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世如梦画影如梭 第16章:千仞阳

倾世如梦画影如梭

梅龄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817

    连载(字)

94817位书友共同开启《倾世如梦画影如梭》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千仞阳

倾世如梦画影如梭 梅龄 94817 2019-09-02

或许是眼泪流空了,或许是被太后和父亲彻底凉了心。出嫁之日,俞婉并未落泪,也没太多喜悦。

……

盛鸿心神荡漾片刻,含情脉脉地看着谢明曦:“好,我都听你的。”

盛鸿挑了挑眉,笑得率性洒脱:“多活一世,已是幸运。和你相遇,更是我此生之幸运。上苍如此厚待于我,我已无半分遗憾。”

盛鸿已抢着笑道:“今日是你和师父的大喜日子。我今日以弟子身份前来,为师父贺喜。论身份,你是我的师公,岂有师公向弟子行礼的道理。”

昌平公主迁怒之下,对顾清也没了好声气,冷笑着说道:“你说给我听听,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两个年轻娇嫩的美人?不如就依母后之意,将这一双美人送进你的书房里伺候笔墨,给你来个红袖添香如何?”

六公主学业如何,她并不关心。是否和人来往交好,她也无所谓。

“父王!”淮南王世子大惊失色,忙接住淮南王的身躯,一边喊道:“来人,快去宫中请太医!”

谢明曦只当不知,放下笔,稍微活动手腕。

就是李湘如,此时也不便出言和谢明曦较劲,淡淡瞥了神色变幻不定的谢云曦一眼:“谢氏,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向皇子妃们行礼?”

李湘如的心湖漾起层层涟漪,柔声应了,翩然起身。

俞皇后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用膳时并不多言。

坐在龙椅上,众臣皆跪倒在脚下。昔日视为对手的兄弟们,也皆要跪拜天子。

建安帝竭力克制着心底的快意自得,先叹一声:“父皇归天,未足百日。国不可一日无君,朕方行登基之礼。”

丽太妃如逃过一劫,后背已是一身冷汗。

江家人被杨夫子的容忍退让惯得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遭受此劫,委实活该,不值得同情。

她们急有什么用?

建文帝眉头皱得更紧。

卢公公只得又去叫太医喊来。

四皇子经此重创,实力大大受损。更重要的是,建文帝也对四皇子生了疑心。这对四皇子来说,才是最致命最可怕的重击!

就在此时,门外忽地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谢妹妹!”

没等顾山长继续追问,谢明曦便扯开了话题:“师父在宫中已住了几个月,一直未曾去过福临宫。师父打算何时去一回?”

谢明曦也只随口问问而已。

无人看六公主,无人看林微微,无人看尹潇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谢明曦的身上。

平日不声不响的秦思荨此次竟考了第二名,颇有些出人意料。

四皇子心里骤然掠过阴云。

顾山长接了茶,喝了几口,急促的呼吸稍稍平息,自嘲地笑道:“岁月不饶人,半点不假。过了四旬,我体力大不如以前。骑马半日再上山,便觉疲累。”

守在寝室外的宫女,见了谢明曦,不敢怠慢,忙躬身行礼:“奴婢见过蜀王妃娘娘。”

李夫人依旧满心怒气,用力地一拍桌子!然后将桌上的茶碗全数扔了出去!

过了片刻,眼睛哭得快肿成桃子一般的盛锦月来了。

四皇子冷冷地扫李湘如一眼:“我说过的话,你给我记牢。”

到底是为什么?

……

谢老太爷尚未出声,永宁郡主便来了。

淮南王府唯有三个女眷幸存于世。

晚归的楚四郎,见盛锦月这般模样,颇有些不耐:“你亲爹真是能耐得很。胆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万幸太子殿下毫发无伤,否则,别说是淮南王府。就是你这个出嫁的女儿也难幸免。我们楚家也要受牵连!”

六公主却和往常一样,和衣而眠。

人总有一死。不过,死在逆贼的乱刀之下,可就太不值了!

