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欺心诳上
作者: 雯晞章节字数:61351万

杨戬道:“陛下有旨,叫你也随我入京,眼下汴京城里『乱』哄哄的,太后在那边闹,陛下也没心思署理政务,各国使臣在朝中纷争不断,据说还有言官听到了风声,说是要严惩晋王,弹劾的奏疏已如雪片般飞入了宫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凑在了一起,陛下已是焦头烂额,这县尉你不做也罢,陛下另有差事吩咐你。”

其实这四人哪一个心情都紧张得要死,不知下一刻要面对什么,即便是蓁蓁,也觉得心虚莫名。

刘斌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沈傲一眼,突然觉悟自己说错了话,眼前这位沈大人也是科举出来的官啊,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因此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便来下战书,叫钱塘、仁和二县的县尉赴会,与他们比试琴棋书画,大人,朱大人便是怕自取其辱,方才恨不得立即与你交割,好躲过这一次灯节,让大人代他去遭那些秀才奚落的。”

沈傲越听越糊涂了:“为何不向县令和县丞下战书,偏偏要选县尉?”

狄桑儿无地自容,心里忍不住地骂着沈傲,这人说起谎来和真的一样,臭书生,随便闯别人的房舱,还这般理直气壮,呜呜……这下惨了,什么都被他看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沈傲用手挡了,笑嘻嘻地道:“这就不必了,多留点钱准备去杭州开铺吧,我前几天成婚,单收礼钱折起来就有万贯,暂时用不上。”

程辉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道:“昼兄抬爱,这老弟二个字,程辉是不敢当的,再会。”

吴笔笑道:“说不定沈兄比我先成行也不一定,到时我去送你。”

抬眸看了看安宁,这个多情的少女,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地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薄唇抿了抿,与沈傲的目光相对,低声道:“沈傲,你看我做什么?”

沈傲坦『荡』得不以为意,将这画儿小心吹干,等到赵佶除去了通天冠和冕服,身穿着一件圆领的锦衣进来,安宁便欢快地迎过去,带着一丝撒娇的声音道:“父皇,快看,沈傲给儿臣画的月儿。”

杨戬瞪眼道:“你要不许他进宫,你信她敢不敢翻墙?若是翻墙摔着了怎么办?再者说,就算被禁军逮着了,谁又敢拿她?这件事要让钦慈太后听了只言片语,陛下怎么交待?钦慈太后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陛下,一个是晋王,晋王又是弟弟,晋王只此一女,太后又岂会不宠爱,真要闹将起来,伤着了郡主,说不准太后在后宫里收拾了行点要出宫搬去和晋王住,陛下能怎么办?”

这一番话,赵佶在与一些老臣商议时,也大多是这般说的,在如此情况之下,程辉居然能够思虑到这一点,赵佶心里已忍不住赞赏了,颌首点头道:“不错,所以朕已叫人派出细作,深入辽境打听消息,只怕再过些时日,就有准确的消息传来。”第四百二十章:进士及第

叫人去分派了赏钱,又将同窗们迎进来,这些同窗纯属吃大户的,一个个兴高采烈,喝了茶,掰着指头计算国子监考入了几个,除了沈傲和吴笔,据说还有两个人上了榜,不过进的是进士出身和赐同进士出身,倒是太学今年上榜的多,据说有十一个,太学那边早就庆祝去了。

夫人倒是有点儿怨气:“就是再忙,也总要吃个团圆饭才是。”

只是左等右等,考官们却是一份卷子也没有呈上来。今年的大经出题实在过于普通,有朋自远方来?嘿嘿,这种考题的范文就是流在市面上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审美疲劳,这么多卷子里,全是千篇一律,让人提不起兴致,看的教人昏昏欲睡。千挑万选,总是选不出一个对人胃口的,因而非但是苏柏脸『色』带着不悦,就是那些考官,也都脸『色』晦暗。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国公去了上朝,夫人便又将周若叫来,周若今日的脸『色』羞得红艳艳的,无论夫人说什么话,都心不在焉,夫人心里就有了计较。

“好一幅仕女图!”赵佶看得心旷神怡,不由赞了一个好字。

沈傲那一句王大人要畏罪『自杀』,让王黼心里叫苦,从前只有他给人栽赃,没想到今日老马失蹄,让一个『毛』头小子耍弄得团团转,现在拉不下面子,又有几个人拉着,便一心一意地要往柱子那儿冲,这戏演到现在有点儿苦涩,却不得不把全套做足。

倒是碧儿眼见二人的神『色』,已猜出了几分,笑嘻嘻的道:“表少爷这么快便走?为什么不多坐坐?呀,连杯茶水都没有喝呢。”

周若绷着的脸忍俊不禁的扑哧一笑:“你现在才知道会有人说闲话,方才却为什么这样大胆?”

到了北宋中期,宋军对猛火油运用更为成熟。当时在京城设立了军器监,是专门制造武器的机构,下设十一个工厂,其中就有猛火油一作坊,专门制造专门的喷『射』猛火油的装置。

一个男儿又英俊,又文采无双,这样的好姑爷,到哪儿找去?碧儿便在周若面前说起沈傲的多般好处,什么英俊潇洒,什么学识过人,什么为人和气。

好古怪的名字,在这里唱歌,还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周若连忙道:“不许唱!”

