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千霓:第6章:柔雄霸

凤千霓 作者: 一杯咖啡不加奶

容析元就是要泄火的,先前被尤歌无疑中挑逗得浑身发热,可他无法做出那种事,总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她有着19岁的身体,却只有10岁的智力,在他心里,她始终是个小丫头,他怎忍心下得去手?

尤歌是不会跟着去出差的,她有自己的事情做,而她不会知道,容析元根本不是去出差,而是跟许炎一起去的,目的嘛,就是为了从赌王手中得到一个人。这个人至关重要,当初在香港,此人是企图谋害尤歌的歹徒之一。

但尤歌的心真能那么平静么?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在想……翎姐住在哪个房间?容析元今晚睡哪里?此时此刻,容析元在做什么呢?

当对方细微的响声暂停,翎姐居然抬手在手机上轻轻点着,发出连续的长短不一的声响……

这货不禁感叹,总算是雨过天晴了,折腾了这么些日子,他很怀念平淡的幸福,因此也越发觉得该珍惜怀里这个女人。别看她有时能将他气得跳脚,但终归是没做出什么伤人的事来,要说着围墙,容析元现在想想还觉得挺有趣的。

这么一刺激,尤歌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些零散的片段,是关于昨夜的……好像她喝酒了?原本是只喝了一杯,但后来是为什么又多喝了几杯?糟糕,是不是那家伙又趁机把她吃了?

霍律师脸上的笑容僵住,他感觉到了尤歌的疏离,不由得心中一叹……这不能怪她,想必是以前的事对她伤害太深。

沈兆确实惊悚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尤歌的脸色稍微缓和一点,无奈地摆摆手:“谢谢你的安慰,我自己心里有数。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我只是为了看香香以前的样子,又不是为了看你,你有什么好看的,别臭美了!”尤歌局促地后退,刚好电梯开了,她赶紧地跑出去。

他的视线停留在餐厅,那里坐着一个女人,头上浅寸的毛发,瘦弱的背影……这是翎姐。

尤歌梗着脖子,不搭理他,但其实心里在说……好喝,简直太好喝了,美酒啊!

既来之则安之,她只有接受这一切。在回来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不光是要面对当年欺骗和背叛出卖她的人,更要面对各种舆论和不同的声音。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会更加艰难吧。

“容析元,你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会这么幼稚?指使服务生对我们撒谎,我们也是顾客,是消费者,你就不怕这样会影响酒店餐厅的形象?”尤歌清澈的明眸含着愠怒瞪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有时她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他很在乎她,但有时又觉得自己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就像现在。

“走吧,我们吃饭。”许炎温润的声音唤回了尤歌的心神。

“……”

当霍律师以家长的身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时,这场面真是有些感人的,因为来宾们都知道尤歌是宝瑞集团的董事长,父母双亡,所以只有请霍律师作为家长出席。

郑皓月没有再追究黑珍珠不见的事,她心里多少有点明白尤歌或许真是听了尤建军的话,所以才会那么做的,可是,知道又能怎样?尤建军是尤歌的叔叔,是公司里的老臣子了,他除非是犯下重大过错,否则难以轻易辞退,他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势力在公司里,支持他的人很多……

“不知道。”许炎说完,经将她拽出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果断将门关上。

这才刚刚开始,她如果就打退堂鼓,那么她心里都会看不起自己。

“嘻嘻……”璇宝贝笑着朝麻麻伸出了小手。

“麻麻……麻麻……”璇宝贝手指着屏幕,委屈地唤着。

“……”

其他人一听,更加兴奋了。现场观看鉴定过程?这真是太刺激太振奋了!现场很多人都曾买过高价珠宝,但大部分的人都只会看到商家出示的鉴定书,却少有见到过仪器鉴定珠宝的真实过程。

尤歌几乎整个人都贴在玻璃窗上了,水灵灵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专家手里的戒指,她真恨不得能钻进去看啊……这是一次难得的观察机会,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想放过。

小巧的五官精致俏丽,奶白色的肌肤有着晶莹透亮的光泽,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儿,其中还流露出属于母性的光辉,望着婴儿车里的宝宝,她脸上的温柔犹如山间的温泉,纯净而又暖心。

“瞧你啊,又流口水了……”尤歌拿起手帕给孩子擦嘴,眼里全是满满的溺爱。

佟槿这小子也老实,很坦白地告诉尤歌,是孤儿院打来的,翎姐好像生病了,一天里吐了好几次,他不放心,得过去瞧瞧。

尤歌此刻感觉有点头晕目弦,身子微微一偏,扶住了墙壁,不停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尤歌情绪的激动,她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这消息太残忍,尤歌要怎么面对一个怀着她丈夫骨肉的第三者!

