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 第115章:尊贤使能

第115章:尊贤使能

阳光在线客户端下载 | 作者:曲浅橙| 更新时间:2019-09-02

“后会有期!”滕青山也笑着拱手。

臧锋只剩下手中的一柄战刀,他额头满是汗珠,脸『色』涨红,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他一道道枪影。

在灵果中,可以改造经脉的灵果,要比增加内劲的灵果,稀少珍贵的多!经脉越宽,瞬间爆发力量更强。

“不用,不用了。”滕青山连说道。

“这就是归元宗!”滕青山心中感叹,一支精英的六千黑甲,一支数量庞大训练有素的八万城卫军。核心弟子近万人,外围弟子更是不计其数。这就是归元宗,完全统治江宁郡的依仗!

三道身影从大殿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一袭月白『色』长袍,披散着长发的诸葛元洪。在他身后二人,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朴素布衣。而另外一人,目光似电,气势凌厉,看年纪应该只是中年人。

他这个徒弟‘臧锋’毅力的确不错,也有天赋,唯一不好的地方——太看重名利!在黑甲军时,臧锋就很看重高下等级之分,一般黑甲军都统,见到这臧锋心底都发怵。

“哥有大把大把的。”滕青山一捏青雨小脸,笑着道。

“不对,我的神,一控制,内劲就破坏了平衡爆开了。”滕青山摇头,内劲,就好像刺猬一样全身是刺,一碰反应就很激烈。

内劲离体,略微能控制?

“嗯?它看到我?”滕青山见这赤鳞兽朝这边走过来,特别那眼神中的杀意,令他心底一惊,随即冷然一笑,“不过……这头赤鳞兽,恐怕还不知道我也看到它吧。”滕青山看了赤鳞兽一眼,便不看了。

‘如影随行’枪法,威力比毒龙钻小些。

“不好。”

按关绿说的,她和滕青山一人带领一半人马进山搜寻。滕青山却说要独自一人进山,让关绿一人带着所有高手。这令关绿很不满。不知道怎地,就提到了比试!

赤鳞兽,很可能就在地底!

“我现在身体力量爆发,皮肤也会隐隐暗红。只是暗红,一般不起眼。”

平地一声爆炸巨响,轮回枪可怕的力量令空气瞬间压缩,待得长枪停,那压缩到极致的空气猛地爆裂开,仿佛一道道无形炮弹将前方的竹林轰炸出一大片,许多青竹直接被炸裂开。

又是一股鲜血狂喷,那司马庆瞪大眼睛看着滕青山,眼眸中有着惊恐、怨毒、不甘……复杂的很。

原本滕青山以为包裹那么厚,应该有秘籍的。

可以说是人形妖兽!

整个脸对着岩浆流,杜九就这么地扑在岩浆流湖面上。

仅仅片刻,上面高手只剩下六个人。

黑火灵果消失了!

“这一切,明显都在赤鳞兽控制当中。哼!看来,我上次伤害它,它还念念不忘啊。”滕青山也体会到这赤鳞兽,不下于人类的智慧,“不过对我而言,黑火灵根,比那黑火灵果更重要!”

最重要的,是黑火灵根,滕青山势在必得!

冀鸿看看自己断臂,又看了一眼那沸腾炽热的岩浆湖,若非滕青山,今天,他已经丧命,冀鸿心中暗自叹息:“断了右臂,元气大伤,我年纪这么大。实力定要倒退!唉,这统领位置,我该退下了!嗯……新的统领,让谁继任的?滕青山?他与我有救命之恩,只是,他资历太浅,在我黑甲军时间太短!恐怕,我归元宗那群长老,难信任滕青山。”第六十六章 众矢之的

顿时,那些妄图制造混『乱』,占便宜的武者们不敢动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白『色』岩浆烫到极致。这黑『色』石头,外表看很普通,可是石头表面温度,最起码有几百度!”滕青山如此推断。

……

“快,将寒铁战靴给我!”

那些高手们都感到,今后几天要受难了。

蓬!蓬!噗!

一阵『乱』响,一阵惨叫声,那飞向黑『色』岩石的七个人,当场就有六个人重伤坠下岩浆湖中。第七个人,只是多坚持霎那,紧接着就被一块石头砸在颈部,整个人直接坠下。

七个人,坠入岩浆中!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眼前形势,『逼』迫冀鸿一咬牙,喝道:“咱们走!”

呼!

乌岱嘿嘿一笑,在古世友身前,小声说道:“黑火灵果所在地的秘密!”古世友眼睛眯起,目光如同冰冷刀锋锁定这乌岱。乌岱却憨憨一笑:“少岛主,我是一个小人物,现在,连一本兵器秘籍都没有呢,连内劲秘籍都是不入流的。”

呼!

……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蓬!

