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强而示弱
作者: 轩窗青墨章节字数:94654万

于是我更加的用力去挤压它们,总算是给我把一个眼珠子给弄破了,里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样的喷射到我的脚上。

宫弦说着伸出他那修长的手,嘴上对着本就已经白净得一尘不染的手吹了吹,只见一粒灰尘从他的手上吹落。看得我脸上抽了抽,心里直诽谤,真是比女人还爱干净。

张兰兰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对我们道:“那个雨女,由于今天吸食了杨先生的精气,法力又强大了一些,因此她已经可以做到随意在雨伞跟杨先生的妹妹的身体之间随意互换。”

“兰兰,你有没有好的办法?”我自己想了一会儿却想不到好的法子,猛的抬起头看向张兰兰,希望她能够帮我想到一个好的办法。

但是时间就是金钱,如果让我现在就这样在这里睡觉,我做不到,更睡不着。

“这一路走来,我们并没有感应到你们的恶意,想必各位也只是跟我们开个玩笑的对吧。”张兰兰首先开口,对着她面前的那只黑影说起话来。

电脑屏幕上面一直闪动的一个小小的头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瞥了一眼那个方向,却出乎意料的发现那个小小的头像竟然是小米的。

“在的在的,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但是我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这一晚上,我时而坐着,时而站起来活动活动我那快僵硬的身体。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够走出来,一定跟宫弦有关。

继母一听,就立马知道宫建章一定是被上了身。连忙谄媚的好言相劝,还一边对着吴兵说:“吴兵啊,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也先回去吧。”周围叽叽咂砸的人们,看到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顿时间都鸦雀无声。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我万分惊讶地看着张兰兰,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他的头轻微的点了一下,仅仅是这一下,已经足够让我知道事情的真相。

黑雾也许是真的不是很确定张兰兰被他扇到哪儿去了,正在那儿挠着头时,被宫弦一声大喊,吓得他立即就“扑通”的跪了下去。

走在乡村的田间道路上,一路上不知名的野花似乎在向我们招手,又仿佛是在对着我们点头致敬。

反正是不怎么费力的就走到了白杨树边,我也就不再去纠结这路是如何走过来的了。这也算了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只听见她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几分魔力,沙哑的声音缓慢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好。皮肤也都这么的细嫩幼滑。不过啊,小姑娘,你想让你的皮肤变得更好吗?”

听到他的话,我才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张兰兰站了起来,警觉地看着四周,我的眼睛则跟随着那个黑影而去。就在我奇怪于张兰兰为何会东张西望时,我才想起来她是看不到鬼魂的。

“你看看那个黑影有没有影子。”张兰兰也小声的告诉我。

当我看清楚了宫弦乐的情况时,心情更不好了。刚才还那么厚的冰块护住他的全身,而现在他的身上已经仅剩下薄膜般的一层冰片了。那冰片薄得已近透明,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到。

张兰兰看到了我的异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我将手镯举给她看,她是知道手镯的秘密的。

讶异归讶异,我们还是将床上的床单将飞天蛮包好,然后才下楼去的。

曾大庆难道不在家吗?我皱起了眉头。但是也还是按压住心中奇异的感觉,敲了敲505的房门。

那个女孩子走进来以后,书包也不脱下来,就愣是一直背在身上。经过客厅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曾大庆说:“哟爸,还挺浪漫的啊。现在知道找女人回家了?啧啧啧,你看着周围,这灯光暗的。”

小路婉婉延延,要不是金龙带路,我跟张兰兰就算是知道了这里有猫腻,也找不到那个棺材真正的所在地。

透过这条可以把人看扁了的缝隙,我彻底的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心里呼啸而过无数条草泥马,额头上挂着无数条黑线。

“宫弦!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想要这样报复我吗?你凭什么觉得,因为你想要那个孩子,我就必须要把他生下来!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替我做决定!”