帝后又要守一年的孝。

“你是朕的皇后,自然要处处替朕考虑着想。”

俞皇后:“……”

罢了!已经被谢钧知晓,也没了遮掩的必要。

谢老太爷心里一块巨石悄然落了地,迫不及待地追问事情的经过。谢钧憋了一肚子喜悦,此时哪里还能忍得住,立刻将今晚发生的事全数道来。

一声怒喝骤然响起,谢云曦全身一个哆嗦,哭着喊了一声“父亲”。

李默一直都是个好兄长,处处让着她护着她。再生她的气,只要她低声哄一哄,他便会无奈一笑,包容她所有的骄纵任性。

待看清陆迟下巴上的淤青时,四皇子更是懊悔不已,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待看清来人脸孔,李湘如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去。

林微微连着三年止步于考场外,年年报名,年年缺考,早已成了闺秀圈中的笑谈。

穆大人也只得哈哈一笑,口不对心地应对几句。心里却掠过一丝悔意。

河间王暗暗呼出一口气,竭力镇定。

谢钧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睛一亮。

芳巧心里苦,一时未应。

永宁郡主:“……”

方阁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目中闪过一丝希冀,声音却渐渐低沉:“希望这一回,能顺利铲除逆贼!”

谁有胆量这般不管不顾领兵攻击皇陵?

……

果然,六公主一声未吭,建文帝也不恼,反而笑着自责:“父皇年龄大了,愈发啰嗦,这等小事也要问个没完。罢了,你不想说就不说。”

对梅妃而言,建文帝是夫更是天。她的喜怒哀乐荣宠,全都系于建文帝一身。所以,才会这般卑微。

谢明曦略略垂着头,出色的相貌被不动声色地掩映在华服首饰下。她敏锐地察觉到有几道目光不停掠过,很快又移开。

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百无聊赖。

尹潇潇:“……”

一炷香后。

李湘如素来爱洁,此时嗅着自己身上的臭气,别提多懊恼多郁闷了。

李太皇太后又道:“赐座!”

一盏茶后,众少女行步至凉亭。这一处凉亭极宽敞,里面设一席花宴绰绰有余。丫鬟们各自伺候着小姐入席。

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李湘如也稍稍冷静下来,顿时后悔懊恼不已。刚才自己丢人出丑,被众人看了笑话。以宁王的脾气,回府之后,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迁怒于她了。

待众人走后,谢明曦才低声道:“你们喝酒喝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去练功房里动手?”

盛鸿咧嘴一笑:“恩仇未了,不过,心里很痛快。”

谢明曦似笑似嗔地白了盛鸿一眼,却什么也未说,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一起携手进了内室。

饶是如此,他竟然还是败在了盛鸿手下……

对着六公主,却要诸多顾虑。

“我得以跳出江家,得以恢复自由身。我用自己赚来的束脩养活自己和女儿,堂堂正正立于世间。这份尊严和骄傲,于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凝雪还小,不懂我的苦心,对我生了误解。我也不怪她。”

只是,这些隐忧,绝不宜告诉陆迟。

前来凑热闹的百姓也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讨论得十分热烈:“莲池书院此次真是厉害,竟一举夺了前三!”

“看来,莲池书院真的有可能压过松竹书院……”

顺便鼓励面色晦暗的谢元亭:“元亭啊,你身为兄长,可得多向明娘学一学。人笨些不打紧,勤勉一些便是。下一次月考,怎么着也得考一个乙等回来。考丙等,别说你爹面上无光,便是我这个祖母看在眼里,也觉得不是滋味。”

另一个家丁也是一脸为难:“三小姐有个好歹,奴才两个便是赔上这条性命也赔不起。”

谢钧谢元亭俱骑马,谢明曦独自乘坐马车。驾车的车夫,是谢府里最好的车夫,姓丁,在家中排行第二,平日被人称呼一声丁二。

一切恍如往昔。

因分歧而起的不快,就此散去。

她对谢元亭“施恩”,又给谢元蔚“赐婚”,摆出一副礼遇谢家的态度,以此膈应谢明曦。

俞皇后是他的正妻,梅妃也是他的妃嫔。常去探望,并无不妥。

六公主闷哼一声,脸上闪过痛苦之色。

谢明曦没有出声,只静静地看着六公主。

“你是我谢府厨娘,你表哥百般怂恿挑唆,让你去临江王府。我心中诧异,才提醒你一句罢了。”

俞光德显然已经想明白了。也做出了选择。

不必他动什么手脚。俞太后这回是彻彻底底地被气倒了。

昌平公主还能说什么?

