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宝天煞
作者: 朝起朝落零开始章节字数:59898万

“不错,干得漂亮!”

如果岁月可以永远这般静好,是不是就算幸福呢?

第一次,容析元对尤歌竖起了大拇指,嘴角的笑意更深。

尤歌开始期待了,因为从认识容析元到现在,她唯一只知道赫枫是容析元的朋友,现在看来,或许还有其他人。

尤歌不干了,这家伙分明就是想做点啥吧?可他却大刺刺地说:“夫妻间,做什么不行?那都是正常的。”

霍律师有点激动,眼里含着点点泪光,他太意外了。

归根到底是教育方面存在缺失,以至于尤歌都以为只要自己喜欢宝宝,喜欢大叔,那她就可以和他生……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尤歌才不会傻到这么深更半夜的允许容析元和翎姐单独在一个房间,她宁愿晚点睡也要守着,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尤建军见状,顿时急得大喊:“喂……你把我侄女带去哪里?什么回家,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许爸爸闻言,顿时黑脸,瞪眼,在许炎肩膀狠狠地捶了一下。

许炎愠怒,这*还有理了?

尤歌在冷静之后,脑子清醒了许多,仿佛这两天混乱的思维又清晰了,聪明的她,意识到目前最重要的事,其实是她的工作。

陪女人挑衣服,要的是耐心和时间,许炎显然是两者都缺乏。

“唔……”尤歌吃痛地皱眉,小手紧紧抱着他,颤声说:“大叔……疼……”

“当奶爸怎么会这么……落魄?”容析元半信半疑地问。

“尤歌……对不起……也许是我真的看错……”龙晓晓很自责,眼眶都红了。

现在明白了,难怪许炎那么自恋呢,原来是遗传!

容家精挑细选了到场宾客,安保级别也是很严格的,记者不能入内,受到邀请的宾客也都很自觉的没有拿着手机乱拍。

难怪容析元自始自终都没紧张没慌乱,原来他知道会有人找麻烦,更知道鉴定结果是什么,他全都牢牢掌握着局面,又怎会担心?

何矩多次派人寻找女儿,结果都是一无所获,悲痛之余,这件事他也告诉了赌王何宏森。

最近他总是会霸占她一半的chuang,几乎每晚都要做睡前运动,每次还都持续的时间不短……总之,他就是精力太好了!

点到是可以放心,唐虞梅这次之所以能得到何家的默许,是因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这代价能看出,唐虞梅确实很重视析元。先不论她这份母爱是真的发自内心还是仅仅为了弥补自责,总之,目前看来,析元在她那里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实际是一个女金刚的灵魂。

许炎越想越窝火,今天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如果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岂不是显得他很没种?被个女人欺负,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都是熟人,都是许炎该喊叔叔伯伯的,这一见,顿时感觉头大,咋回事他有什么可说的

只见苏慕冉笑盈盈地挽着他的胳膊,声音甜甜地跟众人打招呼,在她父亲和许爸爸的热切眼神中,苏慕冉凑近许炎的耳边低声说:“在外人面前只能演戏了,不然我和你的老爸都会很没面子的……没看到他们现在笑得多开心吗配合一点嘛……”

所以,尤歌一时没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做,只是在洗漱之后就下楼吃早餐,浑然忘记问小姨还在家吗。

尤歌现在什么都没有去想,眼里只有这一片碧海蓝天。

许炎狠狠地咬牙,攥着拳头如同宣誓:“不会,我不会让她有事!等她回到隆青市,我会亲自给她做个全面检查,假如不幸真的她脑伤复发,我也一定会治好她!能治一次,我就能治第二次!”

许炎一惊,容析元太精明了,连这也能猜到。

佟槿也不服气,凭什么要相信许炎的话?刚才大家都看到元哥在那间屋子的阳台,现在却说今晚不能救人了,这煎熬该是多么痛苦?哪怕是多等一刻都是艰难的。

这一晚,几个人在房间里商量到了半夜才散去,各自休息了,一切只等天亮之后再见分晓,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招棋走得妙不妙了。

真是工作太忙吗?希望周末出海的计划可以让他轻松一下。尤歌心里这么想着,当然也是很心疼他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转变,但尤歌也渐渐被他的信心所感染,对孩子的渴望也更加强烈了……

“好,既然是躲不过的事,那就去解决了再说。不过,如果容家的人敢欺负你,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我会带你走。”许炎那双明亮的桃花眼里闪动着狠意。

没人知道容析元接下来要做什么,但他下决心做的事情,谁都拦不住。

这个女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怪异举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尤歌说了一大堆,容析元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唇线越抿越紧,绷成一溜直。