金龙走出了房间后,我直直的就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兰兰,我的朋友一直就不多,能认识你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如果我还有来世,我希望依然可以碰见你。”

我以为我给对方的让利已经够优惠了。没想到买家听完了我的话以后,竟然不为所动。

在房间那明亮的灯光照射下,张兰兰又一次忽然惊叫起来:“梦梦,你的腿怎么弄成这样。”

跟面前医生的态度很不同的是,我现在竟然紧张到不行,全身上下都开始发抖,感觉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寒冷。

如果要是单单研究在这个楼房上面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不可估量。这个张飞的家里也是五层楼的别墅,说明经济水平跟宫家完全有得一拼。

服务员连声应着,很快就为他端来了一杯加满了冰块的冰水。

“什么?”大明说着那扶着我的手一下子僵硬了起来。脸上现出了尴尬的神色,看得我直想笑,只是身体却软得没有了了一丝的力气,连笑也笑都感觉到吃力。

这此话平日里三言二语就说完了,可是此时我得一边控制着体内的欲望,还得组织语言去说服大明,说得我好辛苦才说完这二句话。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可是我的话才刚到嘴边,张兰兰就已经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虽然年轻,但是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你的老婆,就算是没有怀着身孕,想必也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们,已经不是个例了,没猜错的话,已经是惯犯了。”

这样我住在九楼的话,运气好的话也许我可以看到丹凤的家呢?我提交了我的身份证以及张兰兰的身份证给前台扫描。办完了手续后,我几乎没有停留的就拉着张兰兰朝着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一方面我是太想知道我的房间里面能不能看到丹凤的房间了。而另一方面就是,我也太着急的想要询问客服小米,这些一系列的开销能不能报销。

小钰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一定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怪不得叫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这么决绝,只见小钰又说了一句:“你选得这一套衣服确实还不错,那就试试吧。”

我们面面相觑,本来想岔开话题,不要吓着大明的的,可是这小女孩的话能不把他吓晕才怪。

“小妹妹,我们玩什么呀?”大明看了看周围,这里除了大树之外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了,难怪她会觉得寂寞呢。

当我办妥了这一切,小钰也哭够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旁边,然后拉起了我的手对我说:“林梦,我真的该好好的感谢你,如果要是没有你,也没有张兰兰,说不定我就要给这个鬼害死了。”

但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我头顶上的人头的动向,所以我委托了张兰兰帮我盯着客户评介,代价就是回来以后,我必须给她带一个仿真品的人妖回来。

我接了过来,仅看了一眼,我即捂住了嘴,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锋利的刀就是好,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人的痛苦程度。但是缺点就缺点在,这个刀口实在是太锋利了,我就是轻轻的划过去,都能有潺潺的鲜血不停的流动出来。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需要的三滴,

只听见其中一个阿姨说:“这么平时被宫建章使唤的跑来跑去,有的没的小事情都要各种麻烦人。”

就是这样的念头驱使着我,我越跑越快。可是奇怪的是,刚才还看到非常清晰的场景,随着我的跑动,就越来越模糊,直到后面又融入了黑暗之中。

看着跑得比小兔子还快的张兰兰,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了。

我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因为他们全都紧闭上了双眼,看不出来他们的死活。

我的异常立即被宫弦发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道了一声:“不好。”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立即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然后再一手拉一个,拉上了我跟兰兰,再伸出脚来对着蓝先生的身上踢了一脚,就把蓝先生踢进了他划上的圆圈里,同时也将我跟兰兰放了进去。

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只能张兰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也尝试着放松,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于是我也抓过旁边的红酒,慢慢的倒进红酒杯里。红酒在杯中摇曳,在夜光杯的衬托下红得像血。

她把屋里大概的情况都给我们介绍了一遍。然后让我们先休息,她回去为我们准备晚餐。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我如何能够放弃这大好的机会?连忙将我最担心的问题问出来:“张兰兰失踪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已经有好几个时辰联系不上她了。”

大妈可能是看出了我跟张兰兰的困惑,连忙向我们解释。

我连看着路边的野花边把我们要去的地方告诉给了大妈,却在我的话音落下时,大妈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巧的是那手上的鞭子还重重的抽在了牛背上。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今天也没有例外,听见她们在聊着这些八卦的时候,我就打算装作不知道的离开。却没想到其中一个阿姨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对另外一个煮饭阿姨说:“不过你知道吗,今天陆雅哭的可厉害了,在宫家一直可委屈了。”

宫家人在对我解释了半天后,我又还有什么理由去跟陆雅计较呢。之前就知道这个陆雅不简单,也真没想过陆雅的心机这么深。

宫弦冷哼一声,脸色臭臭的。但是凝聚在手掌心中的那团黑色的火也算是慢慢变小,最后消失的一干二净。

就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时候,华先生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的说:“夫人,之前确实是我错了。这几天我也有好好的反思自己。我确实是做错了,你就放心的把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母女两无家可归的。”

“我就知道,你这个体质阴气这么重的人跑来这样的小区不出事才有鬼!我下了飞机一看到你的消息我就打车赶过来了!不说那么多了,有空我在跟你细谈。现在我在你给的小区的楼下,你快告诉我怎么进去!”