“我先下去。”滕青山开口道,随即看向精瘦汉子,“你第二个,青虎,老杜,你们跟在后面。”滕青山担心那精瘦汉子耍什么手段。

魏苍龙过去曾名列过《地榜》一次,冀鸿却没有,这令魏苍龙经常感到能压老对手一头。

魏苍龙冷笑一声:“司马峰,虽然只是小门派门主,可毕竟八十多岁,在剑法上浸『淫』六七十年,就是无血你,怕都难赢这司马峰。滕青山?看着吧!“

司马峰本身移动速度不算快,只见滕青山脚下灵活,围着司马峰肆意地施展着枪法。滕青山的‘火中取栗’就好像一条毒蛇咬人,而‘火上浇油’那会瞬间爆发威力的枪头,就是一头毒龙。

两招连接的宛如天成,渐渐的,‘火中取栗’施展到一半,就陡然改变为‘火上浇油’。

“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两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这《烈火五式》……”滕青山闭着眼睛,脑海中尝试模拟融合,想着想着,滕青山就站起来,开始演练了起来,不断地改变。

炮拳,转为枪法,滕青山已经琢磨几年了,可一直无法成功。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议论声一片,成名人物,认识的人极多。不过他们说的的确不错,像归元宗、铁衣门,单单核心弟子便近万,还有武者军队。同时还有大量外围弟子不计其数……和这些大宗派比,徐阳郡的众多小门小派,估计一派加起来也就数百人,怎么跟人家比?

滕青山看看天『色』,按照前世时间刻度,应该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刚好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群人已经下山,正沿着山脚,朝当初扎营处走去。

魏苍龙?

“小二!结账!”独臂男子淡漠道。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两位统领大人。”那杨塔恭敬道,“这些战马,交给我的人吧,大人们进来歇息。”他一挥手,立即一群仆人跑过去牵马。

“秦狼兄。”段侯嬉笑着道,“这几天你可千万别离开这火焰山一带啊,你看着,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赤鳞兽,这三个玩意,会令很多很多的武者赶过来的。这里啊,会前所未有的热闹!”

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同时也夺下黑火灵根!”

“如果赤鳞兽,比你们更厉害,它抢夺到了黑火灵果,也会蜕变,褪掉过去的鳞甲,长出赤红『色』鳞甲。你们的任务,就换为,将那褪下的黑『色』鳞甲夺回来。”诸葛元洪说道,“二师伯,绿儿,你们俩从黑甲军中选三十名精英,再从归元宗核心弟子中,选出三十名高手,你们今天午后就赶路,前往那徐阳郡桦城,和滕青山他们会合!”

在场众人轰然应声。

滕青山暗自点头。

问女人年龄,是有些失礼的,那关绿眉头微微一皱,而冀鸿却说道:“还不足三十!”

随即在朱崇石等一群人的目送下,滕青山等二十人骑着战马,飞奔着离去。

云来客栈的小二,还有一些过路歇息的商人、武者,看到这训练有素的骑兵队伍,都有些惊讶。这全身连马匹都罩着重甲,奔腾速度还能这么快,行动一致,这样的骑兵队伍绝非一般家族所能培养出来。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实际上,这路弯弯曲曲,大部分都是绕路。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诸葛元洪眉『毛』一掀,能称之为紧急信件,绝非一般,诸葛元洪皱眉接过,展开信纸,一阅读,随即便笑了起来:“哈哈……真是一个惊喜,青阳师弟,你来看看。”

至于详细模样,并没看清。

直接杀死就是!

“那是一头妖兽!那鳞片绝对是刀枪不入,我看,就是玄铁那些材料打造的铠甲,也远远比不得这妖兽的鳞甲!”武者们在赞叹着。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滕青山竟然击败了孟田,还断了他一条手臂,令孟田重伤!”那首领大吃一惊,旁边的汉子们连询问道:“大哥,那孟田不是《地榜》高手吗?怎么会败在滕青山手里。现在滕青山追杀过去,那孟田会被杀死吗?”

一大群人从后面涌了出来,正是滕青虎、杜洪等黑甲军军士们和朱崇石等人,朱崇石一看地面上的断臂,不由脸『色』一变,立即转头喝问向旁边那些观战的汉子:“那孟田,和滕青山呢?”

“我断掉他一条手臂,这孟田肯定非常恨我。最后逃走,那咬牙切齿说要报仇。”滕青山很清楚斩草除根的重要『性』,特别是这种实力高强,有和自己有大仇的,必须杀死!滕青山一看周围,“嗯,现在周围也没人!”

大家兴奋异常。

那披散着长发的汉子点头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这荒郊野外的客栈,还能见到这一场大战。不过,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够厉害。竟然丝毫不处于下风。”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青虎,你跟都统比?”旁边的杜洪笑道。

老规矩。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大家都打起精神,再熬一会儿。”

滕青山眉头一皱,客栈虽然不小,可是这下面就十张桌子。对方占了五张,只剩下五张桌子。黑甲军众人每人穿着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张桌子,即使挤挤,都显桌子不够。

“噗!”“噗!”“噗!”……

“呼!”

