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网址

东湖四季青-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392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章:二心两意

东湖四季青 53922

风遥迟疑片刻,可在凤老将军坚定的眼神下,风遥只得将凤老将军将给一旁的侍卫,然后提刀冲入战斗圈。

自己好是第一位,我不好你们所有人都别想好!

“很好,出发。”

“救命,救命……”

腐烂的气味让人厌恶,顾千城也是不喜的,可这是她的工作,与喜好无关。

忙了一下午,顾千城也有些累了,换上干净的衣服后,顾千城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是不是脏,一上马车就枕在秦寂言的腿上,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殿下,我要休息一下。”

支灵川是通往北齐皇庭最近的路,如果不走支灵川的话,就得多走一个月的路,或者选择横跨一条大河。

顾千城连连点头,“这里就算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座雪峰,我们要一一去找人,根本不现实。与其寻找,不如让他们主动现身。”

林琳一看就知道顾千梦的心思,有意在她耳边说道:“孙家是是讲究礼仪规矩,我记得前几年有一位姑娘,面上有疾不好说亲,常年呆在闺房不怎么出门,可就是唯一的一次出门上,掉进了水里,结果被孔家弟子所救,那孔家子弟第二天就请人上门说亲,愿娶为正妻。”

既然有用,秦寂言不介意给她更好的待遇,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在这五年尽心尽力的当他儿子的解药,他总不会亏待倪月。

没错,就是挟持!

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就算顾贵妃肯,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子。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言倾发现,他还不认识顾千城!

“皇上,我可以问你一句,你要怎样才能放过季家?”季诺被带下去,并没有反抗,但他在被拖下去前,却用尽全部力气朝秦寂言喊了一句。

初见,季诺是药王谷主的大弟子,药王谷的继承人,高傲肆意,那时候的季诺虽然不讨人喜,可也不至于惹人厌,可现在?

今天,怕是不能善了。

倪月的武功在凤于谦之上,按说这个时候她要跑还来得急,可是……倪月很清楚,她不能跑,落到秦寂言手里还有一线生机,跑了就是死路一条。

而唐万斤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打小身边就有人照顾,要没有照顾他,他反倒会不知所措。

在得知大理寺派人去查武芸墓的那天,顾贵妃病情加重,拖着虚弱的身子跪在殿外,述说娘家的委屈,说顾千城如何嚣张、忤逆长辈,拿莫须有的罪名陷害顾家,害顾家颜面尽失,现在更是直接打顾家的脸,要去查顾家的陵园。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封赏完朝臣,接下来就是给自家人封赏了。周王已是亲王,秦寂言不可能再封,五皇子和赵王皆是罪人,秦寂言有赏无封。

这个时间点不是天牢防备最弱的时候,但却是官差戒备最弱的时候。交班的官差想着回家,早就从紧张中走出来;接班的官差刚从家里过来没有多久,还没有进入状况。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天牢的铁链和锁都是特制,可以砍断不错但不是什么刀都能砍断,也不是一两刀就可以砍断的。

武者的实力不凡,暗卫与亲卫加起来只有三个人,三对二也没有多少胜算,不过也不会处落于败局就是了。

顾家人不解,虚庾庵的庵主更不解,查证无果,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老夫人虽然又惊又累,可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怎么也不肯在虚庾庵呆下去了,顾夫人和顾承志更是巴不得快快走,这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要是秦寂言在船上,听到这话,指不定要笑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

“半壁江山虽然夸张了点可也差不多,我太外祖姓柴,当年柴家手握大秦三分之一的兵马,可谓是权倾朝野。皇爷爷能坐上皇位,和柴家的支持有莫大的关系,当年要没有柴家的支持,他根本坐不上皇位。”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没有任何意外秦寂言又输了,不过这次只输了八个子,倒是让老皇帝刮目相看,忍不住问了一句:“不错,进步了,这段时间研究棋谱了?”

只是,秦寂言身手十分灵活。面对景炎手下的攻击,不仅仅是他,就是他胯下的战马,也没有受一丝伤。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顾千城暗自“呸”了一句,她真要往地上或者桌子上坐了,秦殿下绝对会气死,甚至会揪着她的耳朵说:我的腿难道不比地上和桌子舒服吗?为什么你宁可选择做桌上也不坐本王腿上?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顾千城吓了一跳,差点就叫了出来,“殿下,你吓死我了。”真是的,非要把人引来才满意吗?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她要秦寂言立她为后,而她则在五年内为龙宝培养五个和她一样,拥有可以压制寒毒血液的女子,这些人每人可以保龙宝五年,也就是二十五年。而二十五年后,她会继续为龙宝培养五个,拥有压制寒毒血脉的人。

老皇帝思索了片刻,又道:“齐茂的文章是谁写的?”老皇帝对前三甲的文章印像深刻,尤其是齐茂的文章,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显然,老皇帝信了锦衣卫首领的说法,没有再追问顾千城的事,而是问道:“寂言呢?他也不知道此事吗?”