张兰兰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简直要疯掉了。丹凤也一直在问我说:“梦梦,你倒是回答我的话呀?到底发生什么了。”

空姐的为难这是理解的,可是我确实是烦透了那个男人。也就把希望寄托在张兰兰的身上,让她去跟空姐做交涉了。

我看了一眼沈小姐的评价,反正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她却至今没给我说明,而是含糊其辞的说:“你过来就知道了。”

赶尸人可能没想到张兰兰这么问,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道:“我是啊!你没看到我能够操控尸体吗?”

就这样,我与这个恶灵就你不动我了不动的一时间都各自安静,其中我还不停的呵气,我是真冷,这点倒也不是装的。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吴兵掰着一边手指头一边气呼呼的说:“不止5千礼金,还有我给你买的手机和吃的,你都得还钱给我。”

宫弦语带嘲讽的说,“又不是第一次,那么怕做什么?”

然后她一副怨毒的神情看着我们,从眼睛里流出了血泪。小月已经站在太阳底下有十分钟了,她眯着眼睛抬起头,一直紧紧的盯着手镯。

坐在车上,小月一脸呆滞的表情。不言也不语,看不出情绪。我也不知道小月究竟是怎么了,只好默默的坐在旁边,现在也不是提差评的时候。

小月眯着眼睛直笑:“已经好多了,今天哭过了。所以把心中的一些闷给发泄出来了,也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我只好出了房间,去找楼层服务员,一直找到了前台才看到服务员。

张兰兰火急火燎的说:“都这时候了,还是快抓住他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抓着张兰兰的手,张兰兰总是一副阳气特别旺盛的样子,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暖暖的。

我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生怕那些东西就要掉落在我的身体上。那个骷髅又开口了,牙齿一张一合碰撞出声音来:“陈媚,你认识的……”

我望了望了窗外的烈日,明明是入冬的季节,却好像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我决定还是去看看究竟。但是几次单独的外出经历还使我心有余悸呢。

还好经过了宫弦的魔鬼训练,现在我对于戒指的驾驭也算是得心应手了。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戒指还可以起到结界的作用呢,只是我没有法力,所以效果不是很强,但总是好过没有。

宫弦一见到我,就立即边说着边朝我迎上过来。

就在跳下去的瞬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是注定了的无果,就根本没有纠缠的必要。

这是什么情况,一个胭脂还有那么大的本事,还能给人希望,却又还时灵时不灵的?

“对,我刚刚才用项链把它剩下的魂魄给收了进去。”我连忙接道。

听到宫一谦这么说,我感动的不行。跟着宫一谦一路往停车场走过去,宫一谦突然对我说:“梦梦,你在箱子里装了什么宠物吗?怎么箱子一直动。”

我对着电话里的张兰兰鬼哭狼嚎:“臣妾做不到啊……”

我还傻愣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听见曾大庆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这里也不应该有蚊子才对。难道是刚刚出去的时候被咬的吗?”

放松下来的时候我才真的觉得自己这样每天没日没夜的活着真的好累,比居委会的大妈一天天都还要忙。

就是不知道张兰兰现在在哪呢,想发个短信给她,问问她飞头蛮都解决完事没有。如果要是有空的话现在过来找我,那么我也是会十分激动……

可是无论我怎么按,手机上都是提示一行字:暂时无法连接网络。

想到此我的眼框有些湿润了,张兰兰若是出现什么不测,我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还记得昨天夜里张兰兰就让我把宫弦给招过来了,我却是因为还跟宫弦冷战之中,所以就没有立即把宫弦叫过来。若是我早点儿下定决定,早一点儿把宫弦喊过来帮忙的话,何至于弄到如此的地步。张兰兰也不会失踪了。

由于担心着张兰兰,我并没有再继续去着呢宫弦在我晕过去以后,他做了什么,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吃过食物,可是我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活力,一点儿也没有觉得饿或者是渴的感觉到。

想到这里,我心一横。不知道这个灯泡就这样一会闪出微弱的光芒,一会又是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会不会突然间爆炸。就算不会爆炸。这种一会亮一会灭的感觉,还是令我十足的不舒服。

今日是周一,每当周一都是我觉得时间最为漫长的一日。虽然我是可以以出去处理差评为由,提前下班或者是不上班,可是谁让我是一个敬业的小职员呢,我做不到阳奉阴违的没有公干也不呆在家里不来上班。这样的工作态度是我所不齿的。所以我只好认命的,在没有差评的时候就天天都准时上下班。

