么长的时间。

我虽然有些蒙,但是也还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准备递给老板,但是老板已经在我跟曾大庆站起来的瞬间,把凳子一捞,桌子一折叠起来就分分钟进了店铺里面。

他邪魅的笑,激起我心中火气,他背着我做出这种出·轨的事情,凭什么我要后退。凭什么他能够这样对着我冷冷的一笑?错在他又不在我。我为什么要退。

“哼,这一点雕虫小技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何况陆雅也该得到一些惩罚,谁让陆雅出门不带脑子,谁都得罪。”身边的张兰兰对我说着,然后一脸讨赏的看着我。

“既是如此,那么你就以死来证明你的忠心吧。”

宫弦回头看了看我,原本阴沉的脸此时方舒展了一些眉头。

对他,我的心一点儿也软不起来。我看到那些原本开着鲜艳的曼珠沙华瞬间就化为了黑水,若不是宫弦,那么地上的那摊污水里面也有我的的痕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心软而饶过他。

钟明见求饶不成,竟然恶向胆边生,只见他阴狠狠的看着宫弦,嘴里念念有词,就见从他的体内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光线,那条黑色的线与宫弦缚着他的红线缠绕在一起。

他的每一刀都落在的后备箱上那个模具人体上。随着他的几刀下去,那个栩栩如生的女模特身上被砸出了几个大窟窿。

“哈哈哈……”张兰兰笑得那叫痛快,边笑还边指着我说,“你们还真的把我们梦梦吓得不轻,刚才梦梦还以为她目睹了一桩杀人案呢。”

他围着我上下看了好几眼。直到我把我的工作证递给了他看时,他才连连称道:“缘分啊缘分了。”

所以在夫人自杀的时候,华先生夺下张兰兰手中的酒杯交给了夫人,一方面是担心夫人真的想不开,另一方面是对比以前的夫人现在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真的是更加讨人喜欢。

“你难道就忘了夫人以前对你的种种爱了吗?我想以前的夫人虽然不像这样的妩媚动人,但是她也一定是全心全意爱你的啊。”张兰兰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这个张兰兰真奇怪,刚才还跟我站在统一的战线声讨宫一谦呢,现在又替他说起话来。

这边无法找到大陈,让他消掉差评。那边,又不知道什么样的妖魔鬼怪跟上了我,想要附身到我的身体里。

我跟张兰兰连忙对她表示了谢意。然后我塞给了大妈五百元钱,并对大妈说:“大妈,等会我们两人起出去一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有人可以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出行,大妈你放心的,车钱我们绝对是少不了的。”

“不好意思,我家小孩子不懂事,你坐我这边来吧。”欣欣的妈妈王太太急忙打圆场说。就这样,欣欣旁边摆着一把空椅子,上面也一直没谁来坐。我觉得很奇怪,欣欣却很满意。

雕像的样子很小,大概只有成人的一只手那么大。是一个蜷缩的人形模样,头部很像外星人,一双眼睛占了半个脸的面积。头很大,是身体的两倍。娃娃的身体四肢都很像人,甚至5根火柴一样的手指都能看清。它的四肢抱在一起,紧紧蜷缩着,就像饿死的小孩子一样。

只听见第一个阿姨说道:“今天陆雅去找宫一谦,这不,宫一谦正好没在办公室,你猜猜陆雅在宫一谦的房间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宫一谦估计也是怕见到我尴尬,这几天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了。

宫弦狠狠的瞪了那个小鬼魂一眼,将小鬼魂瞪得瑟瑟发抖的站在原地。在那之后,宫弦拉着我就要往外走。我才突然想起来,我跟宫弦还处在冷战阶段,所以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尴尬。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宫弦跟张兰兰打起来。

宫弦这才没有跟我计较,一溜烟就没影了。面前还有这个小孩子,于是我也没有精力去关心我跟宫弦的关系。

根本无法联想到一个貌美的花季少女,她的嘴巴竟然张开的巨大,森森白齿露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带着一阵的腐臭味。

于是我只是直接的朝着电话里的张兰兰问道:“多了去了,你到哪了?你快点来啊!”

