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平台

白敛-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651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9章:侃侃谔谔

白敛 16511

那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告诉大家,这孩子是他跟公主成亲之前就有了的。

保护公主可是他的责任,他可不能有点的疏忽。

李灵儿更是明显的舒了一口气,更是快速的走向前,紧紧的将孟千寻抱在了怀里,有着一种无法控制的欣喜,“你永远是我的好女儿。”

一个破碎的衣角,一个凌乱的手印,花断尘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宝儿,过来,来爹爹跟娘亲这边来。”夜无绝此刻的情绪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脸上慢慢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宝儿的方向,轻声的喊她过来。

不知道,他要她宣布这次的招亲大会要比试什么?

“刚刚长公主可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北尊大帝的眸子微闪,快速的望向那侍卫,沉声问道。

平时这个时候,她的宝儿应该也快要睡醒了,【宝儿向来很乖,她给宝儿安排好的时间表,宝丫头可一直都是十分乖巧的遵守的。

这么晚了,他突然进宫,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她此刻的声音有些低,隐隐的似乎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她却极力的装出一副极为自然的样子。

“跟我,还需要客气吗?”

难道,她可以一下子收了大将军所有的兵权。

“哎,这么大的招亲大选,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竟然没能选出驸马。”众人不由的都有些失望,不过,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的自我的安慰,毕竟,他们也都是出了局的。

“如今凤阑国的形势对夜无绝可是极为的不利呀,皇上病重,已经不能帮助夜无绝,而且夜无恒在皇上病重后,有着各种的办法收服了很多的大臣,甚至包括唐大将军。”

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沉重,眉头紧蹙,很显然,这一次,是真的连他都为难了。

孟冰突然觉的,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特别是在看到那一对男女一脸的阴沉的样子时,孟冰突然觉的一下子心情变的好多了。

孟冰的脸色微沉,虽然说她现在对蓝宁辰的感情已经没有了,但是那件事情对她而言,却还是一种伤痛,更何况,像那种事情,她又不好过多的去解释。

所以,她仍就静静的等着。

但是,心中的感情,却又让他无法走进新房。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此刻,此情,此景,众人想不误会都很难呢。

有人能够逼迫的了他吗?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将女人的风情表现的这般的淋漓尽致,这样的功夫,只怕不是一下子就能够演出来的吧,毕竟,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虽然她们在皇宫中,但是,却正是做梦的年领,对于感情,还是有着很多的向望的。

花断尘愣住,有些疑惑的望着他,显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毕竟,他的确是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双眸微转,对上众人那鄙视厌恶的目光时,心中微惊,难道说,他刚刚真的做了什么吗?

男人转身时,一双眸子微微的向着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笑意,不过他那所有的一切,都太快,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而且,孟千寻也怕自己若是避开了,情急之下的花断尘会抓住其它的人来做要挟。

但是,此刻,侍卫装扮的夜无绝却偏偏就故意的加快了脚步,似乎很是着急的向外走去。

花断尘微愣了一下,他的两只手此刻都在控制着孟千寻,一只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咽喉,哪还有手去拿那圣旨呀。

所以,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马虎不得。

“好,好朕写、、”北尊大帝愤怒中却是忍不住的担心,一只手再次略颤着拿起了手中的笔,然后似乎在急乱的找着纸张妖泪倾城。

她此刻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心中也更是愤恨,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恨了,若是皇上有个什么意外,他就是死十次都不够。

花断尘的眸子微沉,若是此刻皇上真的出了个什么意外,或者是再也醒不过来了,那么那圣旨自然是不可能再写了。

所以,自然不甘心就那么死了。

虽然说,李逸风的事情是大事,她也着急,但是也不能这么以死相逼,更何况,十天的时间,也的确是太短了些,这么短的时间,让他去哪儿随便的找个女人回来呀?