这具美好的身子被他留下了烙印,深深的,无法抹去了……

“你们刚才说尤歌是傻子?可你们也不照照镜子,就这副恶心的丑陋样,你们也配当尤歌的朋友?”容析元淡淡的口吻,高贵倨傲的神情让那两个女生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面对着一座巍峨的大山!

尤歌噗嗤一笑:“这两个磨人的小东西哪有不折腾人的。昨天璇宝贝把唇膏涂在肚脐上,还用衣服遮住不给我看到,是洗澡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啊,就只一个劲地笑,这孩子比奕宝贝更活泼,以后长大一点还不知道搞出多少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你就等着接招吧,到时候可别喊头疼。”

不过佟槿对她仅仅是不讨厌而已,走就走吧,他没放在心上,抱着馋馋又回到了刚才的海边。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几秒,好像电影里的场景那般震撼,带给人的是深深的恐慌和极度的惊恐!

“呵呵,你确定你派去的人能抓到歹徒?万一抓不到呢,下次再伏击你,万一尤歌没有今天这么好运呢?”

郑皓月气得发抖,只觉得一股怒火在燃烧,一把将尤歌从容析元怀里拽出来,像是抢到了重宝似的。

何碧翎这一次返回隆青市,与之前那个瘦弱的她,相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加上还戴了假发,难怪佣人都没认出来了。

尤歌愣了愣,皱巴巴的小脸突然绽放出笑容,欢呼着钻进了容析元怀里。

容析元嗯了一声没说话,不过佟槿却懂了什么意思。

尤歌的记忆里,容析元就跟铁打的一样,可现在,这个男人却倒下了,她才猛然醒悟,平时,对他的关心太少。她只会惦记他什么时候在家吃饭,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可她都没注意到他有多劳累。

可尤歌还是很清醒,如果真的在容家被欺负了,她也不会打电话让许炎去接她,她不想为许炎惹麻烦。

“口无遮拦,简直太过份了!”

想见到尤歌和容析元亲密的画面,干脆直接闪人,起码避免了自虐般的痛苦。

信任,不是说说而已,也不该去埋怨对方不信任自己,而是应该先看看自己做了什么是会让对方放心地信任自己?如果不够信任,一定不是单方面的问题。

容析元去上班了,尤歌在家休息,佟槿就宅在他的房间里捣腾他的电脑,陪伴他的是那只毛茸茸的小狗狗,馋馋。

容析元冷眼睥睨着罗永昌那只手……刚才与尤歌的手碰过的,现在怎么看都感觉罗永昌的手特刺眼,特难看。

确实很早,现在是加州时间早上6点多,而隆青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女人被他坚定的语气和眼神所感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但这就是容析元,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臭*!”

尤歌对着镜子好半晌,对于这条象牙白的裙子很满意。虽然才300块钱一条,但穿着舒服啊,款式也还不错,当然比不上名家出品,可以她目前的经济能力,她觉得挺好的,可以穿去展销会。

尤歌却暗暗舒了口气,离开了容析元的怀抱,她才能正常的呼吸了,先前都是在强撑着没有露出异常的情绪,可实际上早就快撑不住了。

挂了电话,许炎那双看似已朦胧的醉眼也亮了几分。他还在想着今晚容析元那些奇怪的举动,竟然要尤歌嫁给他?这男人是不是疯了?许炎甩甩头,揉揉太阳xue,喃喃地自言自语:“尤歌是要夺回公司,不是要跟你容析元谈情说爱的,尤歌不会嫁给你,你趁早死心!”

他失控了,一想起她这位四年都和许炎在一起,他就要嫉妒得发疯!发狂!原以为自己可以心如止水,可在看到她和许炎手牵手的时候,他的冷静淡定,全都在瞬间化为乌有!