知道我的优柔寡断在这个时候并不需要,所以我很识相的闭住了嘴巴。

他身后的尸体,如同一个牵线木偶突然被人剪断了线一样。

赶尸人磕磕巴巴的说:“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是自杀死的。”

于是我张了张嘴,对张兰兰说:“你应该是可以帮她们的吧”

张兰兰见状,赶忙趁热打铁:“师傅,您就说嘛。”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而且经由我多次办案处理差评,接触过的那些恶灵的经验来看,此时就在我的周围,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是一定有一眼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禁不住全身戒备了起来。

可是小月没有回答我,将双手交叠着,头垫在胳膊上,然后就哇哇大哭起来了。我被小月的这一哭给弄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小月哭累了,就直接睡着了。而手镯里面的女子却还是一副打坐的模样。我不敢跟她再多的僵持,也还是暂时的呼了一口气。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

小月眯着眼睛直笑:“已经好多了,今天哭过了。所以把心中的一些闷给发泄出来了,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饭后,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电梯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今天确实是给我折腾的也很累了。所以一回到房间里我就想睡觉,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进了房间以后,房门突然间“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我“啊”的大叫起来。手脚控制不住的到处乱扑、乱跳起来。到了王先生家后,他们家里没有吵吵闹闹,而是更平常一样。不过王先生的头发比上次白了很多。

张兰兰大声地说:“我没看错的话,那明明是尸油!”我震惊的瞪了她一眼,尸体熬的油?能拿来涂嘴?

我八卦的问,“哪个明星?”

好险,我差点就死了……

她拍胸脯保证说:“当然,我爷爷法力很高强的。不过销毁了更好,但这个材质很难销毁啊。”

我紧张的同时,又对着张兰兰埋怨道:“你一开始没睡着为什么要装作睡着了,你知不道我一个小白碰到这些恐怖的东西,简直吓掉半条命了。”

我冥思苦想,最后决定编辑了一条短信:“您好,我是淘宝店的客服。刚刚收到了您的一条差评,请问您能不能详细的跟我说明一下,对我们店里面的产品有什么不满呢?”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脖子上的项链,企图能够感觉到上次那样烫的炙手的温度。幸亏,千不灵万不灵,好在项链还是有点温度。在这种冰冷的地方,我已经被冻的说不出话了。

可能是见到我太久没有回话了,面前的骷髅有些不开心了。龇着牙齿不停的朝着我喷气,身上的骨头也变得有些发红。从他的身体中传来一阵低沉的男声:“我是,朱咏飞。”

虽然我的心想向宫一谦靠拢,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要离他远一点。所以我终于放弃了叫上宫一谦的打算。

“来来来,先吃饭了,吃饱了再去练习,省得饿着肚子再放出一碗血,到时你虚脱了就不好了。”宫弦一边气招呼我坐下吃饭,一边解释着。

因为刚刚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我的脸色还是处于极度的苍白,不过我也懒得去顾及这些东西,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脸色阴沉的宫弦。

我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这种认知让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不过转念一想,我马上就跟他没关系了,我连死都不怕,我为什么还要怕他?

这一次从张兰兰留下来的手镯中得到的消息,我并不打算告诉给任何人,虽然此时与我同行的大明跟小功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害,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无法做到准确的猜测出他们的内心所想,自然是只能把他们全部都当作了怀疑对象。

没想到我才一坐下,品香梅就也推门走了进来了。

这一路的颠簸,总算是到了宫家。一下车,我就阻止了想要帮我拿行李箱的宫一谦。自告奋勇的拿着箱子就往里走。

上次跟张兰兰在那个络新妇那边的时候也是遇到了鬼打墙,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宫弦来把我带出去,可是这边是寺庙。所以宫弦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不仅如此,就连我的电量都开始跳红格了,忽闪忽闪的。

而我尽管觉得这些紫色的花儿太诡异了,但是我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刚才我也是一直在寻找着出去的道路,所以我都没有见到这些紫色的花朵是如何枯萎成现在这样的。