容析元这几天虽然没再熬夜,但依旧是每天工作到很晚回来,都是白天处理公司的事,然后去秘密工作室里制作戒指,很晚才回家休息。

“璇宝贝,好多天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只有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庭,才能造就容析元现在的气质,不会给人一种很难相处的距离感。

“璇宝贝奕宝贝……干妈好想你们啊!”龙晓晓渴望着伸着手,却是没有真的去抱孩子。

就在这时,佣人急急忙忙跑来,说外边有人要找容析元,是个很美的女人……

这货将面里的咸菜卤蛋以及青菜叶都通通夸了一遍,唯独就是没夸一句尤歌。

尤歌气得牙痒痒,确实,在骂人方面她还很欠缺,可是,容析元脸皮也太厚了吧,骂他还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不是脸皮厚到无人能敌了?

许炎和苏慕冉在这件事上,都有同样的心思,见父亲那么开心,不忍心泼冷水。

浅粉色的精美卡片里,有苏慕冉写给许炎的几句话,她希望他在吃午饭的时候能看到。

站在街头,苏慕冉的心情格外失落,鼻头有点酸酸的,好像胸口堵着什么东西。

相比起那些在怀孕期间出现各种问题的孕妇,尤歌就算是很顺利的人,每天照常上下班,在老公的呵护和朋友的关爱中,她成了个快乐的孕妇。

这个帅得带点邪气的男人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略显得意地望着容析元,两人的眼神在空气碰撞,擦出看不见的“火花”。

她没有说得那么慷慨激昂,淡淡的语气里却透着属于她的坚定与决心、勇气。

郑皓月调整一下情绪,缓缓走过去。

“郑皓月,你现在也还是宝瑞的员工,既然知道这是董事长办公室,没我的允许,你进来做什么?就算要述职,也该先经过我的同意,现在,请你出去,到下午两点钟,会议室见。”尤歌垂眸,再也不看眼前的人,淡定稳重的气质,就跟容析元一模一样。

佟槿第一次见女性吃饭这样,不禁一时呆住。

望着翎姐的背影,容析元心里的滋味有点复杂……翎姐还在康复中,可她却对他这么细心体贴,而他的妻子,好像并不知道他回来了,或许她根本就不关心?

...此次的奢侈品展销会的地点定在湾仔会展中心举行,这里是香港建筑中的代表之一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展览馆之一。此处曾举办过诸多世界性重要会议,例如香港回归时的盛大典礼,是国际瞩目的焦点,独特的造型极具时代感,从空中俯瞰,犹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巨禽。

“这位女士……很抱歉,你的证件有点问题,暂时不能入内。”保安依旧是礼貌地说。

尤歌揉揉自己的眼睛,望着这群围着她的狗狗,忽然间领悟到,这是香香的孩子?

都不会忘记!

他想起了大儿子在小的时候,也是这么顽皮,蹦蹦哒哒的,也是喜欢跟狗狗玩,抓狗狗的尾巴,还想骑在狗狗身上……这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了,但老爷子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想而知,他对大儿子容孝光是有多疼爱。

经过了风风雨雨的人通常都有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像以前那么拼命,那么一心想要往前冲了,会想放慢脚步,多多关心家人,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正说着,护士进来了。

但主角呢?不仅是尤歌想不通,其实在场的宾客也同样的很意外,为什么这么突然就传来容析元与郑皓月订婚的消息?之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他们看到的只是容析元和宝瑞前任董事长尤歌的绯闻,但怎么现在订婚的却是郑皓月?

先前那个侍应生,现在不用再伪装了,露出了他原本憎恶的面孔。另外两个中年男子则是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打手,望着尤歌这水灵灵的姑娘,他们心痒痒。

两人的争吵声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咳,是容析元。

“……”

尤歌一步三回头,那么依依不舍,脚上就跟粘了东西似的。

这番话,算是彻底点燃了郑皓月的火气,再也顾不上形象了。

“我枕头边上有。”

尤歌的心跳在加速,手心几乎冒汗了,她只能祈祷他先别冲动啊……

醉了,沉了,陷了……

容析元蓦地虎躯一震!这是她第一次喊老公,如梦幻般的声音,是真的吗?