只是李老夫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出的话,让李逸风更加的失望。

这句话,意思可是深了去了,一直都是这地位,那就要李逸风自己好好的掂量着来了。

所以,此刻也不再跟李逸风费话了,说话间,已经站起身,向外走去。

一年多了,他跟她分开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的时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思念,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苦涩,更没有人知道,他每夜每夜的睁着眼睛,无法入眠,只是想着她。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今天若真的换了是他,他会怎么做?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你抱我。”段红微微一笑,突然放柔了声音说道,只是,她虽然很想把那声音尽量的放柔,但是,因为声道受了破坏,那公鸭嗓子怎么听都听不出轻柔来。

他毕竟是李家的人,而且,还是李老爷一手把他栽培起来的,然后也是因为赏识他,才把他给了庄主,让他帮着庄主的。

而以风儿的能力,胜出的可能性可是很大的。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喜欢公主的事情?

但是,没有想到,李逸风的情绪变化竟然会是这么的大。

不好是容欢喜一场吧。

他什么时候说要很快的娶她的?

他明明已经选择了对她放手,成全她跟夜无绝的?

李逸风身子微僵,脸上隐过几分错愕,但是却又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遇在孟冰的事情。

“风儿,你真的不喜欢冰儿吗?冰儿那丫头的确不错的?”李老夫人虽然也着急,但是她也不想真的去勉强儿子。

因为,那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感情,所以,只有他自己一个知道就好。

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解释。

“要是有个男人肯这么对我,肯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的。”另一个小宫女竟然忍不住做起美梦,脸上是满满的期待。

他知道,她虽然十分的倔强,但是心却是很软的,她相信,只要他的诚心的道歉,她一定能够原谅他的。

本来,花公子正在向着公主表白呢。

书房中,孟千寻也听到了那个让人鸡皮疙瘩乱飞的声音,不由的微微的愣住,却又随即轻笑,她自然知道,这是夜无绝做的。

孟千寻愣住,对于财富,地位什么的,她觉的,根本就不重要,她要的只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生活,若是现在让他们一家人,到一个宁静的地方,过着平静的生活,她就觉的很满足了,而且,那也一直都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她从来没有想到去争什么,更没有想过要得到北尊王朝的什么。

“皇上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而朝中的事情又不可能一直没有人管,毕竟皇上这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京城,朝中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若是再没有人来处理,只怕会酿成大祸。”李逸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而听他这话中的意思,显然对朝中的事情,很是了解,可见,他应该是一直都在关注着北尊王朝朝中的事情。

雪太医的此刻却是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了,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皇上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更不觉的,一个女人可以打理好一个国家。

而不是交给她,不过,他还是希望,孟冰可以帮着千寻。

“恩。”北尊大帝微微点头。

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一家人团聚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样的要求,明明会伤害到北尊王朝的,她却还非要坚持让皇上取消,那便是她的不对了。

从这儿到明城,一来一回最快就要十几天。

“本公主决定粮食筹集好,就由刑部尚书项大人亲自押送,而且,亲自发送到百姓的手中。”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亲自点明了要刑部尚书去。

在那种情况下,都昧着良心贪污的官员,留着他们何用。

当然,这是她自己决定的,甚至没有跟北尊大帝商量,不过,她相信,北尊大帝竟然将朝中的事情交给了她处理,自然就不会再干涉她。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但是,偏偏是那个男人,那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她竟然要把那些花都搬进来?

不过,此刻,他脸上的冰冷已经隐去了大部,声音中的怒火也略略的消去,没有刚刚的那般吓人了。

“本王相信你,所以,你不用再说了。”夜无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说道,说话间,微微的饶过桌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揽进了怀里。

“好,你说吧,我听着。”夜无绝揽着她的手再次微微的收紧,唇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既然她说已经放下,不会伤心了,而她又想全部的告诉他,那么说让她说过。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不错,若是以前,她对他还有恨,恨他的背叛,怪他的伤害,但是,她现在对他,像那份恨都没有了。

真的是可笑,不是吗?

若是真的是两个彼此深爱的人,这样的动作,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可能会是一种浪费,但是,若只是单方面的表演,便就成了最滑稽的小丑了。

他所写的第一项的比试竟然是比速度,以此海先,淘汰掉大部分的选手,这一点倒是刚好与她想的相符合,她原本也是想用赛跑比赛的。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或者,只是她的做法,太过让人意外,她的想法,太过超出了他平时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所以,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跟她一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那个曾经她爱过,却更是伤她最深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