盛鸿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说道:“此事我早有安排,你不必忧心。”

正低头奋笔疾书的盛鸿,耳边忽地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眉头动了一动,抬眼看了过去。

自殿下恢复皇子身份后,湘蕙身为第一亲信的地位稳稳未动。又多了颇得宠信的魏公公,还有周侍卫……她这个贴身宫女,如今一退再退,竟是一点都不得主子欢心,半点体面都没了。

林微微和方若梦都还年少,建文帝离世时,她们两人都无进宫跪灵的资格。算起来,和谢明曦皆是两个多月未见了。

微凉的夜风,吹不熄陆迟心头的怒火。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彻夜未眠。

当然了,示好也得有个度。不能太过殷勤碍了俞皇后的眼。

呸!活该你被封为宁王!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湘如,虽然什么都没说,目中的嘲弄之意却毕露无疑。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然后,和尹潇潇携手同行,有说有笑地进了学舍。

双手抱拳,冲众人作揖行礼。

同窗三年有余,谢明曦稳稳占据众学生之首,是学舍的舍长,更是当之无愧的头名。骄傲的颜蓁蓁,打从心底也对谢明曦服气得很。

阙氏不敢缩手,可怜巴巴地继续站着。

再不回来,她这把老骨头真快撑不住了!

偏偏,这等令人惊愕的事情,就在徐氏的眼前发生了。

可惜,你太过怯弱。

……

随后,永宁郡主便彻底“病倒”,关门养病。

谢云曦踉跄着后退几步,然后冲出了学舍。顾山长一觉醒来,犹自觉得头脑有些昏沉醉意,自嘲地笑道:“果然是上了年纪。区区一壶果酒,竟也令我醉了一回。”

打着如意算盘的谢云曦,快步走了一段路之后,迅速回头瞥了一眼。

盛锦月并未起身相迎,只笑道:“快过来坐。”

盛锦月似笑非笑地扯了嘴角:“是云曦表妹的庶妹。”

“锦月表姐特意下请帖邀我前来赴文会,为何连座位都未准备?”

谢云曦见识不妙,立刻摆出嫡姐架势,瞪了谢明曦一眼:“些许小事,有什么可闹腾的。定是丫鬟做事不周全,漏了一张椅子。再让人搬一张来就是了。”

宫中也因此事波涛暗涌。

盛鸿无声而笑,伸手揽过谢明曦的纤腰,一语双光的调笑:“只要皇后娘娘愿意,朕心甘情愿任由摆布。”

这一日,百官休朝。宫中的宫宴分设在成宁殿和椒房殿。天子在成宁殿里设宴,百官皆进宫赴宴。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谢家了。

丁姨娘面色惨白,便连嘴唇也没了一丝血色,颤抖着哆嗦着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药丸入口即化,迅疾滑入喉咙,滑进胃中。灼热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滋味立刻蔓延开来。

永宁郡主心头火气,冷笑不已:“好威风的谢郡马!既是如此,什么也不必说了。你就等着我兄长来打断你的腿吧!”

做儿媳的,在婆婆面前天生便矮了一头。她身为郡主,自然不会将粗野的徐氏放在眼底。可为了区区两个丫鬟,和婆婆吵闹实在不体面。一旦传出去,她这张脸要往哪儿放?

那张有几分粗鄙精明的老脸,也显得格外真诚。

谢明曦也未令徐氏失望,并未装傻充愣,就这么干脆利落地应了下来。

丁姨娘手中捧了两盒点心,一盒给了谢元亭,另一盒给了谢明曦,一脸慈爱地笑道:“元亭,明娘,你们两人今日都要考试。我特意早起,为你们做了些糕点。饿的时候可以垫饥。”

“以前大哥长住郡主府,一个月只回来两回。我知道姨娘心疼大哥,便说喜欢吃核桃酥。这样,姨娘做好点心后,我便拿去送一份给大哥。”

永宁郡主目中露出一丝轻蔑鄙夷。

再者,谢钧每隔三五日就会回府一回,从不曾冷淡疏忽她,待她依旧温存体贴。

“原本三皇兄打算今晚设宴,眼下皇祖母病了,这酒宴只能先省了。”

说来说去,都怕建文帝降罪!

一直未曾吭声的赵太医,终于张口道:“皇上有旨,若娘娘病症不见缓解,便问责我等。依我看,还是先熬过这一关才是。”大齐文风兴盛,书院众多,尤以京城为最。

五年前,建文帝登基,太子妃入主中宫,成了俞皇后。执掌凤印,母仪天下。莲池书院也随之水涨船高,声名更盛。

今年,她十岁,已够资格报名。

谢钧只得退让,笑容不减:“郡主言之有理。”

赵嬷嬷算什么东西!

人总有生老病死,和俞皇后有何关系?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瞥了盛鸿一眼,总算没再说下去。

如此一来,礼部右侍郎的位置又空了出来。不知多少人瞄准了这个空缺,暗中使力。最终,右侍郎一职落到了谢钧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