可是却为何在人类经历那长多的时间里,这些妖魔都与我们人类好好相处,还算是安分守己,所以人类与魔界之间才会彼此相安无事。

宫弦一把将我往后拉了一下,让我跟面前的这个女鬼分开了一小段距离。我藏在宫弦的身后,这才感觉到安全了一些。放松下来以后,我用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胸口,感觉我的心跳剧烈的都快要让心脏蹦出喉咙。

虽然我是很想反驳张兰兰的,想要告诉她不是所有的鬼魂都是坏的。但是事实却是板上钉钉的东西,容不得我多说一句。

我被此景弄的莫名其妙。就连张兰兰也停止了她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窗户上的那个怪物。

“黄拓跋遇到情况,应该是他本人被夺舍。而且还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因此他不甘心,拼尽了最后一口执念,与那个争夺它的灵魂的魂魄争斗。这就是为什么那个黄拓跋在白日里变回人的模样,在午夜零点时,又变回灵体的模样。”

起初我还不明白看守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到了宫一谦之后,才明白。

宫一谦的话令我心沉谷底,他说我的周围干净着呢,可是我明明就看到有几名鬼魂就在我们的身边好奇的观看着我们。

宫弦这次大伤元气,因为宫家的供养在这边所以宫弦并不能逃的太远。

怪不得这条路我感觉到那么陌生,可是,尽管我陌生的不行,但是还是七拐八拐的走到了厨师的面前。

老板用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看着我说:“当然是离得近,更方便我儿子萃取你们人类的灵魂了!”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钥匙扣装饰品。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小娃娃。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不停的盯着那个钥匙扣看。可是无论我再如何凝视它,它也再无任何的异常了。

“那是谁?他们家不是只有宫一谦一个独生子吗?”

我神色复杂的望向宫弦,对他的态度有了改观。此时宫弦那边的对抗已经一边倒。宫弦缓缓的抬起了他的左手,站得远我还是可以看得出他手心里写了一个“定”字,只是不同的是在这个“定”字的周围还围绕着许多我看不明白的符号。

好在刚才进来时,一路上路面平坦,并没有坑洼及障碍物,因此我虽然是闭着眼睛在跑,倒也安全无恙。

“讨厌。”张兰兰一下子松开挽着我的手,顺便小幅度推了一下,我后退一步掌握好平衡连忙小跑两部追上前面走了两三米远的张兰兰。其实我和张兰兰的爱好还比较相似,虽然少不了这样的小打小闹但只要对方说一下想去那里,基本都是一起的。这次张兰兰其实并不是征求我的意见,而是单纯通知一下。

不过很快的我就知道,眼前的人跟之前的人根本就是一个人。因为那宫弦的招牌式的微笑一出来,我就知道立即要有人倒霉了。

“哈哈哈,”你可真是会开玩笑,可是你也得惦量惦量着,你自己有那个本事让我关停生意那么兴隆的场子吗?”

宫弦并没有说话。不知为何,他却转动起他手中的一个戒子。他的这个戒子我倒是见过。他并不是经常的戴在手指上。只是偶尔能看见的。

女鬼离开了这个香薰油,显然是不会有问题了。为了不让黎先生晚上失眠,于是我跟张兰兰连夜将香薰炉给他送了回去。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上次出去的时候,购买的一个打火机。小心翼翼的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了几根蜡烛,天知道这一次,宫建章到底在不在线,我终归是要给自己做好十足的准备。

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宫弦竟然没有调戏我。甚至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竟然能感觉得到宫弦看向我右手上面的戒指的时候,整个瞳孔都有些发黑。

陈媚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柔和的说:“别的果汁都是正常味道了,只有这一杯是我用了十二种水果加上我特质的花瓣调和成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是建议你还是继续点这一杯。”

当我们一点一点的接近小木屋,我的心情既是激动又是恐惧,生怕一个不相信突然从什么灌木丛中钻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就这样,我跟张兰兰来到了小木屋前,我小心地探身一看,可是那个土坑里却什么东西也没有。

那是一个足有一人多高两人多宽的大水缸。估计当初阿明也是为了能够,尽可能多的储存水。因此才准备了一个这么大的水缸吧!

只见她将手中的药汁朝着水缸撒过去。随着八毒赤丸子飘进了水缸。忽然传出一声巨响。那个水缸忽然被震得四分五裂。随着水缸里的水哗啦啦的淌了一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465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