车队缓缓行进在官道上,七八十名护卫骑兵加上二十余名黑甲军军士,护卫着货物前进,一路上没有任何强盗土匪胆敢抢掠。

“提高黑甲军的优越感!这样,也会产生更强归属感。”滕青山很明白这一点,瞥了一眼那马车,此刻那朱崇石已经呆在马车里,陪他的三个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马车车轮‘吱呀吱呀’的滚动着,宽敞的马车内,这一辆马车内只有朱崇石和他的两名妻子,至于孩子,则是和仆人待在了后面一辆马车里。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别因为这‘六十一’而瞧不起。

“五,五万两银子?”大当家结结巴巴道。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减慢速度,前面已经是宜城城门口。

这住宅就是在江宁郡城,应该也算得上很不错的宅子了,有前庭、中庭、后庭三个庭院,住宅前面有三间屋子,而后面则是两层的小楼,上下加起来也有六间。整个宅子单单房间就有九个!

花费了半个时辰,东西才全搬到新家。

“青山大哥,我知道你升了都统,又搬了新地,是特地来贺喜的。”诸葛云说道,忽然诸葛云察觉旁边的妹妹‘诸葛青’不太对劲,旁边的诸葛青正盯着‘青雨’,因为此刻青雨正抱着滕青山的手臂,显得很是亲密。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这位就是朱九爷吧?”滕青山知道对方身份。

“海外岛屿上居住的人,生活穷苦。”朱崇石感叹道,“在海外各岛漂流数年,我是一辈子也不想再出海了。”

朱崇石环顾周围,哈哈笑道:“闯『荡』了这么久,还是咱们九州大地,最是富饶啊。”

“好大的雨啊,周围能有一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朱崇石苦笑道。

而且,如果穿着全套重甲,那将影响灵活『性』等很多方面。

黑甲军,在江宁郡可以横着行。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诸葛元洪淡笑道:“我那位好友‘朱童’的九儿子,拜托我一件事情。”

“哈哈,这位财神,他经商上的天赋,历史上,怕也没几人能与其相比。可拥有无尽钱财,他也有无奈啊!”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个儿子!女儿就罢了,嫁到外面去。贴些嫁妆就行了。可儿子就难办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聪明绝顶,十六个儿子,个个都很了得。朱童那无尽财产,怎么分?各个都想争做朱家的家主!”

冀鸿顿时笑了:“分家产?哈哈……有趣!大的宗派,有争夺宗主,他朱家,也有家主之争啊!”

“他的九儿子,请宗主你干什么?”冀鸿疑『惑』道。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用人埋?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大当家喝斥道,“记住,要学会用脑子!”这位大当家,认定自己的计划绝对没一点问题。

……

就在这时——“我们回来啦!开门,开门!”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看守的两名族人一怔,连仔细朝外面看去,此刻战马已经快冲到大门前了:“这是……啊,是青虎,还有青山!快,去开门。”

“娘,急什么,我才十四。再过几年成亲也没事啊。”青雨连反驳道,忽然青雨眼睛一亮看着滕青山,“哥,你去江宁郡城,我能不能和你一道去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去过江宁郡城呢。”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滕青山也是心中一动。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滕青山所创的《烈火五式》,就是将《烈火枪诀》融合后的五招。

“这唐含,我也是钦佩不已。”冀鸿感叹一声,“当年他残废,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师祖,你说我……”白崎刚张口,冀鸿便喝斥道:“你想以残废之身,有大成就,就当自强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没人能帮你!”说完,冀鸿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是!”滕青山拱手。

董延咬着牙:“是我,是因为我,如果我早点拿出鬼灵针,二胖就不会死了!”在二胖深陷危机的时候,董延根本来不及取出鬼灵针,他只能用飞刀阻挡,可没法子,他救不了二胖。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都统大人,你还能走路吗?”田单担心道。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死,不能死!”白崎急得全身发颤,冷汗直冒。

“都统大人!”田单拱手说道,“老杜他已经亲自带人,赶往江宁郡城,将这消息传到宗里去了。”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厉声喝道:“去,快去,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就是他,他是内贼!!!”

“统领大人?”滕青山一惊。

“是属下。”滕青山上前一步躬身。

“白崎都统他沦落到这一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矮子刘和有些急躁,“这驻守矿区,竟然让都统弄残废了。这上面怪罪下来!”

“你们的人,查到有用的消息没有?”滕青山看向另外三人,“我这边是一无所获!”

滕青山暗自点头:“按照归元宗的规矩,紫晶矿区苦工,是没办法和其他矿区矿工接触。而且,还不定期查探他们的住处。走的时候,还要脱光衣服,剃光头发,给他们一套新衣服,让他们光溜溜走。的确是防止有人偷带紫金!”

很快,便到了三月二十八这一天。

“嗯?”田单也疑『惑』看去。

“嗯,董老大就在山脚,等碰到董老大,就没事了。办成这大事,以后就能享一辈子富贵了!”李老三强忍住焦急,故作随意的和周围苦工们攀谈着,朝山下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