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等你:第65章:紫微魔

鬼才等你 作者: 树与鱼

“你也知道我有宝宝了,现在实在不方便。而且爷爷说,我一个人不行,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行。老公,加油,我支持你!”杜星晴俯身在陈晴风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说了,你把倪月交给我,我便把火焰果给你。”景炎微微用力,大有将火焰果捏碎的架势。

“夫人您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也不勉强夫人,夫人你试试就好。”长生门的人并不为难顾千城,也不怕顾千城知道他们无法进去,就想办法坑死他们。

“景炎,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能杀光本殿下安排在江南的人吧?”秦寂言扭头看着景炎,没有嘲讽,也没有胜利者的得意,只是平静的告诉景炎这件事……

“对对对,这小子是活药人,比药人谷那个活药人好用,有他的血我们至少还能活几十年。”其他三个老怪物一听,也立刻收手,双眼放光的看着秦寂言,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上等的佳肴,随时准备开吃。

顾千城差点被他压趴下了,勉强站稳后,拍了拍唐万斤的肩膀,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在呢。”

顾千城不在意老太爷想什么,自顾自的道:“虽没有好处,但也没有坏处。不过,要周旋得当,千雪侧妃的位置肯定跑不掉,说不定世子妃也当的。”

开什么玩笑,只要低头闭气,哪个女孩都能让自己脸红起来……

“这个地方,其实不宜大队人马通行,人太多动静太大,很容易就引起雪崩。”顾千城想起有个说法,说是有人在雪山前打了个喷嚏,然后雪山就塌了,人全埋了。

不错,不是肌肉男却很有线条感,正好是她喜欢的那一类……放案卷的地方是一间旧房子,分里面两间。里间是成排成排的卷宗,外间很小,放着一张小书桌,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拥挤。

“嗯。”秦寂言对这人颇为看重,态度也算和气,将卷宗交给对方手,秦寂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让他拿另一份案宗。

顾千城的反应已是极快,可还是晚了一步!

“我们是专门捉拿逃兵的,少废话,你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兄弟动手?”大军的将士们都呆在军营,军中管得极严,得闲不得外出,赵王的探子要寻落单的小兵,着实不容易。好不容易寻到顾千城,哪里舍得放弃。

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能让秦寂言脱不了身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不必,扶我去看看。”呼吸间,顾千城已经平定下来,只是眼神有些冷。

职业习惯,让顾千城哪怕悲伤,也不忘观察四周的情况,粗粗扫了一眼,顾千城心下了然,快步上前……

对不起,倪月还真的没有想过,不是她自恃甚高,而是打小生长的环境,让她根本不会想到“逃跑”的事。

倪月时不时看向远方,只可惜等到她被凤于谦刺伤,被关进牢笼,也没有等到长生门的援兵来了。

大秦来使有恃无恐,各国都有约定,即使是交战时也不斩来使,更别提和平时期。

火焰果已经到手了,他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这年头谁也不是笨蛋,不用查也知道,秦王最频频受到暗杀,必然是与北齐有关。秦王此刻毫无顾忌,当着他们北齐人的面,说出自己的计划,秦王真得会按计划行事吗?

密室只有十余平,很空,地上散乱了几块木板,没有移动的痕迹。暗卫发现此处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根本不敢破坏现场。

当然,要不是顾千城曾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一起特大造假案,她也不会知道要仿造一幅古画,有多少工序。

就算时代变迁,造假的技艺没有现代那么精湛、复杂,可也不是这么小儿科的,名画古籍不是随便拿几块画板,几张卷轴就能仿造成的。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孩子没有保住,他们还可以再生,但顾千城只有一个。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你……你这是在怪皇爷爷没有照顾好你?”太上皇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寂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秦寂言说出来的。

失望的人是其他人,因为这些人并不是为救他们而来,而最平静的当属秦寂言。

在西胡有这么大能耐,又熟悉西胡天牢布局的,必然是西胡皇室。

封似锦苦笑,“圣上,臣……的棋艺只能称之为一般。”他不是太上皇,不知太上皇的后手,不知太上皇的底牌,又怎么知太上皇会做什么?