说什么都没用了,容析元喝了酒,加上情绪太激动兴奋,压抑了几年的**比洪水还猛烈,将尤歌深深地淹没,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占有她,让她想起谁才是她第一个男人!他像狂风过境,吞噬着,摧毁着……

害喜的感觉随着时间慢慢平缓了,到了三个月的时候,尤歌已经不会害喜,身体各方面正常,还时常看些相关书籍和资料,了解孕妇该注意的事项,了解关于如何养胎以及育婴方面的知识。

的就是为了能在容析元身边,为了能经常看到他,可是,他现在却不来了,这一日三秋的滋味太难受。

“喂,你是不是真的很难受,感冒又加重了吗?这口罩……”男人有点纳闷,他先前都没看到她戴口罩,怎么上个洗手间回来她就把口罩戴上了?

她是——尤歌。

“哈哈,哥们儿,你怎么好像做贼?”赫枫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一手搭在容析元肩膀上。

许炎平时嘻嘻哈哈的惯了,容易让人忽略他自身的精明,此刻,脸色不好,看起来也颇有几分严肃的。

“你在等容析元?真巧,我也等他。”男人似笑非笑,邪气十足。

尤歌丝毫不被这双魅惑的眼睛所迷,直截了当地问:“大叔什么时候来呢?”

尤歌果然乖乖地坐下来,抱着香香,一人一狗,安静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冯奎也越来越心急,不停看表,想着怎么接头的人还不来呢?

自始至终,尤歌都看着香香在车子后边追,她已经喊得声嘶力竭,心痛到无法呼吸了。她知道香香受伤了,可它还在奔跑,它是用多大的毅力在支撑着?她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有香香才是陪伴她到最后!

这种担忧和浓浓的思念,一直以来都是尤歌心里的结,现在人就在别墅附近,相隔不到两百米,深刻的想念,就越来越不可控制了,在身体里肆意冲撞着,她需要用太大的毅力才能压制自己不要冲动。

“你们是不是三岁小孩?这么鲁莽,谈什么救人?”这声音,好清冷,还带着一丝讽刺。

尤歌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怪怪的,怎么都不吃。

尤歌脑袋晕乎乎的,嘴里充斥着他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玫瑰一般芬芳的酒味,缓缓流从他的口腔里流淌过来,流进她的喉咙……

红酒的芳香,刺激着身体里的每个细胞更加兴奋,尤歌真的觉得放松了好多,没有先前那么僵硬了,竟大胆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黑虎表情怪异,使劲憋着笑,心想大少爷这是掩耳盗铃吗?不喜欢还追到民政局来?是失恋了之后还想挽回一点颜面吧?哎,可怜堂堂许家的大公子,居然在一个女人身上栽跟头,这要是传出去,不用谁劝,老爷肯定带着一帮人杀过去了……

结过婚又怎样?他不在乎那些世俗的东西,只要尤歌一旦离开容析元,他一定会第一个拥抱她,再也不会放手!

已经不小心间接“接吻”一次了,他不想有第二次。

停下脚步,这女孩子身边还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两人看上去都很年轻,是苏慕冉的同学。

微妙的气氛,聪明的人能看出来有点不对劲。

苏慕冉本来就在气头上,偏巧许炎来电话,她压抑的情绪终于是绷不住了,一股子酸胀从心底涌上来,声音不由自主地哽咽:“许炎,你昨晚没来电影院,不就是最好的表态吗?现在还问我明天打算给你送什么午饭,你这是安的什么心?把我当你的佣人使唤吗?你可以不喜欢我,但请你留给我一点自尊。”

苏慕冉笑得可甜了,抬手摸摸他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吓唬你?你还真以为我看得上你那两块肉啊?”

“……”

保镖们也很机警,听郑皓月一声吩咐,立刻挡在了尤歌前边,为她挡住了众多的视线,以便于郑皓月将她带走。

尤歌一路回到卧室,重新躺在了chuang上,她肚子还有点疼,先前只是去客厅走走,但她还需要休息,精神状态不好,唇色很浅淡,浑身乏力。

可惜,容析元没有回头,他现在急着去找尤歌。

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容析元还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个情景,尤歌掉在他身上,一副呆萌可爱的表情望着他,说:“大叔,我饿了……”

只是,为什么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她心底会有失落?男朋友?她根本没男朋友……

“吃肉……嗯,确实……肉是不能少的,你放心,我会经常吃……吃肉是个好习惯……”这男人一边呢喃着一边还不停往尤歌胸前瞄着。

当容析元满足地舔着唇躺在沙发上,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还是他没有刻意延长时间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想着还要工作,他估计能折腾更久。

一天的时间,让尤歌受益匪浅,她积累在脑子里的智慧正在一点一点被挖掘出来,一点都不像是刚刚接触这一行的人,她经过一天的观摩,已经算半个行家了。

容析元的动作算很快,但闻风而动的记者们更加迅猛,追到了前厅。

不管记者们怎么激动,保镖都会对他们说:“容先生暂时不会对事件做出评论,请各位让让……”

尤歌再度陷入沉默,满脑子都是沈兆说的那些话……如果是实情,那又说明什么呢?容析元分明不像是那方面有问题的,他还是很强悍,把她折腾得够呛。他那能力没问题,为什么可以几年不跟女人**?