沈傲从容一笑,道:“既然刘慧敏忘了行窃的事,那么不妨就让学生来帮他回忆一下当时事发的经过吧。当时交易酒具时,你恰好在场,听了那酒具价值三万贯,你便起了心思,当日夜里关了店门,安账房亲自领着你和狄小姐到了供房,给酒具封了一层蜡……”

赵佶恍然大悟,不由自主地:“原来如此,只是沈傲是如何得知的?”

有了细致的观察,接下来就可以开始大胆假设了,沈傲放下石像,看了赵佶一眼,赵佶嘴上含笑,颇有些挑衅地看着自己,似乎是自认为这件古物将沈傲难倒了。

沈傲问:“只是清扫大堂?”

沈傲板着脸道:“狄小姐,快去给我们上酒菜来,我们为你审案耽误了这么久,你就不要犒劳我们吗?”

喝了茶,二人更是睡不着了,看了会书,沈傲不由地想起了蓁蓁,心里苦笑,***添香,若是蓁蓁在这里,倒也有趣,蓁蓁最爱古玩,可惜那件酒具没有机会让她鉴赏过。

狄桑儿恍然大悟,美眸儿一眨,道:“是有很多可疑之处,不过我认为最可疑的是三个店伙,至于安叔叔,是绝不可能作出这种事的,狄家一向都是安叔叔打理,经手的钱至少在万贯以上,他为什么要偷酒器?”咳嗽一声,继续道:“至于那三个店伙,其中一个叫王凯,一个叫刘慧敏,最后一个叫曾盼儿,他们都很可疑,比如那个王凯,今日清早比平时早起了半个时辰,沈公子,我问问你,他起得这么早,是不是有可能是因为偷了东西而感到内疚,故而一夜未睡?”

晋王邀沈傲去看了一次,对手是永安坊的一个球社,据说这球社的水平不低,上一年取得了中赛的资格,因此晋王对这场蹴鞠赛尤为关注。

沈傲与几个要好的同窗绪了话,无非是问些国子监的近闻,打听来的消息都是鸡飞狗跳的事,见没什么大事,沈傲也就没兴致了,努力收了心,认真去听博士授课。

不急,猜不出这件事的幕后之人,自己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沈傲大惊,『奶』『奶』的,这丫头不会要上茅房吧,若是在这里撞见,哥们会很害羞的。

“是你!”烛光之下,小丫头的近影很是『迷』人,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原本小嘴边带着的俏皮微笑化为了震惊,烛光照『射』在她明彻的眼睛之中,宛然便是两点寒星。

“想走?”小丫头眼睛毒得很,见沈傲要去拉门,人已如飞燕一般蹿了过来,一下子将沈傲拦住。她个子虽然不高,星眸仰视沈傲,却是充满了杀气,一副银牙都要咬碎了的样子。

沈傲早有防备,见她靠近,连忙去抓她的肩,想要阻止她的来势,小丫头挥起粉拳要打,却不料沈傲围魏救赵,一只手,竟搭在她的香肩上。

方才瞬间的动作,沈傲挨了一拳,可是小丫头也没占到便宜,香肩被沈傲重重捏住,腾地俏脸都红了。又突然被沈傲用身体一下子撞过来,她的后脊狠狠的贴在墙壁上,大口的喘着娇气。

“沈傲来了……”

赵佶皱眉,道:“画儿是不是送错了,沈傲现在在哪里?”

沈傲走近去看,带着微笑道:“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赵佶脸『色』陡然一变,不悦地道:“朕自有思量,你是侍读学士,这些事,不必你管。”

过了几日,又有了新消息传出,说是以少宰王黼为首,其下书名尚书、侍郎、学士纷纷请辞,都以无德无能的名义要求致仕。

沈傲微微一笑,道:“疥癣之患吗?那好极了,怕就怕国使大人回到了上京,那上京已落入金人铁蹄,哼哼,实不相瞒吧,方才我的客人,便是金国的使臣,要约同我大宋一道夹攻贵国,到了这个时候,国使还要盛气凌人吗?”

沈傲冷笑道:“这岁币,国使还想要吗?”

临走时,赵佶突然将沈傲叫住,对沈傲道:“沈傲,安宁帝姬的病已痊愈了,你再去看看,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后患。”

这个沈傲,到底在故弄什么玄虚,莫非这南人,当真不怕大辽了吗?耶律正德与汪先生密议,到了第三日,下定了决心,要亲自登门去拜访,要会一会这沈钦差。

耶律正德见沈傲是个『毛』头小子,哪里将沈傲放在眼里,恶狠狠地道:“轻则两国断绝交往,重则刀斧相向,沈钦差可要思量清楚了。”

耶律正德笑了笑,好整以暇地又坐回槐树之下,捧起石桌上的书卷来看,一边看还一边忍不住朗读起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好,好词,这词儿应该带回中京去,给陛下看看,陛下一定欢喜得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135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