想到此我的眼框有些湿润了,张兰兰若是出现什么不测,我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还记得昨天夜里张兰兰就让我把宫弦给招过来了,我却是因为还跟宫弦冷战之中,所以就没有立即把宫弦叫过来。若是我早点儿下定决定,早一点儿把宫弦喊过来帮忙的话,何至于弄到如此的地步。张兰兰也不会失踪了。

我笑笑,难得的他那么好说话,我就顺着他的意思走绝对没有错。

得到了张兰兰的应声,我总算是放下心来。但是还是不敢洗澡的太久,更别提来一个精油泡泡浴了。我恨不得一切从简,能多迅速就多迅速。

我踮着脚,小心翼翼的蹦到张兰兰的床上,然后一把从张兰兰的身上扯过一些被子,裹紧。

我的妈妈呀,这是什么鬼?我还没来得及去问那个女子话中的意思,电梯门一开,女子就走了出去。

我点点头,紧张的不行。就见到宫弦一下子整个人都变得透明起来,然后又夹杂着有些黑色的气体。宫弦飘飘荡荡的飞到了这两个女鬼的旁边,然后对她们抛了一个媚眼。

张兰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说:“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要是愿意跟梦魇解除契约,那我会尽量的帮助你回复到你之前的样貌。不过是有一定的风险的,而且过程也比较痛苦。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要将差评修改成好评。你的看法呢?”

那个怪物嘴里嚎叫着,又跌跌撞撞的爬到了窗台上。只是这一回他没有再往下跳,而是眼神很无助的看着我。嘴里依然说道:“秀啊,秀……”

张兰兰跟我分析着屋里几个怨灵的情况。让我大致对屋里的情况有了一个了解。

虽然张兰兰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想到要让她好好的休息,于是我让宫弦把我们送回了宫家。

起初我还不明白看守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到了宫一谦之后,才明白。

第二天,突然间传出来宫建章死去的消息。我一阵惊讶,宫一谦作为宫家的长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宫家的总裁,掌管着宫家所有大大小小的家业。

本来跟宫弦待在地下室,就已经十分令我瘆得慌,现在又听见张兰兰说这种话,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一阵发凉。

然后她从身上抽出一张红色跟蓝色的符咒。当她对着符咒念念有词时。

见次,我才敢跟张兰兰说话。我先是回头看了看窗外。发现那双眼睛还在。于是我用着一种我自己都能明显察觉到结结巴巴的声音对张兰兰说:

张兰兰终于一扫倦容。将那些药汁装进她准备好的水瓶里,我们决定趁着那鬼物昨天受到重创的情况下,趁早去收了他。我也希望早点也结此事,可以早点回去。这个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再呆了。

然后我听见厨师说:“好吧,那就让你们再姐妹情深三天,三天后,你跟少爷成亲。”

三天?看来天要亡我。不过我又有一个突然间的想法就是,如果只要能让我们出去,那么就好办的多了。到那个时候,张兰兰拿到了符纸,就不用担心那个什么少爷不放人了。

厨师冷笑:“随你便,别死了就行。你要是死了,你的朋友也会被当成下一份的骨头原料,劝你们都长点心。”

“我求求你,给我个痛快,我不想活了。求求你啊……”

我本能的将他的手从我的面前推开,不自然的对他说:“谢谢你的好意了,这个我不需要。”

身边的男人,就算听到张兰兰一句道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的神色,甚至还像之前那样不怕死地,将这个彼岸花递到我的面前。

我紧紧的盯着这个小人的脸,我再次确定了,我并没有看错。这个脸跟刚才贴在,玻璃窗上的脸是一模一样。此时他也正一脸阴阴的瞪着我。似乎我已他有仇似的。

“你没看出来吗?你没有觉得这个装饰品特别脏吗?”王强一脸不痛快的回答。

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抬头看着王强。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我反问王强。

忽然我看到从小花朵的花蕊中,冒出一股股浓黑的黑烟。由于这里的这种小黄花满山都是,那么当有一朵花蕊冒出黑烟时,别的花朵也相续冒出了黑烟。

我被他折磨得精疲力尽的,有好几次我以为那双手不会放开让我呼吸了,可是偏偏又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