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千霓:第5章:冥镜

凤千霓 作者: 一杯咖啡不加奶

“搬火盆进来。”秦寂言并非真的要倪月的命,不过是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倪月明白他秦寂言不仅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也不忌惮长生门,想要少受苦就只能乖乖合作。

“你们奉命护送我们离开北齐,半途而废是什么意思?”凤于谦气恼得与他们讲道理。

这是百兽之王临死前的哀鸣!

“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唐万斤抬头,半是希冀半是不确定的看着顾千城。

千城不提,并不表示老太爷想不到顾三叔,他有出息的儿子,也就这么一个。

“祖父……”顾千城幽幽地叹了口气:“祖父认为,楚世子的事能瞒多久?”

“你有什么法子,保得住楚世子的世子之位?”老太爷没有发现,他又被千城牵着走,忘了追问千城,为何要挑起这件事。

“什么位置都帮我夺?”顾千城此时已笑得无法思考,只顾着与秦寂言打闹了。

而在那几个官差被打趴下后,焦向笛就连一个帮忙的人也找不到了,毕竟谁都怕死。

目测了一下,顾千城觉得她这辈子都爬不完,或者说没命活着从雪山上走下来。

“你是最好的饵,要是让北齐人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北齐人会选择放走凤家军,而对你下手。”别说一万,就是十万凤家军也比不上一个秦寂言。

而此时,让暗卫和武定担忧的顾千城,已经和秦寂言共乘一骑,趁着黑夜走了,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带,只有活下来的几个暗卫。

老太爷浑浊的眸子闪过一丝欢喜,眸中泛着泪光,紧紧地握住顾千城的手,激动的晃了晃,“好孩子,好孩子你受委屈了,祖父,祖父对不起你,都是祖父的错,都是祖父的错。”

顾家老太爷费尽心机,才保住顾家的国公爵位,可顾千城这么一闹就没了,甚至老夫人的诰命也没了。

没有让秦寂言等太久,猪头六带了一批打手过来,这批人一出现就围在秦寂言身后,与船头的人一起,将秦寂言团团包围住。

他的千城独立又坚强,自信又勇敢,什么时候这么脆弱过?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她女儿这一辈子就毁了。

“你这孩子也大,童姨也管不了你。赵王妃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

好在,高炽明没有让他们失望,说了一条他从朱大嘴里听来的消息,“顺着冰草所指的方向走,就能走出去了。”

赌赢了就能得到天下,赌输了也不会丢命。那些有点可能,又有野心的人,真的不会心动吗?

顾千城全身发寒,身子止不住颤抖……

顾千城从丫鬟手中接过一块帕子,开始检查孙妈妈脸、耳鼻、双手和颈脖处……

“先把今晚解决了,本宫会让人调粮来。”这里的情况瞒不住,也不需要瞒,秦殿下会让这几座城的人都知道,赵王是如何对待百姓的,如何对街被他攻破的城。

得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幸得赵王是造反,不然凭他此举,会彻底毁了皇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老臣参见陛下,万岁万……”

“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些。”秦寂言也有此意,只是封老爷子年纪毕竟大了,真要在宫里出事,他可不好向封家交待。

唐万斤失血过多,虽然身上的伤没有什么事,可身体确实扛不住,在外面他不敢睡,回到了家唐万斤便沉沉得睡过了过去。

此时,火柱已经往下回落,很快就会顺着火山往下流,为了不死在这里,他们必须尽快打开石门,拿到火焰果。

这段时间,虽然被北齐将士一坑再坑,可凤家军也不是吃素的,凤家军早就接受过训练,他们比北齐士兵了解,在炸场上要如何躲避炸药的冲击,凤家军因炸药而死的人并不多,只是受伤罢了。

北齐人看大秦人一路死伤惨重,却不知大秦真正死的没有几个,不过是借机抽走了一批人,而且又不会让人怀疑罢了。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议事殿内,就只有秦寂言和锦衣卫统领二人,两人的谈话被打断,秦寂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只道:“继续查,另派人请荣王世子回京。”到了皇陵都不肯安分,那就回京来折腾吧,他倒要看看荣王世子在他的眼皮底下,能折腾到什么地步。

“我可以的,我是顾千城,我一定可以的。”顾千城取出孩子,并没有立刻剪断脐带,而是在无人知道的时候,再次给自己下心里暗示。

凭借这股恨意的支撑,顾千城将孩子清洗干净,将自己的伤口清理干净,并迅速缝合好。

“是的,那位夫人与小少爷都没有事。那位夫人自己剖开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的,现在也是她自己在照顾孩子,真是……太强大了。”少女提起顾千城,不由自主流露出对她的敬佩。