顾千城将秦寂言的意思表达出来,景炎听罢眉头微皱,“我也收到了消息,最近海上有几条船莫名消失,还有人说在海上看到了鬼船。这种事十几年前也出现过一次,闹了一两年才结束。”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而且,最后还是他出手,那太监才保住一命,不然他早死了。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猪头六等人也算细心,进寨子前还特意四处查看了一番,可暗卫是他们能发现的吗?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暗卫出来,就看到一群精气神倍儿棒的兵,满意的点头,“就他们了,跟我走。”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是人都怕死,那群侍卫士气一弱,便为再战之力,更何况困下本王对北齐有何好处?”秦寂言握着顾千城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脚步比之前还要快了三分。

秦寂言要是不同意,他也不敢和原计划一样,强掳秦王……有顾千城放话,顾承欢就知道,除非他真得要死了,不然一定不会有来救他!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殿下,乖……二十五岁正正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抢你的皇位。”顾千城摸着秦寂言的脸,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道。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凤家军的零死亡并不是侥幸,而是凤家军专门安排了小队,将战场上受伤的同伴拖下来,避免他们被战马和人踩踏。这样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当场死亡,基本上都有救。

“鲁莽无脑,难怪轻易就倒向北齐皇帝。”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过早的站队并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尤其是呼延千霆的出身给他足够多选择的情况下。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那些个文臣不知秦寂言何时会到,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着,而因他们的存在,也引得许多百姓停驻在城门口,想要知道这些大官到底在等什么人。

不过是一群可怜人罢了。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怕顾千城不当真,封似锦又再次重复一遍:“千城,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三年后回来。”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见到秦殿下进来,顾千城打了个哈欠,“回来了。”说话间,就走向一旁放盆子的架子前,将毛巾打湿走到秦殿下面前,“擦擦。”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他相信,一旦顾千城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他的失职而出事,皇上一定会杀了他。

“是。”暗卫这下不敢怠慢,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两人打捞上来了,并上前检查,“主子,子车大人和彭长老都没事,只是晕了过去。子车大人应该是脱力晕了过去,彭长老则是被人打晕了。”

为了让君亦安知道后果的严重性,那人又道:“门中的忠心蛊不多,正缺养蛊的人,君姑娘不会是想去养蛊吧?”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这两人口口声声说她害了承欢,可却不去问真正伤害承欢的人是谁?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嗯。”拖这么久,皇上想拖,可旁人不想拖。

秦寂言一点也不意外,在得顾千城收到所谓“武家人”的信后,秦寂言就猜到暗中有人盯着顾千城。

景炎这人冷情至极,他的情全给了墨家。只要与墨家相关的事,景炎都会失去往日的冷静与理智。

“不管,不插手!”秦寂言痛快许诺,唐万斤脸色微变,药王谷主大喜,“君无戏言?”

他明明是给龙宝准备药人好不好,平时虽然会去看她们,可那也是为了关注倪月的进度,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秦寂言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他可没有忘记,三位王叔的人如何坑他了。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可在秦寂言下楼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哭求声:“殿下,殿下……开恩呀。”

“确实,本王让六扇门上下都看过,没有人会受其影响。但是……”秦寂言话锋一转,“本王查过供奉小神女像的人,她们个个虔诚无比,把神女奉若神明,说神女像极其灵验。”

“刑部一位官员,从他伯娘那里偷来的,据说她伯娘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给小神女像上香。很巧,二十多年前,他伯娘家也走失了一位宠妾,说是跟人私奔了。”秦寂言轻敲着桌面,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不,很难。”秦寂言伸出手指,在顾千城晃了晃,“京城五十年内,有近千名小妾、通房走私。三十年内有四、五百小妾、通房失踪。甚至,近十年亦有上两百余小妾、通房不见。”

“你呀……行,我上去还不行吗?”秦寂言无奈,或者说他拿顾千城没有办法。

“嘭……嘭……”前一秒还被困在鼠群中被老鼠啃咬,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摔了出来,几个大臣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头不晕了,准备爬起来,就看到秦寂言又丢了两个人过来,那几个跌在地上的大臣瞬时惊呆了,“是圣上,是圣上救了我们?”

看样子了,他费些力气救人也是有好处的。

长生门放话说要灭了封家,可以说是欺到了封家头上,封似锦要是能忍才有鬼。

“是。”宫女听到顾千城的话惴惴不安,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飞快地跑了出去,悄悄地找到五皇子,把消息透露给五皇子知晓。

德妃几个不需要皇宠,光凭家族的势力就能在宫里立足,可是他和母妃不行,要是母妃真得毁了,他们母子二人在宫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