但真的就如此甘心吗?霍骏琰不会忘记自己与尤歌第一次见面时的尴尬碰撞,不会忘记第一次在家里见到她时的惊诧与心悸……某些曾泛起过的涟漪,虽然很微小,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货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大意,怎么把苏慕冉的可乐拿起来喝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出来为她买水,是不想他喝过的水又被苏慕冉喝。

“呵呵……昨天是我们打赌的期限到了,你忘记了吗?我昨天在给你送便当的时候,袋子里有一张卡片,写得很清楚,如果你愿意跟我交往,就晚上8点在电影院等,可是最终……不过也没什么,不就是失恋么,我出去玩一趟回来就没事了。我现在在机场,9点半的飞机去瑞士,明天你的午饭,还有后天大后天……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自己解决吧,哼!”

苏慕冉在距离他只有一米的地方停下,起伏的胸脯显示出她激动的情绪,两眼还是红红的,眉间含着几分凄苦和憋屈,怔怔地望着他,好像有千言万语在心头却又说不出半个字。

许炎牵挂了尤歌那么久,受过情殇,这回终于彻底走了出来。这多亏了有苏慕冉的出现,多亏了她锲而不舍的精神,主动出击,才能融化许炎那颗冷硬的心。

等得累了的时候,龙晓晓就在旁边的花台坐坐,可不敢坐太久,那样会更冷。

这是宝贝第一次叫他,他怎能不激动,如果他人在孩子面前,肯定就是抱着亲而不是只亲屏幕了。

龙晓晓脸一热,带着几分娇羞望着尤歌:“你怎么那么肯定啊,万一我穿着礼服也很丑呢。”

龙晓晓红红的脸蛋上露出感动的神色,被尤歌这么夸一番,她都感觉自信心多了一点,也只有尤歌才会这样鼓励她,给她打气,这种温暖,让龙晓晓眼眶都湿润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最清楚,家里条件差,还被高利贷追债,但尤歌却没有嫌弃过她,范,反而是将夸得那么好,龙晓晓知道,在尤歌心里,没有贵贱之分,不会因为她没钱而轻视,她的优点,尤歌都能看到。有这样的朋友,龙晓晓怎能不感动。

小妮子勇气可嘉,值得赞扬,假如真的有一天能拿下许炎,那该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许炎沉着脸,妖媚的容颜上有着一层淡淡的冷意。

翎姐尴尬地笑笑:“可能是因为香香跟我不熟,所以……呵呵,没关系,多今天就好了,是不是啊香香女士?”

约在咖啡厅见面,谈案子?这么清闲么?这似乎更像是约会啊……

短短二十多个字,对容析元来说简直就是生命的符号!

前段时间别墅里有四个保镖,但最近只有三个了,而因为尤歌的到来,唐虞梅将两个保镖都派到了容析元房门口去守着,另外的一个正在大门口被佟槿拖着聊天。也就是说,现在是容析元离开的最佳时机!

而容析元神态如常,像是看不到她那两只眼睛都睁得圆圆的,只是轻轻地凑在她耳边说:“迟早是要公开的,你现在开始适应一下。”

抛开某些恩怨来说,尤歌意识到,容析元真的是优异的管理者,宝瑞在他手里更像是良驹遇到了伯乐。

办公室里就只有尤歌和容析元两人,放在面前的是两份盒饭。

“啊……你要在这里?不……不要!”尤歌恼怒,她可没那么开放,怎么能在窗户面前那个?

郑皓月一直都心不在焉,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她每次看到尤歌和容析元互相交流的眼神,她就抓狂!

场面有点乱,保镖在挡,记者们在死命挤,而容析元就是一副深沉冷冽的神情,对于每个问题都能保持淡定的态度,一律……不予回答。

尤歌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放着手机,她犹豫了几秒之后拿起了,拨通了某男的电话……

被尤歌这么一喊,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没错,她手里的珍珠不如她旁边那颗大珍珠漂亮!

奇货可居,当销售员告诉大家,南洋金珠莲花钻戒只有一枚时,没买到的几个女人,脸色都充满了失望,对于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戒指而感到万分懊悔。而买到的那位贵妇就笑得合不拢嘴,将戒指戴在手上都不愿取下来了,左看右看,满足又得意。

==========

当苏慕冉再次出现的时候,许炎都不由得眼前一亮。

“怎么这么快动手?趁我不留意的时候攻击,你还要不要脸!”许炎怒视着苏慕冉,两只眼睛都在喷火。

许炎勉强躲开了,但是却撞到了角落里那个沙包上,正捂着鼻子忍着痛,硬是没吭声……他不喊痛不代表真的不痛,只是碍于面子,男人不轻易呼痛,可他着心里却是火大。苏慕冉是不是跟他八字不合啊?三招而已,她虽然没伤到他,但撞到鼻子也很痛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898条评论
  • 最新评论