“顾千城,生孩子的那一个,她怎么样了?”虽说皇家血脉很重要,可凤于谦知道,在秦寂言心中,最重要的是顾千城。

“刺杀太上皇,破坏圣上的登基大典,实在是可恶,长生门目中无人,当诛之。”一干朝臣气愤不已,几个热血的将军更是恨不得撩起衣袖,抡起拳头与人干一架。

大典仪式已结束,秦寂言这个时候离开半点错也没有,不仅没错还狠狠刷了一下好感,众朝臣反应过来,一个个高呼圣上孝顺,大秦之福。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行动。”领头的暗卫手一扬,就从油纸布里取出一个火药包,引线一点,啪吱啪吱的火花闪过,却因为寒风太冷冽,也就没有传到天牢官差的耳朵里去。

“你们来了。”惊喜的是北齐特务头子,他看到了北齐人。

没有长生门武者与忍者的威胁,这几个黑衣人不管是敌是友,他们都不用太担心。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会怕你。”黑衣人简直暴脾气,挥刀就打了起来,招招狠辣,不留情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和暗卫有仇。

大水淹了江南,江南正处在灾后重建,处处都缺钱,焦大人临危受命,要不借机敲顾千城一笔,那绝不是焦大人的作风。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秦寂言心里欢喜,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便给她解释了两句。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果然,听到秦寂言肯在棋道上下功夫后,老皇帝甚是欢喜,当即就送了秦寂言好几本棋谱,让他回去好好学习。

大管家满肚子疑问,可却不敢问出口,就怕提起先太子,惹秦寂言伤心。

当然,围观的人更多的是赞秦王殿下铁面无私,办案公证,没有让罪犯逍遥法外,还了死者一个公道。

“嗯。”多余的话没有再说,秦寂言扬起马鞭,就朝边城赶去。子车隐在暗处,见秦寂言走后,立刻跟了上去。

只是,秦寂言身手十分灵活。面对景炎手下的攻击,不仅仅是他,就是他胯下的战马,也没有受一丝伤。

“我能得到什么?”周王多少知道秦寂言的脾气,同样干脆直接的问道。

顾千城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着从跛脚男人身上找上钥匙,结果自然是没有。

睡了一觉起来,顾千城精神大好,也难得没有吐。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还嫌不够。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的龙撵出宫。收到消息的大臣们,齐齐跪在宫门外,请求秦寂言以天下为重,不要离京,更有大臣以死相谏,幸亏秦寂言身边的禁军早有防备,先一把把人救下,不然今天真的要血溅宫门。

长生门的术数师们,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看到新的一组数据出来,他们并没有觉得累,反倒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没有让顾千城失望,在她按住十个九后,石门发出一阵“轰……轰……轰”的响声,然后就看到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

她下手有分寸,只要救治及时,那两个人死不了!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怎么回事?”顾千城脸色大变,顾不得酸痛,提起裙子就往废墟里冲……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这么拼命,为何不再求本王一下。”秦寂言很不满,可他一向内敛,即使不满也只是放在心里,并没有表露出来。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当然,这不是证据,这只是秦寂言的怀疑,而这个怀疑值得深思?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他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却不敢保证景炎不会伤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景炎那人……

一路上,景炎待倪月极好,不仅仅是亲近,还带着几许宠溺。这份宠溺又有别于他待顾千城……倪月这次主动来找秦寂言,是来找他谈立后一事。

“没有,我自己想不开。”见景炎过来了,顾千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还有一刻钟!

圣后看着沙漏,无奈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来人,去看看大秦的皇帝在做什么?”还有最后一刻钟,她要是还下定不了决心,秦寂言就代她做决定了。

圣后,早就妥协了,只是不甘心罢了。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简直是可笑。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父……”大老爷想要辩解,却被二老爷悄悄拉住,大老爷一脸不忿,却只能忍着。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快,快起来,出事了。朝廷的官马打上来了。”跑来叫猪头六的小土匪,忙跟着把其他人叫醒。

“我操他大爷,我们中计了。”有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昨晚皇帝老儿哪里是放过他们,皇帝老儿是要一锅端。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我们快点,在皇宫里他们不好动手,可并不表示出了宫,他们还不会动手。”难保北齐太后反应过来,拿下他或者顾千城,好交换乌于稚。