被郑皓月折磨的又是谁?两人的对话内容里,新婚的男人是容析元吗?这神秘的人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

但这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这么重要的行动,她需要搭档!

说完,也不管身后的女人如何反对,容析元已经拍板了,就这样办。

“是真的,好美啊……这颗是什么珠?”那位站在尤歌身边的贵妇也提出同样的疑问。因为先前没注意,现在灯熄了才看到这宝瑞的珍珠如此上乘,她有点激动。

苏慕冉闪亮的眸子更加有光泽了,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甜甜地说:“好啊,说话要算数。”

许炎被苏慕冉攻了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两手一挡,但还是被拳头打到,吃痛地闷哼。

苏慕冉却淡定地说:“这叫兵不厌诈攻其不备,怎么你不知道吗?”

当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时,苏慕冉忽然改变了战术,变得更加积极主动,更加勇猛,出拳带风,招招凶狠,像是越打越来劲,果然不愧是彪悍的女金刚!

两人打算过马路去叫出租车,这么晚了地铁和公交都没了,只有打车走。

许炎最忌讳“第三者”这词儿,不是因为他在乎别人的眼光,而是他不希望家族因他而蒙羞。

猛地,郑皓月回头,凌厉的目光落在容析元身上,只见这男人一副坦然自若的神情,她心里更是一股气在窜。

这样的尤歌,让郑皓月有了强烈的不适,因为她发现,尤歌的出场吸引了全体的目光,包括容析元!

不少人都看着这边,同桌的几个人更是讪笑着等看好戏。

尤歌和容析元之间没有障碍物了,忽然感觉彼此如此地近,但又好像相隔万里那么远。

客厅里终于变得安静了,只剩下容析元一个人,他才感觉到呼吸的顺畅。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厌倦面对着一群假惺惺的人。

虚弱的香香躺在箱子里,懒懒的一动不动,像个病怏怏的孩子失去了活力,它的眼神也变得浑浊不清了,原本雪

是什么让他变得那般吓人,是尤歌的事吗?郑皓月虽然是尤歌的亲人,也痛心她的遭遇,可她更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她爱的男人如今紧张的人不是她,她这心里如何能平衡?

许炎试图将苏慕冉的手从他脖子上扒下来,但她却抱得很紧,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不肯松手,最后还十分不悦地嘟嘴,两只手一拉……许炎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她拉下去,整个脸都埋在了她胸前那一片丰盈的嫩白……

苏慕冉现在哪里听得进去,混混沌沌的,只知道像八爪鱼一样抱住许炎的腰,赖着他……

“苏慕冉,你给我滚下来!”许炎低吼,只是这声音明显的沙哑,在压抑着什么。

这是母爱还是强盗?容老爷子对这女人的痛恨又更深了。

果然有一封邮件是昨晚收到的,公司发出,通知今天早上9点钟有会议。

这小妮子身上有着一种奇妙的能力,可以让接近她的人也跟着变得简单起来,看到这个浑浊的世界原来也有如此善良纯净的一面。

香香乖巧地窝在尤歌怀里,懒洋洋的样子也是打瞌睡了,而尤歌则是眼巴巴地望着容析元……

“混蛋,别想再欺负我……放开我……”尤歌本来是想吼,但声音一出来却染上了几分娇软,更让人误会是欲拒还迎。

容析元含糊地低语:“你今天应该受到惩罚……”

“你有什么权力惩罚我!放开!”

现在宝瑞不在尤歌手中,但她也想要亲眼见证那份荣耀,可是,她能去吗?