热茶端来,温温的正好入口,封似锦喝了一口,才继续思索棋局,每一个字都落得分外小心,慢慢占了上风。

秦寂言和顾千城在悬崖下,随意吃了一些东西,两人略作休息便准备出去。

enenbook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事情不会就此罢休。他绝不会允许,景炎拿顾千城威胁他后,还能全身而退。

景炎此刻正与北齐交战。秦寂言半夜闯进军营,又不肯停下马,摆明了是来者不善,军中的将士会放过他才有鬼。

“圣,圣上?”领头的将领听到景炎的称呼,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

周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朝秦寂言发怒,可又不知为何生生忍了下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又疲惫的道:“皇上想要什么?”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自己缠住长生门的人,好让旁人保护顾千城离开。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子车这话的意思怕有人潜伏其中,或者被人收买,混到秦寂言身边后,伺机暗杀秦寂言。

“好。本宫退兵。赵王叔记得自己的话。”秦寂言得了赵王的肯定答复,二话不说就下令退兵,不过临去前,不忘挖个坑给赵王跳:“赵王叔,你今日所作所为,丢尽了我大秦皇室的脸面,我大秦皇室从来没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你不配姓秦,也不配让本宫叫你一声王叔。本宫最后一次叫你赵王叔,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大秦的赵王,也不是大秦皇室中人,你不配姓秦。”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刘正卿迟疑片刻,见身为首辅的焦大人应了,只得叹气的吩和,“请圣上放心,臣以性命保证,绝不负皇上所托。”

数字的魅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小心。”两个打手,看顾千城动作利落,一点也不像花架子,一时间有些踌躇,不敢上前……

天太黑,她真心没有注意到,风遥身侧有一个斜坡,不过现在人都滚了下去,想要她下去把人拉上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她为什么要回头去找风遥?

“不过二两银子,没有必要骗你,把马身上的绳子解开就行了。”顾千城说得财大气粗,可天知道,这二两银子是她全部家当,至于木盒里的金叶子?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

顾千城不知秦寂言所想,说出自己救风遥的原因:“风遥长得和风于谦有三分相似,又不像西胡人。我听西胡人称他为凤将军,便误认他为凤家人,所以才会出手相救。”

这男人,简直了……

他很想顾千城,真得很想。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我只是想要活命,仅此而已。”她当然有目的,有野心,可她绝不会在秦寂言面前表现出来。

后位,是他的千城的,别的女人不能染指。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他觉得,任五皇子这么做下去,那什么国库钱庄别想开出来了,他的政治生涯也要挂上一个污点了。

“让郡王妃久等了。”顾千城屈膝行礼,却被平西郡王妃一把握住,“千城,我这次来是有事求你。”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小雪貂狠狠心,不再理会。

暗卫现在也不敢肯定,有没有人和向导一样潜进邺城,安全起见他不能让顾千城单独行动。

“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建功立业,在战场上博出一条血路。我曾告诉他,武功练得好,在战场上杀敌勇猛,只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武夫,打仗要用这里。”顾千城指了指脑子,“想要建立功业就要有别人没有的本事,成为独特的一个。如果有一天,他能做到杀敌勇猛的人中,没有他懂兵法;懂兵法的人中,没有他杀敌勇猛,他就成功了一半。”

简直太让人讨厌了!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这些,绝不是顾承意那个小豆丁可以做到的。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什么抢皇位?本宫眷恋皇位的人吗?你把本宫当什么人了?”秦殿下脸黑了,哪怕顾千城哄他也不高兴,顾千城这话太伤人了。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唉……”顾千城叹了口气,她没有想到,她离家出走的事不用和长辈解释,却要给承意交待。

她要出事了,顾家人顶多落两点泪,要是承意和承欢出事了,顾家人将她锉骨扬灰的心都有……

景炎饭也不吃了,命人立刻去请大夫……凤于谦一马当先,冲入北齐大本营,生擒北齐三皇子乌于稚,提前结束了战斗!

“贵国乌于稚殿下在我大秦做客,单将军你还要打吗?”凤于谦坐在马背上,前面是被士兵押住的乌于稚。

乌于稚面污发乱,血和泥混在一起,看上去狼狈极了。单增一回头,就看到乌于稚想要反搞抗,却被大秦人一个刀背,打得摇摇晃晃的画面。

单增也不肯再退,待到手臂的酸麻舒缓后,又打马上前,缠住呼延千霆,只是这一次呼延千霆不再与他单打独斗,而是将其困在局中,命亲兵左右包抄。

“听到没有,让你们的人把三皇子放下,三皇子身份尊贵……”一整晚的折腾,饶是顾千城体力再好也撑不住,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她睡着后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不在屋内,而是在马车上。

“殿下?”要不是看到秦殿下坐在她身边,她都要怀疑自己被绑架了。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殿下,我们这是去哪?”懒懒的靠在秦寂言怀里,顾千城的声音还有刚醒来的迷糊与慵懒,挺好听的,至少秦殿下这么觉得。

而这些事,锦衣卫查过,这位大人确实不知。不过这位大人惧内,妻子做的事,他根本不敢过问。但是,就算他不知情,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跟在顾千城身边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顾千城的床板下有东西。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