她不恐高,也不是第一次随秦寂言“飞来飞去”,可却是第一次要自己抱着秦寂言,而不是秦寂言抱着她。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我不否认家世带来的好处,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努力。”顾千城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被匪徒们围在中间的承欢几个,一脸骄傲。

停尸房的味道绝对称不上好闻,好在顾千城提前有准备,并不觉得多难忍受,在守卫的带领下,顾千城看到贤其侯次子张渊的尸首。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言倾?我是不是要去见一面呢?”顾千城一边穿衣服,一边认真思考这个可能。

顾千城知道,承意回来肯定要先去老太爷那,她并不着急,安心地在院子里等着,本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却不想不过半个时辰,顾承意就来了。

北齐人少,有老天爷的因素在,可更多是人为。无论是大秦还是西胡,都不会允许北齐马兵众多。

凤家军的零死亡并不是侥幸,而是凤家军专门安排了小队,将战场上受伤的同伴拖下来,避免他们被战马和人踩踏。这样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当场死亡,基本上都有救。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呼延千霆原本就凭着一股气和单增打,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他要杀了单增,自己也讨不得好,果断的顺着坡下。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当然是让所有人都黑!

众大臣以为,秦寂言一定会秉着法不则众的原则,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不想秦寂言却黑着脸道:“你们……一个个目无法纪,纵容家人鱼肉百姓,确实该死,来人……”

秦寂言却无视众臣的恳求,一脸厉色道:“叫圣上也无用,今日朕必要……”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千城不懂事,下人可不能不懂事。”顾夫人傲慢一笑,让丫鬟挡住顾千城,不让她靠近。

“你……”顾千城没有动手,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身手不错的事。

“千城,你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下人的死,也要闹得轰轰列列,非要丢尽顾家的脸,你才满意吗?”孙妈妈怎么死的,顾夫人比谁都清楚,她不怕顾千城闹,但仅限于后院,这事不能传出去。

顾千城上前将盒子取出来,高深莫测的道:“这是救命的东西。”

顾千城点头:“不,老爷子说得很对。”

“老爷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千城上前,搀扶老爷子去用膳。

“老爷子,我喜欢的是医。”顾千城不想敷衍封老爷子,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把精力,放在研究棋局上……

此女,非池中之物。她既然想跳出池塘,封家在她势弱时,帮她一把又何妨……秦寂言回京那日,天蓝云白,晴空万里,天气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出门转转,享受这美好的阳光。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如果是在此之前,你给我一百万两,我可以让你只赔三百万两,现在吗?我不想赚这笔银子了,不过君姑娘你可以去找愿意赚这笔银子的人。”顾千城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理了理衣服上折子,扭头道:“君姑娘,好心提醒一句,千万别去找封大人。你知道的,封大人一向廉洁,他是不会收这种银子的。”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可是……

刚开始暗卫还十分谨慎,生怕是什么埋伏,可当他们把水里的人拉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暗卫惊呆了,“主子,是,是子车大人,还有老……不是,是长生门的彭长老。”

灰船并不大,不过数个呼息间,就有不少人冲到了船尾,见到秦寂言隐在黑暗中的身影,冲在前面的人嚣张的喊道:“什么人?好大的胆子,连我们狼牙……”

君亦安极不想接,可却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接过,展开。

“那是粮草出了问题?”打仗要准备的除了兵马就是粮草,兵马没有问题,那就是粮草出了问题,“粮草不够?因为江南的事?”

这下,秦寂言要是还不明白顾千城在逗他玩,就不配做皇帝了。

“不怕,我夫君是皇帝。连江山都背得起,这点压力算什么。”顾千城仍旧是一副蠢白萌的样子,秦寂言看的心痒难耐,忍不住伸手在顾千城脸上捏了一把,“你这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你知道就好。”顾千城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反手抱着他的腰,“为了哄你开心,我容易吗?”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唰唰唰……”原本无人的殿外,突然涌出数道灰影,将秦寂言一行人包围。

很明显,秦寂言与圣后虽然没有动手,可却是暗自较上劲了。

秦寂言已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可圣后却不放过他,冷着脸道:“怎么还不坐?大秦皇帝这一种走来,不累吗?”

坐下了,就等于接受了圣后的“赐座”,秦寂言怎么可能会坐?

“这些都是借口。”景炎也想用这些理由来说服自己,可是没用。

心腹见景炎心不是担心顾千城的安危,而是想要博取顾千城的好感,便出了个主意,“主子,听说武家人在皇太的保护下离开了漠北,不如我们替武家人翻案,好让皇上把武家人召回来。”这也算是博取顾姑娘的好感吧?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