那些简单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事隔多年,每个人的处境都变了,谁都想不到容析元会被容家接回去,谁也想不到翎姐会九死一生……

容析元听了这话,脸色缓和了一点,可还是忍不住说:“你觉得我以前做的时间太长?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坚持越久越好,所以我经常都是故意忍着不释放,希望把持久一点,好让你满足嘛……”

看着她将水喝下去,容析元的脸色也更加冷了,低沉的声音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说了。”

包包里的香香也汪汪两声,伸出小脑袋紧张地望了望,可能因为还是害怕,所以又赶紧缩回头去。如果香香会说话,此刻一定会说:“主人你可千万要小心,别把我摔坏了。”

尤歌无奈地摇摇头,轻轻一叹:“霍叔叔,我真没用,想不起来重要的线索。”

尤歌快速抓起衣物拔腿就往外跑,容析元在她身后愣着,脑子里尽是刚刚看到的白花花的风景,差点就要流鼻血了……他就是故意拿衣物进来的,想趁机按倒尤歌,可尤歌跑太快,他转念一想,暂时放过她这一回,等到晚上再慢慢寻思那个事……兴许晚上她不生气了就让他进去那道墙呢。

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公事私事都堆积到一块儿了,就算是神仙也难以分身啊!容析元的压力很大,诸多烦恼,可又有谁能知道呢?他习惯了什么都压在心里自己解决自己扛,这一回也不例外。他只希望自己这么劳心劳力的,晚上回到家里,尤歌就别再呕气了,至少也让他安安心心睡个觉,最好是将他储蓄了多日的香蕉牛奶也顺带释放了……

尤歌真的那么傻么?看不出来人家故意么?

“嗨……过来坐,我等你很久了。”尤歌尽量装出那种娇嗲得声音,只盯着男人瞧,而忽略了男人眼中那一抹怪异错愕的眼神。

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和谐融洽,尤歌清丽脱俗的气质和她生动的表情,都在吸引着不少视线,不明白的人还觉得这可能使一对情侣。

“这位女士,请您稍安勿躁,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宝瑞绝不可能用人工钻冒充天然钻的。”

婚姻……如果不是因为她有个糟糕的婚姻,她至于现在这么狼狈又凌乱吗?至于这么晚还没回家一个人在包厢里鬼哭狼嚎地唱歌吗?

说起来有点巧,这位来蹲点儿的记者就是几年前曾报道过容析元和尤歌绯闻的那个男人,当时他因为那篇报道而成为报社的红人,升职了,现在是负责娱乐版其中一个板块。此刻,他带着另一位实习的新人,在住院部楼下啃馒头。

“赫先生……”美女店长也有点担心,警察这是几个意思?分明不寻常。

尽管这么隐秘,但今天既然招来了警察以办案为借口的搜查,赫枫的警觉被提起来,他今晚就要将密室里的东西器具都搬走,以防万一。

容析元大手停在空中,迟迟不曾落下,眼底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犹豫,最后还是轻声说:“你在这里不要走,我一会儿就回来。”

寂静的空气中还依稀能听到香香的叫声,渐渐远去了之后,容析元才从车子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走出来。

尤歌回到家,关在屋子里不出来,谁都不理,不说话,不吃饭,洗澡之后躺下就不起来了。

如果换做以前的尤歌,可能早就会心慌意乱了,但现在的她,毕竟经历过不少,锻炼出了非一般的心理,面对

原来是这样……原来她和他,居然有着这么大的,不共戴天之仇!

好半晌,尤歌才从混乱的意识中稍微缓和一点,颤抖的嘴唇里吐出破碎的音节:“我们原本就不该在一起的,是吗……原来我和你之间这么多的波折,都是因为我爱错了人,不该爱上你,而你也不该娶我,今天的一切,算是对我父亲的报应吗都报应在我身上,要让我来承担吗?你父亲的命,还有流产的孩子……这些血,是不会干的,所以我和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不是吗?如果你所说是真的,那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呢,我还有什么资格当你的妻子?不如就……离婚吧,这样,对我们都是解脱。”

说出离婚两个字。她好像看到自己和容析元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是用他父亲和那个孩子的鲜血铸成的。

与龙晓晓一起进来的女人也是这次面试通过的,只不过是詹沁使了点手段将她安插进来的。

看来,大家所言非虚啊,绝不是吹嘘的,这许医生真是不容易追到的男人,不知道哪个女人有福气能得到许医生的眷顾呢?

许炎也照旧偷偷去看尤歌,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好像真的不会有交集了。

这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尤歌在附近跑步,跑到河边草地上就歇一下,她已经习惯每天都来河边一趟,喜欢这里宽阔的视野,绿油油的草地和碧绿的河水,还有小孩子们活泼的身影,稚

黑虎现在很老实了,知道少爷在偷看的时候他不打扰,可是,当一个重要的电话来时,黑虎不淡定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