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赠我姝予 > 第46章:心旷神愉

……

谢太后等人虽然觉得奇怪,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并没有追问,只是平时更加注意,时刻盯着敏夫人,别让敏夫人在她们的眼皮底下溜走。

有九皇叔看着,顶多也就是一些趋炎附势之辈,会奉承一个私生子,稍微有一点名望的人,都不会待见一个私生子,他日后的成长和就学,都会比别人差很多。

九皇叔现在可以毫不犹豫地站在她这边,以后还会吗?

之前他小小教训一下萌宝,父皇都嫌重了,现在……

晋阳侯夫人,翟东明的表妹,长相没有那个江玉秀出色,但那周身的气质,却不是江玉秀那种妖妖娆娆的女人可以比的。

“不过,九皇叔怎么会出手救你呢?你和九皇叔有交情?”宇文元化万分不解,如果真是这样,那天凤轻尘跪在城门口时,九皇叔怎么不出手。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凤轻尘一脸平静,长发披在身后,隐约有几分柔弱。

可九皇叔却无心欣赏了,提起这件事他火气就大:“既然知道自己有斤几两,就不应该以身涉险。凤轻尘你给本王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身后有本王,还有一个凤家,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出了事,会有多少人伤心。”

“我知道。所以不管面对什么事,我都会努力活下去,但是……有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她知道九皇叔气什么,只是……她是凤轻尘,她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比生命更重?”九皇叔冷笑:“在你眼中,保护文渊先生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事?他的命是命,你的命、暗卫的命就不是命了?”

“九皇叔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凤轻尘拍了拍豆豆的脑袋,示意他边儿去。

“那就好,这么来一去甚是费时,待到王锦凌的信送来,黄花菜都凉了。”从东陵皇城送信到这里,来回最快也要半个月。

医学院是新鲜事务,许多事情他们也要慢慢摸索,然后尽力寻找一条适合的路来。

凤轻尘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地方暗暗抹下眼泪,以显示自己的脆弱。

皇上听到消息,也立马冲了1;148471591054062进来,厉声质问:“八皇子怎么了?”

能救醒小皇子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靠他们。

今天他出城是临时之举,根本没有安排护卫,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车上还有一个,可以治他大哥眼疾的凤轻尘呢,可不能有闪失。

要是王锦凌来江南买地,这群人别说抬价了,半买半送都有可能。即使不在意大公子的盛名,也要顾忌王锦凌背后的王家。

这事也太巧了。

凤轻尘不知这小玉粒是谁给她的,但她知道这个东西绝对是珍品,当初她在林中昏迷,醒来时身上就带着这枚玉粒,这玉粒当时能救她,现在也可以。

九皇叔和这碗粥较上劲了。这男人还真是……不是一般的无聊。

虽说九皇叔因前朝旧部的事,没有第一时间赶来,可在知道此事后,他第一时间就派人去查了,正好在凤轻尘醒来前得到了消息。

九皇叔除了出身比他好,还有哪一点比得上他?可就是这个出身压了他一辈子,让他即使奋斗一辈子,也比不上托生在玄霄宫的暄少奇,和生在皇家的九皇叔。

“是!”沈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嗯。”对凤轻尘全心的依赖,九皇叔既高兴又羞愧。

“不是对出来了吗?快写呀?”镜月见凤轻尘半天不动,尖酸的催促,凤轻尘两个丫鬟气狠狠地瞪着对方。

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在玄医谷住下,可是左岸、苏文航、凤谨都可以无限制的住下去,九皇叔却不行。

这是对病人负责,也对自己和家人负责,毕竟大夫每天遇到的病人都不少,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身上会不会沾上病毒,传染给家人或与自己接触的人。

凤轻尘站在一侧,看着脚不挪、眼不眨的赤炼水和郭保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没有亲眼看到凤轻尘无事,他总是放不下心。

好人家的姑娘,会像凤轻尘这样吗?

“哈哈哈,洛王,不是说我不知羞耻吗?现在你这样又算什么?”凤轻尘嘲讽地说道。

原来,洛王和轻尘有姑娘有情,只是……

她凤轻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只有一条命,你东陵子洛怕死,我凤轻尘又怎么不怕死……

无耻也罢!

而作为众人期待的九皇叔,他不是不关心凤轻尘,他是相信凤轻尘,同时也实在忙不过来。

只是,这些事暂时不能让凤轻尘知晓,他不能让凤轻尘跟着操心。

暗卫心中暗道,这次惨了,却不想九皇叔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让他出去。

“公主脾气好,人又乖巧,跟在公主身边不用担心受罚。”

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了口气,这一口气直接吐在凤轻尘脖子上,凤轻尘只觉得一阵痒痒麻麻,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那冷硬的气势也软了三分。

听到凤轻尘说不嫁,九皇叔眼中厉色也少了几分:“既然不嫁他,那把他留下来做什么?”

这个世界的男人绝不允许自己的妻子非完璧之身,婚前失贞那是会被浸猪笼的,暄少奇绝不会娶她。

“什么?九皇叔你说什么?”凤轻尘刚刚沉浸在愤怒,可听到九皇叔这话,她整个人都愣住。

鬼兵的动作,刷新了他们对鬼兵的认识。

只一眼,暄少奇就决定退!

鬼将并没有下令放箭,鬼兵就不会主动攻击,凤轻尘深吸了口气,上前,举起兵符,即使知道面前这些鬼兵没有意识,凤轻尘还是说了一句:“众将士听令,放下武器。后退!”

“啊……”凤轻尘痛得直想哭。

等到皇上接手神机营,才明白九皇叔为何放手的那么爽快,因为神机营对九皇叔来说,已没有一点价值。

皇上气得肺都快炸了,就在他准备下旨,要治九皇叔的罪时,一件大事发生了。

这一击,蓝九卿很容易避开,玄情也没有想过这一击能伤蓝九卿,她只想趁蓝九卿避开时,跃到蓝九卿的身后,从后面攻击蓝九卿,或者把打斗的方位改变一下,她现在被蓝九卿逼到一个死角,不利于伸展,可不想……

“要你死很容易,现在你活着还有用。”蓝九卿将剑抽了出来,玄情本能的捂住伤口,拔腿就想跑,可不想,蓝九卿的剑比她快一步……

“当……”的一声,子弹击穿刀背,那身影往后一倒,子弹擦过他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草地里。

凤轻尘苦着一张脸,望向九皇叔与王锦凌,两人很默契地别开脸,表示这事他们不插手,反正云潇也没有把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

“你说九皇叔和王家是不是太闲了,这种事也掺和。”太医们咬牙切齿的抱怨,可想到这是在凤府,又不敢太大声,只能小声的嘀咕。

西陵天宇的命是他救的,西陵天宇的双腿也他让凤轻尘医治的,西陵天宇能有今天,也是他在暗中替西陵天宇谋划的,如果真到那一天,他不介意毁了西陵天宇。

九皇叔见凤轻尘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正欲再开口,却看到有下人往这里走,九皇叔只好暂时打住。

“小的见过王爷,见过凤姑娘,王爷,总督大人求见。”下人上前行了个礼,恭敬的道。

南陵内乱严重,朝政一片乌烟瘴气,南陵太后好大喜功,常年争战在外,百姓民不聊生,直到南陵皇上熬到太后死,才接手政权,这几年才慢慢好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